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10分六合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鸾凤替,皇的神秘隐妃

鸾凤替,皇的神秘隐妃
更新时间:2019-11-19
他叫郁墨夜,大齐四王爷,在外为质二十载。一夕返朝,一场惊变,他和另一个女子的命运彻底被改写。******没有心,却最会操控人心,他是最精明睿智的帝王,亦是行走在暗夜里的鬼魅。有妻有亲,却只能独走刀刃,她是返朝为官的质子王爷,亦是步步惊心只求安稳的孤女。她叫他皇兄,他却不叫她四弟。他宠她宠得高调,她将他的妃子拖入房中、扒了衣袍、上下其手,他杀了妃子问她有没有受惊?她避他避得明显,今日出疹、明日过敏、  番外二:天涯海角为你一骑绝尘【152】  陆长风闻言面色就变了,原本沱红的两颊也转为发白。  “不可能!”  他摇头,难以置信,“你骗我的!”  郁墨夜挑眉:“骗你什么?”  “酒里根本没有蛇胆!...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古代言情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文 / 素子花殇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10分六合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分享到:

后记: 四 全文终更新时间:2019-11-19

  番外二:天涯海角为你一骑绝尘【152】  陆长风闻言面色就变了,原本沱红的两颊也转为发白。  “不可能!”  他摇头,难以置信,“你骗我的!”  郁墨夜挑眉:“骗你什么?”  “酒***本没有蛇胆!”微醺的醉意也全部散去,陆长风甚至激动地站了起来。  郁墨夜睨着他的样子。  见他震惊多于慌乱,不信多于紧张,郁墨夜心中猜想,他应该不是故意杜撰自己是先皇之子来为了脱身的。  只是,酒里放了蛇胆是事实。  “你曾经试过吗?”他问向陆长风,“或者说,你以前对蛇胆过敏吗?”  陆长风抿了唇,没有做声。  他还真没试过。  他不知道自己对蛇胆过敏不过敏。  因为他也只是听说过一次,就随耳听说而已,他甚至忘了几时听说的,听谁说的?  他以为只是传闻,是谣传,并不是真的,从未放在心上。  不,现在他依旧不信。  “这都是你们的诡计,你们的阴谋,你们想要杀掉我,又不想落人口实,说你们杀害手足,所以,你就用这么个理由来否认我是皇室血脉!”  郁墨夜嗤然轻笑。  “你也太高估你自己了,难道你不知道,就算你是皇室血脉,意图谋反,按照大齐律法,依旧可以直接判你死罪?历史上,这样的例子还少吗?”  陆长风一时语塞。  “会不会是***骗你的,因为给了你这样一个身份,就可以让你坚定地按照她的计划往下走?”郁墨夜又问。  “不可能!”  ***恨意是真的。  他娘对那个男人恨了那么多年。  这些年,收留的女***都是被男人欺骗,受过男人伤害的女人。  这世上什么都可以骗,爱与恨,是无法欺骗的。  当然,他想到了另一种可能。  难道欺骗***那个男人不是老皇帝?是他娘一直以为是那个男人而已?  不,不,不,他又很快否定了自己的这种猜测。  他不能这样怀疑他娘,他娘那么精明,怎么可能会连对方到底是谁都不知道,就跟对方怀上了他?  他不能这样想,绝对不能这样想。  这般一想,他硬起脖子看向郁墨夜,“要杀要剐随便你们吧,只是请你不要侮辱我娘!”  郁墨夜摇头,“看来,你还是不信,要不,朕就当面证明给你看。”  话落,扭头吩咐王德:“命人取条活蛇来,另外,再命人将九王爷请来,还有,宣个太医前来,让他带上脱敏的药!”  “是!”王德领命而去。  陆长风看着郁墨夜,其实心里早已没了底,因为看郁墨夜不像是诈他的,而且,郁墨夜说得也有道理。  的确,想要让他死,跟他是不是皇室血脉并无关系。  只是,他又觉得他娘肯定不会骗他的。  而且,因为这个身份,他隐忍了那么多年,他不甘了那么多年,他筹谋了那么多年,他韬光养晦了那么多年,如果不是,那岂不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所以,当面证明就当面证明,他也想要知道结果。  在王德去执行吩咐的这段时间,郁墨夜又跟他聊了起来。  对,是聊。  这一点让他很意外。  郁墨夜说:“你知道吗?朕今日过来,就是想要确认一下,你到底是不是皇室血脉?如果是,朕在想,造成你今日这...

