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10分六合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白狼公孙

白狼公孙
更新时间:2019-08-21
  意外魂穿乱世,公孙止举起了弯刀奔驰在草原,大氅扬起:“谁挡谁死”狼行千里吃肉,人行千里只为求活,三国乱世,不是吃人就是被吃。群号:174411676  一只只脚步凌乱的踏过地面,溅起尘土,无数的人在将官的呼喊声有序的往前走,后方喊杀声如潮汐涌过来时,奔逃的前方人群侧面,有一路护送的骑兵折转回去,迎头截下追袭而来冀州兵马。  这正是向西想要入五阮关走太行的公孙止一行队伍,幽燕步卒、黑山骑、冀州降卒算在一起不超过一万五千人,尤其降卒中,在大队伍西撤转移当中,不少脱离逃走,一部分想要逃走被黑山骑追上杀死在原野上。  饶是如此,骑兵的威慑力终究有限,阻止不了大面积的降卒逃走或死亡,随着袁绍部曲开始...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军旅战争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一语破春风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10分六合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10分六合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分享到:

完结感言和新书《兵器大师》更新时间:2019-08-21

10分六合   一只只脚步凌乱的踏过地面,溅起尘土,无数的人在将官的呼喊声有序的往前走,后方喊杀声如潮汐涌过来时,奔逃的前方人群侧面,有一路护送的骑兵折转回去,迎头截下追袭而来冀州兵马。  这正是向西想要入五阮关走太行的公孙止一行队伍,幽燕步卒、黑山骑、冀州降卒算在一起不超过一万五千人,尤其降卒中,在大队伍西撤转移当中,不少脱离逃走,一部分想要逃走被黑山骑追上杀死在原野上。  饶是如此,骑兵的威慑力终究有限,阻止不了大面积的降卒逃走或死亡,随着袁绍部曲开始追上来,西撤途中,几乎每日都有厮杀,前几日是厮杀最为激烈的,就连公孙止也冲上阵中与人搏命,到了后面几天,冀州军的追袭攻势也逐步变成交替攻击,想要一口一口的啄食这支疲于奔命的残兵。  从易京至五阮关全程将近四五百里,长途跋涉中,就算袁绍大多都是步卒,他们也不敢随意停下。  无数的喧闹声中,牵招挥舞刀刃杀入后方追袭而来的人群,自己这边的后方本阵也在顽强抵抗,为名单经的右北平将领,本就是公孙瓒麾下久经战阵的大将,这样的阵仗也经历过不少,当察觉到袁绍的交替攻势后,提醒过了眼下的新主公,随后披甲持矛带着两千步卒主动点断后,采取紧密的防御阵型且战且走,偶尔遇到地势险要的位置,也会驻兵防守一番,然后再离开追上大队,竟也坚持了近半月。  亲冒石矢,自己也身负数创,公孙止让人过来替代他殿后,单经把人赶走,拔刀架在脖子上:“若不能让公子与诸君将士悉数回去幽州,经愧对主公,不如就此了却身躯,公子再派人来——”  正直刚烈言辞,周围只剩下千多人的幽燕步卒爆发呼应之声。  公孙止自然不再劝阻,安排邹丹、典韦时刻准备接应他们,这天傍晚,西面,冀州军的摩擦消耗的攻势打过一波后,渐渐后撤离开。  夜幕随之而来。  秋末的夜风微寒拂过夜色,山的轮廓昏暗,靠近山野脚下,溪水被布满老茧、细微创口的手捧起喝进嘴里,疲惫摇晃的士卒直起身,周围满是和他一样疲惫的身影,或喝水,或靠在石头、树躯下抓紧时间休息,血腥气、草药的味道在空气淡淡的传开。  沙沙的脚步声,有士卒走了几步倒下,后面的同伴冲上来搀扶,低吼:“来人,快来人给他止血啊......”  焦急嘶哑的低吼声中,倒下的身影被拖去树下,负责处理伤口的士卒赶紧上去,然而不久,那边传来让人心痛的哭泣声。  一万多人的队伍这样的声音毕竟并不多,偶尔听来就像夜狐在嘶叫。黑暗的山野间,此处的较高的地势,人牵着战马的轮廓形单影只的在走,片刻后,在一块石头上坐下来,卷起腹上撕裂的锦帛,包扎起了伤口。  身影的腹部、手臂、肩膀多多少少都有几处伤口,有些覆有甲叶的地方,同样被砍的凹进去,或擦出白痕,前几次激烈的追袭,他带队冲过两次,厮杀中不免被冷枪暗箭伤到,就如典韦那般厉害,战事过后,也方才发觉自己后背、大腿、手臂都被刀枪撕破皮肉。  对于那巨汉而言都是小伤,但对于公孙止而言却是疼痛的差点让他在马背上昏厥过去,几次都挺过来了。...

