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10分六合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锦衣风流

锦衣风流
更新时间:2019-09-15
  大明正德年间,君臣博弈、文武相轻、阉党弄权、厂卫相争。身为穿越一小民,是随波逐流浑噩一世?抑或是力图奋进彪炳春秋?波橘云诡,风云变幻,权柄美人,敌国之富,尽在《锦衣风流》!《纵横长河帮荣誉出品》  “凤桐岂会要挟叔父什么,凤桐只是一介弱质女流,本对什么打打杀杀争权夺利之事不感兴趣,对手头寻到的这些东西其实也并不相信。只是想请叔父明白一件事,人若是被逼急了,那也顾不得许多了。”  朱寘鐇仰天大笑道:“果然是我朱家的血脉,虽是女子,却也不输男儿,只可惜你的这番话本王一句没听懂;你说的什么府中仆役是锦衣卫密探之事我却压根不知情,他们是谁,因何而死,我却是一点也不关心,也没那个闲工夫。”  “叔父...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古代穿越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大苹果作品集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10分六合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10分六合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分享到:

新书跃马大唐发布更新时间:2019-09-15

  “凤桐岂会要挟叔父什么,凤桐只是一介弱质女流,本对什么打打杀杀争权夺利之事不感兴趣,对手头寻到的这些东西其实也并不相信。只是想请叔父明白一件事,人若是被逼急了,那也顾不得许多了。”  朱寘鐇仰天大笑道:“果然是我朱家的血脉,虽是女子,却也不输男儿,只可惜你的这番话本王一句没听懂;你说的什么府中仆役是锦衣卫密探之事我却压根不知情,他们是谁,因何而死,我却是一点也不关心,也没那个闲工夫。”  “叔父自然是不愿承认,但你我心知肚明;凤桐也知道叔父是雄才大略之人,凤桐也不愿惹叔父不快,但凤桐不得不告诉叔父一声,这件事我已经安排妥当,托付于城中一个可靠之人之手,一旦凤桐和庆定王出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凤桐亲笔书写的这封告密的信件必将呈上相关衙门的案头。之前凤桐担心这封信也许出不了宁夏镇,然而现在这担心却是不必要了,因为锦衣卫指挥使宋大人来到宁夏镇,倒也省的麻烦,直接送往宋大人案前便一了百了。所以请叔父三思,不要逼着凤桐铤而走险。”  朱寘鐇心头一惊,越听越觉得平安郡主似乎早有防备的样子,若那也许存在的物事在平安郡主手中,他都已经决定不顾一切的逼问出东西,然后杀了这个敢于跟自己作对的侄女。但若她真的是已经留下了后手,杀了她容易,事情可就露陷了,自己的准备还不充足,很多该争取的人,该准备的物事都没准备好,这时候可千万不能露了风声,特别是锦衣卫一干人都在宁夏镇的时候,这群狗的鼻子灵的很,万不能有一丝一毫的透露。  朱寘鐇决定在一切未弄清楚之前先稳住平安郡主,也许她是虚张声势的瞎咋呼,但自己却不能冒这个险,稳住她然后再慢慢的查出她的底细,最后再整治的她死去活来。  “凤桐侄女,没想到你对叔父成见如此之深,叔父的心凉透了,叔父真的很伤心,在你眼中叔父竟然是这样的人,枉费我殚精竭虑的为庆王府操劳。你今日所言的话叔父一句也听不明白,叔父不是怕了你这虚妄的威胁,叔父只是觉得你似乎有些走火入魔了,将叔父看成了别样之人。你父是我胞兄,我不能有负他之所托,虽然你对我不敬,我却不能对你加以责罚;只是叔父不明白你为何要替贼人隐瞒,告诉我这贼人的身份到底是谁?你是否受到他的胁迫,你放心,有叔父在这里,他不会伤你一根毫毛,他匿在何处?快说出来吧。”  宋楠听着这些诚恳的话语,心中对朱寘鐇能屈能伸的做派倒是很佩服,话头不对立刻便先稳住平安郡主,事后一旦找到了解决的办法,必是残酷的报复和惩罚。说郡主被自己所胁迫,这倒是不假,此刻自己不正搂着郡主的腰让她不能动弹么?如果这也算是胁迫的话,倒是一点也不冤枉。  平安郡主道:“叔父,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这里并没有什么贼人,那春花确实是成都府的旧人,您若不信可派人去查勘;侄女儿只是生气你只听这两个婆子之言,实际上春花入府之时有身边的婢子在场,不妨叫出她们出来证明。”  朱寘鐇心头疑惑不已,要么便是自己的判断有误,要么便是自己这个侄女儿比自己想象的还要精明,她竟...

