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10分六合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四百八十一章 杜鹃的打算

作者:然小糖    更新时间:2019-05-26    状态:已完结
    说三道四的人们一听,再细细一看,果不是了怨师父么。

  “没想到,你还挺洁身自好的。”桑榆勾着了怨的脖子,笑的很是甜蜜,她男人即便忘记了一切,这点还是一如既往的保持着。

  很好,很强大。

  了怨面不改色,继续朝前走去。

  穿过集市,来到一座小院前,桑榆好奇的看去,了怨见她如此,不知为何,出声解释道:“先前为这个镇子清除了狼妖,镇长送给我的这座小院子,在你养伤期间,便暂时停留此处。”

  “哦。不过,我闻到香气了哟,你艳福不浅么!”桑榆故作吃醋的轻哼一声,模样淡淡的,好似不太想搭理他的样子。

  了怨见她如此,嘴角微微勾起,自己都未曾察觉。

  “吱嘎……”

  “了怨师父,您回来了。”隔壁院子的门打开,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从里头走出来,看着了怨的眸子灼灼生辉,一副痴迷的样子,当她看到了怨怀中抱着一名女子时,那眸底闪过嫉妒之色。

  了怨却是看都未曾看她一眼,拿出钥匙,小心翼翼的抱着桑榆,打开了门。

  一股灰尘扬起,了怨扇了扇,神色清冷,却是略显担忧的询问了怀中人儿一句:“许久未曾居住了,可曾呛到?”

  桑榆看着那少女手渐渐握紧,神色淡淡,抬眸对上了怨略显担忧的眸子,笑眯眯的摇头:“未曾,勿忧。就是有些饿了。”

  “嗯,你且先坐着,我去给你收拾一下屋子,稍后便给你做饭吃。”经过此次大战蛇妖之事后,这了怨仿佛开了情窍之门了般,他什么都不想,只知道他不能看她丝毫委屈。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这般。

  了怨停了停手,随后又给桑榆收拾起屋子来。

  铺好床铺,一记清尘术打过去,跟着火术烘烤被褥,仔细中透着小心翼翼,桑榆察觉那姑娘未曾离开,转头看向站在门口不敢进来的少女。

  “你有事?”桑榆开口。

  “你是谁?你难道不知道了怨师父是和尚么?你这是在扰他清修,你想乱了他的心,害他不能得道么!”少女低声却严厉的呵斥。

  桑榆勾起嘴角,笑的很是甜美,少女嫉妒的看着那张美艳的脸,更该死的讨厌死了那软糯的声音,这样一个矛盾的组合,在这女人身上却该死的没有丝毫让人厌恶的地方。

  如何不让她嫉妒,怨恨。

  “这话不该对你自己说么?你自己得不到,便想让我知难而退?你死心吧,了怨是我的,也只能是我一个人的,不管这辈子,还是下辈子,或是生生世世,他,都是我的!”软糯的声音,透着坚定,少女越发怨恨桑榆。

  她凭什么如此笃定!

  “你会害了他!”少女再次强调。

  “会不会害了他,不是你说的算的,他自己都不在意,还愿意抱着我,带我来到他的住处。而你,却是连他的门都不敢入,这难道还不能代表什么?”桑榆毫不客气也不做掩饰的嘲讽道。

  凭了怨的本事,怎么可能听不到她们的对话?

  桑榆只是相信,相信南辰不管是否忘记了一切,不管变成什么样的人,他心里都是有自己的而已。

  少女手紧紧握住门框,抬脚想进来,却是迟迟不敢踏步。

  看着那女人的笑颜,她恨不得上前撕裂了那张脸。因桑榆的激将,她终究还是踏入了一只脚,还未曾等另一只脚进来,了怨却是从屋里出来了,淡漠的看着少女踏入的那只脚。

  “了怨师父,我,我只是想看看你是否需要帮助。我也是女孩子,可以帮你照顾那位姑娘的。”少女的心抽痛抽痛的,可还是紧张的解释着,生怕了怨生了气。

  了怨神色淡淡,低呼一声佛号:“阿弥陀佛,贫僧不需要帮助,灵悠,贫僧可以自己照顾的很好,女施主,还是先回去吧!”

