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10分六合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风鬼传说(风诡传说)

风鬼传说(风诡传说)
更新时间:2019-09-15
官秀机缘巧合得到上古禁武随机变,也无意中发现了家传禁武灵魄吞噬的正确修炼方式,从此改变了自己的一生。他千变万化,样貌如鬼;他来无影去无踪,形迹如鬼;他心思狡黠反复无常,性情如鬼;本书讲述一位普通青年如何从平凡走向不平凡、从低谷登上巅峰的热血争霸历程。...各位书友要是觉得《风鬼传说(风诡传说)》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  “所以,刘大人也认同卡拉诺大人的意见,是吗?”上官秀眯缝起眼睛,看向刘允。  刘允满脸的赔笑,说道:“下官以为,此事重大,需仔细斟酌,草率决定,只怕,后患无穷。”  上官秀问道:“刘大人说说,会有哪些后患?”  “若是杀光北郡境内的所有贝萨人,其一...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东方玄幻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六道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10分六合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分享到:

第1196章 改造更新时间:2019-09-15

  “所以,刘大人也认同卡拉诺大人的意见,是吗?”上官秀眯缝起眼睛,看向刘允。  刘允满脸的赔笑,说道:“下官以为,此事重大,需仔细斟酌,草率决定,只怕,后患无穷。”  上官秀问道:“刘大人说说,会有哪些后患?”  “若是杀光北郡境内的所有贝萨人,其一,有损我国的威望,其二,会让所有的贝萨人都仇视风人,即便是那些与我国交好的城邦,也会因为此事而心存芥蒂。”  说到这里,他故意斜眼看了看马特。  马特是贝萨人,再确切点说,他是贝萨国索兰城邦人,他的态度,基本能代表着索兰城邦人的态度。  刘允此时故意看他,无疑是在提醒上官秀,索兰城邦是风国手里的一个重要筹码,当初为了牢牢抓住索兰城邦这个筹码,大人您费了那么大的力气,才逼迫贝萨王廷同意风国可于木伦城驻军,难道现在就要因为土地问题,一个能用钱财解决的小问题,就让索兰城邦人对风人寒心,从此以后不在信任风人吗?这不是因小失大又是什么呢?  上官秀多聪明,刘允的示意,立刻让他心领神会,仔细想想,杀光北郡境内的贝萨人,这个决定的确太意气用事,也太草率了。擺渡壹下:嘿||言||格即可免費無彈窗觀看  他阴沉的脸色稍微缓和了一些,问道:“那么,刘大人有何良策?”  “这个良策,下官一时之间也想不出来了,所以大人,我们才得坐下来慢慢商议嘛,下官相信,以大人之才智,定能谋得两全其美之策!”  说话之间,刘允一边拉着上官秀入座,一边召唤郡守府内的仆人,让他们把被上官秀踹倒的桌子重新摆好,再重新上酒上菜。  看着刚才还被自己气得七窍生烟、怒不可言的上官秀,就在刘允三言两语的劝说下,重新坐回到座位上,马特也不得不暗挑大拇指,心中赞叹一声:厉害!  他从怀中摸出一枚风国的铜钱,透过钱眼,乐呵呵地看向刘允。  对于他奇怪的举动,上官秀皱了皱眉头,也懒得搭理,刘允则是不解地笑问道:“卡拉诺大人手里的这枚铜钱,可是有不同寻常之处?”  “不,没什么不同寻常的,就是一枚普通的铜钱。”马特看看手中的铜钱,再瞧瞧坐在对面的刘允,笑道:“下官只是突然觉得,刘大人长的和这枚铜钱很像。”  咳咳!刘允被自己的口水呛了一下,忍不住干咳两声,人怎么可能会长得像铜钱呢?这个比喻也太怪异了,难道是在暗讽自己的身材太胖了?刘允尴尬地笑了笑。  马特转头看向上官秀,问道:“大人不觉得吗?”  上官秀白了他一眼,问道:“马特,你到底什么意思?”  “风国的铜钱,外圆内方,而刘大人,不也恰恰是如此吗。”太会做人,太会处世,也太过圆滑,但涉及到了原则问题,又绝不会让步,偏偏还让人感觉不到他的强硬,这就是风国官员,这就是风人的处世之道,直来直去的贝萨人与之相比,当真是差了一大截。  听闻马特的话,刘允脸上的笑容更加尴尬,上官秀则是冷哼一声,看都没看他,说道:“卡拉诺大人也该知道自己身处何地,这里是风国,不是贝萨,对你的直属上司,当表现出最起码的尊重才是,我想,即便是在贝萨,下...