更新时间:2019-08-21

   一只只脚步凌乱的踏过地面,溅起尘土,无数的人在将官的呼喊声有序的往前走,后方喊杀声如潮汐涌过来时,奔逃的前方人群侧面,有一路护送的骑兵折转回去,迎头截下追袭而来冀州兵马。  这正是向西想要入五阮关走太行的公孙止一行队伍,幽燕步卒、黑山骑、冀州降卒算在一起不超过一万五千人,尤其降卒中,在大队伍西撤转移当中,不少脱离逃走,一部分想要逃走被黑山骑追上杀死在原野上。  饶是如此,骑兵的威慑力终究有限,阻止不了大面积的降卒逃走或死亡,随着袁绍部曲开始追上来,西撤途中,几乎每日都有厮杀,前几日是厮杀最为激烈的,就连公孙止也冲上阵中与人搏命,到了后面几天,冀州军的追袭攻势也逐步变成交替攻击,想要一口一口的啄食这支疲于奔命的残兵。  从易京至五阮关全程将近四五百里,长途跋涉中,就算袁绍大多都是步卒,他们也不敢随意停下。  无数的喧闹声中,牵招挥舞刀刃杀入后方追袭而来的人群,自己这边的后方本阵也在顽强抵抗,为名单经的右北平将领,本就是公孙瓒麾下久经战阵的大将,这样的阵仗也经历过不少,当察觉到袁绍的交替攻势后,提醒过了眼下的新主公,随后披甲持矛带着两千步卒主动点断后,采取紧密的防御阵型且战且走,偶尔遇到地势险要的位置,也会驻兵防守一番,然后再离开追上大队,竟也坚持了近半月。  亲冒石矢,自己也身负数创,公孙止让人过来替代他殿后,单经把人赶走,拔刀架在脖子上:“若不能让公子与诸君将士悉数回去幽州,经愧对主公,不如就此了却身躯,公子再派人来——”  正直刚烈言辞,周围只剩下千多人的幽燕步卒爆发呼应之声。  公孙止自然不再劝阻,安排邹丹、典韦时刻准备接应他们,这天傍晚,西面,冀州军的摩擦消耗的攻势打过一波后,渐渐后撤离开。  夜幕随之而来。  秋末的夜风微寒拂过夜色,山的轮廓昏暗,靠近山野脚下,溪水被布满老茧、细微创口的手捧起喝进嘴里,疲惫摇晃的士卒直起身,周围满是和他一样疲惫的身影,或喝水,或靠在石头、树躯下抓紧时间休息,血腥气、草药的味道在空气淡淡的传开。  沙沙的脚步声,有士卒走了几步倒下,后面的同伴冲上来搀扶,低吼:“来人,快来人给他止血啊。。。。。。”  焦急嘶哑的低吼声中,倒下的身影被拖去树下,负责处理伤口的士卒赶紧上去,然而不久,那边传来让人心痛的哭泣声。  一万多人的队伍这样的声音毕竟并不多,偶尔听来就像夜狐在嘶叫。黑暗的山野间,此处的较高的地势,人牵着战马的轮廓形单影只的在走,片刻后,在一块石头上坐下来,卷起腹上撕裂的锦帛,包扎起了伤口。  身影的腹部、手臂、肩膀多多少少都有几处伤口,有些覆有甲叶的地方,同样被砍的凹进去,或擦出白痕,前几次激烈的追袭,他带队冲过两次,厮杀中不免被冷枪暗箭伤到,就如典韦那般厉害,战事过后,也方才发觉自己后背、大腿、手臂都被刀枪撕破皮肉。  对于那巨汉而言都是小伤,但对于公孙止而言却是疼痛的差点让他在马背上昏厥过去,几次都挺过来了。。。。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