  桑榆听到这话,眼底的笑意更浓了。

  一手撑着下巴,看着少女的脸宛若变色龙般,不断变化颜色,最后收回了那只脚,退了出去。

  “既然如此,那我便先回去了。”少女委屈的声音都带着颤音,显然已经忍不住要将泪滑落眼眶了,了怨丝毫不为所动,淡漠的看她离开后,手一挥,门便关上了。

  少女听到身后关门的声音,脚步一顿,随即眼泪再也止不住滑落眼眶,哭着捂着嘴巴跑回去了。

  “小妹……”院子里一年轻少妇见此,满目不解,不是听到隔壁小师父回来,欢喜着去帮忙么?随后想到什么,叹息着摇了摇头,那位小师父看着便不是好相处的,这小姑子怎的就这般死心眼,看上了一个和尚。

  看上也就罢了,若是普通和尚,还俗便是,奈何人家还是驱魔师,这如何可能呐。

  想了想,进了厨房,给小姑子做些喜欢吃的食物端过去罢了。

  “了怨,我饿了。”桑榆噘着嘴吧,一手撑着下巴,睁着一双湿漉漉的眸子,委屈的撒娇道。

  了怨看向她,依旧神色冷漠,可那双眸子,桑榆瞧得清楚,透着些许无奈与宠溺,她心下欢喜,面上不显。

  “想吃什么?”了怨开口询问。

  “我方才经过酒楼闻到了乳鸽的味道,我想吃肉肉。今天中午烤的银鱼也未曾个吃到……”桑榆娇憨的说道。

  “你在家中呆着,我去给你买来。”了怨想了想,还是开口道。

  “嗯。”桑榆点头,跟着就见了怨再次抱起她,桑榆不解的看向了怨,了怨道:“你身子还未好,这几日还是多加休息为好。晚上我会为你疗伤,此时不合适。”

  “嗯。”桑榆脸颊微红,看着她娇羞的模样,了怨脑中再次划过一道身影,耳边响起一段话语。

  “往后余生,清贫是你,荣华是你,眸中是你,生生世世,皆为你,夫君,往后余生,还请指教。”女子娇笑倩一,眉目如画,眸中充满了爱意,倒映着男子的模样。

  了怨回神,低首看着怀中的女子,方才那女子模样,赫然便是怀中女子的容貌,只是那张容颜,那眼神,充满了自信与爱意,与如今的娇俏软萌重合在一起,他的心湖永远也不可能如往常那般平静。

  他早已知晓,只是还不愿去承认。

  或是,那是他与她的前世?

  因方才那景象,自幼便出现在他脑海之中,红帐花烛,凤冠霞帔,显然是大婚之日。

  她对自己,是独特的存在。

  “且先休息着,我这便去给你买乳鸽回来。”了怨未曾发现,自己说话的语气更加柔和了些。

  桑榆笑眯眯的看着他,了怨不好意思的撇开脸,转身出了门。

  出门后还不放心,将院子里布下的阵法启动,转身朝着清泉镇唯一的那家福仙楼走去。

  桑榆刚躺下,身边一阵波动,跟着一道身影出现。

  “溯官?”桑榆未曾起身,依旧躺着,嘴角微勾,来人一身青衣,银线勾勒竹纹,一脸正气,倒是俊美无双,只是眼神过于冷酷。

  他四下看了看,并未他所知的现代环境,眉头微皱,看向床上的绝美女子,唇抿了抿,恭敬下跪。

  “第三府判官,李溯拜见殿下。”溯官神色恭敬,桑榆转身,单手撑住脑袋,支撑着身子。

  “来找琴娘?还未曾打消送她轮回的念头?”桑榆另一只手摸了摸手腕,手腕上华光一闪,出现了一只镯子,赫然便是上一个位面所戴的养魂镯。

  “还请殿下理解李溯的心思,下官也是为了琴娘好,她还有一份姻缘等着她。”李溯压下心中的暴虐,强迫自己说出口。

  琴娘在养魂镯内看的清楚,暴躁的怒喝:“好你大爷,好你个李溯,竟还未曾打消念头,我告诉你,我死也不会转世的。有本事,你从殿下这边抢走养魂镯,你抢到,老娘就认命去转世,去嫁给旁的男人,在你跟前亲亲我我,再也不要你了!”

  李溯听到琴娘的话,藏在袍子中的手死死握着,再次请求:“求殿下成全!”

