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10分六合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穿越之皇后要私奔

穿越之皇后要私奔
更新时间:2020-01-19
第一百五十三章拜堂成亲(大结局)红泪听见暗袭如是说,脸上有些晦暗,随即强笑道,“世上会有这样的药?我不信。”暗袭笑道,“鸿贵妃可以不信,即便是臣等也是半信半疑,所幸这些药不伤人体,鸿贵妃服下后,也伤不了半分,不如试一试,你看如何?”<>  我看见温柔突然站在我的床前就像怨鬼一样的看着我,心下一惊,生怕她又要做出什么事情了,这个女人真难对付。\Www.QΒ5。coM//眼下元宝和慕清寒又各自回房,如果她又做出什么自杀的事情来冤枉我说是我杀害她的,我可找谁证明我的清白?一夜未睡,此刻却困意全消,因为略有激动,只觉得脸上生热。  “原来凤姑娘已经回来了,不知一夜未归做什么去了?是不是与情...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古代穿越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闻情解佩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10分六合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分享到:

第一百五十三章 拜堂成亲 大结局更新时间:2020-01-19

10分六合   我看见温柔突然站在我的床前就像怨鬼一样的看着我,心下一惊,生怕她又要做出什么事情了,这个女人真难对付。\Www.QΒ5。coM//眼下元宝和慕清寒又各自回房,如果她又做出什么自杀的事情来冤枉我说是我杀害她的,我可找谁证明我的清白?一夜未睡,此刻却困意全消,因为略有激动,只觉得脸上生热。  “原来凤姑娘已经回来了,不知一夜未归做什么去了?是不是与情郎相会行那苟且之事去了?怪不得脸色潮红,原来是受了滋润。”  “你别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我干什么去了,你难道不知道?”我从被窝里起来,整理一下衣装,害我吃一夜苦,还有胆子来问我?  “哼”,温柔冷哼一声,虽是从鼻孔里发出的声音,可也动听不已,我对此不感冒,管你是否天仙美女,如果敢来害我,那么在我心里便连母夜叉恶婆娘也不如。只听她冷冷说道,“是谁救的你?该不是你使出美人计,让暗袭放了你?不会,他不喜欢女人的,我可是亲身试探过,所以对他很放心。难道说是别人救了你?你那私奔的文弱小生貌似在这客栈也足不出户吧,那会是谁?”温柔半是询问,半是思虑。  “那当然是玉树临风潇洒倜傥风度翩翩的俏公子救了我!”我故意来气她,我连蒙面人的脸都没有看见过,谁知道丑俊?不过潜意识里女人都会幻想是美男吧。  温柔的脸色变了好几变,显然是相信了我说的话,低下头暗暗思量许久,才对我说,“我算漏了谁?客栈里与你接触的人都在我的掌控之内,昨夜无人出客栈,只有一个我没有派人监视到底,就是易公子,难不成是他?”  可是现下轮到我的脸色变了,我现下最不想听到的名字便是他。我被人掳去一夜未归,他竟然不闻不问毫不关心,可见对我是没有丝毫情意,我脸色灰白,咬住牙不肯出声,这一切却全被温柔看到了眼睛里去。  感觉上风占到了她那里,她说,“我真是瞎想,怎么可能会是易公子,要知道昨晚我与他下棋到深夜,我说回房的时候,易公子还有些恋恋不舍呢。要不是放长线钓大鱼,我昨夜说不定与他共度**了,这会子还想来你房中也来不了了。”  我握着拳头,嘴唇被我咬得生痛,用自己都感觉颤抖的声音回敬,“是吗?那很好,你竟然想得到他,怎么还会深夜回自己房中?我还以为你自己迫不及待去他房中侍寝呢。”  “怎么,你不信?眼下,我们大可以去他房中看下,他肯定还没有起床呢!怎么可能去救了你?”温柔对于我的质疑十分沉不住气,她迫切地想把她的胜利感表达出来,可是,有没有想过对于我会是什么样的伤害?  我沉默不语。  “怎么?你怕了?”温柔挑衅地问。我越不接招她越来劲了,好,就算不是小易救我,我也算死心了,死总要死得明白。  我还在想着,没有说出话来,温柔已经拉着我去径直去了小易房门前。  还未等温柔敲门,就听见房间里的**声音传出,猛地让我血液倒流,里面男欢女爱的声音是那么刺骨,痛得我几乎没有反应,我转头看来温柔一眼,她也是面色苍白,恼怒不堪,眼神中有一股恨,恨得石破天惊,我几乎不敢正视那双眼睛。等...

