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10分六合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荣医

荣医
更新时间:2019-09-15
凡事皆有因由。想当年宋熠落魄乡野,形同废人,谁嫁谁倒霉。江慧嘉好死不死跳进坑里,偏嫁给了他。于是江慧嘉同他商量:“我给你治病,你给我和离书,我们约法三章!”只等宋先生病好,她就功成身退!许多年后,宋熠:“功成身退?呵呵……”当宋熠终于登上一品大员高位时。皇帝问他有什么想法。宋熠答:“臣为内子请封一品诰命。”昔日你予我不离不弃,今朝我许你盛世荣华。  乡试!  这是宋熠等待了太久的一场考试。  对古代的文人而言,科举不仅仅是学问的试场,更是人生征途的第一战场!  这条道路太漫长,自唐以来就有三十老明经,五十少进士的说法。说的就是在进士科的考试上,读书人能在五十岁考中进士都不算是晚。  由此可见进...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女生小说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沉舟钓雪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10分六合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分享到:

第四百五十七章 良药治病难治心更新时间:2019-09-15

  乡试!  这是宋熠等待了太久的一场考试。  对古代的文人而言,科举不仅仅是学问的试场,更是人生征途的第一战场!  这条道路太漫长,自唐以来就有三十老明经,五十少进士的说法。说的就是在进士科的考试上,读书人能在五十岁考中进士都不算是晚。  由此可见进士有多难考。  少年秀才并不出奇,少年举人就开始出奇了,若是少年进士,那更是凤毛麟角般的存在。  别看宋熠现在在府学读书的同窗大多是年轻人,可要真等到乡试的考场上,这些年轻人能继续考下去的又能有几个?  萧谨却还给宋熠提出了一条更为大胆的道路。  他要宋熠放弃在府学的学业,直接出去游学,直至明年乡试开考!  虽然在这一届的院试中宋熠是案首,显得他学问很好,但院试的考试难度跟乡试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这其中最重要的就是,院试并不考策论,而乡试要考策论!  简单来说,院试的考试大多只要通读四书五经,能理解其中经义就行,而乡试却要求考生不但经纶在腹,还要对经史、对时政有自己独特的看法,甚至是针砭时弊、经世致用……这难度能一样吗?  宋熠从前读书是很厉害,但在策论的写作上他仍旧是不折不扣的新手。  进入府学,正是因为府学有名师,可以直接深入地指导他如何写策论!  萧谨却要他放弃这一条已经被开拓出来的正道,去外头,以世情为师,以民生为师,以万丈红尘为师!  明明这很难,然而不知为何,这一刻宋熠却莫名地心潮澎湃起来。  哪个男儿没有一骑轻尘,游历四海五湖的梦想?  山川何其浩大,天地何其广博,若要放眼天下,又岂能拘泥于一时之地?  “娘子。”从小观山上下来,宋熠就一直沉默。直到上了马车,他才恍惚似是从种种心绪中回过神,他看着江慧嘉,凤目中幽光深溢,“老师要我出去游学,你觉得如何?”  他的声音很轻,但轻声言语中隐忍的激昂却微妙地被江慧嘉捕捉到了。  宋熠为什么要这样问?他是在征求她的意见!  就好像是在现代,男人问老婆“我要出去留学你同不同意”那样。  江慧嘉早先也并没有想到萧谨会提出要宋熠出去“游学”的事情来,萧谨刚提的时候她还觉得很好,可这时宋熠这样一问,她却控制不住地心头泛起酸来。  这一瞬间的矫情来得突然,但是好吧,她一点也不想批判自己的矫情。  “你自己也想去,不是吗?”江慧嘉微微抿唇,心里头酸得一塌糊涂,可她面上却半点不显,还笑吟吟地道,“江湖风光好,打个滚儿回来,才好知道庙堂水深浅,我瞧着甚好呢。”  宋熠面现喜色,捉了江慧嘉的手,揽她的腰道:“如此说来,娘子是愿与我同去啦?”  江慧嘉:“……”  看着宋熠年轻的、充满欢喜光彩的脸庞,忽然觉得自己是头猪!  智商下降是个什么滋味,量量她心里头这时候逆流成河的眼泪就知道了。  是啊,宋熠出去游学,她也完全可以出去游医啊!  依他们现在的状况,上头没有长辈管束,下头没有幼儿拖带,中间又不缺银钱,那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又有什么不可以呢?  名山大川,古代风物,想来...

