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10分六合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长宁帝军

长宁帝军
更新时间:2019-11-09
  这个天下大大小小数百国,说到陆地武功宁国近乎无敌,有四疆四库的虎狼横扫六合,陆地延伸到哪儿,宁军就能把战旗插到哪儿,可是海疆之外虎狼不及之处总有些人不服气,于是就有了那少年带刀扬戟,一苇渡江。  厨房里的沈冷真特么帅。  两个老人坐在屋门口看着厨房里忙活的沈冷,都是一脸得意,他们两个脸上的表情特别特别相似,大概都是一种你看我这傻儿子怎么样的得意,如果陛下在的话,应该就是三个老头坐在这看着傻小子露出得意的表情。  “他住哪儿?”  沈先生忽然问了一句。  庄雍:“当然是住在将军府里。”  沈先生不满:“为什么不是住在山庄?”  庄雍:“我现在宣布天机票号的一切行为是非法的。”  沈先生:“还...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军旅战争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知白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10分六合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分享到:

第一千一百七十六章 意外更新时间:2019-11-09

  厨房里的沈冷真特么帅。  两个老人坐在屋门口看着厨房里忙活的沈冷,都是一脸得意,他们两个脸上的表情特别特别相似,大概都是一种你看我这傻儿子怎么样的得意,如果陛下在的话,应该就是三个老头坐在这看着傻小子露出得意的表情。  “他住哪儿?”  沈先生忽然问了一句。  庄雍:“当然是住在将军府里。”  沈先生不满:“为什么不是住在山庄?”  庄雍:“我现在宣布天机票号的一切行为是非法的。”  沈先生:“还能不要脸点吗?”  庄雍慢慢转头看向沈先生,脸上的表情逐渐变为你跟我提不要脸?  沈先生可能也觉得这三个字有些过分了,于是退而求其次:“那也得有我一间。”  “以前给你准备了,你不住。”  庄雍叹道:“他是大宁的水师将军,住在我这个大将军家里自然合情合理,你不行,实在想住在这,你得租。”  沈先生:“说个让我死心的价格。”  庄雍:“沈冷还欠我二百两银子。”  沈先生:“公道,这么多年都没加利息,二百两很实惠了。”  庄雍:“我觉得也是。”  沈先生:“药费了解一下?”  庄雍:“那是沈冷欠我的,和你有什么关系。”  沈先生:“我就说,你一直是个公道的人,我的朋友,哪里有不公道的是吧。”  庄雍:“是是是。”  两个人再次看向沈冷,沈冷觉得那两个老头儿看向自己的眼神有些不友好,难道自己欠了他们钱?  是的,欠了。  求立这个鬼天气,炒了几个菜出来的沈冷看起来像是刚刚游过泳身上都湿透了,茶爷递给沈冷一条毛巾,沈冷接过来擦了擦脸,看着毛巾上绣的图案忍不住微笑起来,真是甜蜜蜜美滋滋。。。。。。毛巾上应该绣的是小蝌蚪,毛巾一边还绣着一个冷字。  “怎么不是鸳鸯了?”  “没有意思。”  茶爷拿出来一条毛巾:“我绣的情侣款,一人一条。”  沈冷看了看茶爷那条毛巾,绣了个青蛙。  沈冷叹道:“母爱这么泛滥了?”  茶爷:“乖。”  若容姑娘从厨房出来,端着盛好的米饭,也许是因为时间的关系,所以她看沈冷的时候已经没有那种躲躲闪闪的眼神,从容一笑,正如她的名字里也有一个容字,也许她自己都才觉悟没有多久,她父亲当初给她取名字的时候所想的,这个容字不是容颜的容,而是从容的容。  庄雍看着***的样子有些心疼,可是这种事他无法强求,沈先生曾经说过,之所以他从不阻止甚至连干预都没有干预过茶儿和冷子之间的感情,是因为他这个又当爹又当***人觉得这个世界上除了冷子谁配得上茶儿?除了茶儿谁又配得上冷子?  庄雍大概也是这么想的,所以会有遗憾,除了冷子谁配得上他女儿?  黑獒似乎是很不适应求立这边的气候,趴在树荫下吐着舌头像是很困倦,沈先生之前给它配了些药,实在是担心这个大家伙到了这边水土不服出什么事,他很严肃的告诉沈冷这个药配起来不容易,所以得给一百两银子。  沈冷给了他一百两那么大的白眼。  “说点什么吧。”  庄夫人端起酒杯:“应该说点什么。”  庄雍举杯,他想了很久应该用什么词来表达此时此。。。

