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10分六合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金枝

金枝
更新时间:2020-01-28
金枝作者面北眉南PS:本书简介在书页,您可以到书页查看  李恒有些志得意满:“最近我手中养了不少猛兽,我们玩斗兽如何?别说小爷不让你,我手里的猛兽可以任你挑选。(10分六合www.nusafx.com最快更新)”  元淳立即反对:“不成!我祖母和母亲不会同意将猛兽带进府里来的!而且阿晚家等会儿就要接她回去了,不能在外面留太久。”  李恒皱眉想了想,然后难得大度地说:“罢了,不玩斗兽就不玩斗兽。你说玩什么吧,随便你选。反正比吃喝玩乐小爷不信小爷会输。”  贺林晚想了想;“别的我都不会,只有叶子戏还算略懂一二。”贺林晚挑了一个相对斯文的。  李恒闻言笑了,上下打量了一下贺林晚:“你要跟小爷赌叶子戏?别怪小...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军旅战争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面北眉南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10分六合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分享到:

第582章 积善之家更新时间:2020-01-28

10分六合   李恒有些志得意满:“最近我手中养了不少猛兽,我们玩斗兽如何?别说小爷不让你,我手里的猛兽可以任你挑选。(10分六合www.nusafx.com最快更新)”  元淳立即反对:“不成!我祖母和母亲不会同意将猛兽带进府里来的!而且阿晚家等会儿就要接她回去了,不能在外面留太久。”  李恒皱眉想了想,然后难得大度地说:“罢了,不玩斗兽就不玩斗兽。你说玩什么吧,随便你选。反正比吃喝玩乐小爷不信小爷会输。”  贺林晚想了想;“别的我都不会,只有叶子戏还算略懂一二。”贺林晚挑了一个相对斯文的。  李恒闻言笑了,上下打量了一下贺林晚:“你要跟小爷赌叶子戏?别怪小爷别提醒你,玩这个没几个人能玩得过小爷。”  元淳犹豫了一下,还是小声提醒贺林晚:“我听说郡王特意跟人学过这个,所以很厉害,你可能赢不了他。要不还是算了吧?你喜欢那种挂坠,我去帮你找找看有没有相似的。”  李恒翻了个白眼:“元小二你跟她偷偷摸摸嘀咕什么呢?我说你可别胳膊肘儿往外拐啊!你平日里没被她欺负够怎么地?”  元淳闻言很是尴尬,不过不知为何还是站在贺林晚这边没有动。  慕知真原本当他们是小孩子闹腾着玩,不愿多管,这会儿见李恒跟个小姑娘不依不挠的,身为李恒的表哥他还是温和地与贺林晚商量道:“贺姑娘,你看这坠子既然也是令兄打赌赢回来的,这次不如让与阿恒如何?我再寻一枚更好的赔给你。”  慕知真也是好心,觉得不能让李恒在他眼前欺负一个小姑娘,想着不过是一枚挂坠,他们谁也未必是真的非要不可,不过是年少的意气之争罢了。以他对李恒的了解若是硬逼着李恒相让,谁也不知道他下次还会想出什么法子来为难她,所以他才劝说贺林晚,然后打算等事后代李恒赔礼。  若是慕知真不姓慕贺林晚说不定会领他的情,可是他是慕家人,这话说出来就让贺林晚心中不顺了。  贺林晚想也不想便冷冷回道:“多谢慕公子好意,不必了。”然后看也不看慕知真,转头对李恒道,“郡王,既然要赌,那便请吧。”  慕知真皱了皱眉,不明白自己到底哪里惹到这位小姑娘了,他自然没有错认刚刚那一瞬间从贺林晚身上散发出来的针对他的敌意。  慕知真不由得仔细打量了贺林晚几眼。  今日的贺林晚穿了一身鹅黄色绣瓜蝶纹的交领襦裙,梳了个双丫髻,饰以天蓝色攒珠流苏,风吹着头上的流苏轻晃,很有一番婉约的韵味。  虽说李恒喊贺林晚丑丫头,但是贺林晚并不丑,相反她五官还很秀美,加上这段时间的精心将养,皮肤也白皙细腻了不少。站在那里腰杆笔直,亭亭玉立,让人很难想象这样一个小姑娘会和李恒这个煞星打架,最后还打赢了。  不过慕知真并不少一个会以貌取人的人,何况一个敢与康郡王李恒赌搏的女子也不可能会是一个真正的弱女子。  最后,聪敏如慕知真也想不明白贺林晚对他的敌意从何而来,他确信自己是第一次见这位贺姑娘。  李恒对慕知真道:“表哥,你别搭理这丑丫头,她凶悍着呢!前面的亭子里凉爽,我们去亭子里吧。元渐,还不快让人将叶子牌...

