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10分六合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长宁帝军

长宁帝军
更新时间:2019-07-20
  这个天下大大小小数百国,说到陆地武功宁国近乎无敌,有四疆四库的虎狼横扫六合,陆地延伸到哪儿,宁军就能把战旗插到哪儿,可是海疆之外虎狼不及之处总有些人不服气,于是就有了那少年带刀扬戟,一苇渡江。  一秒记住【58】.,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沈冷看着那厚厚的一沓银票,又推了回去。  “杀谁?”  他问。  楚剑怜刚刚吃了一口面,放下筷子后坐直了身子看向沈冷:“你觉得以我的身份,杀宁人,杀谁不合适?”  沈冷回答:“对楚先生来说,只要是宁人做官的,掌权的,杀谁都合适,可是对于我们来说,楚先生杀谁的钱我们拿了,都不合适。”  楚剑怜问又问:“你是在给我讲道理?”  茶爷伸手拉了拉沈冷的衣袖,沈冷却...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军旅战争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知白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10分六合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分享到:

第九百零七章 小聚更新时间:2019-07-20

  一秒记住【58】。,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沈冷看着那厚厚的一沓银票,又推了回去。  “杀谁?”  他问。  楚剑怜刚刚吃了一口面,放下筷子后坐直了身子看向沈冷:“你觉得以我的身份,杀宁人,杀谁不合适?”  沈冷回答:“对楚先生来说,只要是宁人做官的,掌权的,杀谁都合适,可是对于我们来说,楚先生杀谁的钱我们拿了,都不合适。”  楚剑怜问又问:“你是在给我讲道理?”  茶爷伸手拉了拉沈冷的衣袖,沈冷却不为所动。  “宁人,给了我五万两银子让我杀宁人。”  楚剑怜轻蔑的笑了笑:“你却觉得不合适?”  沈冷问:“楚先生追求的是什么?先生应该知道,你杀再多的宁臣也灭不了宁国,复不了楚国,如果只是为了恶心一下大宁皇帝,楚先生可以继续去杀,可我不觉得楚先生这样做是对这片土地上的人好,不说宁与楚,只说这片土地上的人。”  楚剑怜端起来面碗吃面,吃了一口看向沈冷:“为什么不阻止我?”  “阻止先生杀人?”  “阻止我吃面。”  “为什么阻止先生吃面?”  “因为你没收我的银子,我还要杀你们宁臣。”  “面和银子无关。”  沈冷看向茶爷:“只是和我们有关。”  楚剑怜笑起来,吃的很快,似乎也很满足,吃了面喝了几口面汤,又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肚子里暖和起来人看着也精神了不少,更主要的是从始至终沈冷都没有看到他身上有戾气,哪怕是在他问沈冷前两个问题的时候。  “好玩。”  楚剑怜看了看那布包:“我收宁人的钱想让两个宁人的孩子过的更美好一些,而你在这里给我讲道理,你说。。。。。。是收买我杀人的宁人可笑,还是你可笑,又或者是我可笑?”  不等沈冷回答,楚剑怜继续说道:“老规矩,我出一剑,你接住了,不管我是要去杀哪个宁臣,我都不会再去,两万两也好五万两也罢,买的都只是我一剑,可我这一次不会留手。”  茶爷的脸色骤然一变:“师父,他重伤未愈。”  楚剑怜淡淡道:“那么,你替他接一剑?”  茶爷:“好!”  她伸手去握破甲。  楚剑怜摇头:“那是我的剑。”  于是茶爷起身,空手。  沈冷拉了她一下:“坐着就是,我来。”  茶爷摇头,眼睛已经发红。  沈冷笑了笑:“没那么容易死。”  他站起来走到客厅正中:“别去院子里了,稍有大些的响动就会惊了四周的人,不只是禁军还有廷尉府的人,楚先生应该不会在意地方大小。”  楚剑怜道:“我自然不在意,地方越小,你死的越快。”  他看了看沈冷双臂上的绷带:“这一次,没有沙袋了吧。”  沈冷点头:“没了。”  他伸手将不远处的黑线刀抓起来,横刀于身前。  楚剑怜看了一眼桌子上的酒菜与茶,伸手拿了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也不知道是手抖还是茶壶不够好,有一滴茶水落在桌子上,他看着那一滴茶水沉默片刻,忽然屈指一弹。。。。。。那一滴茶水便激射过去直奔沈冷,迅疾如穿越了虚空。  茶水撞在沈冷的黑线刀上,黑线刀随即发出嗡的一声响,刀身剧烈颤抖起来。  沈冷上半身微微向后仰。。。