更新时间:2019-11-09

   厨房里的沈冷真特么帅。  两个老人坐在屋门口看着厨房里忙活的沈冷,都是一脸得意,他们两个脸上的表情特别特别相似,大概都是一种你看我这傻儿子怎么样的得意,如果陛下在的话,应该就是三个老头坐在这看着傻小子露出得意的表情。  “他住哪儿?”  沈先生忽然问了一句。  庄雍:“当然是住在将军府里。”  沈先生不满:“为什么不是住在山庄?”  庄雍:“我现在宣布天机票号的一切行为是非法的。”  沈先生:“还能不要脸点吗?”  庄雍慢慢转头看向沈先生,脸上的表情逐渐变为你跟我提不要脸?  沈先生可能也觉得这三个字有些过分了,于是退而求其次:“那也得有我一间。”  “以前给你准备了,你不住。”  庄雍叹道:“他是大宁的水师将军,住在我这个大将军家里自然合情合理,你不行,实在想住在这,你得租。”  沈先生:“说个让我死心的价格。”  庄雍:“沈冷还欠我二百两银子。”  沈先生:“公道,这么多年都没加利息,二百两很实惠了。”  庄雍:“我觉得也是。”  沈先生:“药费了解一下?”  庄雍:“那是沈冷欠我的,和你有什么关系。”  沈先生:“我就说,你一直是个公道的人,我的朋友,哪里有不公道的是吧。”  庄雍:“是是是。”  两个人再次看向沈冷,沈冷觉得那两个老头儿看向自己的眼神有些不友好,难道自己欠了他们钱?  是的,欠了。  求立这个鬼天气,炒了几个菜出来的沈冷看起来像是刚刚游过泳身上都湿透了,茶爷递给沈冷一条毛巾,沈冷接过来擦了擦脸,看着毛巾上绣的图案忍不住微笑起来,真是甜蜜蜜美滋滋......毛巾上应该绣的是小蝌蚪,毛巾一边还绣着一个冷字。  “怎么不是鸳鸯了?”  “没有意思。”  茶爷拿出来一条毛巾:“我绣的情侣款,一人一条。”  沈冷看了看茶爷那条毛巾,绣了个青蛙。  沈冷叹道:“母爱这么泛滥了?”  茶爷:“乖。”  若容姑娘从厨房出来,端着盛好的米饭,也许是因为时间的关系,所以她看沈冷的时候已经没有那种躲躲闪闪的眼神,从容一笑,正如她的名字里也有一个容字,也许她自己都才觉悟没有多久,她父亲当初给她取名字的时候所想的,这个容字不是容颜的容,而是从容的容。  庄雍看着***的样子有些心疼,可是这种事他无法强求,沈先生曾经说过,之所以他从不阻止甚至连干预都没有干预过茶儿和冷子之间的感情,是因为他这个又当爹又当***人觉得这个世界上除了冷子谁配得上茶儿?除了茶儿谁又配得上冷子?  庄雍大概也是这么想的,所以会有遗憾,除了冷子谁配得上他女儿?  黑獒似乎是很不适应求立这边的气候,趴在树荫下吐着舌头像是很困倦,沈先生之前给它配了些药,实在是担心这个大家伙到了这边水土不服出什么事,他很严肃的告诉沈冷这个药配起来不容易,所以得给一百两银子。  沈冷给了他一百两那么大的白眼。  “说点什么吧。”  庄夫人端起酒杯:“应该说点什么。”  庄雍举杯,他想了很久应该用什么词来表达此时此...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