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10分六合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帝国苍穹

帝国苍穹
更新时间:2020-01-15
(10分六合 www.nusafx.com)“嘿,冯.匹菲尔先生,你没事吧?”林恩走到花样容貌的青年身旁,伸手轻拍他的肩膀。冯.匹菲尔收起他刚刚那几yù哭泣的表情,鼓气将腮帮子撑起,一副符合年轻人xìng格的奇怪模样。他定定地看着马场的shì者们对受伤的坐骑进行医护处理,自己却没有上前。须臾,他仰面长叹了一口气:“算了算了,看来我是注定一事无成了!”听这口气,林恩也即推翻了自己刚才的两个揣测。看来冯.匹菲尔和这匹马的感情并不深厚,而这匹马的损失也没有逼他到无路可走的地步。他之所以参加赛马,似乎是为了向某人证明什么。这时青年双手叉腰,面lù龇牙咧嘴状:“这倒霉的日子!倒霉的赛道!还是去喝杯酒吧!克纳茨基...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军旅战争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2079086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天空之承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10分六合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分享到:

第100章 终战之歌更新时间:2020-01-15

(10分六合 www.nusafx.com)“嘿,冯.匹菲尔先生,你没事吧?”林恩走到花样容貌的青年身旁,伸手轻拍他的肩膀。冯.匹菲尔收起他刚刚那几yù哭泣的表情,鼓气将腮帮子撑起,一副符合年轻人xìng格的奇怪模样。他定定地看着马场的shì者们对受伤的坐骑进行医护处理,自己却没有上前。须臾,他仰面长叹了一口气:“算了算了,看来我是注定一事无成了!”听这口气,林恩也即推翻了自己刚才的两个揣测。看来冯.匹菲尔和这匹马的感情并不深厚,而这匹马的损失也没有逼他到无路可走的地步。他之所以参加赛马,似乎是为了向某人证明什么。这时青年双手叉腰,面lù龇牙咧嘴状:“这倒霉的日子!倒霉的赛道!还是去喝杯酒吧!克纳茨基先生,要一起去么?”刚刚从茶座喝了咖啡出来,这会儿连中午都还不到,喝酒并不适宜,但又觉得这不幸的家伙是为了向自己和黛娜打招呼才有所疏忽,而且隐约觉得在他身上有可能找到合作机会。林恩略微思量后应允了,然后跟他一起走到黛娜那边。“冯.匹菲尔先生人没事,可他那匹马骨折了,得交给马场医治。我们准备去喝杯酒给冯.匹菲尔先生压压惊,你是跟我们一起还是自己在这附近转转?”“冯.匹菲尔先生,您真的还好吧?”黛娜好意关心说。青年无奈地摊开双手:“除了浑身上下一塌糊涂,其他都好。”黛娜点点头:“那你们去吧,我想我不太适合你们男人喝酒聊天的氛围。我在这里,一会儿肖福特先生来了,也不至于找不到我们。”话虽如此,可将这么个如花似玉的jiāo妻独自撇在这里,林恩终究有些不放心。黛娜看出了他的心思,调皮地笑道:“放心,我不会随便跟陌生人聊天的!你们还去刚才那个茶座吧?等肖福特先生来了,我就跟他一起去找你们。”→帝国苍穹吧)既然夫人发话了,林恩也没什么还说,但从这里去茶座有些距离,他看看青年,青年看看他的马。“不介意的话……”冯.匹菲尔做了个上马的手势。林恩也没多想:“请吧!”青年上马在前,然后拉林恩上来坐在后面,两个年轻男子共骑一马感觉有些别扭,但对于他们胯下的马匹来说,还好两人不都是林恩这样个高又硕壮结实的。刚坠马不一会儿,冯.匹菲尔在马上倒是没有一点儿惬意,看来坠马这事对他已经并不稀奇了。等到了茶座,几乎每个人看他这落魄样子都要嘲讽一番,有人叫他“匹菲尔家的小子”,有人叫他“德国佬”,口气不无嘲讽挑衅,然而冯.匹菲尔不屑一顾地用鬼脸回敬他们,并朝shì者喊道:“把我上次那瓶威士忌拿来,再来两个加冰的杯子!”落座之后,林恩问说:“那匹马……是你自己的?”冯.匹菲尔答道:“是啊!是我父亲在我去年生日时送给我的礼物,一匹好马。现在他肯定对我失望极了!”父辈的寄望有时确实是过于沉重的负担,林恩揣测说:“他希望你成为一名优秀的骑手?”冯.匹菲尔一脸黯然地摇头:“不论我如何努力,没有哪个方面是能够和他相***。他当年在学校是全优的尖子,在军队是德皇近卫军的一名骑兵军官,即便现在,他也是一位颇为成功的商人,而我...

