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10分六合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1852铁血中华

1852铁血中华
更新时间:2019-07-21
1852,是革命,或者是一场该改朝换代的改良。燃烧的铁与血,最终能创造一个什么样的未来?   李少康低下头趴在了望远镜上,光复军空军的侦察机设计的挺人性化的。向下的望远镜有一套调整装置,可以直接坐在双座的后排上进行操纵。居高临下的看下去,在湖面上出现了不少浪花的白色痕迹。  “降低飞行高度,沿着湖岸往回飞一次。”李少康对驾驶员下令。  驾驶员不管观察湖面或者地面,他的工作就是操作好飞机。听到命令之后,驾驶员问道:“队长,有啥情况?”  李少康答道:“湖面上好像有不少船,我们降低点高度,看看他们到底是往哪里去的。”  飞行员看来并不支持李少康的观点,他大声说道:“大队长,那些船跑不...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历史传记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绯红之月作品集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10分六合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分享到:

第645章 剪影 4更新时间:2019-07-21

  李少康低下头趴在了望远镜上,光复军空军的侦察机设计的挺人性化的。向下的望远镜有一套调整装置,可以直接坐在双座的后排上进行操纵。居高临下的看下去,在湖面上出现了不少浪花的白色痕迹。  “降低飞行高度,沿着湖岸往回飞一次。”李少康对驾驶员下令。  驾驶员不管观察湖面或者地面,他的工作就是操作好飞机。听到命令之后,驾驶员问道:“队长,有啥情况?”  李少康答道:“湖面上好像有不少船,我们降低点高度,看看他们到底是往哪里去的。”  飞行员看来并不支持李少康的观点,他大声说道:“大队长,那些船跑不快,咱们还是先回去吧。把飞机维修一下之后再起飞侦查,那些船跑不远的。”  这话话刚说完,飞机就传来一阵异样的撞击声。驾驶舱里面的李少康和飞行员转瞬就把飞机下面的敌人情况抛到了九霄云外。阵阵撞击生出的冲击波传到两人身上,这两人都算是非常熟悉飞机的军人,然而面对这样的局面,两人都惊恐的瞪大了眼睛,完全没能拿出任何反应来。这不能怪这两位如此束手无策,空军的积累远不到让这两位有进行空中调整的能力。  片刻之后,随着一声巨大的撞击,所有撞击声都停止了。不仅撞击不复存在,飞机所有机械都停止下来。李少康再也感觉不到整架飞机一直以来的微微颤动,他能感觉到的是他自己的身体在这样的局面下无不可遏制的颤抖起来。  “大队长,大队长!你坐稳!我现在努力让飞机盘旋一下,看看咱们能不能往回飞,降落在咱们的阵地上!”在这一片安静中,飞行员大声喊道。  李少康此时双手本能的紧紧握住望远镜的镜筒,虽然这玩意根本不是让在危机时刻帮助固定身体的。李少康并没注意到这点,他只是用尽可能安定的声音对飞行员说道:“咱俩的命就交给你了。别担心,好好开,我信得过你!”说完之后,李少康往飞行座椅的椅背上一靠,双唇紧闭,一声不吭。  飞机距离地面有几百米高度,胡行至即便是抬头也看不到天上的动静。所以胡行至并不知道他的老朋友李少康正在空中遭遇到前所未有的危机。胡行至此时面对的是三营官兵的冷眼,那些抬着担架撤退的战士们一声不吭,他们看到副营长韦建军挥了挥手让他们赶紧行动,就抬着担架绕过胡行至,向着后方快步走去。  遭到如此冷遇,若是在平时,胡行至大概是要发点怒,至少要大大不高兴一下滴。不过看着长长的一串担架队伍,他已经不想再说什么。胡行至向旁边走了几步,给担架队让出更好走的路面。不仅担架上的伤员们身上有伤,也不仅仅是那些被扶着下战场的伤员身上有伤。参加担架队的不少战士手臂上也绑着白色的绷带,看来也不是毫无法伤的。至于胡行至前面的韦建军脸上更是用胶布贴了一大块方型棉纱。那还是比较明显的伤口,韦建军脸上还有好几道已经干涸的小伤口甚至都没有来得及处理。其中一道长长的伤口就在眉毛上方没多远,再低个一厘米就是韦建军的眼睛。  “三营还有多少部队?”胡行至收拢心神,提出了与战争有关的问题。  “能打仗的不到一个连。”韦建军冷冷的答道。  “...

