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10分六合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让孤静一静

让孤静一静
更新时间:2019-11-07
云彦只想做个安静的诸侯,平静地度过她坑爹的一生。谁知道一次刺杀,改变了一切,将她推入了更坑爹的命运。成为一条不能说话的人鱼不可怕,可怕的是同时落入齐国世子叶绍手中。本文将12月10日入V,就是明天……顺谢一直以来关注此文的童鞋们,逐个么一个~登陆状态下留言25字以上会送分,送完为止,积分可以免费看文。不会充值的童鞋看这里充值教程  叶绍挑了下眉,重新看向屏风上浩渺无际的海面:“屏风上所绣的是藏于皇室中的一幅古画,据说是本朝开国皇帝亲笔所绘。”他指向屏风左下角处:“画卷中这里便是太宗皇帝的私印。你年年去帝都,若无意见过并不足为奇。”  什么逻辑呀,你都说是人穆氏老祖宗留下的稀罕物了,不是搁国库里...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古代言情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墨然回首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10分六合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分享到:

第56章 伍陆 络版结局更新时间:2019-11-07

  叶绍挑了下眉,重新看向屏风上浩渺无际的海面:“屏风上所绣的是藏于皇室中的一幅古画,据说是本朝开国皇帝亲笔所绘。”他指向屏风左下角处:“画卷中这里便是太宗皇帝的私印。你年年去帝都,若无意见过并不足为奇。”  什么逻辑呀,你都说是人穆氏老祖宗留下的稀罕物了,不是搁国库里就是藏在皇帝的小金库里,我到底要怎样才能“无意”地见过它呀。不对,我一琢磨,匪夷所思地看叶绍:你说得煞有其事般,莫非你亲眼见过?  叶绍握拳咳嗽了声,高烧烧得通红的脸上丝毫看不出羞愧之情:“孤十岁时曾一不小心误入皇宫内宝库,故而对此画有所印象。”  我:“……”  呵呵,你还真是相当的,一不小心哪!  太宗皇帝那已经是好几百年前的事了,可我明明是在梦中一而再再而三地见过此情此景,与呆板静止的画面不同,我的梦中总是伴有着那缕若有若无的奇异歌声。那声音似鸟鸣清脆又如流水婉转,徜徉在无际的夜海上……  可这毕竟是虚无缥缈的梦境,并非我亲眼所见,说出来挺不靠谱的,总不能说是百多年前的太宗帝要与我来一场穿越时空的爱恋,跋涉***托梦于我吧……  “想什么呢?”叶绍敲敲我脑门,因病而低沉的声音格外沙哑:“你既不是在皇宫中见过,那究竟在何处见过?”  我提笔踯躅不下,叶绍轻笑一声:“这里只有我夫妻二人你怕什么,再者,”他笑眯眯地捧着手炉道:“你在我面前丢脸又不是第一次了,我不会嘲笑你的。”  我:“……”  这是哪门子破安慰啊,丢脸这种事有能丢习惯地一说嘛!还有你明明已经在嘲笑了吧!我郁闷地望了他一眼,落笔写下:在梦里见过。(www。zshu。net最快更新)  “梦里?”叶绍饶有兴趣地看着我写下的字:“什么梦里?”  我懵懵懂懂地看向他,梦里就是梦里啊?  叶绍啼笑皆非,捏住我的脸使劲扯扯,恨铁不成钢道:“云彦你蠢成这样到底是怎么安然无恙地在王位上活到现在的啊?!下面臣子居然忍得了你,没造反?”  “……”我委屈地捂住脸,呐呐写下:他们比我更蠢呀……  叶绍:“……”  他无语了半天,估计是回忆下与荆国打交道的过往,扶额道:“对,你说得很对。”他斜斜瞟了我眼:“孤问得是你梦里除了这个场景外有没有别的事或者人出现?”  他一说我也沉默了,梦里是出现了个别的人,那个不是其他人,而是叶绍……  我也不知为什么没有梦见父王没有梦见梁太师,没有梦见老齐王和小白,也没有梦见宗楚和白启,独独只梦见了叶绍他。我甚至依稀记得他第一次出现在梦中时所说的话,他问:“云彦,你愿意嫁给我么?”  我当时的回答是……  “云彦,”叶绍的脸陡然贴近了过来,近得他话语间的吐息都拂过了我的脸,那双微显狭长的眼眸忽闪着浅浅笑意:“你不会是……梦见了孤吧~”  我:“!!!”  心如擂鼓,噗咚噗咚猛烈地撞击在胸腔上,我慌张地连笔都握不稳,歪歪扭扭地反击他:你,自作多情!  我往后推一寸,叶绍便紧跟着进一寸,我退一尺他便进一尺。直到被逼到床里墙角。。。

