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10分六合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穿越之镇宅男妻

穿越之镇宅男妻
更新时间:2019-11-12
  莫名其妙穿回秦末,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就和人换了身体,接着又以男身出嫁去给郡守大人镇宅子,让他老人家后院里的女人们能生出娃儿……  这是什么鬼剧情啊,还能再不靠谱一点吗?!  能!  此秦末非彼秦末,这里的秦朝并没有二世而亡,秦二世的儿子秦三世竟然是个穿越男,而现在的皇帝秦四世以及那位为生孩子而娶男妻的郡守竟然都是重生的!  吴名拾起自己被惊掉的下巴,做出了一个决定:他得想办法穿回去!  已完结已完结已完结已完结已完结已完结已完结  请不要忘了收藏我的专栏,进入后点击“收藏此作者”,拜托了!  严衡压根就没打算执行这份莫名其妙的建议,所以也没去想密函里的建议有何不妥,听到吴名说这么做会让天下...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架空穿越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恋人未醒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10分六合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10分六合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分享到:

第170章 一七零后记更新时间:2019-11-12

  严衡压根就没打算执行这份莫名其妙的建议,所以也没去想密函里的建议有何不妥,听到吴名说这么做会让天下大乱,他才重新拿起竹简,一个字一个字地看了起来。  看完之后,严衡闭上双眼,开始假设,如果自己按照密函里的建议执行——  不过几个呼吸的功夫,严衡便面色难看地睁开双眼。  密函里的设想根本就只是空想,光是将粮食集中***这一项就没可能实现!  谁会将自己辛辛苦苦种出来的粮食拱手送人啊?商鞅变法都要先立木为信,嬴汉轻飘飘一句话就想把人家的粮食全部拿走,把百姓从原来的房子里赶出去?  他不会真以为自己是皇帝就能一语成谶吧?!  严衡倒没觉得嬴汉是想害他。他和嬴汉相处了十六年,几乎是看着他长大。上一世嬴汉登基之后,两***打过几次交道,所以严衡很清楚这家伙有多小气。如果嬴汉真的怀有恶意,那送过来的肯定只有一封密函,绝不会再加上一大笔军饷和几车粮食。  这家伙就是那种害人都舍不得下资本的,所以严衡才会打心眼里瞧不起他。  略一沉吟,严衡便命人将姚重和穆尧以及其他几个回来述职的侍人全都叫至书房,***转头向吴名道:“陪我一起过去见他们吧。”  “哎?”吴名一愣。  “不用你说什么,陪在我身边就好。”严衡握住吴名的双手。  这时候,严衡倒是愈发庆幸自己已经和吴名坦白了重生的事,不然的话,他就算想到什么也只能憋在心里,根本无人可以倾诉。  “……好吧。”不就是背景板嘛,他已经快当习惯了。  吴名扯了扯嘴角,跟着严衡去了书房。  人到齐后,严衡直接将嬴汉的密函拿了出来,让一众侍人相互传看。  吴名目光一扫便发现这些侍人全都眉清目秀,一个赛一个地俊俏,正想腹诽一句如今这年月连当太监都要看脸,忽然间注意到有两个人的脸上竟然长着胡茬的,顿时愣了一下。  太监怎么会有胡子?  心念一转,吴名便恍然大悟,在心里给了自己一记响头。  受后世荼毒,吴名一听到内侍这个称呼就往太监的身上联想,却忘了这年月的太监乃是正经官职,和阉人根本就不是一个概念,只有出身不凡的贵族子弟才能担当,背景差一点的都抢不到机会。  也就是说,在座的几个侍人其实都是有背景有后台的公子哥、大少爷,不是有个厉害的老爹就是有一个或者几个厉害亲戚。把这么一群关系户送给严衡做跟班,还让他带回辽东,穿越男是心太大,还是他真想让自己儿子从龙椅上滚下去?  难不成严衡被悄悄掉了包,他根本不是***的儿子,而是穿越男的私生子?  吴名的脑洞越开越大。  这时候,严衡和一众侍人已经就这份密函讨论起来。  没有一个人觉得这份建议是具有商讨价值的,话题直接越过建议的可执行性,跳到了嬴汉的目的性上。  几句话的工夫,严衡已经安排他们去和咸阳来的使者套话,想办法获悉这样的密函是不是只给了严衡一个。  看到所有人都对这份带有**思想的建议不屑一顾,吴名倒是有些莫名不快。  但他也清楚什么叫做思想的局限性。若不是亲身经历,谁会相信两***后,整个***不再。。。