更新时间:2019-09-15

   “凤桐岂会要挟叔父什么,凤桐只是一介弱质女流,本对什么打打杀杀争权夺利之事不感兴趣,对手头寻到的这些东西其实也并不相信。只是想请叔父明白一件事,人若是被逼急了,那也顾不得许多了。”  朱寘鐇仰天大笑道:“果然是我朱家的血脉,虽是女子,却也不输男儿,只可惜你的这番话本王一句没听懂;你说的什么府中仆役是锦衣卫密探之事我却压根不知情,他们是谁,因何而死,我却是一点也不关心,也没那个闲工夫。”  “叔父自然是不愿承认,但你我心知肚明;凤桐也知道叔父是雄才大略之人,凤桐也不愿惹叔父不快,但凤桐不得不告诉叔父一声,这件事我已经安排妥当,托付于城中一个可靠之人之手,一旦凤桐和庆定王出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凤桐亲笔书写的这封告密的信件必将呈上相关衙门的案头。之前凤桐担心这封信也许出不了宁夏镇,然而现在这担心却是不必要了,因为锦衣卫指挥使宋大人来到宁夏镇,倒也省的麻烦,直接送往宋大人案前便一了百了。所以请叔父三思,不要逼着凤桐铤而走险。”  朱寘鐇心头一惊,越听越觉得平安郡主似乎早有防备的样子,若那也许存在的物事在平安郡主手中,他都已经决定不顾一切的逼问出东西,然后杀了这个敢于跟自己作对的侄女。但若她真的是已经留下了后手,杀了她容易,事情可就露陷了,自己的准备还不充足,很多该争取的人,该准备的物事都没准备好,这时候可千万不能露了风声,特别是锦衣卫一干人都在宁夏镇的时候,这群狗的鼻子灵的很,万不能有一丝一毫的透露。  朱寘鐇决定在一切未弄清楚之前先稳住平安郡主,也许她是虚张声势的瞎咋呼,但自己却不能冒这个险,稳住她然后再慢慢的查出她的底细,最后再整治的她死去活来。  “凤桐侄女,没想到你对叔父成见如此之深,叔父的心凉透了,叔父真的很伤心,在你眼中叔父竟然是这样的人,枉费我殚精竭虑的为庆王府操劳。你今日所言的话叔父一句也听不明白,叔父不是怕了你这虚妄的威胁,叔父只是觉得你似乎有些走火入魔了,将叔父看成了别样之人。你父是我胞兄,我不能有负他之所托,虽然你对我不敬,我却不能对你加以责罚;只是叔父不明白你为何要替贼人隐瞒,告诉我这贼人的身份到底是谁?你是否受到他的胁迫,你放心,有叔父在这里,他不会伤你一根毫毛,他匿在何处?快说出来吧。”  宋楠听着这些诚恳的话语,心中对朱寘鐇能屈能伸的做派倒是很佩服,话头不对立刻便先稳住平安郡主,事后一旦找到了解决的办法,必是残酷的报复和惩罚。说郡主被自己所胁迫,这倒是不假,此刻自己不正搂着郡主的腰让她不能动弹么?如果这也算是胁迫的话,倒是一点也不冤枉。  平安郡主道:“叔父,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这里并没有什么贼人,那春花确实是成都府的旧人,您若不信可派人去查勘;侄女儿只是生气你只听这两个婆子之言,实际上春花入府之时有身边的婢子在场,不妨叫出她们出来证明。”  朱寘鐇心头疑惑不已,要么便是自己的判断有误,要么便是自己这个侄女儿比自己想象的还要精明,她竟...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