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10分六合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女总裁的神秘保镖

女总裁的神秘保镖
更新时间:2020-02-27
不是佣兵不是王者,但一样可以笑傲天下。江枫,一个神秘的男人。他的来历神秘无比,美女总裁、艳丽赌后、火辣杀手……任世界风起云涌,我自巍然不动。  江枫非常的郁闷,特么的老子这上一刀下一刀的躲了七八刀,白特么躲了!  虽然白忙活了,但是江枫还不能有怨言,谁让咱求人家手短了。  纵然心有怨言,也得面带笑容。  江枫脸带笑容地和屠夫告别,领着谢颖又往回走。  来的时候急急忙忙的,现在往回走江枫反而不着急了,反正知道谁是何需子了,不在乎早一分晚一分。  江枫开始仔细观察了一下这大厅里的一切,他发现这里确实是个好去处,虽然是一个大厅但青山绿水,鸟语花香,没有尘世的俗气,到处是清新灵逸的气息。  这里的人除...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异术超能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青雨岩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10分六合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分享到:

完本感言既新书预告更新时间:2020-02-27

  江枫非常的郁闷,特么的老子这上一刀下一刀的躲了七八刀,白特么躲了!  虽然白忙活了,但是江枫还不能有怨言,谁让咱求人家手短了。  纵然心有怨言,也得面带笑容。  江枫脸带笑容地和屠夫告别,领着谢颖又往回走。  来的时候急急忙忙的,现在往回走江枫反而不着急了,反正知道谁是何需子了,不在乎早一分晚一分。  江枫开始仔细观察了一下这大厅里的一切,他发现这里确实是个好去处,虽然是一个大厅但青山绿水,鸟语花香,没有尘世的俗气,到处是清新灵逸的气息。  这里的人除去少数几个看着像闲散的人外,其余的人似乎都在打坐。  打坐的姿势几乎都是盘膝而坐,两手平稳地放在膝盖之上,闭着眼睛仿佛老僧入定。  有的人还能看到头顶有袅袅的烟气状的云雾缭绕。  而那些不打坐入定的***没闲着。  一个村姑模样的女人在左边的瀑布下洗衣服,她手里拿着个棒槌不停地把一件衣服按在石板上敲击,敲击数下后把衣服往水里一扔就捞起另一件裤子继续敲击。  这没有什么奇怪的,让江枫奇怪的是那瀑布。  那瀑布从山崖上倾泻而下,往***淌了有十几米远后,绕着一块巨大的石头拐了个弯竟然顺着一条通向山顶的水渠流到山上去了!  牛顿要是看到这个情景会不会把他的万有引力定律当开腚纸用?  这些水流到山上后又形成瀑布从山崖上倾泻而下。  卧槽!竟然形成了无限循环!  还有一个牧童也在干着同样的事儿,他手里拿着一截嫩绿的树枝插在地上,然后往树枝上尿尿。树枝就以眼见的速度长高分叉,冒出翠绿的树叶开花结出一个黄色的果子。果子成熟溢出清新的香气,牧童折下一截树枝敲击树干,果树摇晃,黄色的果子从树上落下,掉进牧童的嘴里。  牧童咔咔地开始吃果子,他这边吃那棵树就开始枯萎,等他把果子吃完那棵树也正好枯萎的化成了尘土。  牧童把手里的树枝再插在地上,然后往树枝上尿尿…  如此循环,不知道他准备循环到何年何月。  这里的人真特么会玩!  江枫决定不看了,老看这些无限循环的东西自己非***不可。  他领着谢颖快速地回到了白胡子老头和那个樵夫的桌子边。  樵夫手粘一子高悬半空,迟迟不见下落。  白胡子老头手捋胡须正在摇头晃脑。  江枫就又想起《鹰爪铁布衫》里那个被捏碎了蛋蛋的BOOS。  “何需子道长,您好!我们是夏雨女士介绍来的,专程来找您的。”  何需子依然在闭着眼睛摇头晃脑,头不抬眼不睁地说:“哦!是小夏呀,找老夫何事?”  江枫心说这老头可挺能装的,刚才还谎话连篇,现在就一本正经了。  “我女朋友脑袋受了刺激,忘了很多东西,你老能不能…”  “哦!就是小夏前些年向我说过的那个人呀,等我下完这盘棋在说。”  江枫有点糊涂了。前些年?这是什么词儿?夏雨到这里也不过三五天的事儿,这怎么就成了前些年了?不都是洞中方七日,世上过千年吗?难道这里颠倒过来了?  江枫没好意思问,便老老实实地和谢颖坐在棋桌边上的石凳上看下棋。  都说这些世外高人爱下棋。。。

