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10分六合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更新时间:2020-01-20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亲戚,浑浑噩噩的天子。回归大明,不再做书呆子!书生意气,本就是另类的潇洒自在。封狼居胥,理应是唯我独尊的阔达。衙内的克星,深闺的密友,朝廷的肱骨,正德一朝,太多荆棘,待金戈在手,容我一一斩除!秦淮河畔多知己,塞外辽原有音笛。自古风流出少年,且看庶子叶春秋。叶春秋享受这个时代的美好,却用他与众不同的“脑袋”改变了整个世界的节奏!  当叶春秋率着镇国新军抵达了宣府地界,经过一个靠近官道的堡子,便停下歇脚。远处的堡子里竟是传来了鞭炮的声音,不知什么时候,有人说了一句:“今日是除夕呢。”  扎营之后升起篝火的人便都沉默了,在这个除夕之夜,在这荒郊野...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军旅战争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上山打老虎额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10分六合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分享到:

完本感言,新书《大文豪》求支持更新时间:2020-01-20

  当叶春秋率着镇国新军抵达了宣府地界,经过一个靠近官道的堡子,便停下歇脚。远处的堡子里竟是传来了鞭炮的声音,不知什么时候,有人说了一句:“今日是除夕呢。”  扎营之后升起篝火的人便都沉默了,在这个除夕之夜,在这荒郊野岭的地方,许多人遥望着星空,一时间默然无言。  叶春秋坐在篝火旁,将柴禾丢入篝火中,火光映照在他的脸上,他突然抿了抿嘴,面上带起了笑容。  自己这几日确实是太紧张了,现在也不知京师如何了,静初理应是已经看了自己的书信了吧,自己在书信之中,只说自己有一个紧急的使命要去宁夏,她理应不会有太多的担心吧,不过……两人才是新婚,在这除夕之夜,却是让她孤零零的在闺阁里,一定很清冷吧,甚至有可能怪他走得太急,连一面都没见上呢,只是在这样本该是团圆的日子无错小说里离家,将她留在家里,他怕看到她的难过和不舍!  爹呢?老爹不知是否已经抵达了宁夏,但愿这个时候,那安化王还未谋反,可他若这个时候反了呢?  心里真的有太多的担忧,叶春秋甚至在此时也想到了朱厚照,小皇帝不知现下如何了,他一定是很生气,这个家伙总是一惊一乍的,不会气得想要他的脑袋吧?  想到此处,叶春秋不由自嘲一笑,觉得自己真的想太多了,他所认识的朱厚照,并不是这样的人,而且朱厚照特意命镇国新军随他去宁夏,应该是担忧他的安危吧!  天色渐晚,夜幕显得更深,夜里的北风呼啸,而最后一团的篝火也已熄了,叶春秋回到了自己简易的小帐里,带着千愁百绪,却是很快睡下了。  明日还要赶路,他一分一秒都不愿耽误。  ……………………  此时,在京都里,除夕的叶家显得有些清冷。  虽然王静初作为这里的女主人,极力想要显出几分喜庆,于是命了府里的人张灯结彩,可她自己却是躲回卧房里,黛眉轻锁,在冉冉的灯下,拿出了那份贴身藏着带着体温的信笺细细去看,信笺中的内容,她已不知看了多少次,夜深人静,她的心里不禁有了几分愁意,听到外头的欢笑和鞭炮声,她的鼻子微酸,心里又隐隐难过起来。  这大过年的,为何好端端的要去办皇差,到底是什么紧要的事?她虽是让人去了王家人打听,却也打听不出所以然来。  外头有她自王家陪嫁来的丫头低声道:“夫人,夫人,外头放礼花呢,是老太公亲自放的。”  “噢。”王静初本想说要自己休息,却终究抹不下情面,只好道:“嗯,等我换一身衣衫就去。”  那女婢便进了来,正待要服侍王静初换衣,突然王静初的眉头一簇,哎哟的一声,竟是一下子瘫坐在了榻上。  这女婢吓得花容失色,惊慌地道:“呀,小姐,你怎么了,怎么了?”  灯影下,只见王静初深深地拧着秀眉,脸色略带几分苍白,一脸难受地用手捂着肚子。  女婢立即又大叫:“来人,来人啊……大夫……”  在外头的叶老太公听到仆人前来通报,已是吓了一跳,他觉得自己有先见之明的,还好没有回宁波老家去……  不多时,叶老太公就来到了王静初所住的院子,只是叶老太公也算懂规矩的,没有赶进王静初的卧房...