更新时间:2019-11-12

   严衡压根就没打算执行这份莫名其妙的建议,所以也没去想密函里的建议有何不妥,听到吴名说这么做会让天下大乱,他才重新拿起竹简,一个字一个字地看了起来。  看完之后,严衡闭上双眼,开始假设,如果自己按照密函里的建议执行——  不过几个呼吸的功夫,严衡便面色难看地睁开双眼。  密函里的设想根本就只是空想,光是将粮食集中***这一项就没可能实现!  谁会将自己辛辛苦苦种出来的粮食拱手送人啊?商鞅变法都要先立木为信,嬴汉轻飘飘一句话就想把人家的粮食全部拿走,把百姓从原来的房子里赶出去?  他不会真以为自己是皇帝就能一语成谶吧?!  严衡倒没觉得嬴汉是想害他。他和嬴汉相处了十六年,几乎是看着他长大。上一世嬴汉登基之后,两***打过几次交道,所以严衡很清楚这家伙有多小气。如果嬴汉真的怀有恶意,那送过来的肯定只有一封密函,绝不会再加上一大笔军饷和几车粮食。  这家伙就是那种害人都舍不得下资本的,所以严衡才会打心眼里瞧不起他。  略一沉吟,严衡便命人将姚重和穆尧以及其他几个回来述职的侍人全都叫至书房,***转头向吴名道:“陪我一起过去见他们吧。”  “哎?”吴名一愣。  “不用你说什么,陪在我身边就好。”严衡握住吴名的双手。  这时候,严衡倒是愈发庆幸自己已经和吴名坦白了重生的事,不然的话,他就算想到什么也只能憋在心里,根本无人可以倾诉。  “……好吧。”不就是背景板嘛,他已经快当习惯了。  吴名扯了扯嘴角,跟着严衡去了书房。  人到齐后,严衡直接将嬴汉的密函拿了出来,让一众侍人相互传看。  吴名目光一扫便发现这些侍人全都眉清目秀,一个赛一个地俊俏,正想腹诽一句如今这年月连当太监都要看脸,忽然间注意到有两个人的脸上竟然长着胡茬的,顿时愣了一下。  太监怎么会有胡子?  心念一转,吴名便恍然大悟,在心里给了自己一记响头。  受后世荼毒,吴名一听到内侍这个称呼就往太监的身上联想,却忘了这年月的太监乃是正经官职,和阉人根本就不是一个概念,只有出身不凡的贵族子弟才能担当,背景差一点的都抢不到机会。  也就是说,在座的几个侍人其实都是有背景有后台的公子哥、大少爷,不是有个厉害的老爹就是有一个或者几个厉害亲戚。把这么一群关系户送给严衡做跟班,还让他带回辽东,穿越男是心太大,还是他真想让自己儿子从龙椅上滚下去?  难不成严衡被悄悄掉了包,他根本不是***的儿子,而是穿越男的私生子?  吴名的脑洞越开越大。  这时候,严衡和一众侍人已经就这份密函讨论起来。  没有一个人觉得这份建议是具有商讨价值的,话题直接越过建议的可执行性,跳到了嬴汉的目的性上。  几句话的工夫,严衡已经安排他们去和咸阳来的使者套话,想办法获悉这样的密函是不是只给了严衡一个。  看到所有人都对这份带有**思想的建议不屑一顾,吴名倒是有些莫名不快。  但他也清楚什么叫做思想的局限性。若不是亲身经历,谁会相信两***后,整个***不再。。。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