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10分六合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农家有儿要养成

农家有儿要养成
更新时间:2019-07-18
  买大赠小,听多了,买小赠大,宝春却是头次听说。  是古人的观念太开放?还是说那货是个奇葩!  宝春刚穿到古代就面临着养儿大业。  谁知儿子被养成了小狼崽,当面乖乖的,转眼就凶残地连亲爹都敢砍。  是她教育太失败,还是血液里流淌的基因太可怕!  这就是一个现代女医生,顶着人尽可夫的帽子,领着凶残护食的儿子,在古代,发扬医学,涉足朝堂,  遭到如此奚落和拒绝,是男人都不会再想要这样的女人。  可不知崔后母他们做了什么,那人竟然没有知难而退。  中午,宝春正在归济堂后院休息,兰香急忙忙跑进来,“小姐,不好了,外面都在说小姐和那许公子,想见甚欢,好事将近,那许公子不几天就要带上聘礼媒婆上门求亲了。...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古代穿越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风梧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10分六合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分享到:

第二十章 结局更新时间:2019-07-18

  遭到如此奚落和拒绝,是男人都不会再想要这样的女人。  可不知崔后母他们做了什么,那人竟然没有知难而退。  中午,宝春正在归济堂后院休息,兰香急忙忙跑进来,“小姐,不好了,外面都在说小姐和那许公子,想见甚欢,好事将近,那许公子不几天就要带上聘礼媒婆上门求亲了。”  “甚欢个屁!”宝春砰地放下手中的书。  “这肯定是夫人散布出去的。”兰香急的犹如热锅上的蚂蚁,“这样以来,即使将军回来,也不好退了婚事,夫人是不是疯了?她这样做难道不怕将军回来找她麻烦?”  “孩子没了,丈夫又不喜,不疯才怪。”宝春说。  “那现在怎么办?”兰香六神无主。  宝春拿把扇子一边在手上敲,一边说,“忠孝乃立身之本,不忠不孝,可是比伤风败俗严重的多,她崔后母虐待继女可以,别人也只是背后指点几下,可我要是传出不孝的名声,那就是失去了做人的根本,是会遭世人唾弃的,这还不算,连我儿子都别想再抬起头来,不管是读书还是从武,都没有出头之日,一生的污点……”  兰香不甘心,“难道就任由他们这样下去,直到花桥抬上门?”  宝春拿扇子摇了摇,嗤笑了下,“她疯,我可不能随着她疯,崔后母和大伯母他们是长辈,不能当面忤逆,不过,我们可以从别的地儿下手,那许公子,我就不信他没有弱点,人难免都会有弱点,更何况上次见他,我发现这人并非坦坦荡荡之人……”  “小姐这是想抓住把柄,让他主动退却?”兰香问。  宝春点点头,“恩,先去把这许公子的府宅打探出来,咱们找个时间暗中会上一会。”  兰香应声出去。  宝春走到窗前,打开了窗子,外面乌云密布,压的很低,天色昏暗,风雨欲来啊。  心想,这将军府,虽然没落,可依旧躲不过某些人的注意。  嫡争古往今来哪朝那代都必不可少,那是踩着血腥和人命趟过去的。  宝春倒不是很担心自己这门亲事,知道它成不了,崔后母和大伯母这些上不得台面的手段,成不了气候,那老太君为什么不做主?她也不喜欢自己,估计也巴不得自己嫁出去才好?就是因为她早已看到了结果。  别说是订了婚,就是花桥抬上门,将军爹都会给他打回去。  对自己,将军爹格外的重视,甚至比自己唯一的儿子都还要重视三分,简直可以说是宠的没边。  宝春有时候想,这大概是沾了亲生母亲光的缘故吧。  所以,最让她担忧的还是嫡系之争。  将军府一旦牵扯进去,就别想全身而退。  太子这是在用姻亲的方式将将军府绑到他们的战船上,即使不为他们所用,也省的被别人用了。  太子要是坐上那个位置还好,若是坐不上,那他们将军府可真是死无葬身之地了。  太子乃是一国储君,可储君,他毕竟不是君,不到最后,谁也说不准,坐到那个位置的会是谁?  洁身自好,明哲保身,才是嫡系之争中的上策。  可显然嫡系之争之下,想要明哲保身,也是不容易的。  一旦被太子一系瞄上,想要脱身哪有那么容易?  下雨天,天黑的特别早,宝春走出院门时,马叔还没到,瓢泼大雨,电闪雷鸣,透着闪电的亮光...

