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10分六合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宠妻成瘾:老婆,你要乖

宠妻成瘾:老婆,你要乖
更新时间:2019-09-15
  他,俊美雅痞,隐居宁城的名门贵胄。  是她最牛X的金主,最嚣张的后盾,最狂妄的资本,更是宠她到无法无天的老公。  白莲花?她揍!  渣男?她狠狠揍!  欺负她的人,一个个百倍虐回来!  管你有背景没背景,反正都没她有背景!  燕伊人:楚怀瑾是我的得知我幸。  楚怀瑾:燕伊人一如我命。  “好,你监督着,如果我没做到,就让我不得好死。”  说来这么多,沉俊华也累了,他身子靠在沙发上,语调也有了些许疲意。  “就当是我的私心在作祟,现在我还不能把言言还给你。我希望人生最后一段时光,是她陪我度过的。”  说他自私也好,他都认了。  想要言言陪他度过这段人生最艰难的时光,是他的私心。  楼下大厅。...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女生小说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艾维斯。迪恩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10分六合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分享到:

第3454章 世界之大,我想要的只有你【终】更新时间:2019-09-15

10分六合   “好,你监督着,如果我没做到,就让我不得好死。”  说来这么多,沉俊华也累了,他身子靠在沙发上,语调也有了些许疲意。  “就当是我的私心在作祟,现在我还不能把言言还给你。我希望人生最后一段时光,是她陪我度过的。”  说他自私也好,他都认了。  想要言言陪他度过这段人生最艰难的时光,是他的私心。  楼下大厅。  初语已经从最开始的淡然,到现在面带焦急,她焦急的情绪,毫不掩饰的写在脸上。  “楚哥哥,我该上去了。”她离开得太久,沉俊华会不会突然发病?  他发病了,身边没有一个照顾的人,他该怎么办?  种种担忧在心底划过,她就更是坐立难安。  恨不得立刻回到病房,照顾他。  楚少爷不确定楼上的裴三少和沉俊华谈得怎么样了,所以,不敢轻易放她走。  “花骨朵,我知道你是为阿钦在赎罪。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与其让你替他承担错误的后果,他宁愿自己亲自赎罪。”  她现在一心一意的要照顾沉俊华,忽略了三裴的感受。  忽略了他心底的愧疚和不安,他其实比谁都希望自己亲自来赎罪。  可是,她一句话,便将他打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  他是个罪人,最害怕听到的,就是因为他的出现,而让沉俊华心情受影响,进而让病情加速恶化。  “楚哥哥,我现在只想着怎么照顾俊华,其他的人和事,不在我关心的范围。”  顿了顿,初语微微抬起眼帘:“我是在为自己赎罪,为了让自己良心不受煎熬。”  看到从电梯里出来的裴三少,楚少爷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裴三少失魂落魄的走上前,来到初语身后。  初语毫无感觉,继续说道:“楚哥哥,以后不要来找我了,我不想听到他的任何消息。”  不想听到他的任何消息?  她是在恨他,对么?  应该的……  她应该恨他。  是他,亲手害死了自己的孩子。  害死了他们的世杰。  “言言……”裴三少低哑的出声,小心翼翼的叫着她。  初语浑身一僵,她没有回头。  楚少爷转身离开了,把空间留给他们。  初语暗自深吸了一口气,垂在身侧的手,缓缓握紧,又缓慢的松开,她转身要走。  裴三少突然伸手拦住她,语带恳求:“言言,听我说两句话好么?”  “让开。”  “听完说两句话,就两句,好不好?”  初语面无表情,绕过他就走。  裴三少步步紧跟,心中悲痛,他情难自禁的伸手从身后抱住了她。  “言言,我知道我罪大恶极,我知道我说什么都不能弥补不能挽回两条生命。求你给我一次机会,让我赎罪,好吗?”  痛到了极点,他埋首在她颈窝里,滚烫的热泪,低落在她皮肤上。  那一小块皮肤,似乎被灼伤了一般。  隐隐作痛。  “我爱你。”裴三少薄唇颤抖着,在她脖子细嫩的皮肤上轻轻一吻。  他低垂着脑袋,缓缓松开了手。  初语迈开沉重的脚步,没有说话。  ...

更新时间:2019-09-15

   “好,你监督着,如果我没做到,就让我不得好死。”  说来这么多,沉俊华也累了,他身子靠在沙发上,语调也有了些许疲意。  “就当是我的私心在作祟,现在我还不能把言言还给你。我希望人生最后一段时光,是她陪我度过的。”  说他自私也好,他都认了。  想要言言陪他度过这段人生最艰难的时光,是他的私心。  楼下大厅。  初语已经从最开始的淡然,到现在面带焦急,她焦急的情绪,毫不掩饰的写在脸上。  “楚哥哥,我该上去了。”她离开得太久,沉俊华会不会突然发病?  他发病了,身边没有一个照顾的人,他该怎么办?  种种担忧在心底划过,她就更是坐立难安。  恨不得立刻回到病房,照顾他。  楚少爷不确定楼上的裴三少和沉俊华谈得怎么样了,所以,不敢轻易放她走。  “花骨朵,我知道你是为阿钦在赎罪。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与其让你替他承担错误的后果,他宁愿自己亲自赎罪。”  她现在一心一意的要照顾沉俊华,忽略了三裴的感受。  忽略了他心底的愧疚和不安,他其实比谁都希望自己亲自来赎罪。  可是,她一句话,便将他打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  他是个罪人,最害怕听到的,就是因为他的出现,而让沉俊华心情受影响,进而让病情加速恶化。  “楚哥哥,我现在只想着怎么照顾俊华,其他的人和事,不在我关心的范围。”  顿了顿,初语微微抬起眼帘:“我是在为自己赎罪,为了让自己良心不受煎熬。”  看到从电梯里出来的裴三少,楚少爷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裴三少失魂落魄的走上前,来到初语身后。  初语毫无感觉,继续说道:“楚哥哥,以后不要来找我了,我不想听到他的任何消息。”  不想听到他的任何消息?  她是在恨他,对么?  应该的……  她应该恨他。  是他,亲手害死了自己的孩子。  害死了他们的世杰。  “言言……”裴三少低哑的出声,小心翼翼的叫着她。  初语浑身一僵,她没有回头。  楚少爷转身离开了,把空间留给他们。  初语暗自深吸了一口气,垂在身侧的手,缓缓握紧,又缓慢的松开,她转身要走。  裴三少突然伸手拦住她,语带恳求:“言言,听我说两句话好么?”  “让开。”  “听完说两句话,就两句,好不好?”  初语面无表情,绕过他就走。  裴三少步步紧跟,心中悲痛,他情难自禁的伸手从身后抱住了她。  “言言,我知道我罪大恶极,我知道我说什么都不能弥补不能挽回两条生命。求你给我一次机会,让我赎罪,好吗?”  痛到了极点,他埋首在她颈窝里,滚烫的热泪,低落在她皮肤上。  那一小块皮肤,似乎被灼伤了一般。  隐隐作痛。  “我爱你。”裴三少薄唇颤抖着,在她脖子细嫩的皮肤上轻轻一吻。  他低垂着脑袋,缓缓松开了手。  初语迈开沉重的脚步,没有说话。  ...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