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10分六合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抬棺匠

抬棺匠
更新时间:2019-09-15
十年时间,我抬了三百多口棺材,其中有阴棺、阳棺、悬棺、二次棺以及钝棺等等,经历了一些离奇怪异的事情,到最后却发现……谨以此书告诉那些看不起抬棺匠的人,请不要用异样的眼光看待我们这个行业,我们也是人,也有自己的尊严。(书友交流群:12999443,期待你们的加入)  那李不语说:“武九长老作为人子,尚且可以如此,我们又何必考虑这么多,倒不如顺着他们的要求去做,甚至可以做的比他们更过份。”  听着李不语的话,我特么想煽他几个耳光,从某种角度来说,他说的这话的确比较损,但让我干这事绝对不行,就说:“行了,别尽出歪主意。”  那李不语眉头一皱,立马说:“九爷,如果我们不按照他们的要求去做,很有可能会惹...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灵异惊悚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陈八仙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10分六合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分享到:

第三百七十四章 二次棺(114)更新时间:2019-09-15

  那李不语说:“武九长老作为人子,尚且可以如此,我们又何必考虑这么多,倒不如顺着他们的要求去做,甚至可以做的比他们更过份。”  听着李不语的话,我特么想煽他几个耳光,从某种角度来说,他说的这话的确比较损,但让我干这事绝对不行,就说:“行了,别尽出歪主意。”  那李不语眉头一皱,立马说:“九爷,如果我们不按照他们的要求去做,很有可能会惹恼他们几人,别看他们现在嬉皮笑脸的,一旦看不到半点希望,他们应该会翻脸。”  嗯?  翻脸?  还真别说,我从未考虑过这个问题,现在听李不语这么一说,我浑身一颤,如果武九长老真的翻脸了,简直不敢想象后果。  甚至可以毫无保留的说,我们所有人都会在这一瞬间毙命。  要知道武九长老的本事,是有目共睹的事,他想要灭杀我们,绝对是举手之劳。  只是!  问题出来了。  武九长老会不会这样做?  又或者说,他到底是忠还是jian?  就在我愣神这会功夫,那李不语再次开口道:“九爷,希望你慎重一番,如果让你在武建元长老的遗体上动手的话,或许还能避开一些忌讳,一旦让武九他们来动手,可就没任何顾忌了,到时候对武建元长老的遗体损害更大。”  听着他的话,我下意识朝武建元长老的遗体望了过去,心中犹如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咸俱在,仅仅是一场丧事而已,至于这样嘛?  更何况如今武建元长老已经是属性人了,再在他老人家遗体上面动手脚。  这…这…。  就在我愣神这会功夫,那李子严也凑了过来,他拉了我一下,说:“九爷!我弟这话说的在理。”  “你们俩是不是有病啊!不知道有句话叫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么”张沐风暴怒一声,一把拽着我手臂,就说:“九爷,别听他们兄弟俩在那瞎哔哔,这是武九长老的家事,我们没必要掺和,大不了就是一死,玛德,人死那啥朝天,怕个锤子。”  我瞪了他一眼,要是真有他说的这般轻松就好了,“行了,收起你那火爆脾气,动不动就是死不死的,你有几条命啊!”  那张沐风听我这么一说,缩了缩脖子也不再说话。  见此,我特么再一次怀疑这家伙的年龄了,也不再理会他,就朝朝李不语望了过去,问他:“换位思考一下,假如你是武九长老,你会怎么办?”  他一怔,稍微想了想,皱眉道:“这得分两种情况来看,第一种情况是武九长老也不想在武建元长老身上动手脚,但由于某些因素,又不得不在武九长老身上动手脚,第二种情况是武九长老想在武建元长老身上动手脚,但由于他不懂遗体,这才有求于你。”  我微微斟酌了一下,他分析的挺有道理,凡事都有两面性,就问他:“你觉得哪种情况的可能性大点?”  他望了望我,也不说话,足足过了差不多一分钟的样子,方才沉声道:“第一种。”  “为什么?”我忙问。  他说:“从认识武九长老开始,我便一直在暗中观察他的一举一动,这武九长老虽说行事阴狠毒辣,但却极有底线,说不上是一个好人,但绝对不是大恶之人。”  听着这话,我陷入沉默当中,如果真如李不语猜测的这般,那武...

更新时间:2019-09-15

   那李不语说:“武九长老作为人子,尚且可以如此,我们又何必考虑这么多,倒不如顺着他们的要求去做,甚至可以做的比他们更过份。”  听着李不语的话,我特么想煽他几个耳光,从某种角度来说,他说的这话的确比较损,但让我干这事绝对不行,就说:“行了,别尽出歪主意。”  那李不语眉头一皱,立马说:“九爷,如果我们不按照他们的要求去做,很有可能会惹恼他们几人,别看他们现在嬉皮笑脸的,一旦看不到半点希望,他们应该会翻脸。”  嗯?  翻脸?  还真别说,我从未考虑过这个问题,现在听李不语这么一说,我浑身一颤,如果武九长老真的翻脸了,简直不敢想象后果。  甚至可以毫无保留的说,我们所有人都会在这一瞬间毙命。  要知道武九长老的本事,是有目共睹的事,他想要灭杀我们,绝对是举手之劳。  只是!  问题出来了。  武九长老会不会这样做?  又或者说,他到底是忠还是jian?  就在我愣神这会功夫,那李不语再次开口道:“九爷,希望你慎重一番,如果让你在武建元长老的遗体上动手的话,或许还能避开一些忌讳,一旦让武九他们来动手,可就没任何顾忌了,到时候对武建元长老的遗体损害更大。”  听着他的话,我下意识朝武建元长老的遗体望了过去,心中犹如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咸俱在,仅仅是一场丧事而已,至于这样嘛?  更何况如今武建元长老已经是属性人了,再在他老人家遗体上面动手脚。  这…这…。  就在我愣神这会功夫,那李子严也凑了过来,他拉了我一下,说:“九爷!我弟这话说的在理。”  “你们俩是不是有病啊!不知道有句话叫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么”张沐风暴怒一声,一把拽着我手臂,就说:“九爷,别听他们兄弟俩在那瞎哔哔,这是武九长老的家事,我们没必要掺和,大不了就是一死,玛德,人死那啥朝天,怕个锤子。”  我瞪了他一眼,要是真有他说的这般轻松就好了,“行了,收起你那火爆脾气,动不动就是死不死的,你有几条命啊!”  那张沐风听我这么一说,缩了缩脖子也不再说话。  见此,我特么再一次怀疑这家伙的年龄了,也不再理会他,就朝朝李不语望了过去,问他:“换位思考一下,假如你是武九长老,你会怎么办?”  他一怔,稍微想了想,皱眉道:“这得分两种情况来看,第一种情况是武九长老也不想在武建元长老身上动手脚,但由于某些因素,又不得不在武九长老身上动手脚,第二种情况是武九长老想在武建元长老身上动手脚,但由于他不懂遗体,这才有求于你。”  我微微斟酌了一下,他分析的挺有道理,凡事都有两面性,就问他:“你觉得哪种情况的可能性大点?”  他望了望我,也不说话,足足过了差不多一分钟的样子,方才沉声道:“第一种。”  “为什么?”我忙问。  他说:“从认识武九长老开始,我便一直在暗中观察他的一举一动,这武九长老虽说行事阴狠毒辣,但却极有底线,说不上是一个好人,但绝对不是大恶之人。”  听着这话,我陷入沉默当中,如果真如李不语猜测的这般,那武。。。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