更新时间:2019-11-07

   叶绍挑了下眉,重新看向屏风上浩渺无际的海面:“屏风上所绣的是藏于皇室中的一幅古画,据说是本朝开国皇帝亲笔所绘。”他指向屏风左下角处:“画卷中这里便是太宗皇帝的私印。你年年去帝都,若无意见过并不足为奇。”  什么逻辑呀,你都说是人穆氏老祖宗留下的稀罕物了,不是搁国库里就是藏在皇帝的小金库里,我到底要怎样才能“无意”地见过它呀。不对,我一琢磨,匪夷所思地看叶绍:你说得煞有其事般,莫非你亲眼见过?  叶绍握拳咳嗽了声,高烧烧得通红的脸上丝毫看不出羞愧之情:“孤十岁时曾一不小心误入皇宫内宝库,故而对此画有所印象。”  我:“……”  呵呵,你还真是相当的,一不小心哪!  太宗皇帝那已经是好几百年前的事了,可我明明是在梦中一而再再而三地见过此情此景,与呆板静止的画面不同,我的梦中总是伴有着那缕若有若无的奇异歌声。那声音似鸟鸣清脆又如流水婉转,徜徉在无际的夜海上……  可这毕竟是虚无缥缈的梦境,并非我亲眼所见,说出来挺不靠谱的,总不能说是百多年前的太宗帝要与我来一场穿越时空的爱恋,跋涉***托梦于我吧……  “想什么呢?”叶绍敲敲我脑门,因病而低沉的声音格外沙哑:“你既不是在皇宫中见过,那究竟在何处见过?”  我提笔踯躅不下,叶绍轻笑一声:“这里只有我夫妻二人你怕什么,再者,”他笑眯眯地捧着手炉道:“你在我面前丢脸又不是第一次了,我不会嘲笑你的。”  我:“……”  这是哪门子破安慰啊,丢脸这种事有能丢习惯地一说嘛!还有你明明已经在嘲笑了吧!我郁闷地望了他一眼,落笔写下:在梦里见过。(www.nusafx.com最快更新)  “梦里?”叶绍饶有兴趣地看着我写下的字:“什么梦里?”  我懵懵懂懂地看向他,梦里就是梦里啊?  叶绍啼笑皆非,捏住我的脸使劲扯扯,恨铁不成钢道:“云彦你蠢成这样到底是怎么安然无恙地在王位上活到现在的啊?!下面臣子居然忍得了你,没造反?”  “……”我委屈地捂住脸,呐呐写下:他们比我更蠢呀……  叶绍:“……”  他无语了半天,估计是回忆下与荆国打交道的过往,扶额道:“对,你说得很对。”他斜斜瞟了我眼:“孤问得是你梦里除了这个场景外有没有别的事或者人出现?”  他一说我也沉默了,梦里是出现了个别的人,那个不是其他人,而是叶绍……  我也不知为什么没有梦见父王没有梦见梁太师,没有梦见老齐王和小白,也没有梦见宗楚和白启,独独只梦见了叶绍他。我甚至依稀记得他第一次出现在梦中时所说的话,他问:“云彦,你愿意嫁给我么?”  我当时的回答是……  “云彦,”叶绍的脸陡然贴近了过来,近得他话语间的吐息都拂过了我的脸,那双微显狭长的眼眸忽闪着浅浅笑意:“你不会是……梦见了孤吧~”  我:“!!!”  心如擂鼓,噗咚噗咚猛烈地撞击在胸腔上,我慌张地连笔都握不稳,歪歪扭扭地反击他:你,自作多情!  我往后推一寸,叶绍便紧跟着进一寸,我退一尺他便进一尺。直到被逼到床里墙角...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