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10分六合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缠妻

缠妻
更新时间:2020-01-21
这年头找个合心意的妻主不容易啊……所以他在看见这个样貌过的去,脾气不算坏,武功不算差的女子后就急忙缠上去了……只是未来妻主好象有点不开窍,难道他明示的还不够?--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看似是咬牙切齿,却又隐隐透着股不安,司无邪怔愣好一会才回过神。  你到底什么时候才会把我放在心上。  司无邪心里一震,微微垂下了眼睑。她没有向别人交代的习惯,独来独往对她而言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只是这一切如今都变的有些不同……心头涌起了异样的感觉,像是有什么东西一点点地融了进去,正在慢慢的开始发酵。  修长的手指抚上了他的脖颈,司无邪轻吐了一声,另一只手则轻轻回搂住了他的腰身,唇角一动,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女生小说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月越阅悦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10分六合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分享到:

第59章 番外三更新时间:2020-01-21

  看似是咬牙切齿,却又隐隐透着股不安,司无邪怔愣好一会才回过神。  你到底什么时候才会把我放在心上。  司无邪心里一震,微微垂下了眼睑。她没有向别人交代的习惯,独来独往对她而言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只是这一切如今都变的有些不同……心头涌起了异样的感觉,像是有什么东西一点点地融了进去,正在慢慢的开始发酵。  修长的手指抚上了他的脖颈,司无邪轻吐了一声,另一只手则轻轻回搂住了他的腰身,唇角一动,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宫璇玑微怔,心头原本还想要质问的话,也全因这个动作一下被抛却脑后。心跳快的没了节奏,最后只得故作恼怒地瞪圆了眼睛,然后把头用力地埋在她胸前,贪图着这难得的亲密。  双手环的很紧,紧到让司无邪觉得有些难以呼吸,手指舒了卷卷了舒,最终没有松开他,只是眉头慢慢拢了起来。  “你的伤怎么样了?”低低的声音里显得有些压抑。  “已经好了。”宫璇玑闷声回答。烧了三天,刚醒没多久就听到隔壁房的动静。绝舞说应该是她任务回来了,他刚想来就被绝舞拦住,绝舞说她若心里有自己,必定会第一时间赶来。可是他等不到她,就只好自己寻来了。  司无邪只轻轻恩了一声,没有再说。  重重地呼吸吹在耳旁,惹的耳根子一阵发热,直到似有似无的清香味道入鼻,宫璇玑才恍然从她怀里出来,微微皱着眉道:“你身上怎么有股伤药的味道?”  司无邪慢慢地松了口气,然后将手上师傅给她的白玉瓶子递到他眼前,“是不是这个?”  宫璇玑接过瓶子只是一闻,随后有些惊讶道:“是百香草,这是伤药中的圣品,你怎么得到的?”百香草用药珍贵,极其难得,一般人根本买不到。  “是师傅给我的。”司无邪淡淡应道。师傅曾说过世间没有难得的东西,只有不用心的人。天蚕丝是如此,这药想来也是如此。  宫璇玑转着手上的白玉瓶子细看,刚想开口,就闻一道急促的脚步声从远逼近,随之响起的是赵灵有些哀号的声音。  “无邪,救命啊……我的腰快断了……”说着已经推门进来,瞧见两人暧昧的姿势,赵灵才惊觉自己来的不是时候,不禁干笑了两声,又退了出去。  宫璇玑的脸色微微涨红,想到难得一次的独处都让赵灵破坏,心里顿时来了气。  “她伤的不轻,我先帮她上药,等会再去看你。”司无邪嘴角隐隐泛起了笑意。  宫璇玑有些不乐意地点点头,把白玉瓶子还给她后,就没有多说的转身离开。出门看见赵灵时,他脸上那点红润依在,只是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  看着宫璇玑远离的背影,司无邪不知怎地想起水青楚那句“莫让浮尘遮蔽眼,劝君惜取眼前人。”  “眼前人……”呢喃一声,司无邪把手按在心口,仿佛里头有什么东西要出来般,感觉很是奇怪。  没来的及细想,赵灵夸张的哀号声已经在耳旁响起,  司无邪收回思绪,看着赵灵双手撑腰,步履怪异地向她走来,不由得轻笑出了声。  三日后中午,赵灵精神抖擞地从房中走出,下到一楼,眼尖地发现两道熟悉的身影,连忙走上前毫不客气的坐下。  “两位早上好。”赵灵笑着和...

