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10分六合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网游之三国定鼎

网游之三国定鼎
更新时间:2019-09-13
  这是一个世界,一个真实的世界。有人挥洒热血,有人无悔出剑。三国,好大一个世界,好大一场烟雨,花开花落不知几时节。或许,你也曾被雨淋湿过,但不可否认那种酣畅淋漓不可抹却。这场烟花雨,不管夹雪,还是带血,都有人笑着,看着,直到冷冽。  “话说我们会死吧,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够活下去那就可以称得上非人的存在了。”  “恩,如果你活下来了那就不是人!”  “有你这么说话吗?什么不是人!明明是人,什么不是人?!”  “哎!我觉得你这个人三观有问题啊,是不是语文老师死得早?人是人?虽然后面一个人字,那也不代表他就是人啊。”  “我跟你说,像什么鱼人,鸟人,半人马,名字里面有个人字,也不代表他们就是人!明明...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虚拟网游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应无求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10分六合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分享到:

第一千零十八章 重兵陈于野更新时间:2019-09-13

10分六合   “话说我们会死吧,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够活下去那就可以称得上非人的存在了。”  “恩,如果你活下来了那就不是人!”  “有你这么说话吗?什么不是人!明明是人,什么不是人?!”  “哎!我觉得你这个人三观有问题啊,是不是语文老师死得早?人是人?虽然后面一个人字,那也不代表他就是人啊。”  “我跟你说,像什么鱼人,鸟人,半人马,名字里面有个人字,也不代表他们就是人!明明就不是人!”  “哦。那你赶快去死吧,为了证明你是个人!”  “这个,那个,我觉得人还是人的嘛,只是越人而已~”  “喂,老闲,能不能别靠这么近?呸。”吃凤凰的蛤蟆说着,从嘴里面吐出一口唾沫,一口鲜红的唾沫。  “我姓云,不姓老。”云闲一本正经的回道,闪过劈下的长刀,右脚踢出,将整匹战马都踢得向一侧倒下。  他们两个人正背靠着背,被鲜卑骑兵围困着,形成了一个包围圈,将他们牢牢的包围住了。不论哪一个方位,都有一名虎视眈眈的鲜卑骑兵,提着长刀正在寻觅着机会,他们知道困兽犹斗,于是并不着急,正用时间慢慢的消耗着云闲与吃凤凰的蛤蟆的体力。至少在短时间内是不会动进攻的,毕竟有着前车之鉴存在,那之前死去的鲜卑骑兵,一个个就是血的教训。  “但是我疼,浑身不得劲!”吃凤凰的蛤蟆继续说道。  他的背与云闲的背相抵,脊背摩擦,伤口处无时无刻不传来着痛感,让他的眼皮隐隐的不断在跳动,疼得嘴里面直抽着凉气。双手持着的大刀与长矛也时不时的颤抖了几下,在过后吃凤凰的蛤蟆又下意识的握紧,心神整个绷紧,提防着鲜卑骑兵随时可能动的攻击,也正因为如此,他感受到的疼痛,也越加的清晰与鲜明。  云闲无奈的摇头,眼睛斜瞟向自己耸拉的左臂,翻了一个白眼道:“你以为我不疼啊?”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这却是表面的,一旦有鲜卑骑兵朝他们进攻,就能够迅的反应过来并反击。他们两个的配合无比的默契,背靠着背让两人能够有一个安全不会受到袭击的所在,只需要全力防御面前的一片就行。  “话说我突然想起一个片子啊,叫断背山!”吃凤凰的蛤蟆没话找话,也就只有这样,可以稍稍的转移他的注意力,不会饱受痛楚折磨。  “断背山?什么鬼?”云闲有些好奇的反问。  “恩。”吃凤凰的蛤蟆思索,突然有鲜卑骑兵冲来,战马掠过,长刀朝着他劈下。  “吵什么吵?没见哥正思索问题么?”吃凤凰的蛤蟆怒喝,大刀闪电般的划出,接住了鲜卑骑兵的长刀,长矛刺出,瞬间洞穿了鲜卑骑兵的胸膛,像是甩破布一般的将他甩了出去。  他突然眼睛一亮,连忙道:“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应该是讲述一个生在名为断背山的两个男人之间的友谊!”  “男人?”云闲还是充满着疑问。  断背山的故事?好吧,到这时候还扯这个干什么?他们的故事都不知道能不能写完,就更别说管什么断背山的故事了。  这是困境,令他们无法跨越的困境,似乎不管他们怎么挣扎,都只是挣扎而已,始终改不了死亡的命运。即使是眼前的鲜卑骑兵已经不再动手,可。。。

