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10分六合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一觉醒来我暴富了

一觉醒来我暴富了
更新时间:2019-08-21
  魔君穿越成为穷困潦倒女大学生,随手做点老本行,结果不小心一夜暴富  各路大佬纷纷拿着巨款来请她,自此登上人生巅峰  唯一让她有些纠结的是,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她成了众人交口称赞的女神、偶像、大师、大善人……  唉,真是想低调都难啊 新开了两本预收,以后要写的:  《国民女神貌美钱多》  《玄学白富美》  大家感兴趣的话可以提前收藏一下^_^  孟清云看得脸色发青:“你们在干嘛!”她正快步朝着“紧紧相拥”的男女走去,被身边的孟宏城抬手拦住。  “林小姐,”孟宏城上前,改了对林琅的称呼,语气中透着显而易见的尊重看,“请问这是怎么回事?”  林琅松开手打算和他说几句。谁知沈欧亚猛地扣住她的腰身,替...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现代修真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子醉今迷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10分六合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分享到:

17.第 17 章更新时间:2019-08-21

  孟清云看得脸色发青:“你们在干嘛!”她正快步朝着“紧紧相拥”的男女走去,被身边的孟宏城抬手拦住。  “林小姐,”孟宏城上前,改了对林琅的称呼,语气中透着显而易见的尊重看,“请问这是怎么回事?”  林琅松开手打算和他说几句。谁知沈欧亚猛地扣住她的腰身,替她回答了:“这宅子闹鬼。”  呵呵,闹鬼?林琅恼这人没什么实话,下死手在他胳膊上狠狠拧了一圈。  沈欧亚吃痛松开了手。抿抿唇看她片刻,并没指责她什么。  林琅正要开口,眼角余光瞥见孟清云,道:“你快回去睡觉。”  恰好这个时候陆书语被吵醒也过来了,孟宏城就说:“云云你带着同学先回屋去吧。”  扫一眼屋内众人,孟清云想告诉她爸,除了他老人家之外,在场其余几个人都是她同学。无奈她爸平时宠她得很,这个关键时刻却神色严肃目光中透着警告意味,一看就不好惹。孟清云只能悻悻然拉着陆书语离开。  等到房门重新闭合,林琅才告诉孟宏城:“令夫人恐怕已经不在人世。”  她本以为孟宏城听闻后会非常震惊或者痛苦哭泣,哪知道他沉沉地叹了口气,竟是说:“果然如此。”  不等林琅问出口,孟宏城已然道:“自她去年独自旅游回来后,我就觉得不对劲了。”他望向媚鬼,“你就是那个时候扮作了她吧?”  去年暑假的时候,孟清云去朋友家玩段时间,孟宏城出差。孟太太无事之下索性独自去旅游。  她这次游玩的时间有点久,本打算三四天回来,结果过了足足半个月才归家。回来后,孟太太的精神状况好像有些不对,整天以泪洗面,问她她也说不出怎么回事,只喃喃道难受、疼。到后来,她直接躲在卧房里闭门不出,吃住都在里面。只让人把食物送到屋子门口。就连孟清云和孟宏城,一天里也难得看到她一面。  “那些时候我都睡在书房。等到再见到她走出卧室,我就发觉,”孟宏城朝媚鬼望了眼,语气哀戚,“恐怕芯子里已经不是她本人了。”再叹,“只不过看她行事有章法,待云云也不错。我便没和她多计较。”  媚鬼支支吾吾哼唧了几声,没反驳。  林琅收回摄魂钉放回小袋子里。唤出土地公,让他寻鬼差把奄奄一息瘫在地面的媚鬼带走。  媚鬼所作所为,自有地府去判决,用不着她出手。  没了摄魂钉后,孟宏城便看不见媚鬼了。至于土地和鬼差,他更是看不着,仅仅感觉到周围阵阵冷风吹过、屋里寒飕飕的而已。  林琅:“孟先生好胆量,竟敢和鬼祟相处那么久。你知不知家里失踪的那些男佣去了哪里?尸身又是怎么不见的?”  连续的简短两个问题,成功让孟宏城变了神色,显然并不晓得这些事情和媚鬼有关。  他眼中慢慢蓄了泪,低叹道:“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好歹夫妻一场,离开这个家,也不回来看看。我留着这东西占着她的身体,也是妄想着万一哪天她能死而复生。”  林琅还欲再说几句,忽地想到了什么,眉心瞬间紧蹙。  沈欧亚:“怎么了?”  “如果孟太太正常亡故,魂魄必然离体去了阴间。头七回门的时候,可以托梦告诉家里人,她已然不在人世。问题是——”  问题...

