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10分六合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重生后她容貌极品,形同妖孽:王者归来

重生后她容貌极品,形同妖孽:王者归来
更新时间:2019-07-21
一次放纵,她成了他的枕边人,却不知,原来竟是一场背叛阴谋!一次车祸,阴差阳错,她重生成B大新生。这一世,她身世不凡,容貌极品,形同妖孽。望着杂志封面上那个曾将她打入地狱的英俊男子,她眯着滟滟双眸,淡然一笑。这一世,她要王者归来!  重生之王者归来,第九十四章 摊牌  多少次想要一个机会,可以坐下来和她谈起过去,又有多少次,在她死后夜夜惊醒,只想获得一次这样面对面说话的机会。(www.nusafx.com),最新章节访问: 。 舒悫鹉琻可明明期盼了那么久,执着了那么久,如今,话到了嘴边,人在了面前,他却突然什么也说不下去。  陈昊捏住手中的瓷杯,眼底翻江倒海,那张充满魔魅的脸上此刻面无表情。  “我...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重生异能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长生门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10分六合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分享到:

预感更新时间:2019-07-21

  重生之王者归来,第九十四章 摊牌  多少次想要一个机会,可以坐下来和她谈起过去,又有多少次,在她死后夜夜惊醒,只想获得一次这样面对面说话的机会。(www。zshu。net),最新章节访问: 。 舒悫鹉琻可明明期盼了那么久,执着了那么久,如今,话到了嘴边,人在了面前,他却突然什么也说不下去。  陈昊捏住手中的瓷杯,眼底翻江倒海,那张充满魔魅的脸上此刻面无表情。  “我……”他刚说了一个字,身边的萧然轻轻地将手中的杯子磕在桌上。  那一刻,陈昊的脸上显出一种难以言喻的悲凉。  “还是由我来说吧。”萧然看了他一眼,冷冷的转过头,嘴边却泛出苦涩。  “其实,从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知道我当时是什么感觉吗?”他看着云溪,明明是问句,却丝毫没有让她回答的意思。  “意外!是的,很意外。我从来没见过一个‘女’人能把车开成那样。”他的声音带着一种少有追忆的感觉,似是突然想起当年他和陈昊竟然在路上被人阻截的场面。从来只有他们‘阴’人,竟然会被人明目张胆地下了套瓮中捉鳖,不得不说,这辈子算下来也只有这一次算得上是‘阴’沟里翻船。  他还记得那时看到她的第一眼,只觉得是个很清丽的‘女’人,还没完全张开,最多就是个大学刚毕业的学生,开着辆中高档车,一看就是家里宠爱的娇娇‘女’。  望着他们俩一身血迹斑斑,脸都白得不像人了,双眼直直地盯着他们,简直像是大白天看到了鬼一样。其实,那时是晚上夜店的后‘门’附近,黑得连猫扑过来都看不清影子,可他偏偏记住了她的那一对眼。  坦‘荡’‘荡’的,犹如一个孩子,还不遮掩,就这样大大咧咧地落在他的身上,丝毫没有惊惧、害怕的情愫,相反,那一刻,他甚至看到了一丝可以称之为“痴情”的东西。  那一刻,他迩然一笑,很怀疑是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还是在这种被枪击追跑的落魄时刻,竟然会被一个‘女’孩用这样的阳光注目。  实在有点太过像八点档上演的不入流的偶像剧。  ‘花’痴。  其实,这才是他对她的第一映像。  不管她长相有多脱俗,那一刻,被围堵在她的小车上,四周都是对方的杀手,她却只会盯着他发呆,不肯开车,天知道,他多想直接推她下车一了百了。  直到窗外一发子弹在陈昊身上开了个窟窿,那一刻,这个‘女’人才反应过来是什么情况,死踩油‘门’,车子飞速地疾驰而去。  看着被子弹打碎的玻璃划破她的手腕,血一路蜿蜒而下,沁得整个空间一阵浓浓的腥味,从来不曾柔软的内心那一刻竟少有的生出一种怪异的感觉。连他自己都没有发觉的时候,他已经让她停车,随手扯下她脖子上的丝巾帮她包扎伤口。  那是他们的第一次初遇。  三个人,于枪林弹雨中,在一个闭塞的车子里,鼻尖到处都是鲜血腥气,每个人身上都带着伤口,可那时,他只觉得,这也不过萍水相逢,第二天便是回归原点。  只是,再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她竟然已经是萧氏的员工。即便是他,也难免心底一阵诧异。  她的长相发生了细微的。。。

