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10分六合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总有那么几个人想弄死朕

总有那么几个人想弄死朕
更新时间:2014-06-23
《总有那么几个人想弄死朕》全集 作者:雾十 声明:本书由10分六合(www.nusafx.com)自网络收集整理制作,仅供交流学习使用,版权归原作者和出版社所有,如果喜欢,请支持正版. 【正文】 1、第一周目人生自古谁无死,刺客没死朕先死 什么叫成功的帝王呢? 闻欣觉得……反正只要和他完全相反,那么就会是成功的了。 当然,他也没有打算当一个成功的帝王就是了。闻欣在“被皇上了”的时候,就确立了他这一辈子都将为之奋斗的目标——不让他的谥号变成末帝。也就是只要不当亡国之君,一切随意。 闻欣是很有自知之明的,他既无识人之能,又无治世之才,如果不是他有一个当皇帝的老子,一群优秀聪颖却又内耗干净...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历史传记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697 KB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雾十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10分六合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分享到:

更新时间:2014-06-23

10分六合 什么叫成功的帝王呢? 闻欣觉得……反正只要和他完全相反,那么就会是成功的了。 当然,他也没有打算当一个成功的帝王就是了。闻欣在“被皇上了”的时候,就确立了他这一辈子都将为之奋斗的目标——不让他的谥号变成末帝。也就是只要不当亡国之君,一切随意。 闻欣是很有自知之明的,他既无识人之能,又无治世之才,如果不是他有一个当皇帝的老子,一群优秀聪颖却又内耗干净了的兄长,以及一个能文能武、忠心可鉴当了大将军的小舅子,这天下最尊贵的椅子怎么着也是轮不到他来坐的。 在被他的小舅子,司徒大将军黄袍加身的时候,闻欣其实是很茫然的。 “我?”闻欣犹记得当时他一身狼狈,站立于兵荒马乱的大背景之下,看着骄傲肆意的司徒大将军从头狼化身忠犬,毫不犹豫的率先跪倒在地,双手奉上了他于乱军之中抢下的传国玉玺。 “这个时候该自称朕了,皇上。”染血的战袍在风中飞扬,大将军的回话铿锵而又有力。 “拜见吾皇,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说话的是乌泱泱一群紧跟着“头狼”跪下的将领士兵,豪气冲天的热血男儿,声音直穿云霄。他们是司徒大将军最精锐的尖刀部队,臂之使指,莫不制从。 这种茫然一直持续到今天,闻欣登基已有三年光景的今天。 闻欣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 ——如何能够多快好省的挨到皇后的儿子平安长大,他好让位退休,远离皇上这份高危职业,重操提笼遛鸟、调戏良家妇女的闲王旧业。 今日朝堂之上,大启帝国第十五任的皇帝闻欣陛下,依旧很有自知之明的端坐于龙椅之上,一脸严肃像的……走神装壁花。心里默算着他退位的年数,加加减减,少说也还是要有十六年,十六年啊,那还真是一个在此时看来显得遥不可及的数字。 一不留神,闻欣就把心声说了出来:“也未免太久了一点吧。” 刚刚吵得的犹如菜市场的早会上,就这样突兀的出现了一小段诡异的寂静。知根知底的老臣们低头,遮掩那止都止不住抽搐的嘴角,心想,这位爷,又飘忽了。诡异结束,大家重新开始了热烈的讨论,借着皇上的这一句模棱两可的话,借题发挥,为己方观点拉赞助。 一方说,皇上说的对,陆基乃是戴罪之身,如今他死在狱中,尸体却存放于府衙,迟迟不见下葬,时间“也未免太久了一点吧”?应当机立断,裹了草席扔到城郊乱坟岗了事; 一方却又说,皇上说的对,先不说太学博士陆基犯罪之事还没有盖棺定论,单说他的身体一直健康,怎的就突然“病死”狱中?尸检报告还是三天之后才拿出来的,“也未免太久了一点吧”,这里面一定有猫腻!陆博士冤死狱中,不彻查不足以平民心,不严办会令天下学子心寒的啊! 然后,朝堂上的文官们就又因为太学博士陆基是否已经被判罪,开始了争吵不休的骂战。 武官们位列在大堂右侧,老神在在,闭目养神,对于这种引经据典的互掐,他们一般都不参与,因为……听不懂。 闻欣对此深表理解,因为他也听不懂。 闻欣不明白什么权衡之术,什么寒门世族相争。他只知道,那个叫陆基的太学博士人已经死了,再说...

