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10分六合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汉血河山

汉血河山
更新时间:2019-09-19
  五胡乱华,炎黄子孙的第一次灭族之危。  北方山河,尽是汉家儿女之血。  “国人”之权,“犯兽”之罪……  “方今四海有倒悬之急,中夏逋僭逆之寇,家有漉血之怨,人有复仇之憾!”  女奴到女王的成长史  (感谢黄泉随歌的打赏,感谢诸位书友的推荐票支持~~~)  吕昕夕将诸葛雅送回营地之后,兴冲冲地去找姐姐,问为什么‘女’子身体接触,会有异样的感觉。.最快更新访问:щщщ.SΗυΗāНА.сОΜ 。[万书Ba更新]没想到问题才一出口,又被姐姐劈头盖脸一顿教训,说她一个‘女’孩子,不懂矜持自律,居然问出如此不知羞臊的问题。吕昕夕颇是委屈,不明所以地被姐姐赶了出来。  其实吕昕月这几日正为初‘潮’烦...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军旅战争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雨夜落枫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10分六合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分享到:

第一零二章 奋余烈英雄末路 二更新时间:2019-09-19

  (感谢黄泉随歌的打赏,感谢诸位书友的推荐票支持~~~)  吕昕夕将诸葛雅送回营地之后,兴冲冲地去找姐姐,问为什么‘女’子身体接触,会有异样的感觉。.最快更新访问:щщщ.SΗυΗāНА.сОΜ 。[万书Ba更新]没想到问题才一出口,又被姐姐劈头盖脸一顿教训,说她一个‘女’孩子,不懂矜持自律,居然问出如此不知羞臊的问题。吕昕夕颇是委屈,不明所以地被姐姐赶了出来。  其实吕昕月这几日正为初‘潮’烦恼。她博览群书,自是知道少‘女’的发育过程。只是月信淋漓,下腹疼痛,难免让她有些情绪失控。听到妹子居然问出这种问题,难免怒上心头。只是将昕夕赶出后,她又有些后悔,觉得自己对妹妹没有起到启‘蒙’的作用。要是妹妹不懂,又去找别人问……她坐不住了,连忙赶去妹妹卧室。  吕昕月踏入卧室,见到妹妹俯趴在‘床’上,肩头微微耸动,隐约有‘抽’泣之声。她心中又是怜爱,又是愧疚,连忙坐到‘床’边,轻轻扶起昕夕。却见昕夕双目红肿,泪珠扑簌簌流下。吕昕月伸手扶住妹妹肩膀,伸指≠ωáń≠書≠ロ巴,m.去为她擦拭泪痕。  吕昕夕哭道:“你不是讨厌我吗,怎么又来管我?”吕昕月安慰道:“傻丫头,姐姐什么时候讨厌过你?”吕昕夕哭道:“你平时也不肯陪我,也不关心我到底想什么,见了面就只会训人……”  吕昕月心下愧疚,将妹妹紧紧地抱在怀中,柔声安慰道:“是姐姐不好。姐姐一直都忽略了你的感受。姐姐自己没有尽到长姐的责任,却把自己心中的标准盲目的强压到你的身上,是姐姐的不对。”  吕昕夕抬起头,惊讶地望着姐姐。(www.nusafx.com最快更新)只见姐姐目蕴泪光,望着自己继续说道:“但是姐姐真的很爱你啊。姐姐这么做,只是期望你成为世上最完美的‘女’子。能够看到你平安快乐在谷中生活,就是姐姐最大的幸福啊。”  吕昕夕将头埋在姐姐怀中,哭道:“姐姐!”虽然同样是珠泪涟涟,这次却是感动的泪水了。吕昕月抱紧妹妹,静静地坐在‘床’上,室内充满了温馨的姐妹之情。  片刻后,吕昕夕畏畏怯怯地发问道:“姐姐,你现在可以解释我刚才的问题了吗?为什么‘女’孩子肢体接触,会有奇怪的感觉?”  吕昕月哭笑不得,耐着‘性’子解释道:“妹妹,你以后不要随便和别人亲昵。须知‘女’子当矜持守贞,身体只可以给自己最亲密的人触碰看到,比如母‘女’,姐妹,还有未来的夫婿……‘女’子七岁,肾气盛,齿更发长。二七而天癸至……”  “‘女’子二七而天癸至!”诸葛雅恨恨地躺在席上,‘腿’间裹了一层棉布。她这几日腹中隐隐作痛,只道是食物不合。没想到晚间正拟洗漱就寝,突然腹中一热,一股液体沿着‘花’径流出。自己伸指一‘摸’,却发现染了一手鲜血。  诸葛雅顿时愣了。她当然知道这是每个‘女’‘性’都要经历的过程,可是轮到自己头上时,一时却无法接受。更加悲剧的是,鲜血沿着大‘腿’一路向下,流到脚下,恰好被张佩看到了。她大声惊呼,以为诸葛雅受了什么重伤,引发了半...

