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10分六合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复生
更新时间:2020-01-25
1966年伦敦,阿宝,一名莫名成为僵尸的少女,遇上了漂泊异世的神秘男孩。开启了一段流转上下千年的瑰丽传奇他本是上古龙神第七子,幼年时魂魄意外流落到千年后,遇上了她。自负跋扈的他从未想过,她竟然会是他无法规避的情劫……竟然是他,命中渡不过的魔障。r...  婚宴接连三天,睚毗苏醒隔日,便应邀同阿宝出席最后一场婚宴。  “在席上不要吃任何东西,如果对方送礼物给你,盛情难却,那么一出酒宴后就要把它们埋入地下不要带走。”睚毗叮嘱道。  阿宝“嗯”了一声,在宾客往来如织的长廊上稍落后睚毗半步,跟上他。  睚毗侧身在人潮中回护她,不着痕迹的轻环住阿宝的肩往他怀中带去。  感觉到他的手停在她肩上,掌心的温度...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西方奇幻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爱爬树的鱼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10分六合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分享到:

第120章 第 120 章 番外篇 守望者更新时间:2020-01-25

10分六合   婚宴接连三天,睚毗苏醒隔日,便应邀同阿宝出席最后一场婚宴。  “在席上不要吃任何东西,如果对方送礼物给你,盛情难却,那么一出酒宴后就要把它们埋入地下不要带走。”睚毗叮嘱道。  阿宝“嗯”了一声,在宾客往来如织的长廊上稍落后睚毗半步,跟上他。  睚毗侧身在人潮中回护她,不着痕迹的轻环住阿宝的肩往他怀中带去。  感觉到他的手停在她肩上,掌心的温度也隔着薄薄的单衣烫入肌肤,阿宝不自在地偏头缩了缩肩膀,一路紧张得同手同脚走入宴席。  绕过朱阁绮户,眼前是一片欢腾喜庆的红色海洋,大堂正中贴着约有两米高的正红色囍字,四面帷幕皆是鲜红绸带,用金线银丝编织的锦绳束起,纹着镶金蟠龙的红烛摇曳,投下零星剪影。  “怎么了,身体还是不舒服吗?”她察觉到他的手微微一僵。  他摇头,平静的移开视线,“身体已经没有大碍,我只是不太喜欢这布置罢了。”  阿宝“唔”了一声,道,“那……要不要现在就回去?”不必勉强自己。  睚毗再摇头,牵着她的手寻一处不起眼的尾席落座。虽然两人皆收敛了威压,但他的姿容在满座皆是俊男美女的狐妖中依然太过出众醒目,一时间吸引了众多欣羡惊艳的目光。  刚刚入席没多久,一个清俊男子便主动靠上来,坐在阿宝身边,三条狐狸尾巴从袖衣下钻出,在阿宝大眼好奇地瞅着尾巴不放时,羞涩地垂下来。  阿宝搔搔脸为两人引荐,“唔,这位是狐族的医师,在你昏迷这两天他也帮了我们不少忙呢。”  睚毗只淡淡扫了他一眼,矜持倨傲地微一颔首,不再多说。  “嗯……”气氛有些冷场,阿宝尴尬地朝狐族男子笑了笑,“那个,他今天身体还有些不适,所以心情不太好。”  他道,“没有关系,我可以理解。”  阿宝也只有干笑点头了,视线再度移回他臀上那三条甩来甩去的尾巴,“唔,冒昧的问一下,我已经忍了好久。”  男子保持有礼的笑容,“想知道什么?”  “那个……你的另外六条尾巴是藏起来了吗?天狐不是都有九条尾巴,况且你现在这三条尾巴露在外面,裤子不是撑得慌?”  男子愣了下,随即窘迫地连三条尾巴都炸了毛,蜷曲起来,“其实我不是青丘天狐……”  “哎?”  “今天的新娘才是天狐的后裔,天狐是涂山之后,血统高贵,远古时期就迁去青丘,现世的天狐一脉乃是商纣年间降世,一脉单传,所以除了新娘之外所有狐族都没有九尾。”  阿宝讶然道,“那涂山之后指得是大禹的子孙?”  他点头,与有荣焉道,“大禹娶涂山氏天狐女娇,女娇之子便是启,夏朝的开国天子,天狐一部也迁入青丘。直至商纣年间,女娲下令命九尾天狐下现世亡纣,人间才重现天狐。”  阿宝瞬间变成星星眼,“那个天狐就是妲己?能说说她么?”  那狐族男子道,“对于当年妲己亡纣,族内的考证向来真假难测毁誉参半,只知封神之后妲己没有再回青丘,而是领着一脉忠心于她的狐族到昆仑隐居。彼时人间只有她这一只九尾天狐,西王母和众仙商讨数日后便划了这块禁地布下桃花障,作为狐族的繁衍之地。”  “原...

