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10分六合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重生之侯门邪妃

重生之侯门邪妃
更新时间:2020-01-19
  本文重生女强,一对一甜宠爽文。 欧阳慧是被爱情这玩意儿坑死的,可惜峰回路转,死是没死透,还借尸还魂了。但是……谁告诉她这个借尸的壳子是个女疯子怎么办? 听说,安国侯府嫡长女秦绾突然不疯了。  听说,安国侯府嫡长女秦绾其实疯得更厉害了!  一局棋,一杯茶,秦绾折扇轻摇,笑意盈盈。  昔日我能捧你上太子之位,今日也能再把你从上面踹下来。  谁不服?干掉! 男主:别踹了,脚疼,叫侍卫去。  女主:那我要你干嘛?  男主(认真):叫太子跪下喊你叔奶奶?  女主(怒):鬼才要他当孙子! 皇帝:小皇叔,朕不想叫这个疯女小皇婶啊……  西京城外不远,正好是流过的雍渠,这是一条耗时三十年,花费无数人力物力...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重生异能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青墨烟水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10分六合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分享到:

番外三 盛唐蝶影更新时间:2020-01-19

  西京城外不远,正好是流过的雍渠,这是一条耗时三十年,花费无数人力物力建造得宽达百丈的人工河,已有千年以上的历史,虽然当初的前朝皇帝劳民伤财,但不可否认,在路途不便的秦地修建出一条宽阔的河流,大大有利物资运输,确实是造福后世了。即便是千余年后的现在,有些河段已经被堵死了,但留存的几段也依旧是西秦重要的运输通道。尤其是从西京到京城的一段,更是年年翻修。  如今的雍渠之上,因为两国会盟的关系,这几天封了航道,大型的货船都不允许在西京靠港,而人造河上也没什么玩赏的景致,也就只有几只小客船经过。  所以,显得一艘在距离河岸不远的水面上下锚的画舫有些奇怪。  看起来,这像是富贵人家游湖用的船,偶尔也会做短距离的出行用,但在雍渠之上,还是很少见的。  沈醉疏踩着水面跨上画舫的船头,把玄铁箫挂在腰上,推门走了进去。  舱内的布置也是清雅中带着淡淡的富贵气息,显示出了主人不仅仅是有钱,还很有品味。  然而,这一切都比不上舱中的矮桌前,席地而坐动手沏茶的青年来得引人注目。  那淡然的气质,举手投足间的优雅,任谁看到都要赞一句,公子如玉。  “你怎么会在西秦?”沈醉疏开口问道。  “你不是也跑到西秦来了,何必问我。”那青年微微一笑,悠然道。  沈醉疏以皱眉,走过去,将玄铁箫往矮桌上一拍,随即在他对面坐下来。  杯中的茶水因为他的动作被震得溅出来不少,清澈碧绿的茶水在白瓷的杯子里泛着一圈圈的涟漪。  青年也没有着恼,只是笑道:“你倒是越来越不拘小节了。”  “你可以直接说粗鲁,我不介意。”沈醉疏斜睨他。  “好吧。”青年放下壶,将一杯沏好的茶放到他面前。  “下毒了没?”沈醉疏问道。  青年楞了一下,随即一声轻笑,端起那杯茶自己喝了一口,又把自己面前那杯推看过去:“放心了吧。”  沈醉疏一撇嘴,如他所愿,端起茶喝了。  眼前的人并不是会下毒的人,何况,就算真有毒也不怕,跟秦绾在一起时间久了,身上还少了苏氏出品的清毒丹?  “算起来,有两三年不见了吧。”青年感叹道。  “你不呆在南楚,跑到西秦来干什么。”沈醉疏问道。  “你呢?好好做你的大侠,逍遥自在不好吗?何必来赶这浑水。”青年反问道。  “欠的情太多,还不起。”沈醉疏淡淡地道。  “和你一样。”青年完美的笑容里露出一丝苦涩。  “不一样。”沈醉疏摇头,一针见血道,“你不甘愿。”  “嗯?”青年一怔,没明白他的意思。要是他真的不愿意,这会儿也不能出现在这里了吧?  沈醉疏放下茶杯,猛然出手,隔着矮桌探过身去,一把扣住他的右手。  习武之人的脉门当然是不能随便落在别人手里的,但青年只是迟疑了一下,竟然没有反抗,任由沈醉疏把他的手拉过去,“唰”的一下拉高了衣袖。  却见原本应该光洁如玉的手臂上,一片片浮出诡异的乌紫色,还带着细小的血色斑点,看起来极为可怖。  “就说堂堂一派掌门,做就做了,不至于苦主找上门来,连倒茶的手都会发抖吧。。。。

