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10分六合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七星彩

七星彩
更新时间:2019-11-13
这是一个心机女费尽心机勾搭高富帅,终于嫁入高门的故事。女主肯定是拯救了整个王朝,中了古代七星彩。谢绝转载。请点进去收藏一下作者吧,求包养,这样更新时会有提示哦。完结坑我的微博  “扎依那那边有消息吗?”霍德问弟子喆利道。  喆利虽然能站起来行走了,但看得出一条腿有些瘸,而一只手连茶碗都端不起来,不过他也是非常人。右手废了还有左手,依旧有当日战神的风范。  “她传来的消息说沈彻那边没什么异样。”喆利道。  霍德“桀桀”地笑出声,“女人就是靠不住的东西,水性杨花、寡廉鲜耻。”  喆利不解霍德的意思。  “你觉得一个风流浪荡子能值得扎依那在他身边一直打转?”霍德问喆利。  喆利皱了皱眉头,沉思不语。...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女生小说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明月珰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10分六合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分享到:

第247章 惊与怒更新时间:2019-11-13

10分六合   “扎依那那边有消息吗?”霍德问弟子喆利道。  喆利虽然能站起来行走了,但看得出一条腿有些瘸,而一只手连茶碗都端不起来,不过他也是非常人。右手废了还有左手,依旧有当日战神的风范。  “她传来的消息说沈彻那边没什么异样。”喆利道。  霍德“桀桀”地笑出声,“***就是靠不住的东西,水性杨花、寡廉鲜耻。”  喆利不解霍德的意思。  “你觉得一个风流浪荡子能值得扎依那在他身边一直打转?”霍德问喆利。  喆利皱了皱眉头,沉思不语。  “扎依那是什么东西?那就是嗅着血腥味儿去的狼,如今狼说没什么异样,却又一直赖着不走,你说是为什么?”霍德直言道。  “师傅,你是说沈彻很可能是靖主?”喆利问。  “就算不是,那也绝对是靖世军的大鱼。而且十有八、九扎依那那***已经叛变。”霍德拄着拐杖站起身。  不得不说霍德真是料事如神,他刚说完这句话不久,就有下头人来报,“各部落都有人临阵脱逃,说是光明神有示谕,今秋不宜动刀兵,否则便有灭顶之灾。”  霍德冷哼一声,“统计出来有多少人退缩吗?”  “裕固部、科伦部、伊拉鲁那部集体退出了,此外其他部落的***有十之一、二不愿应战的。”喆利道,“师傅,现在我们怎么办?”  “不着急,只要没了靖世军,沈御的军队在咱们的草原上就成了瞎子,而且他也自身难保。”霍德道。  “师傅心里有法子了?”喆利一喜。  “准备笔墨,我要修书一封。”霍德道:“查了这么多年,今日总算是可以确定靖主的身份了。我那师兄对他这个徒弟不是极有信心么?可惜连个靖主的身份都隐瞒不了,又成得了什么大器?中原人最擅长狗咬狗,都不用咱们动手,沈家就会成为中原朝廷的众矢之的。”  霍德十几年前在靖世军里待过,深知靖世军在背后做了多少事情,有多令朝廷命官惧恨,一旦沈彻身份曝光,就是建平帝也保他不住,一个泄露了身份的靖主,那就从狼变成了羊了。  霍德写信的人正是沈彻一直忌惮却没动不了的中书令梁晋和。靖世军就像建平帝手里的暗刃,而梁晋和则是明器,两者互相配合,却又彼此牵制,都想弄死对方,却又都不敢轻举妄动。  喆利道:“真想不到会是沈彻。只是消息里说,他此次到同罗城,居然还带了他妻子,这是为何?难道就不怕咱们动她么?”  “这才是他的聪明之处。咱们都以为靖主不可能干出这种蠢事,所以才只是怀疑他。那***是不是他妻子还不一定呢,哪怕就是他妻子,死了难道他不能再娶一个。你跟靖主打交道这么多年,你觉得他会是为了一个***而低头的人?”霍德道,他也是以己推人,***在霍德眼里不过是杂草一般低贱,自然不觉得沈彻的妻子能有什么地位。  霍德收书入封,递给喆利以火漆封口,“速速送出去,不得耽搁。能不能不费吹灰之力歼灭沈家,就全看这封信了。”霍德和梁晋和早有协议,若是他能寻出靖主,并找出证据证明,那他就会力荐建平帝裁撤沈御。而如今发现,沈御乃是靖主的哥哥,那就再好不过了,梁晋和肯定会更卖力的,他对靖世军可是恨之入骨...