更新时间:2019-09-13

   “话说我们会死吧,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够活下去那就可以称得上非人的存在了。”  “恩,如果你活下来了那就不是人!”  “有你这么说话吗?什么不是人!明明是人,什么不是人?!”  “哎!我觉得你这个人三观有问题啊,是不是语文老师死得早?人是人?虽然后面一个人字,那也不代表他就是人啊。”  “我跟你说,像什么鱼人,鸟人,半人马,名字里面有个人字,也不代表他们就是人!明明就不是人!”  “哦。那你赶快去死吧,为了证明你是个人!”  “这个,那个,我觉得人还是人的嘛,只是越人而已~”  “喂,老闲,能不能别靠这么近?呸。”吃凤凰的蛤蟆说着,从嘴里面吐出一口唾沫,一口鲜红的唾沫。  “我姓云,不姓老。”云闲一本正经的回道,闪过劈下的长刀,右脚踢出,将整匹战马都踢得向一侧倒下。  他们两个人正背靠着背,被鲜卑骑兵围困着,形成了一个包围圈,将他们牢牢的包围住了。不论哪一个方位,都有一名虎视眈眈的鲜卑骑兵,提着长刀正在寻觅着机会,他们知道困兽犹斗,于是并不着急,正用时间慢慢的消耗着云闲与吃凤凰的蛤蟆的体力。至少在短时间内是不会动进攻的,毕竟有着前车之鉴存在,那之前死去的鲜卑骑兵,一个个就是血的教训。  “但是我疼,浑身不得劲!”吃凤凰的蛤蟆继续说道。  他的背与云闲的背相抵,脊背摩擦,伤口处无时无刻不传来着痛感,让他的眼皮隐隐的不断在跳动,疼得嘴里面直抽着凉气。双手持着的大刀与长矛也时不时的颤抖了几下,在过后吃凤凰的蛤蟆又下意识的握紧,心神整个绷紧,提防着鲜卑骑兵随时可能动的攻击,也正因为如此,他感受到的疼痛,也越加的清晰与鲜明。  云闲无奈的摇头,眼睛斜瞟向自己耸拉的左臂,翻了一个白眼道:“你以为我不疼啊?”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这却是表面的,一旦有鲜卑骑兵朝他们进攻,就能够迅的反应过来并反击。他们两个的配合无比的默契,背靠着背让两人能够有一个安全不会受到袭击的所在,只需要全力防御面前的一片就行。  “话说我突然想起一个片子啊,叫断背山!”吃凤凰的蛤蟆没话找话,也就只有这样,可以稍稍的转移他的注意力,不会饱受痛楚折磨。  “断背山?什么鬼?”云闲有些好奇的反问。  “恩。”吃凤凰的蛤蟆思索,突然有鲜卑骑兵冲来,战马掠过,长刀朝着他劈下。  “吵什么吵?没见哥正思索问题么?”吃凤凰的蛤蟆怒喝,大刀闪电般的划出,接住了鲜卑骑兵的长刀,长矛刺出,瞬间洞穿了鲜卑骑兵的胸膛,像是甩破布一般的将他甩了出去。  他突然眼睛一亮,连忙道:“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应该是讲述一个生在名为断背山的两个男人之间的友谊!”  “男人?”云闲还是充满着疑问。  断背山的故事?好吧,到这时候还扯这个干什么?他们的故事都不知道能不能写完,就更别说管什么断背山的故事了。  这是困境,令他们无法跨越的困境,似乎不管他们怎么挣扎,都只是挣扎而已,始终改不了死亡的命运。即使是眼前的鲜卑骑兵已经不再动手,可...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