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10分六合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重生之嫡女祸妃

重生之嫡女祸妃
更新时间:2019-09-17
  蒋家有两姝,原配出长女,妩媚如妖。继室出次女,清丽若仙。  她生母早逝,大哥战死,云游道士算她八字不祥,自幼送入庄子中受人冷眼。  回府后  从来感念继母待她视如己出,  仙子嫡妹不顾诅咒真心相待,  待怀着感激之心代妹入宫....  以为  生父时时关爱,  心爱之人悉心教导,  她为了家族荣光委曲  连续下了几个月的雨水终于得以停歇,第二日便是阳光灿烂,百姓奔走相告,直说是上天眷顾大锦朝,才没有使这场无妄之灾继续蔓延。  水灾冲毁了房屋和农田,自日头出来后,城中老老小小忙着修补房屋,恢复受损的铺子,虽是如此,面上仍带了三分喜意,到底还有重头来过的机会。  京中最繁华的当街一隅,昔日金碧...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重生异能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千山茶客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10分六合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分享到:

第二百五十九章 大结局更新时间:2019-09-17

  连续下了几个月的雨水终于得以停歇,第二日便是阳光灿烂,百姓奔走相告,直说是上天眷顾大锦朝,才没有使这场无妄之灾继续蔓延。  水灾冲毁了房屋和农田,自日头出来后,城中老老小小忙着修补房屋,恢复受损的铺子,虽是如此,面上仍带了三分喜意,到底还有重头来过的机会。  京中最繁华的当街一隅,昔日金碧辉煌的宰相府此刻已然蒙了一层淡淡的灰尘,朱红色的大门似乎一夜间便掉了漆一般,再也不见往日的光亮如新。两张封条大喇喇的贴在龙头大锁上,瞧着便令人觉得触目惊心。  门前冷落车马稀,再也不见往日门庭若市的兴盛场面。地上堆着大水冲来的垃圾和残骸,瞧着只觉得脏污而凌乱,偶尔人经过看上一眼,也难掩眼中的鄙夷。  私自养病,意图谋反,莫说是天家,就是在寻常百姓心中,也是十恶不赦的坏事。再者李栋平日里只手遮天,百姓早就恨之入骨,此刻见他落难,自然是一解心头之恨,只骂恶人自有恶人磨。  相反,带着官兵抓到叛军的关家军和赵家军却得到了一致好评,尤其是赵毅和蒋信之这两个小辈,便是从这场水灾中名声提的很快,几乎到了人尽皆知的地步。  叛军已定,水灾也平,京中恢复往日的平静,倒也有几分劫后余生的安定来。  然而与京中百姓欣喜截然不同,地牢中阴森潮湿,守门的狱卒带着刀凶神恶煞的在牢前转了几转,对大牢中犯人的呻吟充耳不闻。  此处便是关的死刑犯,是犯了巨大过错的犯人,一旦进了这个地方,便是再也没有翻身的机会。  地牢中最靠里的一间,干草上坐着三个身穿囚服的囚徒。这三人虽狼狈,瞧着却又是养尊处优出来的贵人,一举一动都带着颐指气使的气息。正是李栋父子三人。  李栋大腹便便,一身雪白的囚衣被他穿的脏污不堪,早已看不出原来的颜色。他神情焦躁无比,对李安吼道:“这都是你干出来的事,快想想办法!”  李安动也不动,闭着双眼,似乎根本未听见他说的话。  李栋心中气急,却又无可奈何。在公堂上能说的都说了,可惜皇上这次却是铁了心的要办他。若是往常,不过是出些银子的事情,可是这次上头无一人敢接他的银子。事实上,宰相府已经被抄家,早有了风声的美姬卷了屋中其余的财产早已远走高飞,如今却是什么都没有了。  他身子往后一靠,不由自主的生出一股愤怒和惶恐。他一生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更是没有做不成的事情,如今锒铛入狱,还要落得一个砍头的下场。李栋自来便怕死,此刻更是心中不甘,极力想要争出一条生路。他唯一的依靠便是李安,李安聪明绝顶,自能想出一个好法子逃出生天。可是这一次,李安却令他失望了。  李杨看着身边的李安,冷笑一声,他自来就知道李安聪明,心思更是深沉,对他的才智感到畏惧。可李安也是个天阉之人,他心中又对李安充满鄙夷,如今死到临头,倒是毫不在意的流露出对李安的厌恶:“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怪物!”  李安充耳不闻,脑中却浮现起稚龄少女浅淡的笑容来。她的话犹在耳边,一句一句都是引人堕入深渊的魔咒。  在牢中思绪渐渐清明下来,李安便将事。。。