更新时间:2020-01-21

   看似是咬牙切齿,却又隐隐透着股不安,司无邪怔愣好一会才回过神。  你到底什么时候才会把我放在心上。  司无邪心里一震,微微垂下了眼睑。她没有向别人交代的习惯,独来独往对她而言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只是这一切如今都变的有些不同……心头涌起了异样的感觉,像是有什么东西一点点地融了进去,正在慢慢的开始发酵。  修长的手指抚上了他的脖颈,司无邪轻吐了一声,另一只手则轻轻回搂住了他的腰身,唇角一动,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宫璇玑微怔,心头原本还想要质问的话,也全因这个动作一下被抛却脑后。心跳快的没了节奏,最后只得故作恼怒地瞪圆了眼睛,然后把头用力地埋在她胸前,贪图着这难得的亲密。  双手环的很紧,紧到让司无邪觉得有些难以呼吸,手指舒了卷卷了舒,最终没有松开他,只是眉头慢慢拢了起来。  “你的伤怎么样了?”低低的声音里显得有些压抑。  “已经好了。”宫璇玑闷声回答。烧了三天,刚醒没多久就听到隔壁房的动静。绝舞说应该是她任务回来了,他刚想来就被绝舞拦住,绝舞说她若心里有自己,必定会第一时间赶来。可是他等不到她,就只好自己寻来了。  司无邪只轻轻恩了一声,没有再说。  重重地呼吸吹在耳旁,惹的耳根子一阵发热,直到似有似无的清香味道入鼻,宫璇玑才恍然从她怀里出来,微微皱着眉道:“你身上怎么有股伤药的味道?”  司无邪慢慢地松了口气,然后将手上师傅给她的白玉瓶子递到他眼前,“是不是这个?”  宫璇玑接过瓶子只是一闻,随后有些惊讶道:“是百香草,这是伤药中的圣品,你怎么得到的?”百香草用药珍贵,极其难得,一般人根本买不到。  “是师傅给我的。”司无邪淡淡应道。师傅曾说过世间没有难得的东西,只有不用心的人。天蚕丝是如此,这药想来也是如此。  宫璇玑转着手上的白玉瓶子细看,刚想开口,就闻一道急促的脚步声从远逼近,随之响起的是赵灵有些哀号的声音。  “无邪,救命啊……我的腰快断了……”说着已经推门进来,瞧见两人暧昧的姿势,赵灵才惊觉自己来的不是时候,不禁干笑了两声,又退了出去。  宫璇玑的脸色微微涨红,想到难得一次的独处都让赵灵破坏,心里顿时来了气。  “她伤的不轻,我先帮她上药,等会再去看你。”司无邪嘴角隐隐泛起了笑意。  宫璇玑有些不乐意地点点头,把白玉瓶子还给她后,就没有多说的转身离开。出门看见赵灵时,他脸上那点红润依在,只是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  看着宫璇玑远离的背影,司无邪不知怎地想起水青楚那句“莫让浮尘遮蔽眼,劝君惜取眼前人。”  “眼前人……”呢喃一声,司无邪把手按在心口,仿佛里头有什么东西要出来般,感觉很是奇怪。  没来的及细想,赵灵夸张的哀号声已经在耳旁响起,  司无邪收回思绪,看着赵灵双手撑腰,步履怪异地向她走来,不由得轻笑出了声。  三日后中午,赵灵精神抖擞地从房中走出,下到一楼,眼尖地发现两道熟悉的身影,连忙走上前毫不客气的坐下。  “两位早上好。”赵灵笑着和。。。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