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10分六合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凤倾天下

凤倾天下
更新时间:2019-11-15
  前世,她是名门千金的完美替身,被利用完后便以最残忍的方式踢开。    今生,她是天生命格尊贵,名遍天下的天之骄女,狡黠潇洒,却令天下武林避之不及。   太阳西沉,夜晚渐渐降临,营城最中心的位置,那高大的建筑,直追楚国皇宫的上阳殿,古老的建筑,气势恢宏,而高高悬挂在大门口的白府二字更是充满了力量。  白府门口的两边,并没有威风凛凛的狮子,而是两棵足足有上百年之久的大树,五人才能环住的树干,原本是一左一右立着的,却因为树叶太多茂密,大如圆盘,枝干与枝干环在了一起,相依相偎,因为树龄太多久远,树根慢慢的延展,到现在,两棵树几乎长在了一起,若非中间隔着两个人的位置,几乎让人以为是一棵树了。  弦月...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传统武侠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小妖重生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10分六合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10分六合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分享到:

番外(十二)更新时间:2019-11-15

  太阳西沉,夜晚渐渐降临,营城最中心的位置,那高大的建筑,直追楚国皇宫的上阳殿,古老的建筑,气势恢宏,而高高悬挂在大门口的白府二字更是充满了力量。  白府门口的两边,并没有威风凛凛的狮子,而是两棵足足有上百年之久的大树,五人才能环住的树干,原本是一左一右立着的,却因为树叶太多茂密,大如圆盘,枝干与枝干环在了一起,相依相偎,因为树龄太多久远,树根慢慢的延展,到现在,两棵树几乎长在了一起,若非中间隔着两个人的位置,几乎让人以为是一棵树了。  弦月蹲在树上,七八个小厮走来走去,和其他的府邸并没有什么不同,门前车水马龙,十分的热闹,其中的一个人,身着灰衣,可那料子却是极好的,与白鳌看起来差不多大,笑着迎接来往的人,说说笑笑间,已经将人重新送回了马车,从那些人恭敬的态度来看,想来这人就是白府的管家了。  华灯初上,那大红的灯笼看起来十分的喜庆,迎送往来的贵宾,白色的身影,纵身而下,快如闪电。  “好像有人从我的眼前飘过。”  其中的一个守门人对着从身旁经过的人道,疑惑的口吻,连自己都不敢相信。  “你看到的是鬼吧。”  说话的那人玩笑道,却不敢有半分的轻蔑,这人都已经在白府守了四十年的大门了,早在十年前白老爷子就给了他一大笔银子让他回去养老,偏生他自己喜欢这份工,说是要死了或是病的躺在床上才离开白府,他什么都没看到,他老眼昏花的,能瞧见什么。  弦月站在白府的门墙上,像是喜欢在夜里出没的灵猫,清亮的眼眸闪烁着明艳的光辉,俯视着白府的一切。  大,这是弦月对白府的第一感觉,弦月原以为门前有那两棵具有上百年之久的古树,这里边也是绿树成荫的,可事实却不是这样,府内,没有一颗大树,就算是有,也只是低矮的树丛,屋檐下到处悬挂着大红的灯笼,照着四周的一切一片的通明,站在门墙上,借着夜里摇曳的灯火,整个白府的一切都可以看的清清楚楚,没有巡逻的护卫,没有皇宫的森严戒备,空气中也没有能引起能警戒的气息,正因为如此,更让人不由的提心吊胆  。  没有树木,甚至连山石都没有,若是又此刻闯入,便只能暴于众目睽睽之下,连藏身的地方都没有。  弦月勾唇,单手轻拍门墙,恰如灵活的轻燕,负手而立,大摇大摆的从墙角走了出去,沿途,不时会有忙碌的下人从跟前经过,见弦月光明正大的,又是一身贵气,没有一个敢上前阻拦,见弦月靠近,便躬身停在原处,直到弦月离开才起身做原先的事情。  白府很大,却没有皇宫那么多的弯道,笔直的小径,几乎是一眼望不到尽头,弦月看似悠闲,一双眼睛却暗自观察着四周,到处都是空旷的,每一处建筑似乎都是一样的。  “白老爷子在哪里?”  弦月见前边有下人经过,快步上前走了几步,指着其中一个年长的丫鬟问道。  “我是你们家公子认识的朋友,最近这段时间他一直寸步不离的呆在藏机楼,不眠不休,这样下去就算是再见状的身体也会吃不消的,我想让白老爷子带我进宫,好好的劝劝他。”  下人一听是白战枫的事情...

