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10分六合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腹黑总裁小小妻

腹黑总裁小小妻
更新时间:2019-08-26
逃跑九次,被捉回来八次。终于以为可以摆脱他,没想到肚子里却有颗“豆子”在发芽。最后一次被抓回来,他连皮带肉的拔光她身上所有刺,真相浮出水面,她却早已伤痕累累。他运用全球人脉,掘地三尺的寻找她,猛然发现,她的身边已经有了他。她如涅之凤,惊艳地出现在他面前,旁若无人的谈论今晚……好吧,这个问题就由他来告诉她!!!...  “安琪儿,你说的都是骗我的吧。”左一冥不可思议地问,忽尔上前紧搂住安琪又问,“是骗我的,对不对?”  和左一冥相识三年,安琪没有见过这样失措的左一冥。  她好想伸手安慰他说:是的,都是骗你的。  但她已经没有那么资格了,虽然她并不想承认,可她摆脱不了已经是司徒夜妻子的事实。  “...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都市暧昧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梦幻祝福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10分六合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分享到:

司徒晨日记 相忘于江湖更新时间:2019-08-26

10分六合   “安琪儿,你说的都是骗我的吧。”左一冥不可思议地问,忽尔上前紧搂住安琪又问,“是骗我的,对不对?”  和左一冥相识三年,安琪没有见过这样失措的左一冥。  她好想伸手安慰他说:是的,都是骗你的。  但她已经没有那么资格了,虽然她并不想承认,可她摆脱不了已经是司徒夜妻子的事实。  “我,对不起你和女儿。”  “她的话都已经说的那么明了了,你就不要纠缠她了。”司徒夜勾唇冷笑,“起码,在纠缠她之前,你也要先问问我会不会同意。”  左一冥缓缓松开了安琪,扭头,凛冽地狭眸充满仇恨地看向司徒夜,“司徒夜,它日我必会答谢你这两天对我的款待!”  “对不起。”安琪再次一次内疚地低喃道。  “什么也不要说了。”左一冥唇角扬起苦涩地弧度,“我懂。”  安琪颇为地惊讶抬头看向左一冥。他懂了什么?!  随即道,“女儿,女儿如果你想要,女儿可以跟你离开,我要留在司徒夜身边。”  “女儿还是先留在你身边吧,她还太小,需要母亲。”左一冥深深地看了眼安琪,转身朝门口走了去。  出了警局,明媚地阳光似乎要灼伤左一冥天蓝色地眼眸。  他缓慢地瞌上眼帘,晶莹地液体顺着眼角滑落。  “安琪儿,你为我所受的委屈,我都知道,等着我,回来接你们母女!”  一辆布加迪威龙稳稳地停在左一冥面前,下来的三名英国男人恭敬道,“少主,对不起,我们来晚了。”  “先回英国。”左一冥跨坐进车里,蓝色染上一层浓重地寒意。  迅速拨通了一串通话道,“我要知道司徒夜的所有底细!”……  “他都已经走了,怎么,想追去吗?”司徒夜不满地看着安琪看向门口,那恋恋不舍地眼神。  安琪收回视线,苦涩道,“你说的没错,他已经走了,你的目的达成了。”  “难过吗?”司徒夜邪肆地问。  安琪点头,“如你所愿!告诉我,你为什么那么恨我?”  “一个星期后,跟我去美国,我告诉你答案。”司徒夜说着率先走了出去。  安琪无可奈何地跟在后面。  由于司徒夜去了集团,所以安琪只是一个人乘坐出租车回往司徒夜别墅,准备接左儿离开。  在她心里,这不是她应该在的地方。  然而,就在刚回到别墅走进客厅时,却看见了坐在沙发上的靳晶晶。  “真没想到,你是一个这么有心计的女人!”靳晶晶由沙发上起身,浑身仿佛燃烧着火焰般的走到安琪对面,扬手,狠狠地甩了她一个巴掌。  骂道,“用装失忆来勾引夜哥哥,现在居然还带着野种回来这里,你这个女人还真是要多贱有多贱啊,你不是不知道,我和夜哥哥都快要结婚了!”  安琪脸色较白,所以因刚才那一巴掌而脸颊泛起鲜红的五指印,她已经不是三年前的沐依涵,如今遇事脾气不再那么直接,只是单手捂上痛地火辣辣的脸颊,歉意道,“对不起,我没有办法掌控所有的事情。”  她说完,便要继续前行。靳晶晶却不依不饶地拽住安琪的胳膊,“你别走,我的话还没有说完!马上带着你的小野种滚这里!”  “不许欺负我妈咪!”从外面玩回来的左儿快步跑到安琪身边,漂亮地大眼。。。

