收藏10分六合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妈咪带球跑:总裁的外遇

妈咪带球跑:总裁的外遇
更新时间:2020-01-21
结婚一年多,她以为他对自己不冷不热,但多少有些感情的。可是,当她检查出自己有了身孕,正想要跟他坦言的时候,他忽然将离婚协议书推到了她面前。她握着黑色签字笔,手微微颤抖,咬紧牙关,一笔一划勾勒好自己的名字,可惜不够端正,歪歪斜斜的,像毛毛虫一般,真够丑的。签完字在街上晃荡,她发现原来他也是可以这般地温柔,他也会等人,但对象却不是自己,而是另外的女人。酒后乱性的一夜情,一年多的婚姻,最终还是抵不过他过   这哪里是不错了,只是选择了遗忘罢了,若是重新面对现实,哪有这般的经意。  她对智力低下的他,心总是多了几分柔软,但是对着正常的他,定不会心慈手软,这就是最明显的区别。  终于哄完了...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现代言情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阳乖乖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10分六合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分享到:

第253章更新时间:2020-01-21

  这哪里是不错了,只是选择了遗忘罢了,若是重新面对现实,哪有这般的经意。  她对智力低下的他,心总是多了几分柔软,但是对着正常的他,定不会心慈手软,这就是最明显的区别。  终于哄完了灏灏,小家伙抿着小嘴,发着小呼呼睡着了。  她起来,伸了个懒腰,往厨房而去,煮了醒酒茶,去主卧室的时候,发现他不在,回到自己原先待着的那间客房,他竟然跑到这来了。  床灯拧得暗了些,她走近,他睡着了,呼吸绵长,枕头深陷,半幅被子落在地上,睡得毫无知觉,半边脸侧着,孩子气的皱着眉。  她也皱着眉,从上往下的看他。  他的睡颜,从未如此童真过,或许真的是自己多想了。  他,还未恢复。  她低头,闻了下自己身上的味道,还有酒味,没有犹豫,转身拿了一套棉质的睡裙就去了浴室。  在浴室里,她擦着湿漉漉的长发,吹风机的声音响动,还是吵醒了熟睡中的闻人臻。  他揉着惺忪的眸子,脚步虚浮地大步跨了进来,堵在了门口,却没有继续踏入。  情不自禁地连打了几个哈欠,季璃昕看他这副神色,颇为无语,“你进来干什么?”  闻人臻脑子里还留有一些空白,停顿了三秒后答道,“上厕所。”喝了那么多酒,上厕所,实则正常,证明他泌尿系统没有罢工。  “那你去上啊,站着干嘛?”  她不解,他站在那个位置都快五分钟了,却一直没动静。  “噢……”  他乖乖就范,走了几步,站在抽水马桶前,又觉得哪里不对劲。  忽然,他想了起来,遂而停手,抬眼去看她。  季璃昕也后知后觉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话,没等他出口,便径自快步离开,闻人臻听到她低低的声音从门外飘来,“我出去吹了。”  他心情蓦然大好,洗手的时候,还伸手用力爬了两把额前凌乱的头发。  等到他出来的时候,她的头发,已经吹干了,她正盘着双腿坐在床上拿着个手机在发短信,她打字的速度不快,不过神色极其的专注认真,看得他心里头有些不痛快起来,不禁想起来,他们两个认识也很久了,就是在最开始认识的时候,也没有发过短信。  结婚的时候,他若是打的多半是家里的电话,连她的手机也很少打,她更是,若是他不打回家,她更不会主动打。  寥寥有一次,还是她发烧了,莫菲菲用她的手机给自己打的。  “给谁发短信呢?”  他凑过头,好奇地想要看她发短信的内容,她倒是好,一下子藏了起来,不给他看,“没谁。”  “谁?”  没谁才怪,都被逮了个正着,还想狡辩,那根本就是睁着眼睛说瞎话。  “睡觉睡觉,”她咕哝道,显然对他这个无聊的问题,不打算给答案了,“把那碗醒酒茶给喝了。”  她命令道,纤嫩的手指指着床头柜上那一碗略微凉掉的醒酒茶,将就着喝吧,她不打算再去热下了。  他长臂一伸,将那一碗都给灌下了肚。  他将空碗放回原处,躺了下来,动了动身子,伸手将她一把给抱了个满怀,然后腾出另一只手去抢她的手机,她竟然快速关机。  这愈发引起了他的好奇心。  他费了好大一番劲,将她手中握得牢牢的手机给抢了过来,正打算开机...

