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10分六合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凤倾天下

凤倾天下
更新时间:2019-07-18
  前世,她是名门千金的完美替身,被利用完后便以最残忍的方式踢开。    今生,她是天生命格尊贵,名遍天下的天之骄女,狡黠潇洒,却令天下武林避之不及。   “轻痕,我想起来走走。”  凤国信阳殿的寝宫,依旧冷冷清清的,静的有些吓人  。  冬日的阳光穿透紧闭的窗棂,射了进来,在地上投下的明媚光影摇曳,暖暖的,让久未出门的人感觉到了蓬勃的朝气,说不出的美好。  云轻痕点头称是,给他穿戴好衣裳,披上厚重的外套,凤久澜畏寒,冬天对他来说,比其他任何一个人都难熬,不但要忍受入骨的寒冷,凛冽的寒风,还有病痛非人般的折磨,想到新年那晚呕血不停的凤久澜,云轻痕就觉得恐惧。  凤久澜起床,站了起来,这么久都呆...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传统武侠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小妖重生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10分六合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分享到:

番外(十二)更新时间:2019-07-18

  “轻痕,我想起来走走。”  凤国信阳殿的寝宫,依旧冷冷清清的,静的有些吓人  。  冬日的阳光穿透紧闭的窗棂,射了进来,在地上投下的明媚光影摇曳,暖暖的,让久未出门的人感觉到了蓬勃的朝气,说不出的美好。  云轻痕点头称是,给他穿戴好衣裳,披上厚重的外套,凤久澜畏寒,冬天对他来说,比其他任何一个人都难熬,不但要忍受入骨的寒冷,凛冽的寒风,还有病痛非人般的折磨,想到新年那晚呕血不停的凤久澜,云轻痕就觉得恐惧。  凤久澜起床,站了起来,这么久都呆在床上,刚落地的时候都是发软的,一个趔趄,险些跌倒在地上,幸好云轻痕及时扶住他。  “殿下,我扶您出去走走。”  云轻痕搀着凤久澜,他全身的重量都压在自己身上,却还是那么轻,瘦弱的身体,都是骨头,压在身上的时候,有些磕人,云轻痕心里不由的一酸,却没在脸上表现出来。  他再怎么戚哀,殿下的身体也不能好起来,反而会让他的心里更难受。  凤久澜笑着摇了摇头:“扶我去窗口。”  虽然整个信阳殿都被他的人戒备,但是难保这个时候没有其他的人,他这个样子,要是被其他人看到,被传出去,届时必定引起朝臣的关注,到时候,就算是他相瞒,月儿那边肯定也瞒不过去了。  云轻痕扶着凤久澜到窗口,将窗棂打开,向后退了几步,恭敬的站在凤久澜的身后。  阳光伴着冬日的凉风,迎面吹来,带着蓬勃的生气,吹散了多日来躺在床上的郁结,房间里浓郁的草药味也消散了不少,微冷的空气,却是说不出的清新,凤久澜裹紧身上的大衣,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寒战,可心情却好了许多。  “殿下。”  云轻痕有些担心,殿下的身体,受凉了可不好。  “没事的。”  凤久澜轻声道,虚弱的声音染上了星星点点的欢愉。  云轻痕没有再说些什么,天天呆在这样的小房间,就算没病,也会憋出病来的,殿下确实应该多晒晒太阳,吹吹风  。  他顺从的站在凤久澜的身后,冬日金黄的阳光洒在他的身上,脸上,那苍白的脸在阳光下镀上了一层柔和的光晕,晶莹的近乎透明,往日合身的衣裳穿在身上,明显大了许多,消瘦的仿佛一阵风都能把他带走,这样想着,云轻痕的心里不由觉得发酸,要是公主看到殿下这个样子,该有多伤心多心痛啊。  “轻痕。”  凤久澜轻叫了一声,手指着窗外的小院:“移一些梨树到信阳殿吧。”  云轻痕微微的有些发怔,很快应声。  凤久澜的身体不好,比起一般的男子要敏感感伤许多,每到秋天看到茂密的枝叶凋零,他就会想到自己,被病痛折磨的残躯随时都会和那飘零的树叶一般,万千感慨,所以信阳殿没有树,更没有比树生命还要短暂的花,尤其这个季节,更显得冷清落寞。  “选一棵壮硕的,种在月儿的寝宫门口。”  凤久澜笑着长叹了口气:“月儿她最喜欢的就是梨花了。”  对于这样的答案,云轻痕并不意外,殿下一贯就是如此,除了公主,还会有谁能让他如此牵挂?  “殿下,让公主回来吧。”  因为公主,忍受了所有的苦楚坚持到了现在,明明心里比任何时候都...

