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10分六合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重生之嫡女祸妃

重生之嫡女祸妃
更新时间:2020-02-26
  蒋家有两姝,原配出长女,妩媚如妖。继室出次女,清丽若仙。  她生母早逝,大哥战死,云游道士算她八字不祥,自幼送入庄子中受人冷眼。  回府后  从来感念继母待她视如己出,  仙子嫡妹不顾诅咒真心相待,  待怀着感激之心代妹入宫....  以为  生父时时关爱,  心爱之人悉心教导,  她为了家族荣光委曲  蒋信之皱了皱眉,显然董盈儿问的这个问题并不怎么令他愉悦,只是秉着客气的心思还是道:“正是。”  由蒋信之的嘴里说出来,董盈儿心中蓦然一痛,蒋信之眼中的不耐被她尽收眼底,不知不觉中,一种难以抑制的愤恨在心中悄然升起。为什么呢?她从小就是自家父母的掌上明珠,开朗热情,处事周到,没有哪个不赞声好...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重生异能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千山茶客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10分六合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分享到:

第二百五十九章 大结局更新时间:2020-02-26

10分六合   蒋信之皱了皱眉,显然董盈儿问的这个问题并不怎么令他愉悦,只是秉着客气的心思还是道:“正是。”  由蒋信之的嘴里说出来,董盈儿心中蓦然一痛,蒋信之眼中的不耐被她尽收眼底,不知不觉中,一种难以抑制的愤恨在心中悄然升起。为什么呢?她从小就是自家父母的掌上明珠,开朗热情,处事周到,没有哪个不赞声好的。可最后又得到了什么,父亲为了保住自己的官途将自己送进宫中,心上人待自己冷若冰霜,而昔日的姐妹只会见死不救。这个世上的人已经全部背叛了她,她又凭什么让这些人好过?  董盈儿定定的看了蒋信之半晌,突然一笑:“听闻阮妹妹被贼人掳走,如今下落不明,她与我也是昔日好友,想来可真是为她担心呢。但愿不要出什么事才好。”  蒋信之敏感的察觉道董盈儿说这番话中奇怪的语气,倒似含着几分咬牙切齿的味道。他虽然护短,如今处事却比以前更加成熟,忍住心中的不悦,没有跟她多计较,只是淡淡道:“承蒙修仪上心,末将还有事在身,告辞。”说罢便再也不看董盈儿,好似多看一眼都会污了自己的眼睛一般,大踏步的离开了。  董盈儿站在原地,看着蒋信之远去的背影,慢悠悠的露出一个笑容,只是这笑容此刻显得有些扭曲罢了。  ……  同京城中鸡飞狗跳的情况不同,蒋阮所处的环境倒似十分清幽雅致。每日来伺候的婢子是个哑巴,从来不说一句话,而除了这个婢子,她见不到别的人。这屋里倒是东西一应俱全,甚至还有几本游记,大约是为了给她打发时间用的。果真,是宣离下的口令,琦曼动的手,也知道她还有利用价值,倒是没有过多的为难与她。  而蒋阮这几日也极力的适应这里的环境,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越发的证实了自己可能是有了身子的事实。有了这个认识之后,蒋阮平日里做事更加小心,倒是好像真的将这个地方当做是一个修身养性的好处所,每日安心的调养起来。唯一遗憾的是这里没有什么安胎药,却也让蒋阮更加笃定要趁早解决一切离开这里。  这一日,天气有些阴沉,一大早便开始下起雨来,因着正是初春时候的春雨,一下起来就没个完。自清晨一直下到午后,空气便有些潮湿而微寒。外头的枝桠上已然生出一些嫩绿的小芽,细嫩的幼苗显得分外有春日的感觉。蒋阮站在窗前,正瞧着那树枝出神,冷不丁的门便被人推开,有人走了进来。  那脚步声和平日里的哑婢不同,哑婢行走的时候声音悄无声息,好似猫儿一般,所以蒋阮在这里几乎听不到任何声响。而这个脚步声虽然很轻,却不是轻的小心翼翼,反而似乎有几分随性和嚣张,像是在靠近猎物的野兽,猫着腰缓慢的做出攻击前的潜伏。  蒋阮微微一笑,等了这么久,总算来了。她唇角的笑容极快的淡去,转过头时,恰到好处的露出一丝惊愕来。  站在门口的并不是哑婢,相反,同几乎让人感觉不到存在的哑婢相比,这个人一站在这里,就是天生要夺人眼球的存在。这是一名穿着大红色长裙的女子。只是这衣裳同锦朝的衣裳又是不同,上面洒满了金粉,金线绣着繁复的图案,即便是在没有日光的天气,好似也在闪闪发光一。。。

