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10分六合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铁血大后方

铁血大后方
更新时间:2019-09-14
抗日战争爆发后,地处内陆的天宝市成了大后方;为了支援抗日前线,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农产调整委员会技术专员棉业处主任岳锦,受命赶往天宝市组织难民兴办工业合作社;天宝市很快成为大后方。  荣天尊听容诗赑说有了二闺女容诗棉的消息,还见他手中拎着一张大布告,便就急切拿到手中来看。(www.nusafx.com)  容天尊将布告上内容看了一遍,却是号召上海的民族企业向内地搬迁的内容,便就失望地把布告纸摔在沙发上呵斥容诗赑道:“你这臭小子怎么欺哄你爸爸?布告上哪有你二姐的影影儿?竟是些搬迁搬迁的破内容,这样内容老子在十多年前就见过;还不是老生常谈的扯淡事!”  容诗赑见老爸这么来说,禁不住呵呵笑道:“爸爸,您老...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抗战烽火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辰龙在天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10分六合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分享到:

第336章 大结局更新时间:2019-09-14

  荣天尊听容诗赑说有了二闺女容诗棉的消息,还见他手中拎着一张大布告,便就急切拿到手中来看。(www。zshu。net)  容天尊将布告上内容看了一遍,却是号召上海的民族企业向内地搬迁的内容,便就失望地把布告纸摔在沙发上呵斥容诗赑道:“你这臭小子怎么欺哄你爸爸?布告上哪有你二姐的影影儿?竟是些搬迁搬迁的破内容,这样内容老子在十多年前就见过;还不是老生常谈的扯淡事!”  容诗赑见老爸这么来说,禁不住呵呵笑道:“爸爸,您老人家医生谨慎小心,怎么对这件事如此粗疏;你就不能把布告从头至尾看完?就不能把布告落款处的大后方中将总都督关锦麟和我二姐夫联系起来?”  容天尊一怔,看了小儿子一眼嘿嘿一笑道:“好你个小五子长记性啦!这样说你爸爸?你爸爸怎么没把布告看完?”  容诗赑道:“看完了说说落款处写的什么?”  容天尊心中一紧:落款处不是写着大后方中将总都督关锦麟吗?小五子怎么这样来问?  容天尊心中想着,便将布告从沙发上拿起来重新捧在眼前又看一遍;只见落款处用大号铅字铭刻着:国民政府大后方中将总都督关锦璘15个墨黑大字,大字上还盖着关锦璘的戳儿;落款的日期是民国二十六年八月九日。  容天尊不屑一顾地说了声:“落款处是大号铅字铭刻的:国民政府大后方中将总都督关锦璘呀,时间是民国二十六年八月九日,今天的日期嘛!这有什么?”  容诗赑笑着说:“看来爸爸是看完了,可是没有看出生命名堂来!”  容天尊一怔:“能有生命名堂没有被老夫看出来!”  一旁的容诗瑾似乎猜测到容诗赑话中的用意,从容天尊手中拿过布告看了几眼说:“落款处标的中将大都督是关锦麟,爸爸,妹夫的名字不是叫关锦璘吗?小弟你说的是不是这个大都督是你二姐夫!”  容诗赑呵呵一笑:“让爸爸猜,爸爸猜出来才算数嘛!”  “嗨你这个臭小子!”容天尊啼叫一声:“你二姐夫是叫关锦璘,可此关锦璘和彼关锦璘风马牛不相及,能有什么关系!”  “爸爸老朽呐是不是?”容诗赑在屋地上踱着步子说:“小子让爸爸将布告上的关锦麟和二姐夫联系起来,爸爸怎么就不联系?还一个劲地说此关锦麟和彼关锦麟风马牛不相及,是不相及呢还是爸爸根本就想不到!”  容天尊听小儿子这么来讲,挥挥手臂道:“你这是拉虎皮做大旗,你二姐夫在宝鼎十家楼种棉花,咋就会成为国民政府的中将,还是什么大后方总都督!”  容天尊说着振振有词道:“中将是多大的官知道不?中将最小也是方面军司令能领几个军;你二姐夫哪有这个福气!”  容诗赑见爸爸打死也不相信布告上的关锦璘就是自己的二姐夫,便就郑重其事道:“爸爸真要不相信布告上的关锦璘就是二姐夫,那小子也无话可说,不过一会儿姐夫来到家中你一问就会明白!”  容诗瑾和陈国伟听小五子这么来讲,不约而同地走到容诗赑跟前问:“布告上的关锦麟果真就是你二姐夫……”  说言未了,便见仆人进来禀报:“老爷,二姑爷驾到!”  容天尊一怔,痴愣愣坐在沙发上没有反应,。。。