更新时间:2019-07-18

   “轻痕,我想起来走走。”  凤国信阳殿的寝宫,依旧冷冷清清的,静的有些吓人  。  冬日的阳光穿透紧闭的窗棂,射了进来,在地上投下的明媚光影摇曳,暖暖的,让久未出门的人感觉到了蓬勃的朝气,说不出的美好。  云轻痕点头称是,给他穿戴好衣裳,披上厚重的外套,凤久澜畏寒,冬天对他来说,比其他任何一个人都难熬,不但要忍受入骨的寒冷,凛冽的寒风,还有病痛非人般的折磨,想到新年那晚呕血不停的凤久澜,云轻痕就觉得恐惧。  凤久澜起床,站了起来,这么久都呆在床上,刚落地的时候都是发软的,一个趔趄,险些跌倒在地上,幸好云轻痕及时扶住他。  “殿下,我扶您出去走走。”  云轻痕搀着凤久澜,他全身的重量都压在自己身上,却还是那么轻,瘦弱的身体,都是骨头,压在身上的时候,有些磕人,云轻痕心里不由的一酸,却没在脸上表现出来。  他再怎么戚哀,殿下的身体也不能好起来,反而会让他的心里更难受。  凤久澜笑着摇了摇头:“扶我去窗口。”  虽然整个信阳殿都被他的人戒备,但是难保这个时候没有其他的人,他这个样子,要是被其他人看到,被传出去,届时必定引起朝臣的关注,到时候,就算是他相瞒,月儿那边肯定也瞒不过去了。  云轻痕扶着凤久澜到窗口,将窗棂打开,向后退了几步,恭敬的站在凤久澜的身后。  阳光伴着冬日的凉风,迎面吹来,带着蓬勃的生气,吹散了多日来躺在床上的郁结,房间里浓郁的草药味也消散了不少,微冷的空气,却是说不出的清新,凤久澜裹紧身上的大衣,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寒战,可心情却好了许多。  “殿下。”  云轻痕有些担心,殿下的身体,受凉了可不好。  “没事的。”  凤久澜轻声道,虚弱的声音染上了星星点点的欢愉。  云轻痕没有再说些什么,天天呆在这样的小房间,就算没病,也会憋出病来的,殿下确实应该多晒晒太阳,吹吹风  。  他顺从的站在凤久澜的身后,冬日金黄的阳光洒在他的身上,脸上,那苍白的脸在阳光下镀上了一层柔和的光晕,晶莹的近乎透明,往日合身的衣裳穿在身上,明显大了许多,消瘦的仿佛一阵风都能把他带走,这样想着,云轻痕的心里不由觉得发酸,要是公主看到殿下这个样子,该有多伤心多心痛啊。  “轻痕。”  凤久澜轻叫了一声,手指着窗外的小院:“移一些梨树到信阳殿吧。”  云轻痕微微的有些发怔,很快应声。  凤久澜的身体不好,比起一般的男子要敏感感伤许多,每到秋天看到茂密的枝叶凋零,他就会想到自己,被病痛折磨的残躯随时都会和那飘零的树叶一般,万千感慨,所以信阳殿没有树,更没有比树生命还要短暂的花,尤其这个季节,更显得冷清落寞。  “选一棵壮硕的,种在月儿的寝宫门口。”  凤久澜笑着长叹了口气:“月儿她最喜欢的就是梨花了。”  对于这样的答案,云轻痕并不意外,殿下一贯就是如此,除了公主,还会有谁能让他如此牵挂?  “殿下,让公主回来吧。”  因为公主,忍受了所有的苦楚坚持到了现在,明明心里比任何时候都。。。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