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10分六合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嫡女为谋:冷面将军苏到了

嫡女为谋:冷面将军苏到了
更新时间:2019-07-20
  苏云来,涅�重生,目标很明确:家人今生平安喜乐,仇人今世不得好死。她算天算地算人心,却算不透当朝威武冷面的顾将军!她谋人谋事又谋心,却被面瘫肌肉男坑蒙拐骗上了塌!  李晟也有事要跟他说,便也没有继续推辞,两人回到了长孙府。  在先帝驾崩之前,李晟是一直住在太子宫的,只不过在先帝病重的时候,便让李晟搬了出来,移居了现在的住所长孙府。  先帝也是用心良苦了,他不在了,没有人能护得住李晟了,若是让他一直留在太子宫里,等到皇上登基,看着这个侄子在自己面前碍眼,难免会对他不满,所以先行让李晟搬出去。  不得不说,先帝当年为李晟铺的路,也是面面俱到了。  长孙府是先皇亲自命人给李晟特别建造的,就连匾额...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女生小说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何兮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10分六合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分享到:

完结感言更新时间:2019-07-20

  李晟也有事要跟他说,便也没有继续推辞,两人回到了长孙府。  在先帝驾崩之前,李晟是一直住在太子宫的,只不过在先帝病重的时候,便让李晟搬了出来,移居了现在的住所长孙府。  先帝也是用心良苦了,他不在了,没有人能护得住李晟了,若是让他一直留在太子宫里,等到皇上登基,看着这个侄子在自己面前碍眼,难免会对他不满,所以先行让李晟搬出去。  不得不说,先帝当年为李晟铺的路,也是面面俱到了。  长孙府是先皇亲自命人给李晟特别建造的,就连匾额也是先皇的亲笔,这也是提醒着世人,李晟是他钦定的继承人,这江山迟早要交道他的手上。  这么多年来,皇上对李晟态度亲厚宠溺,可是他从来不曾踏足过长孙府半步,就可知皇上的心思了。  顾君延和李晟回到了长孙府,一进了正房,李晟便把人打发了出去。  顾君延挑眉看了一眼李晟:“怎么,又要教训我不该跟陈家的人撕破脸皮?”  李晟好脾气地笑了笑,清俊的面容上带着真实的笑意:“就算没有今天这一出,我们跟陈家也是不死不休,他们也不会放过我,撕不撕破脸皮又有什么紧要?”顿了顿,他又道:“我只是担心舅舅,若是知道你如此行事怕是又要唠叨你了。”  没有人知道,赫赫威名的顾衍山顾大将军,最擅长的不是带兵打仗,而是唠叨儿子,他可以教训顾君延一整天连气都不带换的那种。  所以说,这人啊,总是看别人家的孩子,全京城不知道多少人羡慕顾衍山有一个争气的儿子,偏偏就顾衍山自己觉得儿子不听话不成器,简直让他操碎了心。  顾君延不甚在意地把玩着手里的玉佩,不甚在意地说道:“那有什么,不愿意听,我就躲呗,反正他从去年开始就已经追不上我了。”  李晟:“……”  李晟无奈地摇头,不再去管父子俩的官司,“寿宴时,有个小姑娘倒是挺有意思的,她提醒了我一些事,我觉得应该让你知道。”  “哦?小姑娘?”顾君延挑了挑眉头,一脸玩味的笑容:“还有小姑娘能近得了你的身?我看都要被安宁那个母老虎给吓走了。”  真的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李晟瞪了他一眼:“这次徐州的事情,陈家被逼得紧了,怕是要有所行动了,要给你安个通敌叛国的罪名。”  顾君延点了点头:“我知道,今日我抓到的那个人,陈辉就是让他去办的这事,”顿了顿,他冷笑一声:“这些人平日里没事做,就会弄这些见不得人的把戏!”  李晟这才松了一口气:“你有所准备就好了,还有一件事,我觉得挺在意,这个姑娘提到了武州。”  顾君延听到这,手里的动作一顿,神色也带了几分郑重:“怎么说?”  “我本来也没想到这一层,倒是这姑娘提醒了我,你解了徐州之困,可如今武州却是群龙无首,外有辽人虎视眈眈,内有陈阁老一心要抓你的把柄,若是陈阁老和辽人联手,你可就是腹背受敌了。”李晟神色不无担忧地说道。  顾君延的神色也变得有些凝重了起来,他蹙着眉头细细的思量起来。  陈阁老用李建中打击顾家,甚至要下套害他,此事顾君延已经识破了,他也知道,凭借他抓到的那个小人物,根本没...