更新时间:2019-09-19

   (感谢黄泉随歌的打赏,感谢诸位书友的推荐票支持~~~)  吕昕夕将诸葛雅送回营地之后,兴冲冲地去找姐姐,问为什么‘女’子身体接触,会有异样的感觉。.最快更新访问:щщщ.SΗυΗāНА.сОΜ 。[万书Ba更新]没想到问题才一出口,又被姐姐劈头盖脸一顿教训,说她一个‘女’孩子,不懂矜持自律,居然问出如此不知羞臊的问题。吕昕夕颇是委屈,不明所以地被姐姐赶了出来。  其实吕昕月这几日正为初‘潮’烦恼。她博览群书,自是知道少‘女’的发育过程。只是月信淋漓,下腹疼痛,难免让她有些情绪失控。听到妹子居然问出这种问题,难免怒上心头。只是将昕夕赶出后,她又有些后悔,觉得自己对妹妹没有起到启‘蒙’的作用。要是妹妹不懂,又去找别人问……她坐不住了,连忙赶去妹妹卧室。  吕昕月踏入卧室,见到妹妹俯趴在‘床’上,肩头微微耸动,隐约有‘抽’泣之声。她心中又是怜爱,又是愧疚,连忙坐到‘床’边,轻轻扶起昕夕。却见昕夕双目红肿,泪珠扑簌簌流下。吕昕月伸手扶住妹妹肩膀,伸指≠ωáń≠書≠ロ巴,m.去为她擦拭泪痕。  吕昕夕哭道:“你不是讨厌我吗,怎么又来管我?”吕昕月安慰道:“傻丫头,姐姐什么时候讨厌过你?”吕昕夕哭道:“你平时也不肯陪我,也不关心我到底想什么,见了面就只会训人……”  吕昕月心下愧疚,将妹妹紧紧地抱在怀中,柔声安慰道:“是姐姐不好。姐姐一直都忽略了你的感受。姐姐自己没有尽到长姐的责任,却把自己心中的标准盲目的强压到你的身上,是姐姐的不对。”  吕昕夕抬起头,惊讶地望着姐姐。(www.nusafx.com最快更新)只见姐姐目蕴泪光,望着自己继续说道:“但是姐姐真的很爱你啊。姐姐这么做,只是期望你成为世上最完美的‘女’子。能够看到你平安快乐在谷中生活,就是姐姐最大的幸福啊。”  吕昕夕将头埋在姐姐怀中,哭道:“姐姐!”虽然同样是珠泪涟涟,这次却是感动的泪水了。吕昕月抱紧妹妹,静静地坐在‘床’上,室内充满了温馨的姐妹之情。  片刻后,吕昕夕畏畏怯怯地发问道:“姐姐,你现在可以解释我刚才的问题了吗?为什么‘女’孩子肢体接触,会有奇怪的感觉?”  吕昕月哭笑不得,耐着‘性’子解释道:“妹妹,你以后不要随便和别人亲昵。须知‘女’子当矜持守贞,身体只可以给自己最亲密的人触碰看到,比如母‘女’,姐妹,还有未来的夫婿……‘女’子七岁,肾气盛,齿更发长。二七而天癸至……”  “‘女’子二七而天癸至!”诸葛雅恨恨地躺在席上,‘腿’间裹了一层棉布。她这几日腹中隐隐作痛,只道是食物不合。没想到晚间正拟洗漱就寝,突然腹中一热,一股液体沿着‘花’径流出。自己伸指一‘摸’,却发现染了一手鲜血。  诸葛雅顿时愣了。她当然知道这是每个‘女’‘性’都要经历的过程,可是轮到自己头上时,一时却无法接受。更加悲剧的是,鲜血沿着大‘腿’一路向下,流到脚下,恰好被张佩看到了。她大声惊呼,以为诸葛雅受了什么重伤,引发了半...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