更新时间:2019-09-15

   “所以,刘大人也认同卡拉诺大人的意见,是吗?”上官秀眯缝起眼睛,看向刘允。  刘允满脸的赔笑,说道:“下官以为,此事重大,需仔细斟酌,草率决定,只怕,后患无穷。”  上官秀问道:“刘大人说说,会有哪些后患?”  “若是杀光北郡境内的所有贝萨人,其一,有损我国的威望,其二,会让所有的贝萨人都仇视风人,即便是那些与我国交好的城邦,也会因为此事而心存芥蒂。”  说到这里,他故意斜眼看了看马特。  马特是贝萨人,再确切点说,他是贝萨国索兰城邦人,他的态度,基本能代表着索兰城邦人的态度。  刘允此时故意看他,无疑是在提醒上官秀,索兰城邦是风国手里的一个重要筹码,当初为了牢牢抓住索兰城邦这个筹码,大人您费了那么大的力气,才逼迫贝萨王廷同意风国可于木伦城驻军,难道现在就要因为土地问题,一个能用钱财解决的小问题,就让索兰城邦人对风人寒心,从此以后不在信任风人吗?这不是因小失大又是什么呢?  上官秀多聪明,刘允的示意,立刻让他心领神会,仔细想想,杀光北郡境内的贝萨人,这个决定的确太意气用事,也太草率了。擺渡壹下:嘿||言||格即可免費無彈窗觀看  他阴沉的脸色稍微缓和了一些,问道:“那么,刘大人有何良策?”  “这个良策,下官一时之间也想不出来了,所以大人,我们才得坐下来慢慢商议嘛,下官相信,以大人之才智,定能谋得两全其美之策!”  说话之间,刘允一边拉着上官秀入座,一边召唤郡守府内的仆人,让他们把被上官秀踹倒的桌子重新摆好,再重新上酒上菜。  看着刚才还被自己气得七窍生烟、怒不可言的上官秀,就在刘允三言两语的劝说下,重新坐回到座位上,马特也不得不暗挑大拇指,心中赞叹一声:厉害!  他从怀中摸出一枚风国的铜钱,透过钱眼,乐呵呵地看向刘允。  对于他奇怪的举动,上官秀皱了皱眉头,也懒得搭理,刘允则是不解地笑问道:“卡拉诺大人手里的这枚铜钱,可是有不同寻常之处?”  “不,没什么不同寻常的,就是一枚普通的铜钱。”马特看看手中的铜钱,再瞧瞧坐在对面的刘允,笑道:“下官只是突然觉得,刘大人长的和这枚铜钱很像。”  咳咳!刘允被自己的口水呛了一下,忍不住干咳两声,人怎么可能会长得像铜钱呢?这个比喻也太怪异了,难道是在暗讽自己的身材太胖了?刘允尴尬地笑了笑。  马特转头看向上官秀,问道:“大人不觉得吗?”  上官秀白了他一眼,问道:“马特,你到底什么意思?”  “风国的铜钱,外圆内方,而刘大人,不也恰恰是如此吗。”太会做人,太会处世,也太过圆滑,但涉及到了原则问题,又绝不会让步,偏偏还让人感觉不到他的强硬,这就是风国官员,这就是风人的处世之道,直来直去的贝萨人与之相比,当真是差了一大截。  听闻马特的话,刘允脸上的笑容更加尴尬,上官秀则是冷哼一声,看都没看他,说道:“卡拉诺大人也该知道自己身处何地,这里是风国,不是贝萨,对你的直属上司,当表现出最起码的尊重才是,我想,即便是在贝萨,下...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