更新时间:2019-11-13

10分六合   “扎依那那边有消息吗?”霍德问弟子喆利道。  喆利虽然能站起来行走了,但看得出一条腿有些瘸,而一只手连茶碗都端不起来,不过他也是非常人。右手废了还有左手,依旧有当日战神的风范。  “她传来的消息说沈彻那边没什么异样。”喆利道。  霍德“桀桀”地笑出声,“***就是靠不住的东西,水性杨花、寡廉鲜耻。”  喆利不解霍德的意思。  “你觉得一个风流浪荡子能值得扎依那在他身边一直打转?”霍德问喆利。  喆利皱了皱眉头,沉思不语。  “扎依那是什么东西?那就是嗅着血腥味儿去的狼,如今狼说没什么异样,却又一直赖着不走,你说是为什么?”霍德直言道。  “师傅,你是说沈彻很可能是靖主?”喆利问。  “就算不是,那也绝对是靖世军的大鱼。而且十有八、九扎依那那***已经叛变。”霍德拄着拐杖站起身。  不得不说霍德真是料事如神,他刚说完这句话不久,就有下头人来报,“各部落都有人临阵脱逃,说是光明神有示谕,今秋不宜动刀兵,否则便有灭顶之灾。”  霍德冷哼一声,“统计出来有多少人退缩吗?”  “裕固部、科伦部、伊拉鲁那部集体退出了,此外其他部落的***有十之一、二不愿应战的。”喆利道,“师傅,现在我们怎么办?”  “不着急,只要没了靖世军,沈御的军队在咱们的草原上就成了瞎子,而且他也自身难保。”霍德道。  “师傅心里有法子了?”喆利一喜。  “准备笔墨,我要修书一封。”霍德道:“查了这么多年,今日总算是可以确定靖主的身份了。我那师兄对他这个徒弟不是极有信心么?可惜连个靖主的身份都隐瞒不了,又成得了什么大器?中原人最擅长狗咬狗,都不用咱们动手,沈家就会成为中原朝廷的众矢之的。”  霍德十几年前在靖世军里待过,深知靖世军在背后做了多少事情,有多令朝廷命官惧恨,一旦沈彻身份曝光,就是建平帝也保他不住,一个泄露了身份的靖主,那就从狼变成了羊了。  霍德写信的人正是沈彻一直忌惮却没动不了的中书令梁晋和。靖世军就像建平帝手里的暗刃,而梁晋和则是明器,两者互相配合,却又彼此牵制,都想弄死对方,却又都不敢轻举妄动。  喆利道:“真想不到会是沈彻。只是消息里说,他此次到同罗城,居然还带了他妻子,这是为何?难道就不怕咱们动她么?”  “这才是他的聪明之处。咱们都以为靖主不可能干出这种蠢事,所以才只是怀疑他。那***是不是他妻子还不一定呢,哪怕就是他妻子,死了难道他不能再娶一个。你跟靖主打交道这么多年,你觉得他会是为了一个***而低头的人?”霍德道,他也是以己推人,***在霍德眼里不过是杂草一般低贱,自然不觉得沈彻的妻子能有什么地位。  霍德收书入封,递给喆利以火漆封口,“速速送出去,不得耽搁。能不能不费吹灰之力歼灭沈家,就全看这封信了。”霍德和梁晋和早有协议,若是他能寻出靖主,并找出证据证明,那他就会力荐建平帝裁撤沈御。而如今发现,沈御乃是靖主的哥哥,那就再好不过了,梁晋和肯定会更卖力的,他对靖世军可是恨之入骨。。。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