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10分六合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更新时间:2019-12-14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亲戚,浑浑噩噩的天子。回归大明,不再做书呆子!书生意气,本就是另类的潇洒自在。封狼居胥,理应是唯我独尊的阔达。衙内的克星,深闺的密友,朝廷的肱骨,正德一朝,太多荆棘,待金戈在手,容我一一斩除!秦淮河畔多知己,塞外辽原有音笛。自古风流出少年,且看庶子叶春秋。叶春秋享受这个时代的美好,却用他与众不同的“脑袋”改变了整个世界的节奏!  三言两语之间,各自就自报了家门。【看~书阁免@费小说阅读】  一个秉笔太监刘瑾,一个是内阁阁老谢迁。  双方虽然都表示了对对方上头的人不屑,心里却都还挺忌惮的,都很识趣的没有把矛盾升级。  顿了一下,曹公公便道:“...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军旅战争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上山打老虎额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10分六合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分享到:

完本感言,新书《大文豪》求支持更新时间:2019-12-14

  三言两语之间,各自就自报了家门。【看~书阁免@费小说阅读】  一个秉笔太监刘瑾,一个是内阁阁老谢迁。  双方虽然都表示了对对方上头的人不屑,心里却都还挺忌惮的,都很识趣的没有把矛盾升级。  顿了一下,曹公公便道:“咳咳,要咱说啊……”  懵逼了很久的叶春秋终于忍不住了:“二位,是不是该听我说?”  这两位确实有点过份了啊,虽然你们是我的救命恩人,可我叶春秋才是事主对不对,怎么说着说着,都成了你们说了。  邓健却是笑容可掬的看向叶春秋道:“春秋啊,你还年轻,这些事,还是本官来说吧。”  曹公公居然和他立场一致,也是点头:“是啊,春秋,咱和邓御史更熟稔一些,咱没有看你是黄口小儿的意思,只是觉得你说这些,不太合适。”  叶春秋彻底无语了。  曹公公继续道:“好吧,邓御史,咱们都是为了朝廷效命,就听你一句,咱们就让春秋腰间别着羽扇。”他显得很大度的对***官道:“中间得添一把羽扇,莫要忘了。”  接着他叹口气又道:“接下来,春秋左冲右突,哎呀呀,当真是了不得,便见那沙场之上沙尘滚滚,小英雄仗剑,十步杀一人,那些倭人,莫不敢应其锋芒,个个战栗,只顷刻之间,便斩下三十颗头颅。”  三十……还顷刻……叶春秋觉得曹公公有点收不住,自己特么除了宰了鬼岛三雄,满打满算,也没杀超过十个倭人吧。  他本想善意提醒,邓健不由道:“三十,曹公公,我得提醒一句,这三十太整,听着有些像虚词一样,就好似那飞流直下三千尺,又或者是直上九重天,都是虚夸之词,不足为信,不妨斩下三十四枚头颅,有零有整,说出去也好听。”  曹公公一听,很有道理啊,果然是御史出身的,他翘起大拇指:“邓御史这一句,咱很服气,好,就三十四。记下来,记下来。”  邓健又感慨:“这时候该杀那鬼岛三雄了吧,总要用巧计才好,譬如声东击西,又或者……”  曹公公笑容可掬:“哎呀……这***就像切西瓜一样,哪里来的声东击西,邓御史难道没听说过关云长温酒斩华雄吗?那么白马斩颜良呢?赵子龙七进七出呢?杀个人,哪需要这样墨迹,大刀一出,贼酋啪叽一下,脑袋落地了。咱呀,就爱看本《三国》,没事就翻翻,最佩服的关老爷,关老爷***,不就是如此的吗?咱爱这个,刘公公也爱这个,前些日子,刘公公跟咱修书,还在讨论关云长与赵子龙谁厉害一些呢,刘公公喜欢的,想必陛下也是喜欢的,咱们啊,你是陛下的臣子,咱呢,是陛下的奴婢,总要让陛下高兴对不对?这若是杀个鬼岛三雄还这样墨迹,说实话,你若是让人说出去,咱们大明的威严荡然无存啊。好吧,好吧,邓御史莫生气,索性就从了你,来,来,来,记下来……”  曹公公在这里顿了顿,然后酝酿了一下情绪,便扯着嗓子道:“正说道,春秋小英雄正杀的兴起,却见有一倭将,身高丈八有余,眼睛有若铜铃,臂如水桶,手持长刃,这妖人刃挥洒而出,宛如鬼哭,所过之处,我明军将士无人可挡,春秋小英雄见状,大笑三声,凛然无惧,又觉得热,便取出腰间羽扇,先扇了...