更新时间:2019-07-21

10分六合   重生之王者归来,第九十四章 摊牌  多少次想要一个机会,可以坐下来和她谈起过去,又有多少次,在她死后夜夜惊醒,只想获得一次这样面对面说话的机会。(www.nusafx.com),最新章节访问: 。 舒悫鹉琻可明明期盼了那么久,执着了那么久,如今,话到了嘴边,人在了面前,他却突然什么也说不下去。  陈昊捏住手中的瓷杯,眼底翻江倒海,那张充满魔魅的脸上此刻面无表情。  “我……”他刚说了一个字,身边的萧然轻轻地将手中的杯子磕在桌上。  那一刻,陈昊的脸上显出一种难以言喻的悲凉。  “还是由我来说吧。”萧然看了他一眼,冷冷的转过头,嘴边却泛出苦涩。  “其实,从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知道我当时是什么感觉吗?”他看着云溪,明明是问句,却丝毫没有让她回答的意思。  “意外!是的,很意外。我从来没见过一个‘女’人能把车开成那样。”他的声音带着一种少有追忆的感觉,似是突然想起当年他和陈昊竟然在路上被人阻截的场面。从来只有他们‘阴’人,竟然会被人明目张胆地下了套瓮中捉鳖,不得不说,这辈子算下来也只有这一次算得上是‘阴’沟里翻船。  他还记得那时看到她的第一眼,只觉得是个很清丽的‘女’人,还没完全张开,最多就是个大学刚毕业的学生,开着辆中高档车,一看就是家里宠爱的娇娇‘女’。  望着他们俩一身血迹斑斑,脸都白得不像人了,双眼直直地盯着他们,简直像是大白天看到了鬼一样。其实,那时是晚上夜店的后‘门’附近,黑得连猫扑过来都看不清影子,可他偏偏记住了她的那一对眼。  坦‘荡’‘荡’的,犹如一个孩子,还不遮掩,就这样大大咧咧地落在他的身上,丝毫没有惊惧、害怕的情愫,相反,那一刻,他甚至看到了一丝可以称之为“痴情”的东西。  那一刻,他迩然一笑,很怀疑是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还是在这种被枪击追跑的落魄时刻,竟然会被一个‘女’孩用这样的阳光注目。  实在有点太过像八点档上演的不入流的偶像剧。  ‘花’痴。  其实,这才是他对她的第一映像。  不管她长相有多脱俗,那一刻,被围堵在她的小车上,四周都是对方的杀手,她却只会盯着他发呆,不肯开车,天知道,他多想直接推她下车一了百了。  直到窗外一发子弹在陈昊身上开了个窟窿,那一刻,这个‘女’人才反应过来是什么情况,死踩油‘门’,车子飞速地疾驰而去。  看着被子弹打碎的玻璃划破她的手腕,血一路蜿蜒而下,沁得整个空间一阵浓浓的腥味,从来不曾柔软的内心那一刻竟少有的生出一种怪异的感觉。连他自己都没有发觉的时候,他已经让她停车,随手扯下她脖子上的丝巾帮她包扎伤口。  那是他们的第一次初遇。  三个人,于枪林弹雨中,在一个闭塞的车子里,鼻尖到处都是鲜血腥气,每个人身上都带着伤口,可那时,他只觉得,这也不过萍水相逢,第二天便是回归原点。  只是,再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她竟然已经是萧氏的员工。即便是他,也难免心底一阵诧异。  她的长相发生了细微的...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