更新时间:2019-11-19

   番外二:天涯海角为你一骑绝尘【152】  陆长风闻言面色就变了,原本沱红的两颊也转为发白。  “不可能!”  他摇头,难以置信,“你骗我的!”  郁墨夜挑眉:“骗你什么?”  “酒***本没有蛇胆!”微醺的醉意也全部散去,陆长风甚至激动地站了起来。  郁墨夜睨着他的样子。  见他震惊多于慌乱,不信多于紧张,郁墨夜心中猜想,他应该不是故意杜撰自己是先皇之子来为了脱身的。  只是,酒里放了蛇胆是事实。  “你曾经试过吗?”他问向陆长风,“或者说,你以前对蛇胆过敏吗?”  陆长风抿了唇,没有做声。  他还真没试过。  他不知道自己对蛇胆过敏不过敏。  因为他也只是听说过一次,就随耳听说而已,他甚至忘了几时听说的,听谁说的?  他以为只是传闻,是谣传,并不是真的,从未放在心上。  不,现在他依旧不信。  “这都是你们的诡计,你们的阴谋,你们想要杀掉我,又不想落人口实,说你们杀害手足,所以,你就用这么个理由来否认我是皇室血脉!”  郁墨夜嗤然轻笑。  “你也太高估你自己了,难道你不知道,就算你是皇室血脉,意图谋反,按照大齐律法,依旧可以直接判你死罪?历史上,这样的例子还少吗?”  陆长风一时语塞。  “会不会是***骗你的,因为给了你这样一个身份,就可以让你坚定地按照她的计划往下走?”郁墨夜又问。  “不可能!”  ***恨意是真的。  他娘对那个男人恨了那么多年。  这些年,收留的女***都是被男人欺骗,受过男人伤害的女人。  这世上什么都可以骗,爱与恨,是无法欺骗的。  当然,他想到了另一种可能。  难道欺骗***那个男人不是老皇帝?是他娘一直以为是那个男人而已?  不,不,不,他又很快否定了自己的这种猜测。  他不能这样怀疑他娘,他娘那么精明,怎么可能会连对方到底是谁都不知道,就跟对方怀上了他?  他不能这样想,绝对不能这样想。  这般一想,他硬起脖子看向郁墨夜,“要杀要剐随便你们吧,只是请你不要侮辱我娘!”  郁墨夜摇头,“看来,你还是不信,要不,朕就当面证明给你看。”  话落,扭头吩咐王德:“命人取条活蛇来,另外,再命人将九王爷请来,还有,宣个太医前来,让他带上脱敏的药!”  “是!”王德领命而去。  陆长风看着郁墨夜,其实心里早已没了底,因为看郁墨夜不像是诈他的,而且,郁墨夜说得也有道理。  的确,想要让他死,跟他是不是皇室血脉并无关系。  只是,他又觉得他娘肯定不会骗他的。  而且,因为这个身份,他隐忍了那么多年,他不甘了那么多年,他筹谋了那么多年,他韬光养晦了那么多年,如果不是,那岂不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所以,当面证明就当面证明,他也想要知道结果。  在王德去执行吩咐的这段时间,郁墨夜又跟他聊了起来。  对,是聊。  这一点让他很意外。  郁墨夜说:“你知道吗?朕今日过来,就是想要确认一下,你到底是不是皇室血脉?如果是,朕在想,造成你今日这...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