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10分六合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237章

作者:小等娃    更新时间:2019-06-07    状态:已完结
    陆忠也不客套,抓一把谷子摊在手心,拈几颗用牙齿嗑,听到铛铛的细微声响,又去尝试麦子,如此几次,把粮食检查完,才笑着说道:“王哥,你这粮食晒的干啊,而且收拾的很干净,卖粮店太亏。”

  王大贵叹气:“亏也没办法啊,原本是留着自家吃的,谁料我娘得了急病,吴大夫治不了让我赶紧送去城里医馆,你也知道,城里的医馆可不是便宜地,诊金药钱比吴大夫贵太多。”

  又道:“说实话,你家若不买,我只能忍痛便宜卖给粮店了。”

  陆忠问:“听说李家三小子在村里帮他岳家收粮食?王哥莫不是准备卖他?”

  王大贵点头,“只能卖给他了,这么多粮食运费也要花些钱,卖给他也能省下几个运费不是?”

  王家媳妇气道:“别提这小子了,提起来我就生气,都是一个村的乡邻,我家着急用钱,让他把收购价提一点,他竟做出那副嘴脸!呸!”

  王大贵是老实人,劝她媳妇,“你别怨李家老三了,他只是帮岳家收粮,做不了主的。”

  王家媳妇横了王大贵一眼,拉着玉兰的手,对玉兰母女道:“咱们是多年的乡邻了,我是什么样的人你最是清楚,他李家老三往日跟咱家无牵连,我何必说他的不是?”

  玉兰知道王家媳妇虽然泼辣但讲理,并不是无中生有、乱嚼舌根之人,点头示意王家媳妇继续说。

  陆小乙也好奇李长生如何得罪了王家,附和道:“王婶,你可是咱们村出了名的讲理人,从不私下里说人长短,莫非那小子做了什么过火的事?”

  王家媳妇跳将起来,朝村东李家的方向,呸了一口,“我家卖粮也是逼不得已,想多卖几个银钱。求到他面前,他竟做脸做色,还说爱卖不卖,他又不靠我一家。我呸!我又没有拿刀逼着他提价。有这么说话做事的吗?”

  陆小乙听李长生竟说出这样的话,气的咬牙切齿,这个混球,当初见他斯斯文文的,没想到几年时间竟变成这势利寡情之人。幸亏喜鹊没嫁他,不然肠子都悔青了。

  玉兰也咂舌,“李家老三太不会说话了。”

  王家媳妇脸都气红了,“他若说做不了主,咱也能体谅,可他竟说出那样伤人的话,真是寒咱的心啊!”

  王大贵摆手:“算了算了,别提那小子了,入赘到别人家就不是咱下溪村的人了,由着他去吧!”

  陆小乙道:“王叔。你放心,你家粮食我买了,价钱按照粮店的卖价算。”

  王大贵连连摇头,“不用不用,粮店低价收高价卖,我可不干这坑人的买卖,就按我说的价钱算吧!咱都是一个村的乡邻,今天你帮我一把,往后你有啥事王叔也来帮你。”

  陆小乙对王大贵这样的实诚人心存好感,笑道:“行。就按王叔的意思办。”

  王大贵也很开心,把儿子喊来帮忙称粮食,陆忠帮着把粮食搬上车,临走时对王大贵道:“王哥。你家已经卖了一半粮食了,不要再卖了,往后需要银子来找我,我也是那句话,都是一个村的,抬头不见低头见。但凡能帮忙的,我陆忠会尽力帮你。”

  王大贵点头,抿嘴露出一个实诚的笑。

  陆忠一趟子把车赶到余家,帮着小乙把粮食搬进粮仓。

  玉兰看着丰满起来的粮仓,满意的笑了,“这下好了,这些粮够你和粮子吃一年了。”

  “娘,你不会再做我乞讨的梦了吧?”

  玉兰横她一眼,“你若不精打细算过日子,迟早走上那一步!”

  “放心吧娘,买粮吃不是长久之计,买田地才是硬道理,我和粮哥商量过了,粮哥还是以打猎为主,田地租给别人耕种,每年的租子够我和粮哥的嚼用就行。”

  陆忠赞成道:“好,你们能这样想,我和你娘就彻底放心了。”

  “爹,你帮我寻摸寻摸呗,最好是咱们村的,邻近村子也行。”

  “行啊,田地的事你就不用管了。”陆忠大手一挥手,“银钱若是不够,我给你添上。”

  陆小乙笑着说:“这几年的利钱和你给我的压箱钱加一起不少了,我想先买上十来亩好田地,等往后攒够银钱再做谋划。”

  玉兰道:“今年的利钱还没给你们。”

  说到利钱,趁着陆忠和玉兰都在,陆小乙把心里的盘算说出来,“爹、娘,还有件事我跟粮哥商量过了,从明年起,我们不要利钱了。”

  又解释道:“干粮生意本就是薄利,咱家建房花了好些银子,我的嫁妆又花去不少,将来小丁的嫁妆、小庚要读书、小瑞还小,家里用银子的地方多着呢!”