更新时间:2019-09-14

   荣天尊听容诗赑说有了二闺女容诗棉的消息,还见他手中拎着一张大布告,便就急切拿到手中来看。(www。zshu。net)  容天尊将布告上内容看了一遍,却是号召上海的民族企业向内地搬迁的内容,便就失望地把布告纸摔在沙发上呵斥容诗赑道:“你这臭小子怎么欺哄你爸爸?布告上哪有你二姐的影影儿?竟是些搬迁搬迁的破内容,这样内容老子在十多年前就见过;还不是老生常谈的扯淡事!”  容诗赑见老爸这么来说,禁不住呵呵笑道:“爸爸,您老人家医生谨慎小心,怎么对这件事如此粗疏;你就不能把布告从头至尾看完?就不能把布告落款处的大后方中将总都督关锦麟和我二姐夫联系起来?”  容天尊一怔,看了小儿子一眼嘿嘿一笑道:“好你个小五子长记性啦!这样说你爸爸?你爸爸怎么没把布告看完?”  容诗赑道:“看完了说说落款处写的什么?”  容天尊心中一紧:落款处不是写着大后方中将总都督关锦麟吗?小五子怎么这样来问?  容天尊心中想着,便将布告从沙发上拿起来重新捧在眼前又看一遍;只见落款处用大号铅字铭刻着:国民政府大后方中将总都督关锦璘15个墨黑大字,大字上还盖着关锦璘的戳儿;落款的日期是民国二十六年八月九日。  容天尊不屑一顾地说了声:“落款处是大号铅字铭刻的:国民政府大后方中将总都督关锦璘呀,时间是民国二十六年八月九日,今天的日期嘛!这有什么?”  容诗赑笑着说:“看来爸爸是看完了,可是没有看出生命名堂来!”  容天尊一怔:“能有生命名堂没有被老夫看出来!”  一旁的容诗瑾似乎猜测到容诗赑话中的用意,从容天尊手中拿过布告看了几眼说:“落款处标的中将大都督是关锦麟,爸爸,妹夫的名字不是叫关锦璘吗?小弟你说的是不是这个大都督是你二姐夫!”  容诗赑呵呵一笑:“让爸爸猜,爸爸猜出来才算数嘛!”  “嗨你这个臭小子!”容天尊啼叫一声:“你二姐夫是叫关锦璘,可此关锦璘和彼关锦璘风马牛不相及,能有什么关系!”  “爸爸老朽呐是不是?”容诗赑在屋地上踱着步子说:“小子让爸爸将布告上的关锦麟和二姐夫联系起来,爸爸怎么就不联系?还一个劲地说此关锦麟和彼关锦麟风马牛不相及,是不相及呢还是爸爸根本就想不到!”  容天尊听小儿子这么来讲,挥挥手臂道:“你这是拉虎皮做大旗,你二姐夫在宝鼎十家楼种棉花,咋就会成为国民政府的中将,还是什么大后方总都督!”  容天尊说着振振有词道:“中将是多大的官知道不?中将最小也是方面军司令能领几个军;你二姐夫哪有这个福气!”  容诗赑见爸爸打死也不相信布告上的关锦璘就是自己的二姐夫,便就郑重其事道:“爸爸真要不相信布告上的关锦璘就是二姐夫,那小子也无话可说,不过一会儿姐夫来到家中你一问就会明白!”  容诗瑾和陈国伟听小五子这么来讲,不约而同地走到容诗赑跟前问:“布告上的关锦麟果真就是你二姐夫……”  说言未了,便见仆人进来禀报:“老爷,二姑爷驾到!”  容天尊一怔,痴愣愣坐在沙发上没有反应,。。。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