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10分六合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抬棺匠

抬棺匠
更新时间:2019-07-20
十年时间,我抬了三百多口棺材,其中有阴棺、阳棺、悬棺、二次棺以及钝棺等等,经历了一些离奇怪异的事情,到最后却发现……谨以此书告诉那些看不起抬棺匠的人,请不要用异样的眼光看待我们这个行业,我们也是人,也有自己的尊严。(书友交流群:12999443,期待你们的加入)  那苏梦珂见我发愣,就问了我一句,“九哥哥,这些狗是?”  她不开口还好,这一开口,那些狗,吠的更狠了,有几条狗冲着苏梦珂不停地吠,差点没扑上来。  这让我心沉如铁,死死地盯着苏梦珂,又朝那些狗望了过去。  众所周知,狗鼻子格外灵敏,对一些气味有着近乎变态的敏锐,更有人把狗当成阳间与阴间的灵媒。  所以,在看到那些狗对苏梦珂不停地吠时...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灵异惊悚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陈八仙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10分六合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分享到:

第三百七十四章 二次棺(114)更新时间:2019-07-20

  那苏梦珂见我发愣,就问了我一句,“九哥哥,这些狗是?”  她不开口还好,这一开口,那些狗,吠的更狠了,有几条狗冲着苏梦珂不停地吠,差点没扑上来。  这让我心沉如铁,死死地盯着苏梦珂,又朝那些狗望了过去。  众所周知,狗鼻子格外灵敏,对一些气味有着近乎变态的敏锐,更有人把狗当成阳间与阴间的灵媒。  所以,在看到那些狗对苏梦珂不停地吠时,我脑子生出一个想法,莫不成是这些狗看出了苏梦珂是借尸还魂的?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传了出来。  “九伢子,是你回来了么?”  我一听,扭头朝后看去,就发现父亲提着手电筒正朝我这边走了过来。  一见父亲,我面色一喜,连忙喊了一声:“爸!”  父亲微微颔首,也不说话,仅仅是提着手电筒在我们所有人身上扫视了一眼,最后将目光停在苏梦珂身上,深叹一口气。  一见这情况,我忙问:“爸,你这是?”  他罢了罢手,说:“没事。”  说话间,他双眼一凝,缓缓抬起手脚,猛地跺在地面,朝那些狗喝斥道:“孽畜,休要胡闹。”  话音刚落,那些狗也不知道咋回事,立马停歇了,垂着头朝各自家走了过去。  这一幕看的我眼花撩乱,咋回事?  仅仅是一脚就这么大的威力。  父亲好似发现了我眼神,笑道:“别愣着了,赶紧带你朋友回家。”  说完这话,父亲走在前头,我们一众人跟在父亲身后。  令我郁闷无比的是,还没进家门口,那梨花妹跟她闺蜜毕若彤走了出来,一见我,那梨花妹欢雀一声,正欲朝我走过来,在见到我边上的温雪跟苏梦珂后,她脸色刷的一下变了,死死地盯着她们俩也不说话。  那毕若彤更夸张,抬手推了我一下,怒道:“陈九,你什么意思?”  我心里那个郁闷啊,在路上就想到了这一幕,本想着解决几句,但此时压根不知道怎么解释,只好傻笑一声,也不说话。  而父亲一见这情况,摇了摇头,立马走了进去。  我想进去,但那毕若彤拦在门口处,愣是不让进,说是,不把温雪跟苏梦珂的事解释清楚,别想进门。  对此,我郁闷的很,就说:“先让他们进去。”  说罢,我朝梨花妹看了过去,淡声道:“你跟来!”  那梨花妹好似不信我,在我身上盯了一会儿,也不晓得是想通了什么,还是咋回事,脚下缓步朝我这边移了过来。  就在她走到我边上的一瞬间,我只觉腰间一痛,要是没猜错应该是温雪。  虽说痛,但我也不敢喊出来,装作若无其事地对苏梦珂说了一句,“这是我表妹,你先进去,我马上回来。”  那苏梦珂疑惑地打量了我一眼,又看了看边上的梨花妹,最终点点头,也没说话。  令我头痛的是,那温雪也不知道哪个神经不对,竟然说:“九哥哥,我跟你一起去。”  <i#039;ff'>-----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i#039;ff'>----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  见此,我瞪了她一眼,但也不好拒。。。

更新时间:2019-07-20

   那苏梦珂见我发愣,就问了我一句,“九哥哥,这些狗是?”  她不开口还好,这一开口,那些狗,吠的更狠了,有几条狗冲着苏梦珂不停地吠,差点没扑上来。  这让我心沉如铁,死死地盯着苏梦珂,又朝那些狗望了过去。  众所周知,狗鼻子格外灵敏,对一些气味有着近乎变态的敏锐,更有人把狗当成阳间与阴间的灵媒。  所以,在看到那些狗对苏梦珂不停地吠时,我脑子生出一个想法,莫不成是这些狗看出了苏梦珂是借尸还魂的?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传了出来。  “九伢子,是你回来了么?”  我一听,扭头朝后看去,就发现父亲提着手电筒正朝我这边走了过来。  一见父亲,我面色一喜,连忙喊了一声:“爸!”  父亲微微颔首,也不说话,仅仅是提着手电筒在我们所有人身上扫视了一眼,最后将目光停在苏梦珂身上,深叹一口气。  一见这情况,我忙问:“爸,你这是?”  他罢了罢手,说:“没事。”  说话间,他双眼一凝,缓缓抬起手脚,猛地跺在地面,朝那些狗喝斥道:“孽畜,休要胡闹。”  话音刚落,那些狗也不知道咋回事,立马停歇了,垂着头朝各自家走了过去。  这一幕看的我眼花撩乱,咋回事?  仅仅是一脚就这么大的威力。  父亲好似发现了我眼神,笑道:“别愣着了,赶紧带你朋友回家。”  说完这话,父亲走在前头,我们一众人跟在父亲身后。  令我郁闷无比的是,还没进家门口,那梨花妹跟她闺蜜毕若彤走了出来,一见我,那梨花妹欢雀一声,正欲朝我走过来,在见到我边上的温雪跟苏梦珂后,她脸色刷的一下变了,死死地盯着她们俩也不说话。  那毕若彤更夸张,抬手推了我一下,怒道:“陈九,你什么意思?”  我心里那个郁闷啊,在路上就想到了这一幕,本想着解决几句,但此时压根不知道怎么解释,只好傻笑一声,也不说话。  而父亲一见这情况,摇了摇头,立马走了进去。  我想进去,但那毕若彤拦在门口处,愣是不让进,说是,不把温雪跟苏梦珂的事解释清楚,别想进门。  对此,我郁闷的很,就说:“先让他们进去。”  说罢,我朝梨花妹看了过去,淡声道:“你跟来!”  那梨花妹好似不信我,在我身上盯了一会儿,也不晓得是想通了什么,还是咋回事,脚下缓步朝我这边移了过来。  就在她走到我边上的一瞬间,我只觉腰间一痛,要是没猜错应该是温雪。  虽说痛,但我也不敢喊出来,装作若无其事地对苏梦珂说了一句,“这是我表妹,你先进去,我马上回来。”  那苏梦珂疑惑地打量了我一眼,又看了看边上的梨花妹,最终点点头,也没说话。  令我头痛的是,那温雪也不知道哪个神经不对,竟然说:“九哥哥,我跟你一起去。”  <i#039;ff'>-----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i#039;ff'>----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  见此,我瞪了她一眼,但也不好拒。。。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