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10分六合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大唐后妃传珍珠传奇

大唐后妃传珍珠传奇
更新时间:2019-11-20
  第179章:后记  大历十四年五月二十一,唐代宗李豫崩。太子适遵遗诏于柩前即位,是为唐德宗。  德宗诏云:“王者事父孝,故事天明;事母孝,故事地察。则事天莫先于严父,事地莫盛于尊亲。朕恭承天命,以主社稷,执璧以事上帝,祖宗克配,园寝永终。而内朝虚位,阙问安之礼,衔悲内恻,忧恋终岁。思欲  李俶携着沈珍珠的手,带她下楼、上轿、至行辕。穿行过重重院落,将至所居庭院时,他漠然松手,抢步在前,将沈珍珠、严明及众侍从宫女抛在身后。  沈珍珠从未见他对她这样,知道他确实极为生气,偷望一眼严明,严明缓缓摇头,暗示他也不知李俶为何突然来到那茶楼。  她心中有愧,忙紧步上前,轻轻去拉他的衣袖。他微有一怔,却...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军旅战争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沧溟水 10分六合了解作者,进入他的10分六合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分享到:

第179章:后记更新时间:2019-11-20

  李俶携着沈珍珠的手,带她下楼、上轿、至行辕。穿行过重重院落,将至所居庭院时,他漠然松手,抢步在前,将沈珍珠、严明及众侍从宫女抛在身后。  沈珍珠从未见他对她这样,知道他确实极为生气,偷望一眼严明,严明缓缓摇头,暗示他也不知李俶为何突然来到那茶楼。  她心中有愧,忙紧步上前,轻轻去拉他的衣袖。他微有一怔,却不回头理她,稍稍用力,将她推开,自己一步迈入房间,沈珍珠跟着进去。  “严明进来!”李俶负手转身,对外喝道。  严明听李俶的声音语调,已知今日情形大大不好,答应着进来,肃立在旁。  李俶面色已是铁青,因昨夜处理公务,一宿未睡,双眸在冰冷寒意中沁出几缕血丝,勉强压抑怒气,咬牙一字一顿说道:“本王让你寸步不离保护王妃,你是怎么做的!”  “属下失职,愿领刑罚——”严明揣摩李俶脾性,若强词狡辩,只会更加恼怒,莫若低头认罚。  沈珍珠知这刑罚至少是三十大杖,此事因自己而起,怎忍让严明牵连受过,待严明刚说完,便急为他求情告饶,对李俶道:“这不关严将军的事,是我令他暂时离开!”  “闭嘴!”李俶闪电般转眸视她,眸中通红,如火似炽,沈珍珠未曾防他狂怒至此,心下发怵懵懂,不由自主后退两步。  李俶双眸直视沈珍珠,似已将怒火转移,不再看严明,挥袖指向他站立位置,喝道:“出去!”  严明浑身一震,急急退出,不忘将房门紧紧带上。  “俶,”沈珍珠有些紧张的看着他,急欲解释,李俶冷笑一声,长靴踩着地毡,喀喀作响,朝她趋前一步逼来,她下意识后退,他扬眉再作冷笑,紧抿双唇,狠狠逼将过来,那凌然***气势全然堵住她下面想说的话。  她委实心虚,见他走近伫立面前,屏息试探般的再去拉扯他腰间佩玉,娇怯之容毕现,希望能稍稍平息他怒气,李俶却将手大力一扬,她踉跄着后退数步,听到“呯”的巨响,身后屏风被撞倒,疏拉拉委地摊开。  她脚下不稳,滑倒在屏风上,手腕微疼。那屏风是玄宗以来流行民间的九叠屏,手腕该是不慎被折叠处鎏金泡钉划破。  他也不来扶她,只慢慢弓***,冷冷看她,忽的发出一声谑笑:“好个凑巧碰上,若我今日不去那茶楼,你与他是否要闲谈整日,乐不思归?”  “今日之事,是我有错在先,可是——”沈珍珠仍然试图解释。  “休说可是!”李俶断然喝止:“你我心知肚明——我也不是第一回亲眼目睹——你们敢这般视我如无物?!”  沈珍珠怔怔望着他,头脑混乱,思绪如麻草盘根错节,理不清该从何处想起,该由何处理会他的话语。  便桥……洛阳……篝火……  那日便桥情形,李承宷或崔光远自然会一五一十报诸李俶。李俶何其聪明,早在回纥,定就知道默延啜之心,及至与默延啜共救她出险,仍对默延啜不失防范。——他一直对她与默延啜心存疑心戒心,却不亲口向她问询印证,原来不仅在李泌眼中,她是如此不堪;就连他,深心所怀,怕也不是全部释然。  想至此处,脑中原存一些***,立时霍然——那日篝火旁,她身着的裘衣本是掉落在营帐外,她生恐出。。。

