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10分六合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谋定三国前

谋定三国前
更新时间:2019-11-18
  谋定三国前世乱,谋断五胡乱根源!穿越到徐州乱前,成为一流民男子的华飞,一心想要凭借自己的谋划,在保百姓免遭屠杀的同时,利用自己近两千年的知识,谋出身、揽人才、改变乱世格局,切断五胡乱华的源头!这是本以智力为主,以战场为辅的别样三国!为答谢书友,开始两更。更新时间定为11.01分和晚上17.01分.谢谢大家!恳请大家多多收藏推荐和打赏!谢谢!书友QQ群:2184975650欢迎大家来作客谢谢!  能得到蒯良这荆襄智者的当面夸奖,那自然是一件倍有面子的好事,蔡瑁虽然自觉得脸上有那么一些儿发烫,却也颇受蒯良好意的冲他拱了拱手,不免谦逊了一番。  刘表听得连蒯良都赞同蔡瑁的说法,且这蔡瑁说得倒也在...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历史传记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欲取鸣琴弹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10分六合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分享到:

671章 析其情知其所仗更新时间:2019-11-18

  能得到蒯良这荆襄智者的当面夸奖,那自然是一件倍有面子的好事,蔡瑁虽然自觉得脸上有那么一些儿发烫,却也颇受蒯良好意的冲他拱了拱手,不免谦逊了一番。  刘表听得连蒯良都赞同蔡瑁的说法,且这蔡瑁说得倒也在理,荆襄却实极缺战马和能训练指挥骑兵做战的人才。  然而却依然有些不放心的皱眉道:“若是不惩处张肃还继续用他的话,只怕对华飞那边有些不太好交代。”  “哎啊姐夫!”蔡瑁不耐烦的摇头跺足,“啪啪”拍手道,“那华飞自顾尚且不暇,又有何可惧哉?”  说着他深恐刘表不信似的手指北面高声道:“且先不说他还没能平定西凉,就算他平了西凉又能如何呢?  您可别忘了这西凉本是苦寒之地,且内部还有羌人时常作乱北面又有异族的存在,这对华飞需是个极大的威胁;  至于益州虽然号称天府,然而西有羌族,南有蛮族却也不是个真正安稳的好地方,关中之东面有南匈奴和曹操,那可全都不是好惹的主;  况且我荆襄富裕,不单兵强而马壮更是铠坚而刃利,光带甲之士就有数十万众,又岂惧他华鹏展?  姐夫您身为荆襄之主,可不能本着盟友之义而对那华飞处处退让,这要是因为顾忌华鹏展而除张肃的话,只怕难免会有人乱嚼舌根。”  蒯良见得这蔡瑁一番话说得又快又急,乃瞪大了眼睛不认识般的盯着蔡瑁猛瞅,他都不敢相信这是蔡瑁能说出来的话,  因为这话里头虽然多有牵强附会,却也不失为有理有据,更令他觉得妙的是,蔡瑁并没有直说刘表因惧怕华飞而杀自军大将,只是暗示有人乱言的对刘表进行激将,倒也颇为奇妙。  蔡瑁却因见得刘表犹皱眉沉思,乃一咬牙的抱拳道:“姐夫,那张肃为了表示自己认错的诚意,还特意给我二姐送来了一斛珍珠,并把自己珍藏多年的一副丁彦昌书法送给姐夫。”  “丁彦昌?”  刘表名列“八俊”,为人最是喜好收集名儒大家的笔墨字画,闻言是双目大亮得就惊叫了一声。  边上的蒯良亦是兴奋得两眼闪闪发光,旁人或许不知丁彦昌为何许人,他可知道这丁彦昌乃是与蔡邕齐名的一代大儒,素来亦为蒯良所敬重,今日听得有他的墨宝如何不喜?  却听得刘表急声道:“丁公大作现在何处?”  “呃……”  蔡瑁登时只觉得好一阵的心疼,因为他亦极喜欢丁彦昌的这一副书法,只是今日为了救下张肃保住自己在南阳的油水却也只得借花献佛,当下乃急令人回去取书法来。  却乘机对刘表抱拳道:“姐夫您看是不是念关张肃认错态度诚恳,且又献上了丁公书法的份上,就再给他一次机会?”  “嗯……”刘表本就得蒯良的分析加上这蔡瑁的话也有几分道理,这心中早就不再担心华飞会来兴师问罪,却佯做沉吟了一番,才开声道,“本候非是惧怕那华飞,  只不过是心念百姓的不愿与他多起争端罢了,既然张肃是因为上了曹操的当才会去攻击武关,那么双方只不过是一场误会而已,  且华飞也不曾有太大的损失,那本候就再给他去封书信的解释一番便是,德珪可令张肃安心的坐镇宛城,治理好南阳一地便可。”  “喏!”  蔡瑁终于成功的保下...

