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10分六合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盛唐崛起

盛唐崛起
更新时间:2019-11-20
  圣历元年,幽州昌平县郊外,少年杨守文意外被雷劈中,唤醒了尘封十七年的记忆。  时,日月当空。  开元盛世尚遥不可及,女主江山,在平静时局下,却似乎隐藏着激涌暗流。  登幽州台念天地之悠悠的陈子昂;勇武善战,冷静睿智的李药师后人;垂垂老矣,却依旧心系李唐江山的狄仁杰;还有妖艳若罂粟花的太平公主;心思诡诈的上官婉儿……  伴随着那些熟悉人物粉墨登场,杨守  S洪黄府,已有百年历史,算得上是S洪本地豪门。  幼娘曾在此生活过数月之久,对黄府内外,也称得上熟悉。  斑驳的围墙下,是一片灌木丛。幼娘知道,那灌木丛里藏着许多陷阱。一个不小心,就会有性命之忧。她越过高墙的刹那,双脚在墙头轻轻一点,借力腾...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历史传记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庚新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10分六合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分享到:

10分六合第七百五十六章 大结局更新时间:2019-11-20

10分六合   S洪黄府,已有百年历史,算得上是S洪本地豪门。  幼娘曾在此生活过数月之久,对黄府内外,也称得上熟悉。  斑驳的围墙下,是一片灌木丛。幼娘知道,那灌木丛里藏着许多陷阱。一个不小心,就会有性命之忧。她越过高墙的刹那,双脚在墙头轻轻一点,借力腾空而起,犹如一只百灵鸟般在空中滑行。手里飞出一根绳索,缠在一棵大树的枝桠上。而后双手一用力,身体在空中再次腾起,轻飘飘便落在那枝叶繁茂的枝头。  如果杨守文在这里,会感到无比惊讶。  因为这一招,他在梅娘子身上看过,在宝珠身上见过。  但相比之下,幼娘似乎运用的更加巧妙和灵活,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之势……  黄府大院之中,鸦雀无声。  细雨落下,沙沙轻响。  幼娘想了想,手腕一翻,一颗鹅卵石飞出,啪的一声落在地上。  那是一颗在S洪极为普通的石头,涪江河滩上,随处可见。  石头落地后,就见火光突然亮起。  几个家丁仆从走出来,在庭院里四处张望。  “什么情况?”  “不知道,我就听到一声响。”  “我也是!”  几个仆从在庭院里找了一圈,却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之处。  于是,他们又熄灭了火把,退到了Y影之中避雨。隐隐约约,幼娘可以听到他们的交谈声。  “老爷这是怎么了?整日里疑神疑鬼。  不就是一个小娘吗?还能翻出天去?她师父都死在老爷的手中,咱们怕她作甚。”  “你懂个P,她师父虽然死了,可听说那小娘已经得了真传。  元宵节那天死在街头的人,就是那小娘师父的仆从,因为出卖了她师父,所以死在箱子里,连尸体都被野狗啃了个稀烂。那小娘不简单。我听二公子说,杀死那倒霉蛋的一剑,绝对是不简单……那倒霉蛋身手不错,却被那小娘一剑毙命。”  几个仆从的声音渐渐低弱。消失在Y影里。  幼娘闭上眼,手握身边的树枝,不小心啪的这段。  所幸,那声音不大,被沙沙的雨声所掩盖。但即便如此。也让幼娘立刻清醒过来。  “幼娘,一个好刺客,必须要随时随地保持冷静,决不能够被愤怒、悲伤这些情绪所影响。  冷静的刺客,才能随时做出最正确的选择。  而一个失去了冷静的刺客,只是一个莽撞的武夫,难当重任……”  幼娘知道,自己不能继续留在这里。  她冷静下来之后,便悄然从树上滑下来,沿着原路退走。翻过了围墙。  回到陈府,幼娘轻车熟路回到房间,没有惊动任何人。  她把夜行衣脱下来,藏在床下,而后又换上了***的内衣,乖巧的上了床,把被子盖在身上。  泪水,从眼角流淌出来,顺着脸颊落在木枕上。  “师父!”  她喃喃自语。  虽然早已经有了准备,可是当她听到了师父的死讯时。仍旧难掩内心的悲伤……  黄文清!  幼娘心中暗自发狠,若杀不死黄文清,誓不罢休。  +++++++++++++++++++++++++++++++  一夜细雨,在天将亮时停歇。  黄文清迈步走出了卧房。在屋檐下伸了一个懒腰。  巴蜀的春天,不冷不热,气温正好。  他在庭院里打了一趟拳,感觉精神。。。

