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10分六合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更新时间:2019-09-17
  陆五,一个普普通通的大学毕业生,面对的是所有大学毕业生都要面对的问题:住处、工作、钱还有其他的烦恼。但是一次偶然的抽奖,他抽到了一个叫做holoera的奇怪电器,然后,他的命运改变了。一个来自异世界的穿越者进入了他的生活……本小说受人约稿所作,保证完稿,大家请放心收藏。  “这应该是称号吧?”陆五问了一句。琥珀说这句话的时候并不是使用汉语,陆五能够使用两种语言完全是因为高手搅和的结果,作为代价,他不能精确的理解另外一种语言的意义,特别是名字,只能本能的将最相近的词语“硬套”上去,这个词在汉语中并没有同义词,只能翻译成血腥天使。就和当初他把伊万的名字本能的意译为“伊万”一样。  “是的。”琥...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异术超能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读书之人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10分六合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10分六合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分享到:

第三百五十四节 尾声3更新时间:2019-09-17

  “这应该是称号吧?”陆五问了一句。琥珀说这句话的时候并不是使用汉语,陆五能够使用两种语言完全是因为高手搅和的结果,作为代价,他不能精确的理解另外一种语言的意义,特别是名字,只能本能的将最相近的词语“硬套”上去,这个词在汉语中并没有同义词,只能翻译成血腥天使。就和当初他把伊万的名字本能的意译为“伊万”一样。  “是的。”琥珀回答道。陆五现在已经知道术士们其实很不在意名字,他们甚至会觉得使用固有的一个名字的话,会更容易受到第二律魔力的影响(说不清楚这是迷信还是确有其事,身为术士的琥珀也无法确定这一点)并因此处于不利的状态。所以正常情况下,一个术士通常在不同环境下自称不同的名字。当然琥珀这种第一律术士例外,前面说过,他们的一生基本上都在以太之海中度过,哪怕这不是一个迷信,对他们也毫无意义。  “称号……有多强?”  “很强,没有成年的时候就能够靠着自己的力量赢得称号。”琥珀说道。“没有成年哦,也就是岁数很小的时候就得到了这种荣誉。”  “未成年的时候……”  “哪怕是术士天赋拥有力量,但是将彻底掌握这种力量的应用,学会种种使用技巧同样需要时间。”琥珀解释道。“没有足够时间学习和磨练的话,就无法自如的使用自己的力量。”  陆五点点头,这很容易理解,也很合理。  “可是,如果实力上有着压倒性的优势,那么哪怕技巧和应用方面还不成熟,照样可以胜利。”琥珀说道。“她就有这种程度的天赋力量。”  也就是说靠着蛮力压制技巧,哪怕运用技巧方面还不能说成熟,照样可以取胜。换成一个不那么贴切的比方的话,大概可以理解为重量级健身教练可以吊打轻量级拳击运动员吧。  “这种例子很多吗?”  “不,很少,一般几十年才能出现一个。”琥珀想了一下。“所以他们判断,负责携带神器的很可能是她……如果是那个人的话,那么只能说,我也许不会输,但是没办法赢。说也奇怪,为什么会是一个无名小卒呢?照理说血腥天使最合适才对。虽然他拥有特别的力量,但是这种力量真的不合适用来保护神器啊。不过我听说,血腥天使这个人性格很好,生性暴虐强横,也许是因为这样,所以不被信任吧。”  无名小卒吗?陆五不觉得。不得不说虽然那个梦王自称什么“天下无敌”绝对是自信心过头了,但是确实特定条件下,他的力量是无解的。这一次如果不是机缘巧合,有高手和琥珀两者的阻挠的话,估计他就得手了吧。  不过琥珀确实说的对,那种能力并不合适保护神器,相反更合适去单挑。  “对了,那个梦王……最后还是逃掉了,是吗?”  “没办法,他居然没有留下魔力残痕……”琥珀也不得不承认对方虽然没有预想中的强大,却也足够难缠了。“在河流的环境下,我根本无法追踪。”  事实上她根本没有和对方战斗,那个家伙所有的伤都是自己给自己造成的。当然了,在负伤那么严重之后,对方也确实只剩下逃跑一个选择了。  “他还会来吗?”  “那种程度的伤……”毕竟亲身体验了那是什么程度的伤害。。。

更新时间:2019-09-17

   “这应该是称号吧?”陆五问了一句。琥珀说这句话的时候并不是使用汉语,陆五能够使用两种语言完全是因为高手搅和的结果,作为代价,他不能精确的理解另外一种语言的意义,特别是名字,只能本能的将最相近的词语“硬套”上去,这个词在汉语中并没有同义词,只能翻译成血腥天使。就和当初他把伊万的名字本能的意译为“伊万”一样。  “是的。”琥珀回答道。陆五现在已经知道术士们其实很不在意名字,他们甚至会觉得使用固有的一个名字的话,会更容易受到第二律魔力的影响(说不清楚这是迷信还是确有其事,身为术士的琥珀也无法确定这一点)并因此处于不利的状态。所以正常情况下,一个术士通常在不同环境下自称不同的名字。当然琥珀这种第一律术士例外,前面说过,他们的一生基本上都在以太之海中度过,哪怕这不是一个迷信,对他们也毫无意义。  “称号……有多强?”  “很强,没有成年的时候就能够靠着自己的力量赢得称号。”琥珀说道。“没有成年哦,也就是岁数很小的时候就得到了这种荣誉。”  “未成年的时候……”  “哪怕是术士天赋拥有力量,但是将彻底掌握这种力量的应用,学会种种使用技巧同样需要时间。”琥珀解释道。“没有足够时间学习和磨练的话,就无法自如的使用自己的力量。”  陆五点点头,这很容易理解,也很合理。  “可是,如果实力上有着压倒性的优势,那么哪怕技巧和应用方面还不成熟,照样可以胜利。”琥珀说道。“她就有这种程度的天赋力量。”  也就是说靠着蛮力压制技巧,哪怕运用技巧方面还不能说成熟,照样可以取胜。换成一个不那么贴切的比方的话,大概可以理解为重量级健身教练可以吊打轻量级拳击运动员吧。  “这种例子很多吗?”  “不,很少,一般几十年才能出现一个。”琥珀想了一下。“所以他们判断,负责携带神器的很可能是她……如果是那个人的话,那么只能说,我也许不会输,但是没办法赢。说也奇怪,为什么会是一个无名小卒呢?照理说血腥天使最合适才对。虽然他拥有特别的力量,但是这种力量真的不合适用来保护神器啊。不过我听说,血腥天使这个人性格很好,生性暴虐强横,也许是因为这样,所以不被信任吧。”  无名小卒吗?陆五不觉得。不得不说虽然那个梦王自称什么“天下无敌”绝对是自信心过头了,但是确实特定条件下,他的力量是无解的。这一次如果不是机缘巧合,有高手和琥珀两者的阻挠的话,估计他就得手了吧。  不过琥珀确实说的对,那种能力并不合适保护神器,相反更合适去单挑。  “对了,那个梦王……最后还是逃掉了,是吗?”  “没办法,他居然没有留下魔力残痕……”琥珀也不得不承认对方虽然没有预想中的强大,却也足够难缠了。“在河流的环境下,我根本无法追踪。”  事实上她根本没有和对方战斗,那个家伙所有的伤都是自己给自己造成的。当然了,在负伤那么严重之后,对方也确实只剩下逃跑一个选择了。  “他还会来吗?”  “那种程度的伤……”毕竟亲身体验了那是什么程度的伤害。。。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