更新时间:2020-01-19

   西京城外不远,正好是流过的雍渠,这是一条耗时三十年,花费无数人力物力建造得宽达百丈的人工河,已有千年以上的历史,虽然当初的前朝皇帝劳民伤财,但不可否认,在路途不便的秦地修建出一条宽阔的河流,大大有利物资运输,确实是造福后世了。即便是千余年后的现在,有些河段已经被堵死了,但留存的几段也依旧是西秦重要的运输通道。尤其是从西京到京城的一段,更是年年翻修。  如今的雍渠之上,因为两国会盟的关系,这几天封了航道,大型的货船都不允许在西京靠港,而人造河上也没什么玩赏的景致,也就只有几只小客船经过。  所以,显得一艘在距离河岸不远的水面上下锚的画舫有些奇怪。  看起来,这像是富贵人家游湖用的船,偶尔也会做短距离的出行用,但在雍渠之上,还是很少见的。  沈醉疏踩着水面跨上画舫的船头,把玄铁箫挂在腰上,推门走了进去。  舱内的布置也是清雅中带着淡淡的富贵气息,显示出了主人不仅仅是有钱,还很有品味。  然而,这一切都比不上舱中的矮桌前,席地而坐动手沏茶的青年来得引人注目。  那淡然的气质,举手投足间的优雅,任谁看到都要赞一句,公子如玉。  “你怎么会在西秦?”沈醉疏开口问道。  “你不是也跑到西秦来了,何必问我。”那青年微微一笑,悠然道。  沈醉疏以皱眉,走过去,将玄铁箫往矮桌上一拍,随即在他对面坐下来。  杯中的茶水因为他的动作被震得溅出来不少,清澈碧绿的茶水在白瓷的杯子里泛着一圈圈的涟漪。  青年也没有着恼,只是笑道:“你倒是越来越不拘小节了。”  “你可以直接说粗鲁,我不介意。”沈醉疏斜睨他。  “好吧。”青年放下壶,将一杯沏好的茶放到他面前。  “下毒了没?”沈醉疏问道。  青年楞了一下,随即一声轻笑,端起那杯茶自己喝了一口,又把自己面前那杯推看过去:“放心了吧。”  沈醉疏一撇嘴,如他所愿,端起茶喝了。  眼前的人并不是会下毒的人,何况,就算真有毒也不怕,跟秦绾在一起时间久了,身上还少了苏氏出品的清毒丹?  “算起来,有两三年不见了吧。”青年感叹道。  “你不呆在南楚,跑到西秦来干什么。”沈醉疏问道。  “你呢?好好做你的大侠,逍遥自在不好吗?何必来赶这浑水。”青年反问道。  “欠的情太多,还不起。”沈醉疏淡淡地道。  “和你一样。”青年完美的笑容里露出一丝苦涩。  “不一样。”沈醉疏摇头,一针见血道,“你不甘愿。”  “嗯?”青年一怔,没明白他的意思。要是他真的不愿意,这会儿也不能出现在这里了吧?  沈醉疏放下茶杯,猛然出手,隔着矮桌探过身去,一把扣住他的右手。  习武之人的脉门当然是不能随便落在别人手里的,但青年只是迟疑了一下,竟然没有反抗,任由沈醉疏把他的手拉过去,“唰”的一下拉高了衣袖。  却见原本应该光洁如玉的手臂上,一片片浮出诡异的乌紫色,还带着细小的血色斑点,看起来极为可怖。  “就说堂堂一派掌门,做就做了,不至于苦主找上门来,连倒茶的手都会发抖吧。...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