更新时间:2019-07-21

   李少康低下头趴在了望远镜上,光复军空军的侦察机设计的挺人性化的。向下的望远镜有一套调整装置,可以直接坐在双座的后排上进行操纵。居高临下的看下去,在湖面上出现了不少浪花的白色痕迹。  “降低飞行高度,沿着湖岸往回飞一次。”李少康对驾驶员下令。  驾驶员不管观察湖面或者地面,他的工作就是操作好飞机。听到命令之后,驾驶员问道:“队长,有啥情况?”  李少康答道:“湖面上好像有不少船,我们降低点高度,看看他们到底是往哪里去的。”  飞行员看来并不支持李少康的观点,他大声说道:“大队长,那些船跑不快,咱们还是先回去吧。把飞机维修一下之后再起飞侦查,那些船跑不远的。”  这话话刚说完,飞机就传来一阵异样的撞击声。驾驶舱里面的李少康和飞行员转瞬就把飞机下面的敌人情况抛到了九霄云外。阵阵撞击生出的冲击波传到两人身上,这两人都算是非常熟悉飞机的军人,然而面对这样的局面,两人都惊恐的瞪大了眼睛,完全没能拿出任何反应来。这不能怪这两位如此束手无策,空军的积累远不到让这两位有进行空中调整的能力。  片刻之后,随着一声巨大的撞击,所有撞击声都停止了。不仅撞击不复存在,飞机所有机械都停止下来。李少康再也感觉不到整架飞机一直以来的微微颤动,他能感觉到的是他自己的身体在这样的局面下无不可遏制的颤抖起来。  “大队长,大队长!你坐稳!我现在努力让飞机盘旋一下,看看咱们能不能往回飞,降落在咱们的阵地上!”在这一片安静中,飞行员大声喊道。  李少康此时双手本能的紧紧握住望远镜的镜筒,虽然这玩意根本不是让在危机时刻帮助固定身体的。李少康并没注意到这点,他只是用尽可能安定的声音对飞行员说道:“咱俩的命就交给你了。别担心,好好开,我信得过你!”说完之后,李少康往飞行座椅的椅背上一靠,双唇紧闭,一声不吭。  飞机距离地面有几百米高度,胡行至即便是抬头也看不到天上的动静。所以胡行至并不知道他的老朋友李少康正在空中遭遇到前所未有的危机。胡行至此时面对的是三营官兵的冷眼,那些抬着担架撤退的战士们一声不吭,他们看到副营长韦建军挥了挥手让他们赶紧行动,就抬着担架绕过胡行至,向着后方快步走去。  遭到如此冷遇,若是在平时,胡行至大概是要发点怒,至少要大大不高兴一下滴。不过看着长长的一串担架队伍,他已经不想再说什么。胡行至向旁边走了几步,给担架队让出更好走的路面。不仅担架上的伤员们身上有伤,也不仅仅是那些被扶着下战场的伤员身上有伤。参加担架队的不少战士手臂上也绑着白色的绷带,看来也不是毫无法伤的。至于胡行至前面的韦建军脸上更是用胶布贴了一大块方型棉纱。那还是比较明显的伤口,韦建军脸上还有好几道已经干涸的小伤口甚至都没有来得及处理。其中一道长长的伤口就在眉毛上方没多远,再低个一厘米就是韦建军的眼睛。  “三营还有多少部队?”胡行至收拢心神,提出了与战争有关的问题。  “能打仗的不到一个连。”韦建军冷冷的答道。  “。。。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