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10分六合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上错花轿嫁对郎

上错花轿嫁对郎
更新时间:2019-11-18
  结局篇  四周悄然无声;是夜了,万籁皆沉寂,无风无息,只有地表微微的伏动声,让他们察觉有一匹不寻常的快马正奔来。全本小说网  不一会,一匹与黑夜融成一体、驭风而行的黑马已出现在眼界内,转眼间已勒定在他们面前。一个壮硕男子俐落的在马身未停时飞  什么“孩子全由脚底放入”?林媒婆真该下地狱去!  要不是她娘在来不及告知她成人之事以前便已死去,她那还需在前些天偷偷问林媒婆这档子事!想不到那老女人随便扯了谎骗她,害她昨日即使喝醉了也死不肯脱鞋子,却守错了地方!  酒会乱性,太正确的警告了!唉!现在她总算知道孩子是怎么来的了!只怕经过昨夜,已有小娃娃在她肚子中了!这还不是大问题,她担心的是:自己昨夜...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古代言情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席绢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10分六合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分享到:

结局篇更新时间:2019-11-18

  什么“孩子全由脚底放入”?林媒婆真该下地狱去!  要不是***在来不及告知她成人之事以前便已死去,她那还需在前些天偷偷问林媒婆这档子事!想不到那老女人随便扯了谎骗她,害她昨日即使喝醉了也死不肯脱鞋子,却守错了地方!  酒会乱性,太正确的警告了!唉!现在她总算知道孩子是怎么来的了!只怕经过昨夜,已有小娃娃在她肚子中了!这还不是大问题,她担心的是:自己昨夜有没有说什么不该说的话?  丫鬟正在替她梳髻,她偷偷瞄着一旁的“丈夫”;还有两个中年仆妇正拆着带血的床单,表情像是很满意,不知是否打算把那块昨夜狂欢的铁证拿去现给几个人知道?如果今天查不到血渍是否表示她得去上吊了?多可怕的家规!有钱人的毛病多如牛毛。wWw.qΒ5、cOm//天哪!这会儿她还得出去对长辈请安呢!不知有多难缠,她应付得了吗?  直到换好衣服,佣人全退下之后,她的丈夫才握住她的手,温言道:“只是见长辈,认得一些人而已,没有什么。以后只有晚膳需共食,其他时间不必相处。”  她看向床单。  “他们不会打算将那片床单挂在城上召告世人吧?”她担心的事很多,最丢人的是那块床单。  齐天磊大笑出声,猛地将她搂入怀!  李玉湖慌忙的推挤他,她并不习愤与人有这种身体上的亲密,何况他又不是她真正的丈夫,只是“实质”上的丈夫……哦──真可悲的情况!齐天磊并没有被她挣开,他比她预计中有力多了!怎么回事?病弱的男***可以很有力气的吗?  才想着,双唇便给他偷香吻了去!  更可悲的是,她愣住了!让他侥幸亲吻得恣意,忘了要反抗。至少给他一巴掌但,倘若不小心打死了他可就不好了!所以她不敢用力打开他,而且一时之间也不明白为什么她会软弱得使不出力气。  “你好美!冰雁。”最后两个字他特别仔细的说着,没有意外的发现她身子抖了下,推开他。  “不喜欢这名字吗?还是叫你的小名玉湖会比较好些?”  讨厌他双眼异常的明亮!她躲开探视,结巴道:“私──底下我比较习愤你叫我玉湖。”  “好!那私底下我便叫你玉湖。”他揽住她的柳腰往外头行去。  一时之间,玉湖被那些华丽的美景弄花了眼,目不暇接的浏览每一处精雕细琢;虽说是人工造景,到底也巧夺天工得让人无从挑剔了!  “寄──新──”她低声的念着新苑大门上头那块黑底金字的横扁,认得的没几个字。  “寄畅新苑。”他念给她听。“等会回来时,我会带你四处看看;苑中占地广大,每一处皆有不同风味,值得一看。”  她只能点头了。又能如何?只能在心中怀疑自己对诗情画意能有多少体会。  唉!果真不是千金小姐的命!  任她的“丈夫”搂着走过一道又一道的拱门,又迂回过一道白色的九曲桥,终于到了前院的正厅。事实上她打量他的时间比较多……  也许他看起来不太健壮,但可也不虚弱;至少他走了一大段路却脸不红气不喘,只端着一张白皙的面皮让人感到他“也许”很虚弱。而宽大的白色儒衫没束腰带更给了他某种瘦弱的假相。哈!他“瘦弱”?“瘦...

