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10分六合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最强农家小娘子

最强农家小娘子
更新时间:2019-08-25
  一场大火农大研究生穿越到了古代被火烧伤毁容的丫头身上。还被蛮横的山民捡去要当共妻。  好想哭!  好在手握研究所种子库,土豆红薯番茄花生,全球种子我有!  山民们都听话,跟着我有饭吃。建山寨,当地主,设商会。天下粮仓我是!  手点点,那个救了她又默默保护她的男人。  大统领还不过来暖床!  ??罗妘诗不知道陈京飞嘀嘀咕咕的在说什么,大概不过是些关心她的话吧?或者她的身体又因为这次的事件伤到根本了?  “我知道你关心我,不过我这个耳朵可能是被震的暂时性失聪罢了。不打紧的,慢慢自己应该会好的。我想问问你,焦三他怎么样了?伤口那么多,缝合起来很辛苦吧?现在恢复的如何了?”  谁特么关心你了,他这...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女生小说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秦家酥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10分六合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分享到:

第九百一十五章 大结局更新时间:2019-08-25

10分六合   ??罗妘诗不知道陈京飞嘀嘀咕咕的在说什么,大概不过是些关心她的话吧?或者她的身体又因为这次的事件伤到根本了?  “我知道你关心我,不过我这个耳朵可能是被震的暂时性失聪罢了。不打紧的,慢慢自己应该会好的。我想问问你,焦三他怎么样了?伤口那么多,缝合起来很辛苦吧?现在恢复的如何了?”  谁特么关心你了,他这是嫌弃嫌弃知道吗?罗妘诗就是个狗皮膏药,黏在他身上。死吧又死不了,活着吧,又时不时的病一下。调养下吧,又总有人捣乱,真是克星!  “我也没想管你耳朵,切,谁关心你。焦三伤得一般般吧,他自己愈合能力很强,不太需要我用药。但是不知道中了什么毒,对他影响挺大的。我就说嘛,才十个山奴而已,他都打不过还把自己弄成这么副惨样子,也太丢人了……”睡了一晚上,陈京飞精神恢复了很多,那条毒舌又开始活跃了,趁着罗妘诗无法反驳他的时候,一口气说了痛快。  中毒?中的什么毒?统领不是百毒不侵么?  “陈医师,你知道统领中了毒,怎么不给统领解毒啊。”何苗听得陈京飞那欠扁的话,都有点儿听不下去了。  都不知道是什么毒,怎么解啊。这种毒已经融进了焦三的血脉之中,而且移动迅速,好像是专门针对焦三的毒药,他分离出来也没用,用别的动物试了试也没用。  “解不了,我不知道毒药是什么。”不过焦三的恢复力惊人,在鬼宝血的帮助下,活下来是肯定的,就是多受点儿折磨。  “你不是神医吗?”何苗低声说了一句。  “神医就能解天下的毒了?那我怎么能叫神医呢?你应该叫我阎王爷啊,还是主管生死簿的那位。”陈京飞挑眉,漂亮的凤眼得意的眯了起来,气得何苗牙痒痒恨不得把鸡汤摔在他脸上。  不知道他们在吵什么,罗妘诗拉了拉何苗。  “陈京飞我能进去看看焦三吗?”  “连三哥都不叫,果然睡过了就没大没小了。进去吧,别被吓着就行。”陈京飞摆摆手,他去洗漱下,然后吃点儿东西,今天还要继续研究焦三身上的毒呢。  这就走了?罗妘诗不明所以的看向何苗。  被气的眼斜鼻子歪的何苗接收到罗妘诗的目光,连忙调整了下表情。冲着罗妘诗笑笑点头,拉着她进去房间里。  病房里浓重的焦糊味还没有散去,床榻上,躺着的焦三比挖煤的还要黑。身上横七竖八的洗净位置都是狰狞而巨大的伤口。  她进来之后,焦三就醒了,睁着眼睛看她。但是没办法从病床上起来。  看着焦三这么一副凄惨的模样,罗妘诗很想挤出个笑来,宽慰他。但是实在是挤不出来,抿着唇角,低低的哭了起来。  都是她不好,明明知道这次罗家想害焦三,她还没保护好焦三。  为了黑火药,为了制出黑火药,罗家的人根本就不会伤她只会谋害守护她的焦三。她早该想到,早该做最周全的打算的。不,应该说是她多事,她吃饱了撑着的非要去鼓捣黑火药,结果没有派上用场不说,还引来了恶狼。  “你疼吗?”罗妘诗小心翼翼的坐在床边上,抓着焦三的手,轻抚着焦三手背上深可见骨的伤口,哽咽的问道。  焦三在房间里就听到了外面的动静儿,昨晚他就...