更新时间:2019-09-17

   连续下了几个月的雨水终于得以停歇,第二日便是阳光灿烂,百姓奔走相告,直说是上天眷顾大锦朝,才没有使这场无妄之灾继续蔓延。  水灾冲毁了房屋和农田,自日头出来后,城中老老小小忙着修补房屋,恢复受损的铺子,虽是如此,面上仍带了三分喜意,到底还有重头来过的机会。  京中最繁华的当街一隅,昔日金碧辉煌的宰相府此刻已然蒙了一层淡淡的灰尘,朱红色的大门似乎一夜间便掉了漆一般,再也不见往日的光亮如新。两张封条大喇喇的贴在龙头大锁上,瞧着便令人觉得触目惊心。  门前冷落车马稀,再也不见往日门庭若市的兴盛场面。地上堆着大水冲来的垃圾和残骸,瞧着只觉得脏污而凌乱,偶尔人经过看上一眼,也难掩眼中的鄙夷。  私自养病,意图谋反,莫说是天家,就是在寻常百姓心中,也是十恶不赦的坏事。再者李栋平日里只手遮天,百姓早就恨之入骨,此刻见他落难,自然是一解心头之恨,只骂恶人自有恶人磨。  相反,带着官兵抓到叛军的关家军和赵家军却得到了一致好评,尤其是赵毅和蒋信之这两个小辈,便是从这场水灾中名声提的很快,几乎到了人尽皆知的地步。  叛军已定,水灾也平,京中恢复往日的平静,倒也有几分劫后余生的安定来。  然而与京中百姓欣喜截然不同,地牢中阴森潮湿,守门的狱卒带着刀凶神恶煞的在牢前转了几转,对大牢中犯人的呻吟充耳不闻。  此处便是关的死刑犯,是犯了巨大过错的犯人,一旦进了这个地方,便是再也没有翻身的机会。  地牢中最靠里的一间,干草上坐着三个身穿囚服的囚徒。这三人虽狼狈,瞧着却又是养尊处优出来的贵人,一举一动都带着颐指气使的气息。正是李栋父子三人。  李栋大腹便便,一身雪白的囚衣被他穿的脏污不堪,早已看不出原来的颜色。他神情焦躁无比,对李安吼道:“这都是你干出来的事,快想想办法!”  李安动也不动,闭着双眼,似乎根本未听见他说的话。  李栋心中气急,却又无可奈何。在公堂上能说的都说了,可惜皇上这次却是铁了心的要办他。若是往常,不过是出些银子的事情,可是这次上头无一人敢接他的银子。事实上,宰相府已经被抄家,早有了风声的美姬卷了屋中其余的财产早已远走高飞,如今却是什么都没有了。  他身子往后一靠,不由自主的生出一股愤怒和惶恐。他一生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更是没有做不成的事情,如今锒铛入狱,还要落得一个砍头的下场。李栋自来便怕死,此刻更是心中不甘,极力想要争出一条生路。他唯一的依靠便是李安,李安聪明绝顶,自能想出一个好法子逃出生天。可是这一次,李安却令他失望了。  李杨看着身边的李安,冷笑一声,他自来就知道李安聪明,心思更是深沉,对他的才智感到畏惧。可李安也是个天阉之人,他心中又对李安充满鄙夷,如今死到临头,倒是毫不在意的流露出对李安的厌恶:“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怪物!”  李安充耳不闻,脑中却浮现起稚龄少女浅淡的笑容来。她的话犹在耳边,一句一句都是引人堕入深渊的魔咒。  在牢中思绪渐渐清明下来,李安便将事...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