更新时间:2019-11-15

   太阳西沉,夜晚渐渐降临,营城最中心的位置,那高大的建筑,直追楚国皇宫的上阳殿,古老的建筑,气势恢宏,而高高悬挂在大门口的白府二字更是充满了力量。  白府门口的两边,并没有威风凛凛的狮子,而是两棵足足有上百年之久的大树,五人才能环住的树干,原本是一左一右立着的,却因为树叶太多茂密,大如圆盘,枝干与枝干环在了一起,相依相偎,因为树龄太多久远,树根慢慢的延展,到现在,两棵树几乎长在了一起,若非中间隔着两个人的位置,几乎让人以为是一棵树了。  弦月蹲在树上,七八个小厮走来走去,和其他的府邸并没有什么不同,门前车水马龙,十分的热闹,其中的一个人,身着灰衣,可那料子却是极好的,与白鳌看起来差不多大,笑着迎接来往的人,说说笑笑间,已经将人重新送回了马车,从那些人恭敬的态度来看,想来这人就是白府的管家了。  华灯初上,那大红的灯笼看起来十分的喜庆,迎送往来的贵宾,白色的身影,纵身而下,快如闪电。  “好像有人从我的眼前飘过。”  其中的一个守门人对着从身旁经过的人道,疑惑的口吻,连自己都不敢相信。  “你看到的是鬼吧。”  说话的那人玩笑道,却不敢有半分的轻蔑,这人都已经在白府守了四十年的大门了,早在十年前白老爷子就给了他一大笔银子让他回去养老,偏生他自己喜欢这份工,说是要死了或是病的躺在床上才离开白府,他什么都没看到,他老眼昏花的,能瞧见什么。  弦月站在白府的门墙上,像是喜欢在夜里出没的灵猫,清亮的眼眸闪烁着明艳的光辉,俯视着白府的一切。  大,这是弦月对白府的第一感觉,弦月原以为门前有那两棵具有上百年之久的古树,这里边也是绿树成荫的,可事实却不是这样,府内,没有一颗大树,就算是有,也只是低矮的树丛,屋檐下到处悬挂着大红的灯笼,照着四周的一切一片的通明,站在门墙上,借着夜里摇曳的灯火,整个白府的一切都可以看的清清楚楚,没有巡逻的护卫,没有皇宫的森严戒备,空气中也没有能引起能警戒的气息,正因为如此,更让人不由的提心吊胆  。  没有树木,甚至连山石都没有,若是又此刻闯入,便只能暴于众目睽睽之下,连藏身的地方都没有。  弦月勾唇,单手轻拍门墙,恰如灵活的轻燕,负手而立,大摇大摆的从墙角走了出去,沿途,不时会有忙碌的下人从跟前经过,见弦月光明正大的,又是一身贵气,没有一个敢上前阻拦,见弦月靠近,便躬身停在原处,直到弦月离开才起身做原先的事情。  白府很大,却没有皇宫那么多的弯道,笔直的小径,几乎是一眼望不到尽头,弦月看似悠闲,一双眼睛却暗自观察着四周,到处都是空旷的,每一处建筑似乎都是一样的。  “白老爷子在哪里?”  弦月见前边有下人经过,快步上前走了几步,指着其中一个年长的丫鬟问道。  “我是你们家公子认识的朋友,最近这段时间他一直寸步不离的呆在藏机楼,不眠不休,这样下去就算是再见状的身体也会吃不消的,我想让白老爷子带我进宫,好好的劝劝他。”  下人一听是白战枫的事情...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