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10分六合    10分六合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枭雄

枭雄
更新时间:2019-07-19
三年前,她叫我贱狗;三年后,我让她痛不欲生。  人靠衣装佛靠金装,这话太有道理了。  租衣店里,重新换了衣服的几人精神头十足,气质截然一变,根本看不出来是高中生。  石虎换了西装,本就高壮的体格看着别有一股子彪悍味道,康哥看着很像个老板,至于李银健,这比我是瞅出来了,怎么打扮也是遮盖不住那股子淫荡骚包劲儿,整个就一痞子。  陈碧茹带路,我们坐个面包车往她家出发。路上李银健一脸兴奋的表情说,望子,你整这么一套干啥,搞的太正经了。  我看着他说,咱们去装逼啊,一会到地方了,可不能像是个未成年一样,来点架势。接着我就把陈碧茹的事情跟他们说了一遍,他们的主要任务就是去唬黄建民。  这几天我有在想,像黄...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异术超能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七夜百花 10分六合了解作者,进入他的10分六合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分享到:

第二百八十八章.诸子百家各有道(5)更新时间:2019-07-19

  人靠衣装佛靠金装,这话太有道理了。  租衣店里,重新换了衣服的几人精神头十足,气质截然一变,根本看不出来是高中生。  石虎换了西装,本就高壮的体格看着别有一股子彪悍味道,康哥看着很像个老板,至于李银健,这比我是瞅出来了,怎么打扮也是遮盖不住那股子淫荡骚包劲儿,整个就一痞子。  陈碧茹带路,我们坐个面包车往她家出发。路上李银健一脸兴奋的表情说,望子,你整这么一套干啥,搞的太正经了。  我看着他说,咱们去装逼啊,一会到地方了,可不能像是个未成年一样,来点架势。接着我就把陈碧茹的事情跟他们说了一遍,他们的主要任务就是去唬黄建民。  这几天我有在想,像黄建民这样癞蛤蟆类型的人,最是欺软怕硬,总是一味妥协根本不能彻底解决,索性来个硬点的,唬他一唬。看他的行事做派,也不是见过大风浪的人,我们几个黑西装一站,加上石虎板着脸的大体格儿,吓也能吓他一愣一愣的。  陈碧茹听完不可思议的说,师傅,这能行吗?我心里太没底了。  康哥搂着李银健的脖子哈哈笑着说,这咋不行啊,你还不信望子,我是服了。一会到了,我们都正经点,要是实在不行,就揍他一顿,反正他又不是你亲爸。  我又仔细想了想,觉得没有纰漏了说,李大官人,一会你别嬉皮笑脸的,不然穿帮了就尴尬了。  李银健自从那天在艾曼面前自称大官人运功疗伤之后,这个外号算是彻底叫出来了。  李银健拍着胸脯保证说,放心,不就是演戏嘛,简单。  我笑着看了看石虎,他面无表情的点点头也不说话。既然这样都点头保证了,更让我有信心了,他们几个都是做事很有分寸的人。  陈碧茹脸上还是很不放心,眉头一直皱着的。我拍了拍她肩膀说,荣哥那边怎么样?搞定小三黑了吗?  郑广荣跟派出所的人有联系,想必能很好的知道专案组的行程,只要知道这个,剩下的事情就水到渠成。  很多时候,底层的人只是缺少正确的路径和方式与上层人交涉,所以才有许多憋屈到死的人。大人物自有其行程,这是为了保密,也是为了安全,但是也在无形中阻隔了下层的声音。  陈碧茹拿着手机嘟囔说,今天一大早荣哥就被叫走了,小三黑的地界给整顿了一遍,没抓到小三黑,就是不知道荣哥为啥也给叫走了。  荣哥也被叫走了?难道是知道荣哥把专案组的人套路了吗?仔细想想还真可能。  牧羊人不会把所有的羊编号记住,但是刺头的几只一定会知道。  没容我再多想,已经到了目的地。陈碧茹的家是在一个很偏僻的小村落,四周环山,交通也发达,的确是人贩子贩卖甚至拐卖人的好场所。  下了车,陈碧茹哆哆嗦嗦的站着走不动路。我拉过她看着她眼睛说,在害怕吗?要不我们回去吧,何必瞎折腾。你继续提心吊胆,每个月好像个奴隶一样被黄建民剥削吸血,每天晚上做着噩梦惊醒,整天整夜的作践你的身子去卖钱,这样其实也能活着。  康哥他们都愣愣看着我不说话,作势我就招呼康哥李银健要往回走。陈碧茹呆住了几秒,忽然牢牢抓住我的手说,望子,求求你,我不害怕,你帮我吧,我不想。。。