更新时间:2019-12-14

   三言两语之间,各自就自报了家门。【看~书阁免@费小说阅读】  一个秉笔太监刘瑾,一个是内阁阁老谢迁。  双方虽然都表示了对对方上头的人不屑,心里却都还挺忌惮的,都很识趣的没有把矛盾升级。  顿了一下,曹公公便道:“咳咳,要咱说啊……”  懵逼了很久的叶春秋终于忍不住了:“二位,是不是该听我说?”  这两位确实有点过份了啊,虽然你们是我的救命恩人,可我叶春秋才是事主对不对,怎么说着说着,都成了你们说了。  邓健却是笑容可掬的看向叶春秋道:“春秋啊,你还年轻,这些事,还是本官来说吧。”  曹公公居然和他立场一致,也是点头:“是啊,春秋,咱和邓御史更熟稔一些,咱没有看你是黄口小儿的意思,只是觉得你说这些,不太合适。”  叶春秋彻底无语了。  曹公公继续道:“好吧,邓御史,咱们都是为了朝廷效命,就听你一句,咱们就让春秋腰间别着羽扇。”他显得很大度的对***官道:“中间得添一把羽扇,莫要忘了。”  接着他叹口气又道:“接下来,春秋左冲右突,哎呀呀,当真是了不得,便见那沙场之上沙尘滚滚,小英雄仗剑,十步杀一人,那些倭人,莫不敢应其锋芒,个个战栗,只顷刻之间,便斩下三十颗头颅。”  三十……还顷刻……叶春秋觉得曹公公有点收不住,自己特么除了宰了鬼岛三雄,满打满算,也没杀超过十个倭人吧。  他本想善意提醒,邓健不由道:“三十,曹公公,我得提醒一句,这三十太整,听着有些像虚词一样,就好似那飞流直下三千尺,又或者是直上九重天,都是虚夸之词,不足为信,不妨斩下三十四枚头颅,有零有整,说出去也好听。”  曹公公一听,很有道理啊,果然是御史出身的,他翘起大拇指:“邓御史这一句,咱很服气,好,就三十四。记下来,记下来。”  邓健又感慨:“这时候该杀那鬼岛三雄了吧,总要用巧计才好,譬如声东击西,又或者……”  曹公公笑容可掬:“哎呀……这***就像切西瓜一样,哪里来的声东击西,邓御史难道没听说过关云长温酒斩华雄吗?那么白马斩颜良呢?赵子龙七进七出呢?杀个人,哪需要这样墨迹,大刀一出,贼酋啪叽一下,脑袋落地了。咱呀,就爱看本《三国》,没事就翻翻,最佩服的关老爷,关老爷***,不就是如此的吗?咱爱这个,刘公公也爱这个,前些日子,刘公公跟咱修书,还在讨论关云长与赵子龙谁厉害一些呢,刘公公喜欢的,想必陛下也是喜欢的,咱们啊,你是陛下的臣子,咱呢,是陛下的奴婢,总要让陛下高兴对不对?这若是杀个鬼岛三雄还这样墨迹,说实话,你若是让人说出去,咱们大明的威严荡然无存啊。好吧,好吧,邓御史莫生气,索性就从了你,来,来,来,记下来……”  曹公公在这里顿了顿,然后酝酿了一下情绪,便扯着嗓子道:“正说道,春秋小英雄正杀的兴起,却见有一倭将,身高丈八有余,眼睛有若铜铃,臂如水桶,手持长刃,这妖人刃挥洒而出,宛如鬼哭,所过之处,我明军将士无人可挡,春秋小英雄见状,大笑三声,凛然无惧,又觉得热,便取出腰间羽扇,先扇了...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