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10分六合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小乙种田记

小乙种田记
更新时间:2019-09-15
这是一个普通的穿越女在古代农村种点田、致点富、发点财、嫁个人的故事。amp;lt;/bramp;gt;  第二天一早,玉兰和陆小乙把剩下的刺玫花全部做成了糖馅儿,蒸了两大篮子粗面馒头,一大篮子细面馒头,让陆忠驮着进城卖去。  今天比昨天更冷,道路两旁的衰草上覆着一层厚厚的白霜,萧索的树枝生硬的伫立着,仿佛冻僵似得纹丝不动,天空中早已没有飞翔的鸟儿,但天依然湛蓝,云依然洁白,东升的太阳看起来明晃晃的,却没什么温度。  驴车行驶中带起阵阵寒风,从衣领袖口灌进棉袄里,瞬间带走全身积攒的零星温度,冷得让人牙齿不住的轻磕,尽管带着厚厚的棉手套,陆小乙仍然感到手指尖冻得生疼,她不停的对戳着指头,活动起来感...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古代穿越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小等娃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10分六合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分享到:

第246章 终章更新时间:2019-09-15

10分六合   第二天一早,玉兰和陆小乙把剩下的刺玫花全部做成了糖馅儿,蒸了两大篮子粗面馒头,一大篮子细面馒头,让陆忠驮着进城卖去。  今天比昨天更冷,道路两旁的衰草上覆着一层厚厚的白霜,萧索的树枝生硬的伫立着,仿佛冻僵似得纹丝不动,天空中早已没有飞翔的鸟儿,但天依然湛蓝,云依然洁白,东升的太阳看起来明晃晃的,却没什么温度。  驴车行驶中带起阵阵寒风,从衣领袖口灌进棉袄里,瞬间带走全身积攒的零星温度,冷得让人牙齿不住的轻磕,尽管带着厚厚的棉手套,陆小乙仍然感到手指尖冻得生疼,她不停的对戳着指头,活动起来感觉好多了。  今天真冷啊,冷到骨子里的冷。  陆小乙把风帽往下压了压,尽量让帽子周围的长帘遮住她的小脸和脖颈,再把袖口收紧塞到手套里,不让丝丝寒风有机可趁,然后缩手缩脚尽量让自己蜷成球状,露出两只眼睛证明自己是个活物。  看着坐在车头的陆忠,仿佛不怕冷似得,棉帽被推高到发际线,手套被绳子吊着搭在肩上,空着手甩鞭,吆喝起来嘴边白气袅袅。  再看看道路两旁等车的零星路人,也是一副习惯严寒的硬朗身板儿,尽管脸颊鼻翼冻得通红,却丝毫没显露出缩脚缩手的萎靡模样。  陆忠笑着招呼路人上车,待人上车坐稳,便聊起了天气。  不听还好,一听陆小乙心都凉透了,原来这还不是最冷的时候,等到三九四九能冻死老狗了。回想起刚穿来时的融融春光,紧接着是没有风扇空调的炎夏酷暑,再到金秋的天高气爽,然后是现在的冷冽寒冬,难道这就是没有污染的地球的真实四季吗?  怕冷的小乙顿时觉得好悲催,前世习惯了羽绒服和空调,如今虽有暖炕,但出门就分外痛苦。瞧瞧自己这身打扮就知道了,笨笨的沉沉的厚棉袄捁在身上,外面套着改小的穿在她身上依然肥大的男装,再系上一根褐色腰带,然后搭配上圆滚滚的大棉裤,显得整个身子愈发的——矮搓搓,感觉自己就是一个移动的深色旧棉团。  想到这里,陆小乙把自己缩得更小了。  有一陌生的中年男人见陆小乙坐着缩成一团,笑话她,“你这小子穿的跟个熊似得,有那么冷吗?”  陆忠扭头看一眼,笑道:“哈哈,这是我儿!跟着去城里办点事。”  中年男人有些吃惊,“你儿?哎哟,我说陆老弟啊,别怪大哥多嘴,你儿子是不是胃口不好?弱的像个姑娘似得,这可不行啊,咱们乡下小子长成这样,将来耕地连犁铧都扶不住。”  陆忠哈哈笑道:“我这儿子口壮着呢,就是好动,吃的饭都浪费到撒野上了。”  中年男人点头表示赞同,又开始说他家小幺儿也是这样,顿顿吃得不老少,还时常嚷着饿,吃完饭碗一丢跑的影儿也不见,饿了就回家翻箱倒柜找吃找喝。  中年男人的话马上引起其他乘客的声声附和,都说自家儿子也有同样的毛病,语气带着轻微的抱怨,听到耳朵里却是淡淡的宠溺。  陆小乙静静的听着,暗暗挺起背脊,坐的直直的,表现出一副不畏严寒的少年模样。  到了一夫城,客人们下了车,陆忠又把小乙带到繁华的西大街。  陆小乙一扫刚才缩脚缩手的萎靡状态,摆好架势粗着。。。