更新时间:2019-07-20

   李晟也有事要跟他说,便也没有继续推辞,两人回到了长孙府。  在先帝驾崩之前,李晟是一直住在太子宫的,只不过在先帝病重的时候,便让李晟搬了出来,移居了现在的住所长孙府。  先帝也是用心良苦了,他不在了,没有人能护得住李晟了,若是让他一直留在太子宫里,等到皇上登基,看着这个侄子在自己面前碍眼,难免会对他不满,所以先行让李晟搬出去。  不得不说,先帝当年为李晟铺的路,也是面面俱到了。  长孙府是先皇亲自命人给李晟特别建造的,就连匾额也是先皇的亲笔,这也是提醒着世人,李晟是他钦定的继承人,这江山迟早要交道他的手上。  这么多年来,皇上对李晟态度亲厚宠溺,可是他从来不曾踏足过长孙府半步,就可知皇上的心思了。  顾君延和李晟回到了长孙府,一进了正房,李晟便把人打发了出去。  顾君延挑眉看了一眼李晟:“怎么,又要教训我不该跟陈家的人撕破脸皮?”  李晟好脾气地笑了笑,清俊的面容上带着真实的笑意:“就算没有今天这一出,我们跟陈家也是不死不休,他们也不会放过我,撕不撕破脸皮又有什么紧要?”顿了顿,他又道:“我只是担心舅舅,若是知道你如此行事怕是又要唠叨你了。”  没有人知道,赫赫威名的顾衍山顾大将军,最擅长的不是带兵打仗,而是唠叨儿子,他可以教训顾君延一整天连气都不带换的那种。  所以说,这人啊,总是看别人家的孩子,全京城不知道多少人羡慕顾衍山有一个争气的儿子,偏偏就顾衍山自己觉得儿子不听话不成器,简直让他操碎了心。  顾君延不甚在意地把玩着手里的玉佩,不甚在意地说道:“那有什么,不愿意听,我就躲呗,反正他从去年开始就已经追不上我了。”  李晟:“……”  李晟无奈地摇头,不再去管父子俩的官司,“寿宴时,有个小姑娘倒是挺有意思的,她提醒了我一些事,我觉得应该让你知道。”  “哦?小姑娘?”顾君延挑了挑眉头,一脸玩味的笑容:“还有小姑娘能近得了你的身?我看都要被安宁那个母老虎给吓走了。”  真的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李晟瞪了他一眼:“这次徐州的事情,陈家被逼得紧了,怕是要有所行动了,要给你安个通敌叛国的罪名。”  顾君延点了点头:“我知道,今日我抓到的那个人,陈辉就是让他去办的这事,”顿了顿,他冷笑一声:“这些人平日里没事做,就会弄这些见不得人的把戏!”  李晟这才松了一口气:“你有所准备就好了,还有一件事,我觉得挺在意,这个姑娘提到了武州。”  顾君延听到这,手里的动作一顿,神色也带了几分郑重:“怎么说?”  “我本来也没想到这一层,倒是这姑娘提醒了我,你解了徐州之困,可如今武州却是群龙无首,外有辽人虎视眈眈,内有陈阁老一心要抓你的把柄,若是陈阁老和辽人联手,你可就是腹背受敌了。”李晟神色不无担忧地说道。  顾君延的神色也变得有些凝重了起来,他蹙着眉头细细的思量起来。  陈阁老用李建中打击顾家,甚至要下套害他,此事顾君延已经识破了,他也知道,凭借他抓到的那个小人物,根本没...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