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10分六合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李重生的重生路

李重生的重生路
更新时间:2019-07-18
482命运的终章482命运的终章第四八二章命运的终章伊沫的身体已是摇摇欲坠,眼看着就要向李重生跌倒。  第二二四章你们不懂  当端着一杯茶,在和易荫,白露一起看电视的李重生,听到苏拉的那翻话后,一口茶水,直接从嘴里喷了出来。  李重生郁闷啊!自己辛辛苦苦为苏拉写了那么多歌,可苏拉却还不忘自己欠她的两碗牛肉面,这怎么能不令李重生郁闷呢!  而易荫在听苏拉唱歌时,老是拿古怪的眼神,不时的朝李重生望过来,她总感觉到这首歌似曾听过,好像就是在那天找李重生时,听对门唱起过,但当时因为心情很不好,并没有仔细听,可现在听起来,实在是有点像。  此时,易荫看到李重生激动的连口中茶水都喷了出来,不由又把苦怪的目...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军旅战争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李强平 10分六合了解作者,进入他的10分六合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分享到:

482 命运的终章更新时间:2019-07-18

  第二二四章你们不懂  当端着一杯茶,在和易荫,白露一起看电视的李重生,听到苏拉的那翻话后,一口茶水,直接从嘴里喷了出来。  李重生郁闷啊!自己辛辛苦苦为苏拉写了那么多歌,可苏拉却还不忘自己欠她的两碗牛肉面,这怎么能不令李重生郁闷呢!  而易荫在听苏拉唱歌时,老是拿古怪的眼神,不时的朝李重生望过来,她总感觉到这首歌似曾听过,好像就是在那天找李重生时,听对门唱起过,但当时因为心情很不好,并没有仔细听,可现在听起来,实在是有点像。  此时,易荫看到李重生激动的连口中茶水都喷了出来,不由又把苦怪的目光投向了李重生。  “你认识她?这首歌是不是你写的?”易荫现在是越想越像,越想越像电视上苏拉唱歌的声音,就是那天晚上出现在对门的声音。  白露和冯佳佳听到易荫的话后,都把震惊的目光投向了李重生,但眼神中,却是非常的明亮。  “咳咳咳!怎么可能呢!我的水平你们又不是不知道,怎么能写出这么惊天地,泣鬼神的歌呢?再说了,像人家那么亮丽冷艳的女孩,怎么可能是我这个‘乡巴佬’能认识得了的呢?我只是感觉人家为她写了这么一首好歌,她却念念不忘她的两碗牛肉面,实在是为她写歌的那人不值啊!”李重生拼命的掩盖道。  “哼!你就装吧!看你装到什么时候!总有一天,你会赤祼祼的站在我们面前的!”易荫狠狠的瞪了李重生一眼,嗔怪的骂道。  “啊?”  “啊?”  “啊?”李重生,白露,冯佳佳听到易荫最后那句话时,都眼睛睁的大大的,望着易荫,而白露和冯佳佳,脸上爬上了一丝红晕。  “啊?你们想哪去了?你们的脑子都应该洗洗了!”易荫这时也发现后面那三个字,的确很令人产生误会,不由也是一丝红晕爬上了脸颊,于是不好意思的转过了头,去看电视了,但她的心里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在看电视,也就不得而知了。  几天后,李重生出院了,脖子上的伤已经完全痊愈了,没有留下疤痕,只是脖子处,受伤的地方,颜色比其他地方淡了点,不过不仔细看的话,是看不到的。  李重生的家里人,并不知道李重生受伤的事情,就算此时回到家,李重生也没有告诉自己的父母,自己受伤的事情,反正现在伤也好了,没必要说给父母,引起父母的情绪波动。  以前,在李重生家,李从生就跟在自己家一般,但现在,却又多了个李小茜,整天不是缠着李重生问这问那,就是缠着李重生唱歌。  当然了,跟一群成熟女人混习惯了的李重生,倒感觉和李小茜在一起,终于找到了一丝少年的欢乐和对前世的一些回忆,偶尔情绪波动下,也会给李小茜弹唱上一首。  往往这个时候,李小茜是最静的,而且脸上的崇拜之情和痴迷之情,是久久不能散去的。  而李重生的妹妹李小霞,也跟个小屁虫一样,也是跟在李重生后面,听着她哥讲一些稀奇古怪的故事,也说一些她听不懂的名词,像什么手机能听歌能看电影啊!像什么等离子电视机,薄薄的,跟村里放的电影一样大,挂在墙上,不用放影机,想看什么就能看到什么!像什么以后买东西,坐在家里,不用出门。。。