更新时间:2019-09-15

   第二天一早,玉兰和陆小乙把剩下的刺玫花全部做成了糖馅儿,蒸了两大篮子粗面馒头,一大篮子细面馒头,让陆忠驮着进城卖去。  今天比昨天更冷,道路两旁的衰草上覆着一层厚厚的白霜,萧索的树枝生硬的伫立着,仿佛冻僵似得纹丝不动,天空中早已没有飞翔的鸟儿,但天依然湛蓝,云依然洁白,东升的太阳看起来明晃晃的,却没什么温度。  驴车行驶中带起阵阵寒风,从衣领袖口灌进棉袄里,瞬间带走全身积攒的零星温度,冷得让人牙齿不住的轻磕,尽管带着厚厚的棉手套,陆小乙仍然感到手指尖冻得生疼,她不停的对戳着指头,活动起来感觉好多了。  今天真冷啊,冷到骨子里的冷。  陆小乙把风帽往下压了压,尽量让帽子周围的长帘遮住她的小脸和脖颈,再把袖口收紧塞到手套里,不让丝丝寒风有机可趁,然后缩手缩脚尽量让自己蜷成球状,露出两只眼睛证明自己是个活物。  看着坐在车头的陆忠,仿佛不怕冷似得,棉帽被推高到发际线,手套被绳子吊着搭在肩上,空着手甩鞭,吆喝起来嘴边白气袅袅。  再看看道路两旁等车的零星路人,也是一副习惯严寒的硬朗身板儿,尽管脸颊鼻翼冻得通红,却丝毫没显露出缩脚缩手的萎靡模样。  陆忠笑着招呼路人上车,待人上车坐稳,便聊起了天气。  不听还好,一听陆小乙心都凉透了,原来这还不是最冷的时候,等到三九四九能冻死老狗了。回想起刚穿来时的融融春光,紧接着是没有风扇空调的炎夏酷暑,再到金秋的天高气爽,然后是现在的冷冽寒冬,难道这就是没有污染的地球的真实四季吗?  怕冷的小乙顿时觉得好悲催,前世习惯了羽绒服和空调,如今虽有暖炕,但出门就分外痛苦。瞧瞧自己这身打扮就知道了,笨笨的沉沉的厚棉袄捁在身上,外面套着改小的穿在她身上依然肥大的男装,再系上一根褐色腰带,然后搭配上圆滚滚的大棉裤,显得整个身子愈发的——矮搓搓,感觉自己就是一个移动的深色旧棉团。  想到这里,陆小乙把自己缩得更小了。  有一陌生的中年男人见陆小乙坐着缩成一团,笑话她,“你这小子穿的跟个熊似得,有那么冷吗?”  陆忠扭头看一眼,笑道:“哈哈,这是我儿!跟着去城里办点事。”  中年男人有些吃惊,“你儿?哎哟,我说陆老弟啊,别怪大哥多嘴,你儿子是不是胃口不好?弱的像个姑娘似得,这可不行啊,咱们乡下小子长成这样,将来耕地连犁铧都扶不住。”  陆忠哈哈笑道:“我这儿子口壮着呢,就是好动,吃的饭都浪费到撒野上了。”  中年男人点头表示赞同,又开始说他家小幺儿也是这样,顿顿吃得不老少,还时常嚷着饿,吃完饭碗一丢跑的影儿也不见,饿了就回家翻箱倒柜找吃找喝。  中年男人的话马上引起其他乘客的声声附和,都说自家儿子也有同样的毛病,语气带着轻微的抱怨,听到耳朵里却是淡淡的宠溺。  陆小乙静静的听着,暗暗挺起背脊,坐的直直的,表现出一副不畏严寒的少年模样。  到了一夫城,客人们下了车,陆忠又把小乙带到繁华的西大街。  陆小乙一扫刚才缩脚缩手的萎靡状态,摆好架势粗着。。。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