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10分六合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冥公子

冥公子
更新时间:2020-01-21
  冥公子不姓冥,他从来没告诉过我他的真实名字叫什么,他是我老家一个名为“阎王井”的天坑里被压了上千年的死人,也是一只披着我所画人物肖像作为他的皮囊,行走在人世间的活骷髅。  本故事为系列灵异故事,一卷一个完结。  到火车站时,刚好赶上末班车。  头一回见到这么冷清的火车站,等车的时候都不敢来回走得太大声,因为一走动四周就全是我脚步的回音,空荡荡的,听着实在瘆人得紧。但车里却是拥挤的,尽管不是高峰时节,仍是没能买到卧铺票,连硬卧都没有,所以这一路近十个小时,我就只能干坐着硬挺,所幸位子靠窗,总算还不至于让人太过郁闷。  最初的个把小时过得还算容易。  那时候还没到午夜,边上人说话的说话,打牌的...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灵异惊悚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水心沙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10分六合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分享到:

172.驱魔四十五更新时间:2020-01-21

  到火车站时,刚好赶上末班车。  头一回见到这么冷清的火车站,等车的时候都不敢来回走得太大声,因为一走动四周就全是我脚步的回音,空荡荡的,听着实在瘆人得紧。但车里却是拥挤的,尽管不是高峰时节,仍是没能买到卧铺票,连硬卧都没有,所以这一路近十个小时,我就只能干坐着硬挺,所幸位子靠窗,总算还不至于让人太过郁闷。  最初的个把小时过得还算容易。  那时候还没到午夜,边上人说话的说话,打牌的打牌,热热闹闹让我睡意全无,也凑热闹地跟别人闲聊了一阵,然后一边啃着舅妈装给我的一饭盒鸡腿,一边给同住的老张发短信,跟她说我最迟明天中午就要到家了,让她早上起来记得把地方腾出来,别再占我的屋。  她很快就回复我了,回了一张她跟她男友合睡在一起的照片,一副故作□□嘻嘻哈哈的样子,大概因为***暗的缘故,看起来有点模糊也有点变形,也因此格外显得暧昧。  见状我回了句:***。  她过了好一阵才发了一串笑脸给我,看样子忙得是连打字也顾不上了,我看看屏幕上仅剩下的百分之三十电量,也就没再继续跟她扯皮,关了手机塞进包里,一边靠着窗继续看对面两口子打牌,一边翻出包里那本金刚经,有一搭没一搭地看了起来。  这本金刚经是老姨在我临走前硬塞进我行李袋的。  她说,这可是好东西,开过光的,你带在身边上路我可以放心点。  她还说,到了国道上之后,找个机会把你的手机给扔了,能扔多远扔多远。  我问她为什么要扔。她说,扔了晦气就跟着一起走了。  看,又是晦气。  我听后笑笑,没反驳她,也没把这话往心里去。  实际上,那时候我原本想认真问她一句,如果不小心掉进***井的不是我的手机,而是我这个大活人,那该怎么办。  是救出来还是不救了?  救出来以后又该怎么处置?  跟手机一样找个又远又偏僻的地方扔掉么?  当然最终是没能问出口的,毕竟不管怎样迷信到偏执,老姨也是出自好心,若有不满心里想想就行了,何必伤了和气。  不过由此一来,少不得在路上被舅舅念叨了很久,从上国道后他就开始试图说服我把手机扔掉了,但不敢明着说,只能一次又一次拐弯抹角地来,包括拿出灾荒时候发生的那些事来吓我。  那些事的确是成功把我给唬住了,但有句话叫眼见为实,耳听为虚。至少得有确凿证据证明那都是真的才行不是么?况且那个年代生活条件实在太差,医疗也落后,很多病在偏远山村根本就闻所未闻,更不要说能治得好,所以错把那些病当成是中邪,不无可能。再者,若说要为这事真正感到担心害怕的,难道不应该是那些亲手把丘梅姐以及我的手机从***井里挖出来的人么,如果真有神鬼这种东西存在的话……  想着想着,也许是因为周围渐渐安静了下来,亦可能是受了坐在我对面那两人静静熟睡的感染,经书上那些字逐渐在我眼睛里变得模糊起来。其实原本也就根本看不进去,那些字句根本就是催眠来的,所以干脆把它合上垫着当枕头,就着四周昏暗的***打起盹来。却又不敢就这么守着一堆行李睡死,出门在外一个。。。

