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10分六合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荣医

荣医
更新时间:2019-07-14
凡事皆有因由。想当年宋熠落魄乡野,形同废人,谁嫁谁倒霉。江慧嘉好死不死跳进坑里,偏嫁给了他。于是江慧嘉同他商量:“我给你治病,你给我和离书,我们约法三章!”只等宋先生病好,她就功成身退!许多年后,宋熠:“功成身退?呵呵……”当宋熠终于登上一品大员高位时。皇帝问他有什么想法。宋熠答:“臣为内子请封一品诰命。”昔日你予我不离不弃,今朝我许你盛世荣华。  半刻钟后,余氏和宋四郎拖着胡太太溜了个干净。  周里正带着周循也告辞离开了。  起先余氏等人都走后,周里正还尴尬地上前,似要对宋熠解释什么。  宋熠却并不与他多言,对他的所有理由都不感兴趣。  周里正期期艾艾地只道:“三郎,你爷那也是……没料到。毕...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女生小说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沉舟钓雪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10分六合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分享到:

第四百五十七章 良药治病难治心更新时间:2019-07-14

  半刻钟后,余氏和宋四郎拖着胡太太溜了个干净。  周里正带着周循也告辞离开了。  起先余氏等人都走后,周里正还尴尬地上前,似要对宋熠解释什么。  宋熠却并不与他多言,对他的所有理由都不感兴趣。  周里正期期艾艾地只道:“三郎,你爷那也是……没料到。毕竟这是你奶生前给你订的亲事……再说他也没叫你另娶,只让那胡家女做妾。不料这胡秀才竟敢如此颠倒行事……”  宋熠听不下去,皱眉打断道:“从前婚约早已解除,哪里来的亲事?我的妻子只有慧娘,从前如此,现在如此,以后也是如此!”  他面色不善:“周爷爷请回,我的私事我自会回青山村与我家老爷子说个清楚。”  倒是周循满眼放光地看着宋熠,要不是宋熠表情严肃,他似乎都要扑到宋熠身上去了。  最后周里正拉着他走的时候,他还满眼的不情愿。  是宋熠对他微微点头,他才似受到安抚般,乖乖地跟着周里正走了。  宋熠对江慧嘉介绍自己的两个同学:“这是钟山,钟秀峰兄。这是林衡,林平之兄。”  林平之?金大侠《笑傲江湖》里挥刀自宫的那位林平之?  江慧嘉:“……”  她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这个也确实没法忍,活生生站着一个“林平之”在面前,简直想不笑都不行啊。  再看面前这位“林平之”,他身量比宋熠要矮一些,瞧来倒也清瘦修长,就是面目稍显平凡,没有传说中那位林平之的俊俏。  不过林衡身上自有一股年轻书生的飞扬意气,瞧来倒也不差。  另一边钟山的个头也与林衡相差仿佛,不过他长着一张方膛脸,肚腹微凸,却是一派富贵亲善的形象。  他看江慧嘉笑,也跟着笑了笑,又赞宋熠道:“鹤轩真是了不得,三言两语便将心怀不善之人通通吓跑。你方才那气势,当真是连我都吓住了,我都以为你真要去状告老师呢!”  林衡也道:“说的是!鹤轩你是不是早料到他们会跑?说起来那位胡秀才若是不跑,鹤轩你就要麻烦了。总不能当真将人提到府衙去罢?”  宋熠淡淡一笑:“二位兄台莫非竟以为我此前说的要状告老师,是虚张声势,骗人不成?”  钟、林二人俱是惊吓:“鹤轩你真要告?”  “何不见好就收?”钟山忙又劝。  林衡也不赞同道:“得饶人处且饶人,鹤轩你今日已摆明态度,想必胡家人再不敢欺上门的!此事若当真闹大,可是要不好收场。”  就算宋熠说得再慷慨激昂,就算他有万千理由,可一时吓住胡德海也就罢了,他要是真的状告老师,那还是挑战礼法权威。  到那时,就会真的像林衡说的那样,不好收场。  但宋熠却道:“二位都以为我是虚张声势,旁人又如何想不到?”  他说的旁人,指的其实就是胡德海。  到这一步,宋熠连“胡先生”都不叫了。  他又道:“他一时受到惊吓,待稍后回过神来,只会恨意更甚。又何况我娘子今日受此侮辱,我若仅仅如此便轻易罢休,不配为人丈夫!”  林衡惊骇道:“鹤轩你当真要投递讨师檄文入府衙?”  宋熠这时笑了:“革除秀才功名何需惊动知府与学政两位大人?请我粟水县当地知县出手便可。”  ...