更新时间:2020-02-27

10分六合   江枫非常的郁闷,特么的老子这上一刀下一刀的躲了七八刀,白特么躲了!  虽然白忙活了,但是江枫还不能有怨言,谁让咱求人家手短了。  纵然心有怨言,也得面带笑容。  江枫脸带笑容地和屠夫告别,领着谢颖又往回走。  来的时候急急忙忙的,现在往回走江枫反而不着急了,反正知道谁是何需子了,不在乎早一分晚一分。  江枫开始仔细观察了一下这大厅里的一切,他发现这里确实是个好去处,虽然是一个大厅但青山绿水,鸟语花香,没有尘世的俗气,到处是清新灵逸的气息。  这里的人除去少数几个看着像闲散的人外,其余的人似乎都在打坐。  打坐的姿势几乎都是盘膝而坐,两手平稳地放在膝盖之上,闭着眼睛仿佛老僧入定。  有的人还能看到头顶有袅袅的烟气状的云雾缭绕。  而那些不打坐入定的***没闲着。  一个村姑模样的女人在左边的瀑布下洗衣服,她手里拿着个棒槌不停地把一件衣服按在石板上敲击,敲击数下后把衣服往水里一扔就捞起另一件裤子继续敲击。  这没有什么奇怪的,让江枫奇怪的是那瀑布。  那瀑布从山崖上倾泻而下,往***淌了有十几米远后,绕着一块巨大的石头拐了个弯竟然顺着一条通向山顶的水渠流到山上去了!  牛顿要是看到这个情景会不会把他的万有引力定律当开腚纸用?  这些水流到山上后又形成瀑布从山崖上倾泻而下。  卧槽!竟然形成了无限循环!  还有一个牧童也在干着同样的事儿,他手里拿着一截嫩绿的树枝插在地上,然后往树枝上尿尿。树枝就以眼见的速度长高分叉,冒出翠绿的树叶开花结出一个黄色的果子。果子成熟溢出清新的香气,牧童折下一截树枝敲击树干,果树摇晃,黄色的果子从树上落下,掉进牧童的嘴里。  牧童咔咔地开始吃果子,他这边吃那棵树就开始枯萎,等他把果子吃完那棵树也正好枯萎的化成了尘土。  牧童把手里的树枝再插在地上,然后往树枝上尿尿…  如此循环,不知道他准备循环到何年何月。  这里的人真特么会玩!  江枫决定不看了,老看这些无限循环的东西自己非***不可。  他领着谢颖快速地回到了白胡子老头和那个樵夫的桌子边。  樵夫手粘一子高悬半空,迟迟不见下落。  白胡子老头手捋胡须正在摇头晃脑。  江枫就又想起《鹰爪铁布衫》里那个被捏碎了蛋蛋的BOOS。  “何需子道长,您好!我们是夏雨女士介绍来的,专程来找您的。”  何需子依然在闭着眼睛摇头晃脑,头不抬眼不睁地说:“哦!是小夏呀,找老夫何事?”  江枫心说这老头可挺能装的,刚才还谎话连篇,现在就一本正经了。  “我女朋友脑袋受了刺激,忘了很多东西,你老能不能…”  “哦!就是小夏前些年向我说过的那个人呀,等我下完这盘棋在说。”  江枫有点糊涂了。前些年?这是什么词儿?夏雨到这里也不过三五天的事儿,这怎么就成了前些年了?不都是洞中方七日,世上过千年吗?难道这里颠倒过来了?  江枫没好意思问,便老老实实地和谢颖坐在棋桌边上的石凳上看下棋。  都说这些世外高人爱下棋...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