更新时间:2020-01-19

   我看见温柔突然站在我的床前就像怨鬼一样的看着我,心下一惊,生怕她又要做出什么事情了,这个女人真难对付。\Www。QΒ5。coM//眼下元宝和慕清寒又各自回房,如果她又做出什么自杀的事情来冤枉我说是我杀害她的,我可找谁证明我的清白?一夜未睡,此刻却困意全消,因为略有激动,只觉得脸上生热。  “原来凤姑娘已经回来了,不知一夜未归做什么去了?是不是与情郎相会行那苟且之事去了?怪不得脸色潮红,原来是受了滋润。”  “你别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我干什么去了,你难道不知道?”我从被窝里起来,整理一下衣装,害我吃一夜苦,还有胆子来问我?  “哼”,温柔冷哼一声,虽是从鼻孔里发出的声音,可也动听不已,我对此不感冒,管你是否天仙美女,如果敢来害我,那么在我心里便连母夜叉恶婆娘也不如。只听她冷冷说道,“是谁救的你?该不是你使出美人计,让暗袭放了你?不会,他不喜欢女人的,我可是亲身试探过,所以对他很放心。难道说是别人救了你?你那私奔的文弱小生貌似在这客栈也足不出户吧,那会是谁?”温柔半是询问,半是思虑。  “那当然是玉树临风潇洒倜傥风度翩翩的俏公子救了我!”我故意来气她,我连蒙面人的脸都没有看见过,谁知道丑俊?不过潜意识里女人都会幻想是美男吧。  温柔的脸色变了好几变,显然是相信了我说的话,低下头暗暗思量许久,才对我说,“我算漏了谁?客栈里与你接触的人都在我的掌控之内,昨夜无人出客栈,只有一个我没有派人监视到底,就是易公子,难不成是他?”  可是现下轮到我的脸色变了,我现下最不想听到的名字便是他。我被人掳去一夜未归,他竟然不闻不问毫不关心,可见对我是没有丝毫情意,我脸色灰白,咬住牙不肯出声,这一切却全被温柔看到了眼睛里去。  感觉上风占到了她那里,她说,“我真是瞎想,怎么可能会是易公子,要知道昨晚我与他下棋到深夜,我说回房的时候,易公子还有些恋恋不舍呢。要不是放长线钓大鱼,我昨夜说不定与他共度**了,这会子还想来你房中也来不了了。”  我握着拳头,嘴唇被我咬得生痛,用自己都感觉颤抖的声音回敬,“是吗?那很好,你竟然想得到他,怎么还会深夜回自己房中?我还以为你自己迫不及待去他房中侍寝呢。”  “怎么,你不信?眼下,我们大可以去他房中看下,他肯定还没有起床呢!怎么可能去救了你?”温柔对于我的质疑十分沉不住气,她迫切地想把她的胜利感表达出来,可是,有没有想过对于我会是什么样的伤害?  我沉默不语。  “怎么?你怕了?”温柔挑衅地问。我越不接招她越来劲了,好,就算不是小易救我,我也算死心了,死总要死得明白。  我还在想着,没有说出话来,温柔已经拉着我去径直去了小易房门前。  还未等温柔敲门,就听见房间里的**声音传出,猛地让我血液倒流,里面男欢女爱的声音是那么刺骨,痛得我几乎没有反应,我转头看来温柔一眼,她也是面色苍白,恼怒不堪,眼神中有一股恨,恨得石破天惊,我几乎不敢正视那双眼睛。等。。。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