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10分六合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黄泉便利店

黄泉便利店
更新时间:2019-08-25
本来以为找到一份报酬不错的超市值班员工作,但是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超市居然是个鬼店!进来的人是鬼,卖出的东西都是过期发霉的东西!但是最要命的是,你千万不要和客人说话,否则你将不得好死!  两个小时过去了,那白衣男子还在没完没了的说着我和他,还有他师傅之间的事情,无非就是一些,我小时候任‘性’,我小时候怎么怎么。. 。  总之就是没完没了,我甚至都以为他就是个话唠。  又是一个小时即将过去,那白衣男子才做了下来,就这样面对面的看着我。  “我说小师弟,你说你脾气怎么就这么犟呢,我说了这么多,你倒是吭个声啊。”  看到白衣男子那副欠揍的样子,要不是我打不过,我早上去揍他丫的了,现在还说我犟的不说话...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灵异惊悚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巫门老九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10分六合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分享到:

第一百五十二章 西子鬼母更新时间:2019-08-25

  两个小时过去了,那白衣男子还在没完没了的说着我和他,还有他师傅之间的事情,无非就是一些,我小时候任‘性’,我小时候怎么怎么。。 。  总之就是没完没了,我甚至都以为他就是个话唠。  又是一个小时即将过去,那白衣男子才做了下来,就这样面对面的看着我。  “我说小师弟,你说你脾气怎么就这么犟呢,我说了这么多,你倒是吭个声啊。”  看到白衣男子那副欠揍的样子,要不是我打不过,我早上去揍他丫的了,现在还说我犟的不说话,你**的往我嘴上贴个符,我想说话也说不出来啊。  不知道是对方良心发现了还是怎么,最后白衣男子一叹气,这才缓缓开口;“呀,原来嘴巴被封住了,我说你怎么这么安静,先说好,放了你之后,不许动手不许‘乱’叫。”  对方说完之后就将贴在我嘴巴上的符纸撕了下来,至于我的身上,除了被‘床’单捆绑之外,还贴着两道定身符。  我看了白衣男子一眼,最后想了想,还是觉得不能来硬的。  所以在想到对策之后,我才缓缓开口;“师兄,师傅他老人家还好吗?”  说完我的眼泪就流了下来,既然是演戏怎么的也得演的像一点啊。  “这么多年了,是我不孝,我愧对师傅对我的养育之恩。”  “都说长兄如父,师兄,我更愧对你啊。”  说完之后我就开始了嚎啕大哭,至于坐在对面的白衣男子,现在看到我这个样子之后,面部表情也变得多愁善感起来。  “师弟啊,你别这么说,其实你能想起来我就不怪你。”  白衣男子说完,扯了扯我脖子上的‘床’单,然后将我的眼泪给擦了擦。  “师兄,帮我把‘床’单去了吧,绑着‘挺’难受的。”  本来我还信心十足的相信这家伙会给我解开绳子,但是没想到这家伙就像变脸一样。  “臭小子,你猜多少修为,想用这种方法来哄我,刚才打不过我,现在是不是又想着办法逃跑啊,我告诉你,没‘门’!”  白衣男子说完之后,直接丢给我一个鄙视的眼神。  本来在这男子要进来的时候我就不同意,到了最后我们直接大打出手,也对也是被对方一招KO,我甚至都没有还手的余地。  只是让我有些想不通的是,对方看起来就是一个普通人,而我运转灵气打在对方的身上,就好似棉絮一般,犹如石沉大海一般。  在长青子的身上我并没有看到这样的气势,纵是南北两方比赛的时候,龙虎山七品老祖来的时候我都没有这样的感受。  不过要说相似之处,除了当时比试森林里的那位老者之外,在其他人身上我并没有看到过同样的气势。  那位老者就连阎儒阁也要礼让三分,而且龙虎山老祖是七品修为,想来那位应该也是七品了。  再看看我房间的这位,要不就是凡人,要么就是大能修士,而且品阶肯定在七品左右。  只是让我想不通的是,他为什么会和我过不去,而且还说我是他的师弟。  “喂,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在那白衣男子鼓捣我背包的时候,我开口说话了,这件事情怎么说都是太过诡异了,一个七品的大能怎么会是我的师兄。  再说从小到大,这天上掉馅饼的事情我可是从来没有遇到过啊。。。。

更新时间:2019-08-25

   两个小时过去了,那白衣男子还在没完没了的说着我和他,还有他师傅之间的事情,无非就是一些,我小时候任‘性’,我小时候怎么怎么。. 。  总之就是没完没了,我甚至都以为他就是个话唠。  又是一个小时即将过去,那白衣男子才做了下来,就这样面对面的看着我。  “我说小师弟,你说你脾气怎么就这么犟呢,我说了这么多,你倒是吭个声啊。”  看到白衣男子那副欠揍的样子,要不是我打不过,我早上去揍他丫的了,现在还说我犟的不说话,你**的往我嘴上贴个符,我想说话也说不出来啊。  不知道是对方良心发现了还是怎么,最后白衣男子一叹气,这才缓缓开口;“呀,原来嘴巴被封住了,我说你怎么这么安静,先说好,放了你之后,不许动手不许‘乱’叫。”  对方说完之后就将贴在我嘴巴上的符纸撕了下来,至于我的身上,除了被‘床’单捆绑之外,还贴着两道定身符。  我看了白衣男子一眼,最后想了想,还是觉得不能来硬的。  所以在想到对策之后,我才缓缓开口;“师兄,师傅他老人家还好吗?”  说完我的眼泪就流了下来,既然是演戏怎么的也得演的像一点啊。  “这么多年了,是我不孝,我愧对师傅对我的养育之恩。”  “都说长兄如父,师兄,我更愧对你啊。”  说完之后我就开始了嚎啕大哭,至于坐在对面的白衣男子,现在看到我这个样子之后,面部表情也变得多愁善感起来。  “师弟啊,你别这么说,其实你能想起来我就不怪你。”  白衣男子说完,扯了扯我脖子上的‘床’单,然后将我的眼泪给擦了擦。  “师兄,帮我把‘床’单去了吧,绑着‘挺’难受的。”  本来我还信心十足的相信这家伙会给我解开绳子,但是没想到这家伙就像变脸一样。  “臭小子,你猜多少修为,想用这种方法来哄我,刚才打不过我,现在是不是又想着办法逃跑啊,我告诉你,没‘门’!”  白衣男子说完之后,直接丢给我一个鄙视的眼神。  本来在这男子要进来的时候我就不同意,到了最后我们直接大打出手,也对也是被对方一招KO,我甚至都没有还手的余地。  只是让我有些想不通的是,对方看起来就是一个普通人,而我运转灵气打在对方的身上,就好似棉絮一般,犹如石沉大海一般。  在长青子的身上我并没有看到这样的气势,纵是南北两方比赛的时候,龙虎山七品老祖来的时候我都没有这样的感受。  不过要说相似之处,除了当时比试森林里的那位老者之外,在其他人身上我并没有看到过同样的气势。  那位老者就连阎儒阁也要礼让三分,而且龙虎山老祖是七品修为,想来那位应该也是七品了。  再看看我房间的这位,要不就是凡人,要么就是大能修士,而且品阶肯定在七品左右。  只是让我想不通的是,他为什么会和我过不去,而且还说我是他的师弟。  “喂,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在那白衣男子鼓捣我背包的时候,我开口说话了,这件事情怎么说都是太过诡异了,一个七品的大能怎么会是我的师兄。  再说从小到大,这天上掉馅饼的事情我可是从来没有遇到过啊。...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