更新时间:2020-01-25

   婚宴接连三天,睚毗苏醒隔日,便应邀同阿宝出席最后一场婚宴。  “在席上不要吃任何东西,如果对方送礼物给你,盛情难却,那么一出酒宴后就要把它们埋入地下不要带走。”睚毗叮嘱道。  阿宝“嗯”了一声,在宾客往来如织的长廊上稍落后睚毗半步,跟上他。  睚毗侧身在人潮中回护她,不着痕迹的轻环住阿宝的肩往他怀中带去。  感觉到他的手停在她肩上,掌心的温度也隔着薄薄的单衣烫入肌肤,阿宝不自在地偏头缩了缩肩膀,一路紧张得同手同脚走入宴席。  绕过朱阁绮户,眼前是一片欢腾喜庆的红色海洋,大堂正中贴着约有两米高的正红色囍字,四面帷幕皆是鲜红绸带,用金线银丝编织的锦绳束起,纹着镶金蟠龙的红烛摇曳,投下零星剪影。  “怎么了,身体还是不舒服吗?”她察觉到他的手微微一僵。  他摇头,平静的移开视线,“身体已经没有大碍,我只是不太喜欢这布置罢了。”  阿宝“唔”了一声,道,“那……要不要现在就回去?”不必勉强自己。  睚毗再摇头,牵着她的手寻一处不起眼的尾席落座。虽然两人皆收敛了威压,但他的姿容在满座皆是俊男美女的狐妖中依然太过出众醒目,一时间吸引了众多欣羡惊艳的目光。  刚刚入席没多久,一个清俊男子便主动靠上来,坐在阿宝身边,三条狐狸尾巴从袖衣下钻出,在阿宝大眼好奇地瞅着尾巴不放时,羞涩地垂下来。  阿宝搔搔脸为两人引荐,“唔,这位是狐族的医师,在你昏迷这两天他也帮了我们不少忙呢。”  睚毗只淡淡扫了他一眼,矜持倨傲地微一颔首,不再多说。  “嗯……”气氛有些冷场,阿宝尴尬地朝狐族男子笑了笑,“那个,他今天身体还有些不适,所以心情不太好。”  他道,“没有关系,我可以理解。”  阿宝也只有干笑点头了,视线再度移回他臀上那三条甩来甩去的尾巴,“唔,冒昧的问一下,我已经忍了好久。”  男子保持有礼的笑容,“想知道什么?”  “那个……你的另外六条尾巴是藏起来了吗?天狐不是都有九条尾巴,况且你现在这三条尾巴露在外面,裤子不是撑得慌?”  男子愣了下,随即窘迫地连三条尾巴都炸了毛,蜷曲起来,“其实我不是青丘天狐……”  “哎?”  “今天的新娘才是天狐的后裔,天狐是涂山之后,血统高贵,远古时期就迁去青丘,现世的天狐一脉乃是商纣年间降世,一脉单传,所以除了新娘之外所有狐族都没有九尾。”  阿宝讶然道,“那涂山之后指得是大禹的子孙?”  他点头,与有荣焉道,“大禹娶涂山氏天狐女娇,女娇之子便是启,夏朝的开国天子,天狐一部也迁入青丘。直至商纣年间,女娲下令命九尾天狐下现世亡纣,人间才重现天狐。”  阿宝瞬间变成星星眼,“那个天狐就是妲己?能说说她么?”  那狐族男子道,“对于当年妲己亡纣,族内的考证向来真假难测毁誉参半,只知封神之后妲己没有再回青丘,而是领着一脉忠心于她的狐族到昆仑隐居。彼时人间只有她这一只九尾天狐,西王母和众仙商讨数日后便划了这块禁地布下桃花障,作为狐族的繁衍之地。”  “原...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