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10分六合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网游之修罗传说2:天辰

网游之修罗传说2:天辰
更新时间:2019-11-19
南皇之剑斩星,破碎星辰。北帝之弓灾厄,遥破苍穹。还有神秘的第三把禁断之器,又在何方?传闻,三大禁断之器得其一可纵横天下,若齐聚一人之身,又会如何?《天辰》,讲述的是一个践踏天下的神之子,与两个被诅咒的神之女。主角智力极高。本书适合全控,…  【书名:  第六卷 血冥追魂  作者:】  “也许天在怜我,给了我一个机会。这个机会,也是你亲手送给我的。我终于将芙妹抢了回来。但这么多年,我虽然得到了她的人,却没有一天得到她的心,我看不到她笑,等不到她主动和我说话。就算怀孕,也要亲手把孩子毁掉。她恨我,就如当年我恨你一样……”  “呃啊……啊啊啊啊啊!!哈哈……嘿嘿……哈哈哈哈……”那令人毛骨悚然的凄厉...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游戏异界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火星引力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10分六合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分享到:

10分六合第556章 重合的轨迹 大结局更新时间:2019-11-19

  【书名:  第六卷 血冥追魂  作者:】  “也许天在怜我,给了我一个机会。这个机会,也是你亲手送给我的。我终于将芙妹抢了回来。但这么多年,我虽然得到了她的人,却没有一天得到她的心,我看不到她笑,等不到她主动和我说话。就算怀孕,也要亲手把孩子毁掉。她恨我,就如当年我恨你一样……”  “呃啊……啊啊啊啊啊!!哈哈……嘿嘿……哈哈哈哈……”那令人毛骨悚然的凄厉咆哮在这个洞穴中久久不息,如恶鬼绝望的嘶喊。  “那是她的孩子,我不会伤害。也不敢伤害,她的儿子就和你年轻时一样,看到他,我只会烦躁,他想去哪里去哪里,眼不见为净。她的女儿却比你要听话的多,从来不会忤逆我的意思,让她为了整个南皇宗的天下霸业而嫁给一个年纪大过你我的人……也许,这也是恨的一种宣泄吧。你虽然已经是个疯子,但你毕竟还有后人,还霸占着芙妹的心,我不知是该怜悯你,还是继续恨你和嫉妒你。但至少,我已经不舍得杀你,死,只会是你的解脱,只有你的生不如死,才是我最想看到的。”  冰冷无情的话语一个字接一个字的吐出,说这些话的时候,水云天的表情淡漠的可怕,对眼前恶鬼般的身影亦没有丝毫的反应。这些话,这些年来他已经重复了一次又一次,这个当年他所恨与嫉妒,又被他亲手毁了的人,面对现在的他,他心中的压抑总是被病态的快意一点点的取代。  “我不会让你死,我会每天祈祷,让你不要死的太早。”  水云天终于转身,转身之时带起的一阵诡风将那昏黄的灯光吹灭,让这个洞穴再次变得阴暗一片,只余那声声阵阵仿佛来自地狱的狂乱嘶吼。水云天迈着步子,跃出了这个谁都不愿靠近的地牢,平静无***返回。  数日之后。南皇宗摘星楼,水云天长身玉立,双目紧闭,全身上下无一处在动,几已到了无声无息的地步。他维持这个状态,已经一天一夜。  此刻,他终于睁开了眼睛。阁楼之外,传来一个越来越近的轻微脚步声,从气息之上,他猜到了对方的身份,眉头稍蹩。  “父亲,我回来了。”水梦婵一袭粉衣,脸上习惯性的蒙着一层薄纱,如梦如仙的气息仿佛是与生俱来。  “可是有什么大事?”水云天问道,在旁边的木椅上缓缓坐下。  水梦婵摇了摇头,在水云天的对面坐下:“我已经好久没有回来,这几天又是月圆之日,有些想念父亲和娘亲,所以忍耐不住回来了。”  水云天呵呵一笑:“既然回来,就多去陪陪***吧。这些年,也确实苦了你了。”  水梦婵微微摇头:“和叔伯们相比,我所做的,不过是绵薄之功。”她稍一停顿,问道:“无缺呢?”  听她问起水无缺,水云天眉头一沉,冷哼一声道:“哼,这个逆子爱去哪里去哪里,我就当没这个儿子。”  水无缺,正是比水梦婵小两岁半的弟弟,生性贪玩好逸,虽是宗主独子,却与宗中的其他人格格不入,所以常年不在宗中。不过与水梦婵的姐弟感情却是极好。  水梦婵缓声劝慰道:“父亲息怒,无缺他年纪还小,正值贪玩的年纪,就由他去吧。”  “唉。”水云天失望的摇头,叹道:“以前你就是这么...