更新时间:2019-07-20

10分六合   一秒记住【58】.,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沈冷看着那厚厚的一沓银票,又推了回去。  “杀谁?”  他问。  楚剑怜刚刚吃了一口面,放下筷子后坐直了身子看向沈冷:“你觉得以我的身份,杀宁人,杀谁不合适?”  沈冷回答:“对楚先生来说,只要是宁人做官的,掌权的,杀谁都合适,可是对于我们来说,楚先生杀谁的钱我们拿了,都不合适。”  楚剑怜问又问:“你是在给我讲道理?”  茶爷伸手拉了拉沈冷的衣袖,沈冷却不为所动。  “宁人,给了我五万两银子让我杀宁人。”  楚剑怜轻蔑的笑了笑:“你却觉得不合适?”  沈冷问:“楚先生追求的是什么?先生应该知道,你杀再多的宁臣也灭不了宁国,复不了楚国,如果只是为了恶心一下大宁皇帝,楚先生可以继续去杀,可我不觉得楚先生这样做是对这片土地上的人好,不说宁与楚,只说这片土地上的人。”  楚剑怜端起来面碗吃面,吃了一口看向沈冷:“为什么不阻止我?”  “阻止先生杀人?”  “阻止我吃面。”  “为什么阻止先生吃面?”  “因为你没收我的银子,我还要杀你们宁臣。”  “面和银子无关。”  沈冷看向茶爷:“只是和我们有关。”  楚剑怜笑起来,吃的很快,似乎也很满足,吃了面喝了几口面汤,又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肚子里暖和起来人看着也精神了不少,更主要的是从始至终沈冷都没有看到他身上有戾气,哪怕是在他问沈冷前两个问题的时候。  “好玩。”  楚剑怜看了看那布包:“我收宁人的钱想让两个宁人的孩子过的更美好一些,而你在这里给我讲道理,你说......是收买我杀人的宁人可笑,还是你可笑,又或者是我可笑?”  不等沈冷回答,楚剑怜继续说道:“老规矩,我出一剑,你接住了,不管我是要去杀哪个宁臣,我都不会再去,两万两也好五万两也罢,买的都只是我一剑,可我这一次不会留手。”  茶爷的脸色骤然一变:“师父,他重伤未愈。”  楚剑怜淡淡道:“那么,你替他接一剑?”  茶爷:“好!”  她伸手去握破甲。  楚剑怜摇头:“那是我的剑。”  于是茶爷起身,空手。  沈冷拉了她一下:“坐着就是,我来。”  茶爷摇头,眼睛已经发红。  沈冷笑了笑:“没那么容易死。”  他站起来走到客厅正中:“别去院子里了,稍有大些的响动就会惊了四周的人,不只是禁军还有廷尉府的人,楚先生应该不会在意地方大小。”  楚剑怜道:“我自然不在意,地方越小,你死的越快。”  他看了看沈冷双臂上的绷带:“这一次,没有沙袋了吧。”  沈冷点头:“没了。”  他伸手将不远处的黑线刀抓起来,横刀于身前。  楚剑怜看了一眼桌子上的酒菜与茶,伸手拿了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也不知道是手抖还是茶壶不够好,有一滴茶水落在桌子上,他看着那一滴茶水沉默片刻,忽然屈指一弹......那一滴茶水便激射过去直奔沈冷,迅疾如穿越了虚空。  茶水撞在沈冷的黑线刀上,黑线刀随即发出嗡的一声响,刀身剧烈颤抖起来。  沈冷上半身微微向后仰...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