更新时间:2019-07-14

   半刻钟后,余氏和宋四郎拖着胡太太溜了个干净。  周里正带着周循也告辞离开了。  起先余氏等人都走后,周里正还尴尬地上前,似要对宋熠解释什么。  宋熠却并不与他多言,对他的所有理由都不感兴趣。  周里正期期艾艾地只道:“三郎,你爷那也是……没料到。毕竟这是你奶生前给你订的亲事……再说他也没叫你另娶,只让那胡家女做妾。不料这胡秀才竟敢如此颠倒行事……”  宋熠听不下去,皱眉打断道:“从前婚约早已解除,哪里来的亲事?我的妻子只有慧娘,从前如此,现在如此,以后也是如此!”  他面色不善:“周爷爷请回,我的私事我自会回青山村与我家老爷子说个清楚。”  倒是周循满眼放光地看着宋熠,要不是宋熠表情严肃,他似乎都要扑到宋熠身上去了。  最后周里正拉着他走的时候,他还满眼的不情愿。  是宋熠对他微微点头,他才似受到安抚般,乖乖地跟着周里正走了。  宋熠对江慧嘉介绍自己的两个同学:“这是钟山,钟秀峰兄。这是林衡,林平之兄。”  林平之?金大侠《笑傲江湖》里挥刀自宫的那位林平之?  江慧嘉:“……”  她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这个也确实没法忍,活生生站着一个“林平之”在面前,简直想不笑都不行啊。  再看面前这位“林平之”,他身量比宋熠要矮一些,瞧来倒也清瘦修长,就是面目稍显平凡,没有传说中那位林平之的俊俏。  不过林衡身上自有一股年轻书生的飞扬意气,瞧来倒也不差。  另一边钟山的个头也与林衡相差仿佛,不过他长着一张方膛脸,肚腹微凸,却是一派富贵亲善的形象。  他看江慧嘉笑,也跟着笑了笑,又赞宋熠道:“鹤轩真是了不得,三言两语便将心怀不善之人通通吓跑。你方才那气势,当真是连我都吓住了,我都以为你真要去状告老师呢!”  林衡也道:“说的是!鹤轩你是不是早料到他们会跑?说起来那位胡秀才若是不跑,鹤轩你就要麻烦了。总不能当真将人提到府衙去罢?”  宋熠淡淡一笑:“二位兄台莫非竟以为我此前说的要状告老师,是虚张声势,骗人不成?”  钟、林二人俱是惊吓:“鹤轩你真要告?”  “何不见好就收?”钟山忙又劝。  林衡也不赞同道:“得饶人处且饶人,鹤轩你今日已摆明态度,想必胡家人再不敢欺上门的!此事若当真闹大,可是要不好收场。”  就算宋熠说得再慷慨激昂,就算他有万千理由,可一时吓住胡德海也就罢了,他要是真的状告老师,那还是挑战礼法权威。  到那时,就会真的像林衡说的那样,不好收场。  但宋熠却道:“二位都以为我是虚张声势,旁人又如何想不到?”  他说的旁人,指的其实就是胡德海。  到这一步,宋熠连“胡先生”都不叫了。  他又道:“他一时受到惊吓,待稍后回过神来,只会恨意更甚。又何况我娘子今日受此侮辱,我若仅仅如此便轻易罢休,不配为人丈夫!”  林衡惊骇道:“鹤轩你当真要投递讨师檄文入府衙?”  宋熠这时笑了:“革除秀才功名何需惊动知府与学政两位大人?请我粟水县当地知县出手便可。”  ...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