更新时间:2019-09-15

   乡试!  这是宋熠等待了太久的一场考试。  对古代的文人而言,科举不仅仅是学问的试场,更是人生征途的第一战场!  这条道路太漫长,自唐以来就有三十老明经,五十少进士的说法。说的就是在进士科的考试上,读书人能在五十岁考中进士都不算是晚。  由此可见进士有多难考。  少年秀才并不出奇,少年举人就开始出奇了,若是少年进士,那更是凤毛麟角般的存在。  别看宋熠现在在府学读书的同窗大多是年轻人,可要真等到乡试的考场上,这些年轻人能继续考下去的又能有几个?  萧谨却还给宋熠提出了一条更为大胆的道路。  他要宋熠放弃在府学的学业,直接出去游学,直至明年乡试开考!  虽然在这一届的院试中宋熠是案首,显得他学问很好,但院试的考试难度跟乡试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这其中最重要的就是,院试并不考策论,而乡试要考策论!  简单来说,院试的考试大多只要通读四书五经,能理解其中经义就行,而乡试却要求考生不但经纶在腹,还要对经史、对时政有自己独特的看法,甚至是针砭时弊、经世致用……这难度能一样吗?  宋熠从前读书是很厉害,但在策论的写作上他仍旧是不折不扣的新手。  进入府学,正是因为府学有名师,可以直接深入地指导他如何写策论!  萧谨却要他放弃这一条已经被开拓出来的正道,去外头,以世情为师,以民生为师,以万丈红尘为师!  明明这很难,然而不知为何,这一刻宋熠却莫名地心潮澎湃起来。  哪个男儿没有一骑轻尘,游历四海五湖的梦想?  山川何其浩大,天地何其广博,若要放眼天下,又岂能拘泥于一时之地?  “娘子。”从小观山上下来,宋熠就一直沉默。直到上了马车,他才恍惚似是从种种心绪中回过神,他看着江慧嘉,凤目中幽光深溢,“老师要我出去游学,你觉得如何?”  他的声音很轻,但轻声言语中隐忍的激昂却微妙地被江慧嘉捕捉到了。  宋熠为什么要这样问?他是在征求她的意见!  就好像是在现代,男人问老婆“我要出去留学你同不同意”那样。  江慧嘉早先也并没有想到萧谨会提出要宋熠出去“游学”的事情来,萧谨刚提的时候她还觉得很好,可这时宋熠这样一问,她却控制不住地心头泛起酸来。  这一瞬间的矫情来得突然,但是好吧,她一点也不想批判自己的矫情。  “你自己也想去,不是吗?”江慧嘉微微抿唇,心里头酸得一塌糊涂,可她面上却半点不显,还笑吟吟地道,“江湖风光好,打个滚儿回来,才好知道庙堂水深浅,我瞧着甚好呢。”  宋熠面现喜色,捉了江慧嘉的手,揽她的腰道:“如此说来,娘子是愿与我同去啦?”  江慧嘉:“……”  看着宋熠年轻的、充满欢喜光彩的脸庞,忽然觉得自己是头猪!  智商下降是个什么滋味,量量她心里头这时候逆流成河的眼泪就知道了。  是啊,宋熠出去游学,她也完全可以出去游医啊!  依他们现在的状况,上头没有长辈管束,下头没有幼儿拖带,中间又不缺银钱,那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又有什么不可以呢?  名山大川,古代风物,想来。。。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