10分六合1、第一周目人生自古谁无死,刺客没死朕先死 更新时间:2014-06-23

 什么叫成功的帝王呢? 闻欣觉得……反正只要和他完全相反,那么就会是成功的了。 当然,他也没有打算当一个成功的帝王就是了。闻欣在“被皇上了”的时候,就确立了他这一辈子都将为之奋斗的目标——不让他的谥号变成末帝。也就是只要不当亡国之君,一切随意。 闻欣是很有自知之明的,他既无识人之能,又无治世之才,如果不是他有一个当皇帝的老子,一群优秀聪颖却又内耗干净了的兄长,以及一个能文能武、忠心可鉴当了大将军的小舅子,这天下最尊贵的椅子怎么着也是轮不到他来坐的。 在被他的小舅子,司徒大将军黄袍加身的时候,闻欣其实是很茫然的。 “我?”闻欣犹记得当时他一身狼狈,站立于兵荒马乱的大背景之下,看着骄傲肆意的司徒大将军从头狼化身忠犬,毫不犹豫的率先跪倒在地,双手奉上了他于乱军之中抢下的传国玉玺。 “这个时候该自称朕了,皇上。”染血的战袍在风中飞扬,大将军的回话铿锵而又有力。 “拜见吾皇,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说话的是乌泱泱一群紧跟着“头狼”跪下的将领士兵,豪气冲天的热血男儿,声音直穿云霄。他们是司徒大将军最精锐的尖刀部队,臂之使指,莫不制从。 这种茫然一直持续到今天,闻欣登基已有三年光景的今天。 闻欣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 ——如何能够多快好省的挨到皇后的儿子平安长大,他好让位退休,远离皇上这份高危职业,重操提笼遛鸟、调戏良家妇女的闲王旧业。 今日朝堂之上,大启帝国第十五任的皇帝闻欣陛下,依旧很有自知之明的端坐于龙椅之上,一脸严肃像的……走神装壁花。心里默算着他退位的年数,加加减减,少说也还是要有十六年,十六年啊,那还真是一个在此时看来显得遥不可及的数字。 一不留神,闻欣就把心声说了出来:“也未免太久了一点吧。” 刚刚吵得的犹如菜市场的早会上,就这样突兀的出现了一小段诡异的寂静。知根知底的老臣们低头,遮掩那止都止不住抽搐的嘴角,心想,这位爷,又飘忽了。诡异结束,大家重新开始了热烈的讨论,借着皇上的这一句模棱两可的话,借题发挥,为己方观点拉赞助。 一方说,皇上说的对,陆基乃是戴罪之身,如今他死在狱中,尸体却存放于府衙,迟迟不见下葬,时间“也未免太久了一点吧”?应当机立断,裹了草席扔到城郊乱坟岗了事; 一方却又说,皇上说的对,先不说太学博士陆基犯罪之事还没有盖棺定论,单说他的身体一直健康,怎的就突然“病死”狱中?尸检报告还是三天之后才拿出来的,“也未免太久了一点吧”,这里面一定有猫腻!陆博士冤死狱中,不彻查不足以平民心,不严办会令天下学子心寒的啊! 然后,朝堂上的文官们就又因为太学博士陆基是否已经被判罪,开始了争吵不休的骂战。 武官们位列在大堂右侧,老神在在,闭目养神,对于这种引经据典的互掐,他们一般都不参与,因为……听不懂。 闻欣对此深表理解,因为他也听不懂。 闻欣不明白什么权衡之术,什么寒门世族相争。他只知道,那个叫陆基的太学博士人已经死了,再说...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