  “本殿若是不成全呢?你当真如琴娘所说,要跟我抢东西?”桑榆好笑的看着李溯,李溯连忙叩首:“下官不敢。”

  “李溯,我曾让鬼使带话给你,那男子与琴娘的姻缘线已经被我斩断,如今琴娘姻缘线那头乃是你。你为何偏要走牛角尖,要让她去嫁给那人,难道就因那男人曾为你挡过一刀,你曾许诺,会将琴娘在来世让给他不曾?这便是你爱琴娘?如果是,那么,你的爱,真让我瞧不起,我也不介意亲自前往奈何桥边,将你与琴娘的名字从三生石上抹去,从此以后,你与她从此陌路,相见不相识。”

  “不,殿下,我不要。”琴娘见桑榆真的怒了,连忙跪下求情。

  李溯抿着唇,手死死握住,最后开口:“我乃是罪人,再无来世,往后余生,只能在鬼界度过,她喜爱闹腾,不该因我被困在鬼界。”

  “你是说鬼界很小,所以你们委屈了?”桑榆故意扭曲他的话。

  李溯连忙叩首,惊恐道:“殿下,属下并无此意。”

  “了怨回来了,你若没想好,不许再来寻我!”桑榆察觉到了怨的气息,挥手打开鬼界通道,将李溯打入其中,不等李溯说话,便关闭了通道,给李溯下了禁制,李溯想不通前,他再也不可能来到此世间来。

  了怨急匆匆的进来,桑榆不解的起身,懵懂的看着他:“怎么了?”

  “你未曾察觉?”了怨皱眉,四下打量,他不可能闻错,有魂体来过的迹象。

  “方才我睡着了,怎么了?”桑榆揉了揉眼睛,不解的问。

  了怨见她不似作假,眼底闪过一丝戾气,为何他开启了阵法还有鬼魂能够进来,该死的,好在它们没有胆子伤害他的人。

  “无事,不是饿了,过来吃东西。”了怨摇头,将食盒放在桌上,对桑榆招呼道。

  桑榆点头,掀开被子,刚要下地,了怨却是快了一步,将人再次抱起,桑榆嘴角勾起欢喜的笑意,看来他已经很熟悉自己了呢。

  了怨见她嘴角满是欢喜的笑,有些尴尬,傲娇的道:“你没有鞋子,本身受伤,难道还想受凉不成?”

  桑榆偷笑着拿起乳鸽,大口咬了一块,开心的吃着,没有揭穿他的小心思。

  开玩笑,她好歹也是度过化形劫,长出六条尾巴来的猫妖好不好,哪里那么容易就受凉感冒的。

  “那稍后你找个人帮我买套换洗的穿戴来,顺便给我买两双绣花鞋便是,这边不似山林,听闻人间女子的脚若是被男子看去了。要么,绞了头发做姑子,要么就要嫁给对方的。”桑榆一脸认真的道。

  了怨也是想到了这点,好在她的衣裙比较长,人又娇小,不然若是被旁人看去了脚。

  想到这里,了怨心底再次升起一股戾气,若是有人看到小东西的脚,他好像摧毁这个世界啊。

  桑榆陡然察觉到一股阴狠之气,抬头看向了怨,对方却恢复正常,宛若刚才满身戾气想要摧毁世界的人不是他一般。

  桑榆歪了歪头,她并未看到,却也未曾觉得自己察觉错了,只是不曾开口讲出来罢了。

  “很好吃,你要不要吃?”桑榆将乳鸽放到了怨跟前,了怨看了她一眼,又看了眼她咬过的地方,就在桑榆以为他不会吃之际,了怨低下了头,在桑榆咬过的地方咬了一口。

  桑榆以为自己看错了,见他面无表情的吃下乳鸽肉,眼底染上了笑意。

  他是驱魔者,杀孽早就造下,破了荤戒又如何,反正他还能一直当和尚不成?