更新时间:2019-11-20

   S洪黄府,已有百年历史,算得上是S洪本地豪门。  幼娘曾在此生活过数月之久,对黄府内外,也称得上熟悉。  斑驳的围墙下,是一片灌木丛。幼娘知道,那灌木丛里藏着许多陷阱。一个不小心,就会有性命之忧。她越过高墙的刹那,双脚在墙头轻轻一点,借力腾空而起,犹如一只百灵鸟般在空中滑行。手里飞出一根绳索,缠在一棵大树的枝桠上。而后双手一用力,身体在空中再次腾起,轻飘飘便落在那枝叶繁茂的枝头。  如果杨守文在这里,会感到无比惊讶。  因为这一招,他在梅娘子身上看过,在宝珠身上见过。  但相比之下,幼娘似乎运用的更加巧妙和灵活,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之势……  黄府大院之中,鸦雀无声。  细雨落下,沙沙轻响。  幼娘想了想,手腕一翻,一颗鹅卵石飞出,啪的一声落在地上。  那是一颗在S洪极为普通的石头,涪江河滩上,随处可见。  石头落地后,就见火光突然亮起。  几个家丁仆从走出来,在庭院里四处张望。  “什么情况?”  “不知道,我就听到一声响。”  “我也是!”  几个仆从在庭院里找了一圈,却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之处。  于是,他们又熄灭了火把,退到了Y影之中避雨。隐隐约约,幼娘可以听到他们的交谈声。  “老爷这是怎么了?整日里疑神疑鬼。  不就是一个小娘吗?还能翻出天去?她师父都死在老爷的手中,咱们怕她作甚。”  “你懂个P,她师父虽然死了,可听说那小娘已经得了真传。  元宵节那天死在街头的人,就是那小娘师父的仆从,因为出卖了她师父,所以死在箱子里,连尸体都被野狗啃了个稀烂。那小娘不简单。我听二公子说,杀死那倒霉蛋的一剑,绝对是不简单……那倒霉蛋身手不错,却被那小娘一剑毙命。”  几个仆从的声音渐渐低弱。消失在Y影里。  幼娘闭上眼,手握身边的树枝,不小心啪的这段。  所幸,那声音不大,被沙沙的雨声所掩盖。但即便如此。也让幼娘立刻清醒过来。  “幼娘,一个好刺客,必须要随时随地保持冷静,决不能够被愤怒、悲伤这些情绪所影响。  冷静的刺客,才能随时做出最正确的选择。  而一个失去了冷静的刺客,只是一个莽撞的武夫,难当重任……”  幼娘知道,自己不能继续留在这里。  她冷静下来之后,便悄然从树上滑下来,沿着原路退走。翻过了围墙。  回到陈府,幼娘轻车熟路回到房间,没有惊动任何人。  她把夜行衣脱下来,藏在床下,而后又换上了***的内衣,乖巧的上了床,把被子盖在身上。  泪水,从眼角流淌出来,顺着脸颊落在木枕上。  “师父!”  她喃喃自语。  虽然早已经有了准备,可是当她听到了师父的死讯时。仍旧难掩内心的悲伤……  黄文清!  幼娘心中暗自发狠,若杀不死黄文清,誓不罢休。  +++++++++++++++++++++++++++++++  一夜细雨,在天将亮时停歇。  黄文清迈步走出了卧房。在屋檐下伸了一个懒腰。  巴蜀的春天,不冷不热,气温正好。  他在庭院里打了一趟拳,感觉精神。。。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