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10分六合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重生之神级学霸

重生之神级学霸
更新时间:2019-11-12
  生物系研究僧出身的猥琐胖子杨锐,毕业后失业,阴差阳错熬成了补习学校的全能金牌讲师,一个跟头栽到了1982年,成了一名高大英俊的高考复读生,顺带装了满脑子书籍资料  80年代的高考录取率很低?同学们,跟我学……  毕业分配很教条?来我屋里我告诉你咋办……  国有恙,放学弟!  人有疾,放学妹!  这是一名不纯洁的技术员的故事。  志鸟豚群:138068784  V  <=""></>  杨锐的逻辑表达能力很好,三言两语的将想法说完,然后看其他三人的反应。  段航有点吃惊,段瑞却是沉默思考,二舅母宋雁反而决断最快,似笑非笑的瞄了眼杨锐,道:“能用不能用,试试看就知道了,...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青春校园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志鸟村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10分六合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10分六合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分享到:

新书发表——《大医凌然》更新时间:2019-11-12

  <=""></>  杨锐的逻辑表达能力很好,三言两语的将想法说完,***看其他三人的反应。  段航有点吃惊,段瑞却是沉默思考,二舅母宋雁反而决断最快,似笑非笑的瞄了眼杨锐,道:“能用不能用,试试看就知道了,想那么多做什么。”  “意思是,试试?”杨锐有点兴奋,却又心里没底。  宋雁笑说:“失败了也没啥损失,你去做,我们继续想其他办法。”  段瑞有种始终慢一拍的天赋,老婆都说了两句了,他才赞同道:“主意不坏。”  宋雁甩了他一个白眼,道:“跟家里***这么说话,我看你赶紧换个岗位吧,天天搞什么组织党群工作的,人都傻掉了。”  段瑞苦笑:“我去组织部,还不是***帮忙?”  “我爸是为你好,谁知道你个榆木脑袋,就学会含糊说话了,现在问你炒什么菜,你都说不清楚了,早晚老年痴呆……”  “我也是为了工作。”  “你一个正科级的副部长,有什么工作?”  “怎么就没有工作了,我还是人事局的局长呢。”  “人事局局长,不干人事……”  “唉,怎么骂人了。”  “不是我骂的,是老百姓骂的。”  杨锐和段航面面相觑,两夫妻吵架,旁边人绝对是插不上嘴的。  杨锐等不住了,咳嗽一声,说:“二舅要是也同意,我们就上去执行了。”  段航则说:“咱们这边的情况,***一下我爸,免得他也跑过来。”  “去吧,大哥知道我们在呢,肯定守在电话机跟前呢<="r">。”宋雁说了一句,见段瑞又是光点头不说话,气的骂道:“家里人说话,你都不敢表态……”  杨锐捅了捅段航,两人赶紧离开,上楼去了。  办公室里,蓝国庆和张博明早就等的不耐烦了。  蓝国庆还好,张博明却像是猫窝里的耗子似的,不停的转圈儿,见到来了,眼神凶狠的跟刚跳完广场舞上公交车,准备吃自助餐的大妈似的,喊道:“我要打电话,给我接线,我要往平江打电话。”  “打电话不着急,先说说你们查到了些什么吧。我们溪县***也好配合你们。”段航按照杨锐设定的步骤,施施然的说了起来。  杨锐站在他后面,望着张博明不说话。  被关了大半个小时的张博明愤怒极了,道:“我们查什么,关你什么事?”  “两位从省厅来,到溪县***查案,还什么消息都不透露,你们这是微服私访,查窝案呢?”段航哈哈的笑了两声,像是说笑似的。  白主任和谢科长都没有笑,事实上,他们是控制着肌肉,才没有让表情变化。  窝案!  这个词对有的人是笑话,对有的人来说,却像是催命符一样。  自今年以来,河东省爆出了多起窝案和串案,其中就有信用社的案子,一个县自主任到小职员,几乎被抓了个***净净。本身就烂泥一般的溪县信用社和县联社,早就如惊弓之鸟一般了——准确的说,全省的信用社和县联社都如惊弓之鸟一般,否则,蓝国庆也不至于先去县联社,再到信用社,免得刺激了他们。  白主任也是藏好了汽油,随时准备一把火将账目全烧光的。  段航一句说笑话,却恰恰符合白主任和谢科长无数...

更新时间:2019-11-12

   <=""></>  杨锐的逻辑表达能力很好,三言两语的将想法说完,***看其他三人的反应。  段航有点吃惊,段瑞却是沉默思考,二舅母宋雁反而决断最快,似笑非笑的瞄了眼杨锐,道:“能用不能用,试试看就知道了,想那么多做什么。”  “意思是,试试?”杨锐有点兴奋,却又心里没底。  宋雁笑说:“失败了也没啥损失,你去做,我们继续想其他办法。”  段瑞有种始终慢一拍的天赋,老婆都说了两句了,他才赞同道:“主意不坏。”  宋雁甩了他一个白眼,道:“跟家里***这么说话,我看你赶紧换个岗位吧,天天搞什么组织党群工作的,人都傻掉了。”  段瑞苦笑:“我去组织部,还不是***帮忙?”  “我爸是为你好,谁知道你个榆木脑袋,就学会含糊说话了,现在问你炒什么菜,你都说不清楚了,早晚老年痴呆……”  “我也是为了工作。”  “你一个正科级的副部长,有什么工作?”  “怎么就没有工作了,我还是人事局的局长呢。”  “人事局局长,不干人事……”  “唉,怎么骂人了。”  “不是我骂的,是老百姓骂的。”  杨锐和段航面面相觑,两夫妻吵架,旁边人绝对是插不上嘴的。  杨锐等不住了,咳嗽一声,说:“二舅要是也同意,我们就上去执行了。”  段航则说:“咱们这边的情况,***一下我爸,免得他也跑过来。”  “去吧,大哥知道我们在呢,肯定守在电话机跟前呢<="r">。”宋雁说了一句,见段瑞又是光点头不说话,气的骂道:“家里人说话,你都不敢表态……”  杨锐捅了捅段航,两人赶紧离开,上楼去了。  办公室里,蓝国庆和张博明早就等的不耐烦了。  蓝国庆还好,张博明却像是猫窝里的耗子似的,不停的转圈儿,见到来了,眼神凶狠的跟刚跳完广场舞上公交车,准备吃自助餐的大妈似的,喊道:“我要打电话,给我接线,我要往平江打电话。”  “打电话不着急,先说说你们查到了些什么吧。我们溪县***也好配合你们。”段航按照杨锐设定的步骤,施施然的说了起来。  杨锐站在他后面,望着张博明不说话。  被关了大半个小时的张博明愤怒极了,道:“我们查什么,关你什么事?”  “两位从省厅来,到溪县***查案,还什么消息都不透露,你们这是微服私访,查窝案呢?”段航哈哈的笑了两声,像是说笑似的。  白主任和谢科长都没有笑,事实上,他们是控制着肌肉,才没有让表情变化。  窝案!  这个词对有的人是笑话,对有的人来说,却像是催命符一样。  自今年以来,河东省爆出了多起窝案和串案,其中就有信用社的案子,一个县自主任到小职员,几乎被抓了个***净净。本身就烂泥一般的溪县信用社和县联社,早就如惊弓之鸟一般了——准确的说,全省的信用社和县联社都如惊弓之鸟一般,否则,蓝国庆也不至于先去县联社,再到信用社,免得刺激了他们。  白主任也是藏好了汽油,随时准备一把火将账目全烧光的。  段航一句说笑话,却恰恰符合白主任和谢科长无数。。。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