更新时间:2019-07-18

10分六合   第二二四章你们不懂  当端着一杯茶,在和易荫,白露一起看电视的李重生,听到苏拉的那翻话后,一口茶水,直接从嘴里喷了出来。  李重生郁闷啊!自己辛辛苦苦为苏拉写了那么多歌,可苏拉却还不忘自己欠她的两碗牛肉面,这怎么能不令李重生郁闷呢!  而易荫在听苏拉唱歌时,老是拿古怪的眼神,不时的朝李重生望过来,她总感觉到这首歌似曾听过,好像就是在那天找李重生时,听对门唱起过,但当时因为心情很不好,并没有仔细听,可现在听起来,实在是有点像。  此时,易荫看到李重生激动的连口中茶水都喷了出来,不由又把苦怪的目光投向了李重生。  “你认识她?这首歌是不是你写的?”易荫现在是越想越像,越想越像电视上苏拉唱歌的声音,就是那天晚上出现在对门的声音。  白露和冯佳佳听到易荫的话后,都把震惊的目光投向了李重生,但眼神中,却是非常的明亮。  “咳咳咳!怎么可能呢!我的水平你们又不是不知道,怎么能写出这么惊天地,泣鬼神的歌呢?再说了,像人家那么亮丽冷艳的女孩,怎么可能是我这个‘乡巴佬’能认识得了的呢?我只是感觉人家为她写了这么一首好歌,她却念念不忘她的两碗牛肉面,实在是为她写歌的那人不值啊!”李重生拼命的掩盖道。  “哼!你就装吧!看你装到什么时候!总有一天,你会赤祼祼的站在我们面前的!”易荫狠狠的瞪了李重生一眼,嗔怪的骂道。  “啊?”  “啊?”  “啊?”李重生,白露,冯佳佳听到易荫最后那句话时,都眼睛睁的大大的,望着易荫,而白露和冯佳佳,脸上爬上了一丝红晕。  “啊?你们想哪去了?你们的脑子都应该洗洗了!”易荫这时也发现后面那三个字,的确很令人产生误会,不由也是一丝红晕爬上了脸颊,于是不好意思的转过了头,去看电视了,但她的心里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在看电视,也就不得而知了。  几天后,李重生出院了,脖子上的伤已经完全痊愈了,没有留下疤痕,只是脖子处,受伤的地方,颜色比其他地方淡了点,不过不仔细看的话,是看不到的。  李重生的家里人,并不知道李重生受伤的事情,就算此时回到家,李重生也没有告诉自己的父母,自己受伤的事情,反正现在伤也好了,没必要说给父母,引起父母的情绪波动。  以前,在李重生家,李从生就跟在自己家一般,但现在,却又多了个李小茜,整天不是缠着李重生问这问那,就是缠着李重生唱歌。  当然了,跟一群成熟女人混习惯了的李重生,倒感觉和李小茜在一起,终于找到了一丝少年的欢乐和对前世的一些回忆,偶尔情绪波动下,也会给李小茜弹唱上一首。  往往这个时候,李小茜是最静的,而且脸上的崇拜之情和痴迷之情,是久久不能散去的。  而李重生的妹妹李小霞,也跟个小屁虫一样,也是跟在李重生后面,听着她哥讲一些稀奇古怪的故事,也说一些她听不懂的名词,像什么手机能听歌能看电影啊!像什么等离子电视机,薄薄的,跟村里放的电影一样大,挂在墙上,不用放影机,想看什么就能看到什么!像什么以后买东西,坐在家里,不用出门...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