更新时间:2020-01-20

   当叶春秋率着镇国新军抵达了宣府地界,经过一个靠近官道的堡子,便停下歇脚。远处的堡子里竟是传来了鞭炮的声音,不知什么时候,有人说了一句:“今日是除夕呢。”  扎营之后升起篝火的人便都沉默了,在这个除夕之夜,在这荒郊野岭的地方,许多人遥望着星空,一时间默然无言。  叶春秋坐在篝火旁,将柴禾丢入篝火中,火光映照在他的脸上,他突然抿了抿嘴,面上带起了笑容。  自己这几日确实是太紧张了,现在也不知京师如何了,静初理应是已经看了自己的书信了吧,自己在书信之中,只说自己有一个紧急的使命要去宁夏,她理应不会有太多的担心吧,不过……两人才是新婚,在这除夕之夜,却是让她孤零零的在闺阁里,一定很清冷吧,甚至有可能怪他走得太急,连一面都没见上呢,只是在这样本该是团圆的日子无错小说里离家,将她留在家里,他怕看到她的难过和不舍!  爹呢?老爹不知是否已经抵达了宁夏,但愿这个时候,那安化王还未谋反,可他若这个时候反了呢?  心里真的有太多的担忧,叶春秋甚至在此时也想到了朱厚照,小皇帝不知现下如何了,他一定是很生气,这个家伙总是一惊一乍的,不会气得想要他的脑袋吧?  想到此处,叶春秋不由自嘲一笑,觉得自己真的想太多了,他所认识的朱厚照,并不是这样的人,而且朱厚照特意命镇国新军随他去宁夏,应该是担忧他的安危吧!  天色渐晚,夜幕显得更深,夜里的北风呼啸,而最后一团的篝火也已熄了,叶春秋回到了自己简易的小帐里,带着千愁百绪,却是很快睡下了。  明日还要赶路,他一分一秒都不愿耽误。  ……………………  此时,在京都里,除夕的叶家显得有些清冷。  虽然王静初作为这里的女主人,极力想要显出几分喜庆,于是命了府里的人张灯结彩,可她自己却是躲回卧房里,黛眉轻锁,在冉冉的灯下,拿出了那份贴身藏着带着体温的信笺细细去看,信笺中的内容,她已不知看了多少次,夜深人静,她的心里不禁有了几分愁意,听到外头的欢笑和鞭炮声,她的鼻子微酸,心里又隐隐难过起来。  这大过年的,为何好端端的要去办皇差,到底是什么紧要的事?她虽是让人去了王家人打听,却也打听不出所以然来。  外头有她自王家陪嫁来的丫头低声道:“夫人,夫人,外头放礼花呢,是老太公亲自放的。”  “噢。”王静初本想说要自己休息,却终究抹不下情面,只好道:“嗯,等我换一身衣衫就去。”  那女婢便进了来,正待要服侍王静初换衣,突然王静初的眉头一簇,哎哟的一声,竟是一下子瘫坐在了榻上。  这女婢吓得花容失色,惊慌地道:“呀,小姐,你怎么了,怎么了?”  灯影下,只见王静初深深地拧着秀眉,脸色略带几分苍白,一脸难受地用手捂着肚子。  女婢立即又大叫:“来人,来人啊……大夫……”  在外头的叶老太公听到仆人前来通报,已是吓了一跳,他觉得自己有先见之明的,还好没有回宁波老家去……  不多时,叶老太公就来到了王静初所住的院子,只是叶老太公也算懂规矩的,没有赶进王静初的卧房...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