更新时间:2020-02-26

   蒋信之皱了皱眉,显然董盈儿问的这个问题并不怎么令他愉悦,只是秉着客气的心思还是道:“正是。”  由蒋信之的嘴里说出来,董盈儿心中蓦然一痛,蒋信之眼中的不耐被她尽收眼底,不知不觉中,一种难以抑制的愤恨在心中悄然升起。为什么呢?她从小就是自家父母的掌上明珠,开朗热情,处事周到,没有哪个不赞声好的。可最后又得到了什么,父亲为了保住自己的官途将自己送进宫中,心上人待自己冷若冰霜,而昔日的姐妹只会见死不救。这个世上的人已经全部背叛了她,她又凭什么让这些人好过?  董盈儿定定的看了蒋信之半晌,突然一笑:“听闻阮妹妹被贼人掳走,如今下落不明,她与我也是昔日好友,想来可真是为她担心呢。但愿不要出什么事才好。”  蒋信之敏感的察觉道董盈儿说这番话中奇怪的语气,倒似含着几分咬牙切齿的味道。他虽然护短,如今处事却比以前更加成熟,忍住心中的不悦,没有跟她多计较,只是淡淡道:“承蒙修仪上心,末将还有事在身,告辞。”说罢便再也不看董盈儿,好似多看一眼都会污了自己的眼睛一般,大踏步的离开了。  董盈儿站在原地,看着蒋信之远去的背影,慢悠悠的露出一个笑容,只是这笑容此刻显得有些扭曲罢了。  ……  同京城中鸡飞狗跳的情况不同,蒋阮所处的环境倒似十分清幽雅致。每日来伺候的婢子是个哑巴,从来不说一句话,而除了这个婢子,她见不到别的人。这屋里倒是东西一应俱全,甚至还有几本游记,大约是为了给她打发时间用的。果真,是宣离下的口令,琦曼动的手,也知道她还有利用价值,倒是没有过多的为难与她。  而蒋阮这几日也极力的适应这里的环境,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越发的证实了自己可能是有了身子的事实。有了这个认识之后,蒋阮平日里做事更加小心,倒是好像真的将这个地方当做是一个修身养性的好处所,每日安心的调养起来。唯一遗憾的是这里没有什么安胎药,却也让蒋阮更加笃定要趁早解决一切离开这里。  这一日,天气有些阴沉,一大早便开始下起雨来,因着正是初春时候的春雨,一下起来就没个完。自清晨一直下到午后,空气便有些潮湿而微寒。外头的枝桠上已然生出一些嫩绿的小芽,细嫩的幼苗显得分外有春日的感觉。蒋阮站在窗前,正瞧着那树枝出神,冷不丁的门便被人推开,有人走了进来。  那脚步声和平日里的哑婢不同,哑婢行走的时候声音悄无声息,好似猫儿一般,所以蒋阮在这里几乎听不到任何声响。而这个脚步声虽然很轻,却不是轻的小心翼翼,反而似乎有几分随性和嚣张,像是在靠近猎物的野兽,猫着腰缓慢的做出攻击前的潜伏。  蒋阮微微一笑,等了这么久,总算来了。她唇角的笑容极快的淡去,转过头时,恰到好处的露出一丝惊愕来。  站在门口的并不是哑婢,相反,同几乎让人感觉不到存在的哑婢相比,这个人一站在这里,就是天生要夺人眼球的存在。这是一名穿着大红色长裙的女子。只是这衣裳同锦朝的衣裳又是不同,上面洒满了金粉,金线绣着繁复的图案,即便是在没有日光的天气,好似也在闪闪发光一。。。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