更新时间:2020-01-15

 (10分六合 www。zshu。net)“嘿,冯。匹菲尔先生,你没事吧?”林恩走到花样容貌的青年身旁,伸手轻拍他的肩膀。冯。匹菲尔收起他刚刚那几yù哭泣的表情,鼓气将腮帮子撑起,一副符合年轻人xìng格的奇怪模样。他定定地看着马场的shì者们对受伤的坐骑进行医护处理,自己却没有上前。须臾,他仰面长叹了一口气:“算了算了,看来我是注定一事无成了!”听这口气,林恩也即推翻了自己刚才的两个揣测。看来冯。匹菲尔和这匹马的感情并不深厚,而这匹马的损失也没有逼他到无路可走的地步。他之所以参加赛马,似乎是为了向某人证明什么。这时青年双手叉腰,面lù龇牙咧嘴状:“这倒霉的日子!倒霉的赛道!还是去喝杯酒吧!克纳茨基先生,要一起去么?”刚刚从茶座喝了咖啡出来,这会儿连中午都还不到,喝酒并不适宜,但又觉得这不幸的家伙是为了向自己和黛娜打招呼才有所疏忽,而且隐约觉得在他身上有可能找到合作机会。林恩略微思量后应允了,然后跟他一起走到黛娜那边。“冯。匹菲尔先生人没事,可他那匹马骨折了,得交给马场医治。我们准备去喝杯酒给冯。匹菲尔先生压压惊,你是跟我们一起还是自己在这附近转转?”“冯。匹菲尔先生,您真的还好吧?”黛娜好意关心说。青年无奈地摊开双手:“除了浑身上下一塌糊涂,其他都好。”黛娜点点头:“那你们去吧,我想我不太适合你们男人喝酒聊天的氛围。我在这里,一会儿肖福特先生来了,也不至于找不到我们。”话虽如此,可将这么个如花似玉的jiāo妻独自撇在这里,林恩终究有些不放心。黛娜看出了他的心思,调皮地笑道:“放心,我不会随便跟陌生人聊天的!你们还去刚才那个茶座吧?等肖福特先生来了,我就跟他一起去找你们。”→帝国苍穹吧)既然夫人发话了,林恩也没什么还说,但从这里去茶座有些距离,他看看青年,青年看看他的马。“不介意的话……”冯。匹菲尔做了个上马的手势。林恩也没多想:“请吧!”青年上马在前,然后拉林恩上来坐在后面,两个年轻男子共骑一马感觉有些别扭,但对于他们胯下的马匹来说,还好两人不都是林恩这样个高又硕壮结实的。刚坠马不一会儿,冯。匹菲尔在马上倒是没有一点儿惬意,看来坠马这事对他已经并不稀奇了。等到了茶座,几乎每个人看他这落魄样子都要嘲讽一番,有人叫他“匹菲尔家的小子”,有人叫他“德国佬”,口气不无嘲讽挑衅,然而冯。匹菲尔不屑一顾地用鬼脸回敬他们,并朝shì者喊道:“把我上次那瓶威士忌拿来,再来两个加冰的杯子!”落座之后,林恩问说:“那匹马……是你自己的?”冯。匹菲尔答道:“是啊!是我父亲在我去年生日时送给我的礼物,一匹好马。现在他肯定对我失望极了!”父辈的寄望有时确实是过于沉重的负担,林恩揣测说:“他希望你成为一名优秀的骑手?”冯。匹菲尔一脸黯然地摇头:“不论我如何努力,没有哪个方面是能够和他相***。他当年在学校是全优的尖子,在军队是德皇近卫军的一名骑兵军官,即便现在,他也是一位颇为成功的商人,而我。。。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