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10分六合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七星彩

七星彩
更新时间:2019-07-18
这是一个心机女费尽心机勾搭高富帅,终于嫁入高门的故事。女主肯定是拯救了整个王朝,中了古代七星彩。谢绝转载。请点进去收藏一下作者吧,求包养,这样更新时会有提示哦。完结坑我的微博  纪澄轻叹一声,抬头看着沈彻,“突然想听彻表哥吹笛子了,不知我有没有这个荣幸?”  沈彻自然没有拒绝纪澄,“想听什么?”  纪澄看着沈彻,想了想,然后轻轻咳嗽了两下,坐直身子摆出大爷的款,“给大爷吹首最拿手的。”  沈彻颇为吃惊地看向纪澄,然后唇角缓缓地翘起了弧度,“爷想听十八摸还是两香亲?”  十八摸是什么?两香亲又是什么?虽然纪澄不懂,但是听名字就知道不是什么正经玩意。  不过最让纪澄吃惊的是,沈彻还真顺着她的意就扮...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女生小说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明月珰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10分六合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分享到:

第247章 惊与怒更新时间:2019-07-18

  纪澄轻叹一声,抬头看着沈彻,“突然想听彻表哥吹笛子了,不知我有没有这个荣幸?”  沈彻自然没有拒绝纪澄,“想听什么?”  纪澄看着沈彻,想了想,然后轻轻咳嗽了两下,坐直身子摆出大爷的款,“给大爷吹首最拿手的。”  沈彻颇为吃惊地看向纪澄,然后唇角缓缓地翘起了弧度,“爷想听十八摸还是两香亲?”  十八摸是什么?两香亲又是什么?虽然纪澄不懂,但是听名字就知道不是什么正经玩意。  不过最让纪澄吃惊的是,沈彻还真顺着她的意就扮上了,天生当小倌的料。  可是纪澄当然是不想跟沈彻玩十八摸和两香亲的,“吹一首长相忆吧。”  长相忆,在远方,可千万别忘了故人。  淡淡忧伤而缠绵婉转的笛音缓缓响起,在夜色里仿佛伸出了无尽的丝线,将人的思念传到了远方。  纪澄昨天夜里几乎没怎么睡,这会儿被沈彻慢吞吞的笛子吹得开始耷拉眼皮了,不是沈彻的笛音不够缱绻,只不过那无关纪澄的事儿,她从心里抵触这个人,所以也就不受他的音乐所感染。  一曲未完,纪澄已经侧躺在蒲席上睡着了。沈彻抱来被单替纪澄搭上,又坐回原处继续吹长相忆。如果纪澄醒过来的话,还会听见沈彻吹的《十八摸》和《两香亲》。  夏夜里坐在下面的院子里乘凉的羽衣满脸都是沉醉,“是公子在吹笛吗?这还是我第一次听见呢,真好听。”羽衣轻声喟叹。  霓裳饮了一口茶,望着头上的星空,她也是好多年没听过了。霓裳对上头小院的女子越来越好奇了。至于她为何肯定那是位姑娘,只因她去打扫时闻到过女儿家的香气。  纪澄一觉睡到大天亮,醒来时自然已经在芮英堂了。用早饭的时候老太太的神色有些不对,早饭还没吃完,纪澄的大嫂范增丽就到了。  也不知道是出了什么事儿,能让她一大早就跑来。  纪澄心里其实已经猜得差不多了,只不过是没想到沈彻的动作那么快。  用完了饭,范增丽去到纪澄屋里,嘴巴张了又闭,闭了又张,“听说那位叶公子要和吏部文选司史郎中家的姑娘交换庚帖了。”  吏部文选司?纪澄眨了眨眼睛,果然就如沈彻所说的一般,给叶朗一个更好的人选,他自然就知道该选谁了。  叶朗不是进士出身,只是个秀才,后来捐了一个官,并未得到实职,这些年朝廷买官卖官的口子越开越大,捐官的人数是实职的四、五倍,便是叶朗的父亲是琅琊郡守,他若要等到一个令人满意的实缺,还得在吏部想办法。  吏部文选司掌考文职之品级及开列、考授、拣选、升调,叶朗若是能有那样的岳父,仕途可就顺坦多了。  “这亲事议了肯定不是一天、两天了,叶家也太欺负人了,这都要交换庚帖了,前几天又到沈府来相看什么?当时连咱们家的玉佩都收了,如今又来……”范增丽再好的脾气也忍不住发怒。  纪澄道:“只怕当时史家的事情还没敲定,何况黄夫人又是叶朗的姨母,他自然要给她一点儿面子,不过是相看而已,又不是订亲,说不得什么反悔不反悔的。”  范增丽叹息一声,“你也别往心里去的,凭你的样貌什么样的人家去不得?老太太心里也难受呢,你千万哄着些,京...