更新时间:2020-01-28

   李恒有些志得意满:“最近我手中养了不少猛兽,我们玩斗兽如何?别说小爷不让你,我手里的猛兽可以任你挑选。(10分六合www。zshu。net最快更新)”  元淳立即反对:“不成!我祖母和母亲不会同意将猛兽带进府里来的!而且阿晚家等会儿就要接她回去了,不能在外面留太久。”  李恒皱眉想了想,然后难得大度地说:“罢了,不玩斗兽就不玩斗兽。你说玩什么吧,随便你选。反正比吃喝玩乐小爷不信小爷会输。”  贺林晚想了想;“别的我都不会,只有叶子戏还算略懂一二。”贺林晚挑了一个相对斯文的。  李恒闻言笑了,上下打量了一下贺林晚:“你要跟小爷赌叶子戏?别怪小爷别提醒你,玩这个没几个人能玩得过小爷。”  元淳犹豫了一下,还是小声提醒贺林晚:“我听说郡王特意跟人学过这个,所以很厉害,你可能赢不了他。要不还是算了吧?你喜欢那种挂坠,我去帮你找找看有没有相似的。”  李恒翻了个白眼:“元小二你跟她偷偷摸摸嘀咕什么呢?我说你可别胳膊肘儿往外拐啊!你平日里没被她欺负够怎么地?”  元淳闻言很是尴尬,不过不知为何还是站在贺林晚这边没有动。  慕知真原本当他们是小孩子闹腾着玩,不愿多管,这会儿见李恒跟个小姑娘不依不挠的,身为李恒的表哥他还是温和地与贺林晚商量道:“贺姑娘,你看这坠子既然也是令兄打赌赢回来的,这次不如让与阿恒如何?我再寻一枚更好的赔给你。”  慕知真也是好心,觉得不能让李恒在他眼前欺负一个小姑娘,想着不过是一枚挂坠,他们谁也未必是真的非要不可,不过是年少的意气之争罢了。以他对李恒的了解若是硬逼着李恒相让,谁也不知道他下次还会想出什么法子来为难她,所以他才劝说贺林晚,然后打算等事后代李恒赔礼。  若是慕知真不姓慕贺林晚说不定会领他的情,可是他是慕家人,这话说出来就让贺林晚心中不顺了。  贺林晚想也不想便冷冷回道:“多谢慕公子好意,不必了。”然后看也不看慕知真,转头对李恒道,“郡王,既然要赌,那便请吧。”  慕知真皱了皱眉,不明白自己到底哪里惹到这位小姑娘了,他自然没有错认刚刚那一瞬间从贺林晚身上散发出来的针对他的敌意。  慕知真不由得仔细打量了贺林晚几眼。  今日的贺林晚穿了一身鹅黄色绣瓜蝶纹的交领襦裙,梳了个双丫髻,饰以天蓝色攒珠流苏,风吹着头上的流苏轻晃,很有一番婉约的韵味。  虽说李恒喊贺林晚丑丫头,但是贺林晚并不丑,相反她五官还很秀美,加上这段时间的精心将养,皮肤也白皙细腻了不少。站在那里腰杆笔直,亭亭玉立,让人很难想象这样一个小姑娘会和李恒这个煞星打架,最后还打赢了。  不过慕知真并不少一个会以貌取人的人,何况一个敢与康郡王李恒赌搏的女子也不可能会是一个真正的弱女子。  最后,聪敏如慕知真也想不明白贺林晚对他的敌意从何而来,他确信自己是第一次见这位贺姑娘。  李恒对慕知真道:“表哥,你别搭理这丑丫头,她凶悍着呢!前面的亭子里凉爽,我们去亭子里吧。元渐,还不快让人将叶子牌。。。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