更新时间:2019-07-18

   遭到如此奚落和拒绝,是男人都不会再想要这样的女人。  可不知崔后母他们做了什么,那人竟然没有知难而退。  中午,宝春正在归济堂后院休息,兰香急忙忙跑进来,“小姐,不好了,外面都在说小姐和那许公子,想见甚欢,好事将近,那许公子不几天就要带上聘礼媒婆上门求亲了。”  “甚欢个屁!”宝春砰地放下手中的书。  “这肯定是夫人散布出去的。”兰香急的犹如热锅上的蚂蚁,“这样以来,即使将军回来,也不好退了婚事,夫人是不是疯了?她这样做难道不怕将军回来找她麻烦?”  “孩子没了,丈夫又不喜,不疯才怪。”宝春说。  “那现在怎么办?”兰香六神无主。  宝春拿把扇子一边在手上敲,一边说,“忠孝乃立身之本,不忠不孝,可是比伤风败俗严重的多,她崔后母虐待继女可以,别人也只是背后指点几下,可我要是传出不孝的名声,那就是失去了做人的根本,是会遭世人唾弃的,这还不算,连我儿子都别想再抬起头来,不管是读书还是从武,都没有出头之日,一生的污点……”  兰香不甘心,“难道就任由他们这样下去,直到花桥抬上门?”  宝春拿扇子摇了摇,嗤笑了下,“她疯,我可不能随着她疯,崔后母和大伯母他们是长辈,不能当面忤逆,不过,我们可以从别的地儿下手,那许公子,我就不信他没有弱点,人难免都会有弱点,更何况上次见他,我发现这人并非坦坦荡荡之人……”  “小姐这是想抓住把柄,让他主动退却?”兰香问。  宝春点点头,“恩,先去把这许公子的府宅打探出来,咱们找个时间暗中会上一会。”  兰香应声出去。  宝春走到窗前,打开了窗子,外面乌云密布,压的很低,天色昏暗,风雨欲来啊。  心想,这将军府,虽然没落,可依旧躲不过某些人的注意。  嫡争古往今来哪朝那代都必不可少,那是踩着血腥和人命趟过去的。  宝春倒不是很担心自己这门亲事,知道它成不了,崔后母和大伯母这些上不得台面的手段,成不了气候,那老太君为什么不做主?她也不喜欢自己,估计也巴不得自己嫁出去才好?就是因为她早已看到了结果。  别说是订了婚,就是花桥抬上门,将军爹都会给他打回去。  对自己,将军爹格外的重视,甚至比自己唯一的儿子都还要重视三分,简直可以说是宠的没边。  宝春有时候想,这大概是沾了亲生母亲光的缘故吧。  所以,最让她担忧的还是嫡系之争。  将军府一旦牵扯进去,就别想全身而退。  太子这是在用姻亲的方式将将军府绑到他们的战船上,即使不为他们所用,也省的被别人用了。  太子要是坐上那个位置还好,若是坐不上,那他们将军府可真是死无葬身之地了。  太子乃是一国储君,可储君,他毕竟不是君,不到最后,谁也说不准,坐到那个位置的会是谁?  洁身自好,明哲保身,才是嫡系之争中的上策。  可显然嫡系之争之下,想要明哲保身,也是不容易的。  一旦被太子一系瞄上,想要脱身哪有那么容易?  下雨天,天黑的特别早,宝春走出院门时,马叔还没到,瓢泼大雨,电闪雷鸣,透着闪电的亮光...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