更新时间:2019-11-19

   【书名:  第六卷 血冥追魂  作者:】  “也许天在怜我,给了我一个机会。这个机会,也是你亲手送给我的。我终于将芙妹抢了回来。但这么多年,我虽然得到了她的人,却没有一天得到她的心,我看不到她笑,等不到她主动和我说话。就算怀孕,也要亲手把孩子毁掉。她恨我,就如当年我恨你一样……”  “呃啊……啊啊啊啊啊!!哈哈……嘿嘿……哈哈哈哈……”那令人毛骨悚然的凄厉咆哮在这个洞穴中久久不息,如恶鬼绝望的嘶喊。  “那是她的孩子,我不会伤害。也不敢伤害,她的儿子就和你年轻时一样,看到他,我只会烦躁,他想去哪里去哪里,眼不见为净。她的女儿却比你要听话的多,从来不会忤逆我的意思,让她为了整个南皇宗的天下霸业而嫁给一个年纪大过你我的人……也许,这也是恨的一种宣泄吧。你虽然已经是个疯子,但你毕竟还有后人,还霸占着芙妹的心,我不知是该怜悯你,还是继续恨你和嫉妒你。但至少,我已经不舍得杀你,死,只会是你的解脱,只有你的生不如死,才是我最想看到的。”  冰冷无情的话语一个字接一个字的吐出,说这些话的时候,水云天的表情淡漠的可怕,对眼前恶鬼般的身影亦没有丝毫的反应。这些话,这些年来他已经重复了一次又一次,这个当年他所恨与嫉妒,又被他亲手毁了的人,面对现在的他,他心中的压抑总是被病态的快意一点点的取代。  “我不会让你死,我会每天祈祷,让你不要死的太早。”  水云天终于转身,转身之时带起的一阵诡风将那昏黄的灯光吹灭,让这个洞穴再次变得阴暗一片,只余那声声阵阵仿佛来自地狱的狂乱嘶吼。水云天迈着步子,跃出了这个谁都不愿靠近的地牢,平静无***返回。  数日之后。南皇宗摘星楼,水云天长身玉立,双目紧闭,全身上下无一处在动,几已到了无声无息的地步。他维持这个状态,已经一天一夜。  此刻,他终于睁开了眼睛。阁楼之外,传来一个越来越近的轻微脚步声,从气息之上,他猜到了对方的身份,眉头稍蹩。  “父亲,我回来了。”水梦婵一袭粉衣,脸上习惯性的蒙着一层薄纱,如梦如仙的气息仿佛是与生俱来。  “可是有什么大事?”水云天问道,在旁边的木椅上缓缓坐下。  水梦婵摇了摇头,在水云天的对面坐下:“我已经好久没有回来,这几天又是月圆之日,有些想念父亲和娘亲,所以忍耐不住回来了。”  水云天呵呵一笑:“既然回来,就多去陪陪***吧。这些年,也确实苦了你了。”  水梦婵微微摇头:“和叔伯们相比,我所做的,不过是绵薄之功。”她稍一停顿,问道:“无缺呢?”  听她问起水无缺,水云天眉头一沉,冷哼一声道:“哼,这个逆子爱去哪里去哪里,我就当没这个儿子。”  水无缺,正是比水梦婵小两岁半的弟弟,生性贪玩好逸,虽是宗主独子,却与宗中的其他人格格不入,所以常年不在宗中。不过与水梦婵的姐弟感情却是极好。  水梦婵缓声劝慰道:“父亲息怒,无缺他年纪还小,正值贪玩的年纪,就由他去吧。”  “唉。”水云天失望的摇头,叹道:“以前你就是这么...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