更新时间:2020-01-21

   到火车站时,刚好赶上末班车。  头一回见到这么冷清的火车站,等车的时候都不敢来回走得太大声,因为一走动四周就全是我脚步的回音,空荡荡的,听着实在瘆人得紧。但车里却是拥挤的,尽管不是高峰时节,仍是没能买到卧铺票,连硬卧都没有,所以这一路近十个小时,我就只能干坐着硬挺,所幸位子靠窗,总算还不至于让人太过郁闷。  最初的个把小时过得还算容易。  那时候还没到午夜,边上人说话的说话,打牌的打牌,热热闹闹让我睡意全无,也凑热闹地跟别人闲聊了一阵,然后一边啃着舅妈装给我的一饭盒鸡腿,一边给同住的老张发短信,跟她说我最迟明天中午就要到家了,让她早上起来记得把地方腾出来,别再占我的屋。  她很快就回复我了,回了一张她跟她男友合睡在一起的照片,一副故作□□嘻嘻哈哈的样子,大概因为***暗的缘故,看起来有点模糊也有点变形,也因此格外显得暧昧。  见状我回了句:***。  她过了好一阵才发了一串笑脸给我,看样子忙得是连打字也顾不上了,我看看屏幕上仅剩下的百分之三十电量,也就没再继续跟她扯皮,关了手机塞进包里,一边靠着窗继续看对面两口子打牌,一边翻出包里那本金刚经,有一搭没一搭地看了起来。  这本金刚经是老姨在我临走前硬塞进我行李袋的。  她说,这可是好东西,开过光的,你带在身边上路我可以放心点。  她还说,到了国道上之后,找个机会把你的手机给扔了,能扔多远扔多远。  我问她为什么要扔。她说,扔了晦气就跟着一起走了。  看,又是晦气。  我听后笑笑,没反驳她,也没把这话往心里去。  实际上,那时候我原本想认真问她一句,如果不小心掉进***井的不是我的手机,而是我这个大活人,那该怎么办。  是救出来还是不救了?  救出来以后又该怎么处置?  跟手机一样找个又远又偏僻的地方扔掉么?  当然最终是没能问出口的,毕竟不管怎样迷信到偏执,老姨也是出自好心,若有不满心里想想就行了,何必伤了和气。  不过由此一来,少不得在路上被舅舅念叨了很久,从上国道后他就开始试图说服我把手机扔掉了,但不敢明着说,只能一次又一次拐弯抹角地来,包括拿出灾荒时候发生的那些事来吓我。  那些事的确是成功把我给唬住了,但有句话叫眼见为实,耳听为虚。至少得有确凿证据证明那都是真的才行不是么?况且那个年代生活条件实在太差,医疗也落后,很多病在偏远山村根本就闻所未闻,更不要说能治得好,所以错把那些病当成是中邪,不无可能。再者,若说要为这事真正感到担心害怕的,难道不应该是那些亲手把丘梅姐以及我的手机从***井里挖出来的人么,如果真有神鬼这种东西存在的话……  想着想着,也许是因为周围渐渐安静了下来,亦可能是受了坐在我对面那两人静静熟睡的感染,经书上那些字逐渐在我眼睛里变得模糊起来。其实原本也就根本看不进去,那些字句根本就是催眠来的,所以干脆把它合上垫着当枕头,就着四周昏暗的***打起盹来。却又不敢就这么守着一堆行李睡死,出门在外一个...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