更新时间:2019-11-18

   能得到蒯良这荆襄智者的当面夸奖,那自然是一件倍有面子的好事,蔡瑁虽然自觉得脸上有那么一些儿发烫,却也颇受蒯良好意的冲他拱了拱手,不免谦逊了一番。  刘表听得连蒯良都赞同蔡瑁的说法,且这蔡瑁说得倒也在理,荆襄却实极缺战马和能训练指挥骑兵做战的人才。  然而却依然有些不放心的皱眉道:“若是不惩处张肃还继续用他的话,只怕对华飞那边有些不太好交代。”  “哎啊姐夫!”蔡瑁不耐烦的摇头跺足,“啪啪”拍手道,“那华飞自顾尚且不暇,又有何可惧哉?”  说着他深恐刘表不信似的手指北面高声道:“且先不说他还没能平定西凉,就算他平了西凉又能如何呢?  您可别忘了这西凉本是苦寒之地,且内部还有羌人时常作乱北面又有异族的存在,这对华飞需是个极大的威胁;  至于益州虽然号称天府,然而西有羌族,南有蛮族却也不是个真正安稳的好地方,关中之东面有南匈奴和曹操,那可全都不是好惹的主;  况且我荆襄富裕,不单兵强而马壮更是铠坚而刃利,光带甲之士就有数十万众,又岂惧他华鹏展?  姐夫您身为荆襄之主,可不能本着盟友之义而对那华飞处处退让,这要是因为顾忌华鹏展而除张肃的话,只怕难免会有人乱嚼舌根。”  蒯良见得这蔡瑁一番话说得又快又急,乃瞪大了眼睛不认识般的盯着蔡瑁猛瞅,他都不敢相信这是蔡瑁能说出来的话,  因为这话里头虽然多有牵强附会,却也不失为有理有据,更令他觉得妙的是,蔡瑁并没有直说刘表因惧怕华飞而杀自军大将,只是暗示有人乱言的对刘表进行激将,倒也颇为奇妙。  蔡瑁却因见得刘表犹皱眉沉思,乃一咬牙的抱拳道:“姐夫,那张肃为了表示自己认错的诚意,还特意给我二姐送来了一斛珍珠,并把自己珍藏多年的一副丁彦昌书法送给姐夫。”  “丁彦昌?”  刘表名列“八俊”,为人最是喜好收集名儒大家的笔墨字画,闻言是双目大亮得就惊叫了一声。  边上的蒯良亦是兴奋得两眼闪闪发光,旁人或许不知丁彦昌为何许人,他可知道这丁彦昌乃是与蔡邕齐名的一代大儒,素来亦为蒯良所敬重,今日听得有他的墨宝如何不喜?  却听得刘表急声道:“丁公大作现在何处?”  “呃……”  蔡瑁登时只觉得好一阵的心疼,因为他亦极喜欢丁彦昌的这一副书法,只是今日为了救下张肃保住自己在南阳的油水却也只得借花献佛,当下乃急令人回去取书法来。  却乘机对刘表抱拳道:“姐夫您看是不是念关张肃认错态度诚恳,且又献上了丁公书法的份上,就再给他一次机会?”  “嗯……”刘表本就得蒯良的分析加上这蔡瑁的话也有几分道理,这心中早就不再担心华飞会来兴师问罪,却佯做沉吟了一番,才开声道,“本候非是惧怕那华飞,  只不过是心念百姓的不愿与他多起争端罢了,既然张肃是因为上了曹操的当才会去攻击武关,那么双方只不过是一场误会而已,  且华飞也不曾有太大的损失,那本候就再给他去封书信的解释一番便是,德珪可令张肃安心的坐镇宛城,治理好南阳一地便可。”  “喏!”  蔡瑁终于成功的保下。。。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