更新时间:2019-11-20

   李俶携着沈珍珠的手,带她下楼、上轿、至行辕。穿行过重重院落,将至所居庭院时,他漠然松手,抢步在前,将沈珍珠、严明及众侍从宫女抛在身后。  沈珍珠从未见他对她这样,知道他确实极为生气,偷望一眼严明,严明缓缓摇头,暗示他也不知李俶为何突然来到那茶楼。  她心中有愧,忙紧步上前,轻轻去拉他的衣袖。他微有一怔,却不回头理她,稍稍用力,将她推开,自己一步迈入房间,沈珍珠跟着进去。  “严明进来!”李俶负手转身,对外喝道。  严明听李俶的声音语调,已知今日情形大大不好,答应着进来,肃立在旁。  李俶面色已是铁青,因昨夜处理公务,一宿未睡,双眸在冰冷寒意中沁出几缕血丝,勉强压抑怒气,咬牙一字一顿说道:“本王让你寸步不离保护王妃,你是怎么做的!”  “属下失职,愿领刑罚——”严明揣摩李俶脾性,若强词狡辩,只会更加恼怒,莫若低头认罚。  沈珍珠知这刑罚至少是三十大杖,此事因自己而起,怎忍让严明牵连受过,待严明刚说完,便急为他求情告饶,对李俶道:“这不关严将军的事,是我令他暂时离开!”  “闭嘴!”李俶闪电般转眸视她,眸中通红,如火似炽,沈珍珠未曾防他狂怒至此,心下发怵懵懂,不由自主后退两步。  李俶双眸直视沈珍珠,似已将怒火转移,不再看严明,挥袖指向他站立位置,喝道:“出去!”  严明浑身一震,急急退出,不忘将房门紧紧带上。  “俶,”沈珍珠有些紧张的看着他,急欲解释,李俶冷笑一声,长靴踩着地毡,喀喀作响,朝她趋前一步逼来,她下意识后退,他扬眉再作冷笑,紧抿双唇,狠狠逼将过来,那凌然***气势全然堵住她下面想说的话。  她委实心虚,见他走近伫立面前,屏息试探般的再去拉扯他腰间佩玉,娇怯之容毕现,希望能稍稍平息他怒气,李俶却将手大力一扬,她踉跄着后退数步,听到“呯”的巨响,身后屏风被撞倒,疏拉拉委地摊开。  她脚下不稳,滑倒在屏风上,手腕微疼。那屏风是玄宗以来流行民间的九叠屏,手腕该是不慎被折叠处鎏金泡钉划破。  他也不来扶她,只慢慢弓***,冷冷看她,忽的发出一声谑笑:“好个凑巧碰上,若我今日不去那茶楼,你与他是否要闲谈整日,乐不思归?”  “今日之事,是我有错在先,可是——”沈珍珠仍然试图解释。  “休说可是!”李俶断然喝止:“你我心知肚明——我也不是第一回亲眼目睹——你们敢这般视我如无物?!”  沈珍珠怔怔望着他,头脑混乱,思绪如麻草盘根错节,理不清该从何处想起,该由何处理会他的话语。  便桥……洛阳……篝火……  那日便桥情形,李承宷或崔光远自然会一五一十报诸李俶。李俶何其聪明,早在回纥,定就知道默延啜之心,及至与默延啜共救她出险,仍对默延啜不失防范。——他一直对她与默延啜心存疑心戒心,却不亲口向她问询印证,原来不仅在李泌眼中,她是如此不堪;就连他,深心所怀,怕也不是全部释然。  想至此处,脑中原存一些***,立时霍然——那日篝火旁,她身着的裘衣本是掉落在营帐外,她生恐出。。。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