更新时间:2019-07-18

   纪澄轻叹一声,抬头看着沈彻,“突然想听彻表哥吹笛子了,不知我有没有这个荣幸?”  沈彻自然没有拒绝纪澄,“想听什么?”  纪澄看着沈彻,想了想,然后轻轻咳嗽了两下,坐直身子摆出大爷的款,“给大爷吹首最拿手的。”  沈彻颇为吃惊地看向纪澄,然后唇角缓缓地翘起了弧度,“爷想听十八摸还是两香亲?”  十八摸是什么?两香亲又是什么?虽然纪澄不懂,但是听名字就知道不是什么正经玩意。  不过最让纪澄吃惊的是,沈彻还真顺着她的意就扮上了,天生当小倌的料。  可是纪澄当然是不想跟沈彻玩十八摸和两香亲的,“吹一首长相忆吧。”  长相忆,在远方,可千万别忘了故人。  淡淡忧伤而缠绵婉转的笛音缓缓响起,在夜色里仿佛伸出了无尽的丝线,将人的思念传到了远方。  纪澄昨天夜里几乎没怎么睡,这会儿被沈彻慢吞吞的笛子吹得开始耷拉眼皮了,不是沈彻的笛音不够缱绻,只不过那无关纪澄的事儿,她从心里抵触这个人,所以也就不受他的音乐所感染。  一曲未完,纪澄已经侧躺在蒲席上睡着了。沈彻抱来被单替纪澄搭上,又坐回原处继续吹长相忆。如果纪澄醒过来的话,还会听见沈彻吹的《十八摸》和《两香亲》。  夏夜里坐在下面的院子里乘凉的羽衣满脸都是沉醉,“是公子在吹笛吗?这还是我第一次听见呢,真好听。”羽衣轻声喟叹。  霓裳饮了一口茶,望着头上的星空,她也是好多年没听过了。霓裳对上头小院的女子越来越好奇了。至于她为何肯定那是位姑娘,只因她去打扫时闻到过女儿家的香气。  纪澄一觉睡到大天亮,醒来时自然已经在芮英堂了。用早饭的时候老太太的神色有些不对,早饭还没吃完,纪澄的大嫂范增丽就到了。  也不知道是出了什么事儿,能让她一大早就跑来。  纪澄心里其实已经猜得差不多了,只不过是没想到沈彻的动作那么快。  用完了饭,范增丽去到纪澄屋里,嘴巴张了又闭,闭了又张,“听说那位叶公子要和吏部文选司史郎中家的姑娘交换庚帖了。”  吏部文选司?纪澄眨了眨眼睛,果然就如沈彻所说的一般,给叶朗一个更好的人选,他自然就知道该选谁了。  叶朗不是进士出身,只是个秀才,后来捐了一个官,并未得到实职,这些年朝廷买官卖官的口子越开越大,捐官的人数是实职的四、五倍,便是叶朗的父亲是琅琊郡守,他若要等到一个令人满意的实缺,还得在吏部想办法。  吏部文选司掌考文职之品级及开列、考授、拣选、升调,叶朗若是能有那样的岳父,仕途可就顺坦多了。  “这亲事议了肯定不是一天、两天了,叶家也太欺负人了,这都要交换庚帖了,前几天又到沈府来相看什么?当时连咱们家的玉佩都收了,如今又来……”范增丽再好的脾气也忍不住发怒。  纪澄道:“只怕当时史家的事情还没敲定,何况黄夫人又是叶朗的姨母,他自然要给她一点儿面子,不过是相看而已,又不是订亲,说不得什么反悔不反悔的。”  范增丽叹息一声,“你也别往心里去的,凭你的样貌什么样的人家去不得?老太太心里也难受呢,你千万哄着些,京。。。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