更新时间:2020-01-21

   这哪里是不错了,只是选择了遗忘罢了,若是重新面对现实,哪有这般的经意。  她对智力低下的他,心总是多了几分柔软,但是对着正常的他,定不会心慈手软,这就是最明显的区别。  终于哄完了灏灏,小家伙抿着小嘴,发着小呼呼睡着了。  她起来,伸了个懒腰,往厨房而去,煮了醒酒茶,去主卧室的时候,发现他不在,回到自己原先待着的那间客房,他竟然跑到这来了。  床灯拧得暗了些,她走近,他睡着了,呼吸绵长,枕头深陷,半幅被子落在地上,睡得毫无知觉,半边脸侧着,孩子气的皱着眉。  她也皱着眉,从上往下的看他。  他的睡颜,从未如此童真过,或许真的是自己多想了。  他,还未恢复。  她低头,闻了下自己身上的味道,还有酒味,没有犹豫,转身拿了一套棉质的睡裙就去了浴室。  在浴室里,她擦着湿漉漉的长发,吹风机的声音响动,还是吵醒了熟睡中的闻人臻。  他揉着惺忪的眸子,脚步虚浮地大步跨了进来,堵在了门口,却没有继续踏入。  情不自禁地连打了几个哈欠,季璃昕看他这副神色,颇为无语,“你进来干什么?”  闻人臻脑子里还留有一些空白,停顿了三秒后答道,“上厕所。”喝了那么多酒,上厕所,实则正常,证明他泌尿系统没有罢工。  “那你去上啊,站着干嘛?”  她不解,他站在那个位置都快五分钟了,却一直没动静。  “噢……”  他乖乖就范,走了几步,站在抽水马桶前,又觉得哪里不对劲。  忽然,他想了起来,遂而停手,抬眼去看她。  季璃昕也后知后觉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话,没等他出口,便径自快步离开,闻人臻听到她低低的声音从门外飘来,“我出去吹了。”  他心情蓦然大好,洗手的时候,还伸手用力爬了两把额前凌乱的头发。  等到他出来的时候,她的头发,已经吹干了,她正盘着双腿坐在床上拿着个手机在发短信,她打字的速度不快,不过神色极其的专注认真,看得他心里头有些不痛快起来,不禁想起来,他们两个认识也很久了,就是在最开始认识的时候,也没有发过短信。  结婚的时候,他若是打的多半是家里的电话,连她的手机也很少打,她更是,若是他不打回家,她更不会主动打。  寥寥有一次,还是她发烧了,莫菲菲用她的手机给自己打的。  “给谁发短信呢?”  他凑过头,好奇地想要看她发短信的内容,她倒是好,一下子藏了起来,不给他看,“没谁。”  “谁?”  没谁才怪,都被逮了个正着,还想狡辩,那根本就是睁着眼睛说瞎话。  “睡觉睡觉,”她咕哝道,显然对他这个无聊的问题,不打算给答案了,“把那碗醒酒茶给喝了。”  她命令道,纤嫩的手指指着床头柜上那一碗略微凉掉的醒酒茶,将就着喝吧,她不打算再去热下了。  他长臂一伸,将那一碗都给灌下了肚。  他将空碗放回原处,躺了下来,动了动身子,伸手将她一把给抱了个满怀,然后腾出另一只手去抢她的手机,她竟然快速关机。  这愈发引起了他的好奇心。  他费了好大一番劲,将她手中握得牢牢的手机给抢了过来,正打算开机...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