更新时间:2019-11-18

   什么“孩子全由脚底放入”?林媒婆真该下地狱去!  要不是***在来不及告知她成人之事以前便已死去,她那还需在前些天偷偷问林媒婆这档子事!想不到那老女人随便扯了谎骗她,害她昨日即使喝醉了也死不肯脱鞋子,却守错了地方!  酒会乱性,太正确的警告了!唉!现在她总算知道孩子是怎么来的了!只怕经过昨夜,已有小娃娃在她肚子中了!这还不是大问题,她担心的是:自己昨夜有没有说什么不该说的话?  丫鬟正在替她梳髻,她偷偷瞄着一旁的“丈夫”;还有两个中年仆妇正拆着带血的床单,表情像是很满意,不知是否打算把那块昨夜狂欢的铁证拿去现给几个人知道?如果今天查不到血渍是否表示她得去上吊了?多可怕的家规!有钱人的毛病多如牛毛。wWw.qΒ5、cOm//天哪!这会儿她还得出去对长辈请安呢!不知有多难缠,她应付得了吗?  直到换好衣服,佣人全退下之后,她的丈夫才握住她的手,温言道:“只是见长辈,认得一些人而已,没有什么。以后只有晚膳需共食,其他时间不必相处。”  她看向床单。  “他们不会打算将那片床单挂在城上召告世人吧?”她担心的事很多,最丢人的是那块床单。  齐天磊大笑出声,猛地将她搂入怀!  李玉湖慌忙的推挤他,她并不习愤与人有这种身体上的亲密,何况他又不是她真正的丈夫,只是“实质”上的丈夫……哦──真可悲的情况!齐天磊并没有被她挣开,他比她预计中有力多了!怎么回事?病弱的男***可以很有力气的吗?  才想着,双唇便给他偷香吻了去!  更可悲的是,她愣住了!让他侥幸亲吻得恣意,忘了要反抗。至少给他一巴掌但,倘若不小心打死了他可就不好了!所以她不敢用力打开他,而且一时之间也不明白为什么她会软弱得使不出力气。  “你好美!冰雁。”最后两个字他特别仔细的说着,没有意外的发现她身子抖了下,推开他。  “不喜欢这名字吗?还是叫你的小名玉湖会比较好些?”  讨厌他双眼异常的明亮!她躲开探视,结巴道:“私──底下我比较习愤你叫我玉湖。”  “好!那私底下我便叫你玉湖。”他揽住她的柳腰往外头行去。  一时之间,玉湖被那些华丽的美景弄花了眼,目不暇接的浏览每一处精雕细琢;虽说是人工造景,到底也巧夺天工得让人无从挑剔了!  “寄──新──”她低声的念着新苑大门上头那块黑底金字的横扁,认得的没几个字。  “寄畅新苑。”他念给她听。“等会回来时,我会带你四处看看;苑中占地广大,每一处皆有不同风味,值得一看。”  她只能点头了。又能如何?只能在心中怀疑自己对诗情画意能有多少体会。  唉!果真不是千金小姐的命!  任她的“丈夫”搂着走过一道又一道的拱门,又迂回过一道白色的九曲桥,终于到了前院的正厅。事实上她打量他的时间比较多……  也许他看起来不太健壮,但可也不虚弱;至少他走了一大段路却脸不红气不喘,只端着一张白皙的面皮让人感到他“也许”很虚弱。而宽大的白色儒衫没束腰带更给了他某种瘦弱的假相。哈!他“瘦弱”?“瘦...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