更新时间:2019-08-25

   ??罗妘诗不知道陈京飞嘀嘀咕咕的在说什么,大概不过是些关心她的话吧?或者她的身体又因为这次的事件伤到根本了?  “我知道你关心我,不过我这个耳朵可能是被震的暂时性失聪罢了。不打紧的,慢慢自己应该会好的。我想问问你,焦三他怎么样了?伤口那么多,缝合起来很辛苦吧?现在恢复的如何了?”  谁特么关心你了,他这是嫌弃嫌弃知道吗?罗妘诗就是个狗皮膏药,黏在他身上。死吧又死不了,活着吧,又时不时的病一下。调养下吧,又总有人捣乱,真是克星!  “我也没想管你耳朵,切,谁关心你。焦三伤得一般般吧,他自己愈合能力很强,不太需要我用药。但是不知道中了什么毒,对他影响挺大的。我就说嘛,才十个山奴而已,他都打不过还把自己弄成这么副惨样子,也太丢人了……”睡了一晚上,陈京飞精神恢复了很多,那条毒舌又开始活跃了,趁着罗妘诗无法反驳他的时候,一口气说了痛快。  中毒?中的什么毒?统领不是百毒不侵么?  “陈医师,你知道统领中了毒,怎么不给统领解毒啊。”何苗听得陈京飞那欠扁的话,都有点儿听不下去了。  都不知道是什么毒,怎么解啊。这种毒已经融进了焦三的血脉之中,而且移动迅速,好像是专门针对焦三的毒药,他分离出来也没用,用别的动物试了试也没用。  “解不了,我不知道毒药是什么。”不过焦三的恢复力惊人,在鬼宝血的帮助下,活下来是肯定的,就是多受点儿折磨。  “你不是神医吗?”何苗低声说了一句。  “神医就能解天下的毒了?那我怎么能叫神医呢?你应该叫我阎王爷啊,还是主管生死簿的那位。”陈京飞挑眉,漂亮的凤眼得意的眯了起来,气得何苗牙痒痒恨不得把鸡汤摔在他脸上。  不知道他们在吵什么,罗妘诗拉了拉何苗。  “陈京飞我能进去看看焦三吗?”  “连三哥都不叫,果然睡过了就没大没小了。进去吧,别被吓着就行。”陈京飞摆摆手,他去洗漱下,然后吃点儿东西,今天还要继续研究焦三身上的毒呢。  这就走了?罗妘诗不明所以的看向何苗。  被气的眼斜鼻子歪的何苗接收到罗妘诗的目光,连忙调整了下表情。冲着罗妘诗笑笑点头,拉着她进去房间里。  病房里浓重的焦糊味还没有散去,床榻上,躺着的焦三比挖煤的还要黑。身上横七竖八的洗净位置都是狰狞而巨大的伤口。  她进来之后,焦三就醒了,睁着眼睛看她。但是没办法从病床上起来。  看着焦三这么一副凄惨的模样,罗妘诗很想挤出个笑来,宽慰他。但是实在是挤不出来,抿着唇角,低低的哭了起来。  都是她不好,明明知道这次罗家想害焦三,她还没保护好焦三。  为了黑火药,为了制出黑火药,罗家的人根本就不会伤她只会谋害守护她的焦三。她早该想到,早该做最周全的打算的。不,应该说是她多事,她吃饱了撑着的非要去鼓捣黑火药,结果没有派上用场不说,还引来了恶狼。  “你疼吗?”罗妘诗小心翼翼的坐在床边上,抓着焦三的手,轻抚着焦三手背上深可见骨的伤口,哽咽的问道。  焦三在房间里就听到了外面的动静儿,昨晚他就...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