更新时间:2019-07-19

   人靠衣装佛靠金装,这话太有道理了。  租衣店里,重新换了衣服的几人精神头十足,气质截然一变,根本看不出来是高中生。  石虎换了西装,本就高壮的体格看着别有一股子彪悍味道,康哥看着很像个老板,至于李银健,这比我是瞅出来了,怎么打扮也是遮盖不住那股子淫荡骚包劲儿,整个就一痞子。  陈碧茹带路,我们坐个面包车往她家出发。路上李银健一脸兴奋的表情说,望子,你整这么一套干啥,搞的太正经了。  我看着他说,咱们去装逼啊,一会到地方了,可不能像是个未成年一样,来点架势。接着我就把陈碧茹的事情跟他们说了一遍,他们的主要任务就是去唬黄建民。  这几天我有在想,像黄建民这样癞蛤蟆类型的人,最是欺软怕硬,总是一味妥协根本不能彻底解决,索性来个硬点的,唬他一唬。看他的行事做派,也不是见过大风浪的人,我们几个黑西装一站,加上石虎板着脸的大体格儿,吓也能吓他一愣一愣的。  陈碧茹听完不可思议的说,师傅,这能行吗?我心里太没底了。  康哥搂着李银健的脖子哈哈笑着说,这咋不行啊,你还不信望子,我是服了。一会到了,我们都正经点,要是实在不行,就揍他一顿,反正他又不是你亲爸。  我又仔细想了想,觉得没有纰漏了说,李大官人,一会你别嬉皮笑脸的,不然穿帮了就尴尬了。  李银健自从那天在艾曼面前自称大官人运功疗伤之后,这个外号算是彻底叫出来了。  李银健拍着胸脯保证说,放心,不就是演戏嘛,简单。  我笑着看了看石虎,他面无表情的点点头也不说话。既然这样都点头保证了,更让我有信心了,他们几个都是做事很有分寸的人。  陈碧茹脸上还是很不放心,眉头一直皱着的。我拍了拍她肩膀说,荣哥那边怎么样?搞定小三黑了吗?  郑广荣跟派出所的人有联系,想必能很好的知道专案组的行程,只要知道这个,剩下的事情就水到渠成。  很多时候,底层的人只是缺少正确的路径和方式与上层人交涉,所以才有许多憋屈到死的人。大人物自有其行程,这是为了保密,也是为了安全,但是也在无形中阻隔了下层的声音。  陈碧茹拿着手机嘟囔说,今天一大早荣哥就被叫走了,小三黑的地界给整顿了一遍,没抓到小三黑,就是不知道荣哥为啥也给叫走了。  荣哥也被叫走了?难道是知道荣哥把专案组的人套路了吗?仔细想想还真可能。  牧羊人不会把所有的羊编号记住,但是刺头的几只一定会知道。  没容我再多想,已经到了目的地。陈碧茹的家是在一个很偏僻的小村落,四周环山,交通也发达,的确是人贩子贩卖甚至拐卖人的好场所。  下了车,陈碧茹哆哆嗦嗦的站着走不动路。我拉过她看着她眼睛说,在害怕吗?要不我们回去吧,何必瞎折腾。你继续提心吊胆,每个月好像个奴隶一样被黄建民剥削吸血,每天晚上做着噩梦惊醒,整天整夜的作践你的身子去卖钱,这样其实也能活着。  康哥他们都愣愣看着我不说话,作势我就招呼康哥李银健要往回走。陈碧茹呆住了几秒,忽然牢牢抓住我的手说,望子,求求你,我不害怕,你帮我吧,我不想...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