  围墙边上,一抹身影站在那里,死死盯着房间的窗口,她看到了什么,了怨师父不但不顾众人诧异的注目给这女人买了肉食,如今还为她破了戒。

  杜鹃咬着唇,怨恨的瞪着桑榆,恨不得要将她撕裂。

  桑榆眸子微微瞥了眼墙头,她动用自己的力量屏蔽了了怨,就是察觉这少女对她已经生出了杀意。

  呵,倒是想看看,此女想做些什么。

  桑榆便在了怨的小院子里落户下来,一转眼,已经过去十日了。

  她与了怨之间也越发默契,了怨对她也越发的亲近了,这是个好现象。这一天中午,桑榆坐在枣树下为了怨缝制新的衫,了怨坐在一旁打坐。

  “砰砰砰……”

  了怨睁开眸子,桑榆看了看她,就要起身,了怨伸手按住她,道:“我去。”

  桑榆笑笑,乖巧的点头,再次低首缝制起来。

  “了怨师父,不得了了,镇子十里外的下河村被妖怪攻击,死伤无数,您快去瞧瞧吧!”来人正是清泉镇的镇长,镇长身边还有一名浑身是伤的村民。

  “了怨师父,求求您,求求您救救我的家人,救救我们村子吧!”村民浑身是血,手碰触到了怨的衣袖,便是一大块血色手印。

  镇长透过了怨看到院里枣树下坐着的女子,眸底闪过一丝异色,随后掩饰的很好,也是焦急的看着了怨。

  了怨抽回手,回了一句:“且先走一步,贫僧后脚便来。”

  “多谢师父,多谢师父。”村民感恩戴德不已,镇长还想说些什么,门却是关上了,了怨原本便是这脾气,所以镇长倒也没有生气。

  “我要出去一趟,你自行在家中,莫要出门,院子里有阵法可以护你。近日,镇上来了几个道士,也不知道走了没有,你切莫出门。”若不是桑榆的伤还未好透,他一定不会留下她。

  “好,我不是小孩子了,你早些回来,我在家里等你。”桑榆点头,心里却是想到了什么,也想看看他们想要如何,便同意留在了家里。

  而且,她有感觉,她此次可以与了怨突破关系也不一定。

  “好。”了怨听了这话,心底一热,嘴角勾起一抹浅笑,随后转身离开了小院子。

  这边,镇民亲眼看着了怨离开镇子,那边便有人通知了镇长,镇长很快带着一群人来到了小院子。

  “开门,开门!”有人嚣张的上前拍门,桑榆却仿若未闻。

  “不可能啊,我亲眼看到了怨师父一人出去的,那女子定是还在屋内才对啊。”一镇民不解的自喃道。

  镇长轻咳一声,上前拍门道:“姑娘,本人乃本镇镇长,我们都知晓你还在屋里,还请出来一见。”

  “镇长伯伯,你何须与她如此好声好气,这女子着实可恶,毁了怨师父根基不算,还逼迫了怨师父破了戒,若是在这么下去,了怨师父怕是都要为她还俗娶她为妻了。了怨师父在咱们镇上这么久,为我们镇子清除了多少妖魔鬼怪,若是师父还俗,那我们怎么办!撞门吧,即便日后了怨师父怪罪,便算在杜鹃头上便是!”

  杜鹃愤恨的说着,一副大义炳然的模样。

  镇民却因她的话激动起来,纷纷附和杜鹃说的对。

  镇长眸色微闪,他也是有所耳闻,了怨带了一名美艳的女子回来,还亲自为她购置食物,购置贴身衣物。今日一瞧,哪里仅仅是个美人呐,说是绝色也不为过。安王世子爷如今正在他府上做客,今日便要离开,若是,若是能将此女送给他,哪怕是跟随过一个和尚又如何,他这镇长保管能往上提一提。

温馨提示:
重生农家:掌家小商女发布于10分六合,本站提供重生农家:掌家小商女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重生农家:掌家小商女全文阅读和重生农家:掌家小商女txt全集下载。重生农家:掌家小商女小说在手机网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m.nusafx.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温馨提示

本书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手机输入m.nusafx.com可阅读。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重生农家:掌家小商女 第四百八十一章 杜鹃的打算     说三道四的人们一听,再细细一看,果不是了怨师父么。  “没想到,你还挺洁身自好的。”桑榆勾着了怨的脖子,笑的很是甜蜜,她男人即便忘记了一切,这点还是一如既往的保持着。  很好,很强大。  了怨面不改色,继续朝前走去。  穿过集市,来到一座小院前,桑榆好奇的看去,了怨见她如此,不知为何,出声解释道:“先前为这个镇子清除了狼妖,镇长送给我的这座小院子,在你养伤期间,便暂时停留此处。”  “哦。不过,我闻到香气了哟,你艳福不浅么!”桑榆故作吃醋的轻哼一声,模样淡淡的,好似不太想搭理他的样子。  了怨见她如此,嘴角微微勾起,自己都未曾察觉... 2019-05-26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10分六合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