更新时间:2019-08-21

   孟清云看得脸色发青:“你们在干嘛!”她正快步朝着“紧紧相拥”的男女走去,被身边的孟宏城抬手拦住。  “林小姐,”孟宏城上前,改了对林琅的称呼,语气中透着显而易见的尊重看,“请问这是怎么回事?”  林琅松开手打算和他说几句。谁知沈欧亚猛地扣住她的腰身,替她回答了:“这宅子闹鬼。”  呵呵,闹鬼?林琅恼这人没什么实话,下死手在他胳膊上狠狠拧了一圈。  沈欧亚吃痛松开了手。抿抿唇看她片刻,并没指责她什么。  林琅正要开口,眼角余光瞥见孟清云,道:“你快回去睡觉。”  恰好这个时候陆书语被吵醒也过来了,孟宏城就说:“云云你带着同学先回屋去吧。”  扫一眼屋内众人,孟清云想告诉她爸,除了他老人家之外,在场其余几个人都是她同学。无奈她爸平时宠她得很,这个关键时刻却神色严肃目光中透着警告意味,一看就不好惹。孟清云只能悻悻然拉着陆书语离开。  等到房门重新闭合,林琅才告诉孟宏城:“令夫人恐怕已经不在人世。”  她本以为孟宏城听闻后会非常震惊或者痛苦哭泣,哪知道他沉沉地叹了口气,竟是说:“果然如此。”  不等林琅问出口,孟宏城已然道:“自她去年独自旅游回来后,我就觉得不对劲了。”他望向媚鬼,“你就是那个时候扮作了她吧?”  去年暑假的时候,孟清云去朋友家玩段时间,孟宏城出差。孟太太无事之下索性独自去旅游。  她这次游玩的时间有点久,本打算三四天回来,结果过了足足半个月才归家。回来后,孟太太的精神状况好像有些不对,整天以泪洗面,问她她也说不出怎么回事,只喃喃道难受、疼。到后来,她直接躲在卧房里闭门不出,吃住都在里面。只让人把食物送到屋子门口。就连孟清云和孟宏城,一天里也难得看到她一面。  “那些时候我都睡在书房。等到再见到她走出卧室,我就发觉,”孟宏城朝媚鬼望了眼,语气哀戚,“恐怕芯子里已经不是她本人了。”再叹,“只不过看她行事有章法,待云云也不错。我便没和她多计较。”  媚鬼支支吾吾哼唧了几声,没反驳。  林琅收回摄魂钉放回小袋子里。唤出土地公,让他寻鬼差把奄奄一息瘫在地面的媚鬼带走。  媚鬼所作所为,自有地府去判决,用不着她出手。  没了摄魂钉后,孟宏城便看不见媚鬼了。至于土地和鬼差,他更是看不着,仅仅感觉到周围阵阵冷风吹过、屋里寒飕飕的而已。  林琅:“孟先生好胆量,竟敢和鬼祟相处那么久。你知不知家里失踪的那些男佣去了哪里?尸身又是怎么不见的?”  连续的简短两个问题,成功让孟宏城变了神色,显然并不晓得这些事情和媚鬼有关。  他眼中慢慢蓄了泪,低叹道:“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好歹夫妻一场,离开这个家,也不回来看看。我留着这东西占着她的身体,也是妄想着万一哪天她能死而复生。”  林琅还欲再说几句,忽地想到了什么,眉心瞬间紧蹙。  沈欧亚:“怎么了?”  “如果孟太太正常亡故,魂魄必然离体去了阴间。头七回门的时候,可以托梦告诉家里人,她已然不在人世。问题是——”  问题。。。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