更新时间:2019-08-26

   “安琪儿,你说的都是骗我的吧。”左一冥不可思议地问,忽尔上前紧搂住安琪又问,“是骗我的,对不对?”  和左一冥相识三年,安琪没有见过这样失措的左一冥。  她好想伸手安慰他说:是的,都是骗你的。  但她已经没有那么资格了,虽然她并不想承认,可她摆脱不了已经是司徒夜妻子的事实。  “我,对不起你和女儿。”  “她的话都已经说的那么明了了,你就不要纠缠她了。”司徒夜勾唇冷笑,“起码,在纠缠她之前,你也要先问问我会不会同意。”  左一冥缓缓松开了安琪,扭头,凛冽地狭眸充满仇恨地看向司徒夜,“司徒夜,它日我必会答谢你这两天对我的款待!”  “对不起。”安琪再次一次内疚地低喃道。  “什么也不要说了。”左一冥唇角扬起苦涩地弧度,“我懂。”  安琪颇为地惊讶抬头看向左一冥。他懂了什么?!  随即道,“女儿,女儿如果你想要,女儿可以跟你离开,我要留在司徒夜身边。”  “女儿还是先留在你身边吧,她还太小,需要母亲。”左一冥深深地看了眼安琪,转身朝门口走了去。  出了警局,明媚地阳光似乎要灼伤左一冥天蓝色地眼眸。  他缓慢地瞌上眼帘,晶莹地液体顺着眼角滑落。  “安琪儿,你为我所受的委屈,我都知道,等着我,回来接你们母女!”  一辆布加迪威龙稳稳地停在左一冥面前,下来的三名英国男人恭敬道,“少主,对不起,我们来晚了。”  “先回英国。”左一冥跨坐进车里,蓝色染上一层浓重地寒意。  迅速拨通了一串通话道,“我要知道司徒夜的所有底细!”……  “他都已经走了,怎么,想追去吗?”司徒夜不满地看着安琪看向门口,那恋恋不舍地眼神。  安琪收回视线,苦涩道,“你说的没错,他已经走了,你的目的达成了。”  “难过吗?”司徒夜邪肆地问。  安琪点头,“如你所愿!告诉我,你为什么那么恨我?”  “一个星期后,跟我去美国,我告诉你答案。”司徒夜说着率先走了出去。  安琪无可奈何地跟在后面。  由于司徒夜去了集团,所以安琪只是一个人乘坐出租车回往司徒夜别墅,准备接左儿离开。  在她心里,这不是她应该在的地方。  然而,就在刚回到别墅走进客厅时,却看见了坐在沙发上的靳晶晶。  “真没想到,你是一个这么有心计的女人!”靳晶晶由沙发上起身,浑身仿佛燃烧着火焰般的走到安琪对面,扬手,狠狠地甩了她一个巴掌。  骂道,“用装失忆来勾引夜哥哥,现在居然还带着野种回来这里,你这个女人还真是要多贱有多贱啊,你不是不知道,我和夜哥哥都快要结婚了!”  安琪脸色较白,所以因刚才那一巴掌而脸颊泛起鲜红的五指印,她已经不是三年前的沐依涵,如今遇事脾气不再那么直接,只是单手捂上痛地火辣辣的脸颊,歉意道,“对不起,我没有办法掌控所有的事情。”  她说完,便要继续前行。靳晶晶却不依不饶地拽住安琪的胳膊,“你别走,我的话还没有说完!马上带着你的小野种滚这里!”  “不许欺负我妈咪!”从外面玩回来的左儿快步跑到安琪身边,漂亮地大眼。。。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