  陆忠摇头,玉兰皱眉不同意,“不行,没有你和粮子就没有咱家的干粮生意,利钱是必须要给的。”

  “我和粮哥都是勤快人,能赚钱能养家,日子不会差的。”

  陆小乙一再劝说,陆忠玉兰依然不同意。

  最后,陆小乙退了一步,“爹、娘,这样好不好,三分利减为两分利,我只拿一分,另一分给小丁,一年下来我和小丁都能分到几两银子当私房钱,好不好?”

  陆忠想了想,叹了口气,“那就这样吧!”

  陆小乙把爹娘说通,心情大好,带着他们参观自己的小院子。

  陆忠和玉兰还是嫁女后第一次来余家,把余家小院前前后后里里外外审视一番,都满意的点头。

  玉兰夸道:“嗯,收拾的不错,整整齐齐***净净,瞧着就是过日子的人家。”

  陆小乙得到玉兰的夸奖,得意极了,哈哈大笑道:“娘,我可是你教出来的女儿,不会给你丢脸子的。”

  陆忠提议:“你家院子太偏,院后又是山林,我寻思着在院子外围栽一圈带刺的灌木,既能防贼还能防山里的野兽。”

  陆小乙懂了陆忠的意思,那种带刺的篱笆墙好比院子的第一层防御,院墙好比第二层防御。如此一来,她的小院子就更加安全了。

  玉兰赞成陆忠的提议,“听你爹的没错,平日里粮子打猎不在家。万一来个贼人或者山里窜个野兽出来,你一个女人家如何抵挡得住?”

  但凡能让父母放心的事,陆小乙都赶紧点头应承下来,而且此事又不难,就是在院外栽一圈刺篱笆而已。她原想着在院子四周多栽点蛇灭门。正好连同刺篱笆一起种起来。

  玉兰又察看了小乙开垦的菜地,满意道:“这块菜地荒废多年,终于又恢复原样了,不错不错,来年种些瓜菜足够你俩吃了。”说着话,玉兰捡了个树枝在土里刨了刨,“还没撒种呢?”

  “嗯,粮哥早晨才浇过水,我等下午再撒。”

  “可以撒了,去把菜种拿来。我帮你撒上。”

  “娘,这点小事我自己做就行,你不用管了进屋坐会儿吧,我给你和爹泡茶,一会儿我再去把弟弟妹妹喊来,在我这儿吃顿中饭咋样?”陆小乙昨晚做的红烧干鱼不错,想着中午做些给爹娘和弟弟妹妹吃。

  女儿表孝心,玉兰笑的合不拢嘴。

  小乙以为玉兰答应了,玉兰却说:“不吃了,我还有事呢。”

  “啥事啊。吃顿饭又耽误不了。”

  玉兰叹气,“你表姐的事呗。”

  陆小乙不解,“表姐咋了?”

  玉兰道:“春云成亲快两年了,肚子迟迟不见动静。杨家人还没说啥,你大舅母却着急开了,你成亲那天她也来了,拉着春云在屋里嘀咕许久,也不知跟春云说了些啥,我看春云这一阵儿眉头不展。脸上也很少露笑了。”

  陆小乙猜测:“莫不是大舅母催表姐了?”

  “八成是,你大舅母就是个急性子,生怕春云迟迟不孕在杨家受气,可这孩子的事又急不来,她催春云也没用,反而把春云的心病催出来了。”玉兰叹气。

  “有人进门几年才生呢,表姐嫁过来两年不到,大舅母也太心急了吧!”陆小乙知道大舅母疼表姐,可这样催促无异于加大表姐的心理压力,压力大更不容易怀孕。

  “我也是这样劝你大舅母的,我还拿同年同月成亲的甲薇做比较,可你大舅母非要拿苏青做比较,你说说,这就钻到牛角尖里了。”玉兰又苦笑道:“你大舅母还让我多往杨家走走,帮她把杨家监视着,一旦杨家人给春云脸色看,她就找借口把春云接回去住一阵儿,你说说,这叫什么事?。”

  “娘,志文哥和表姐多恩爱啊,大舅母虽是好心,但这样疑神疑鬼不好吧?”

  玉兰道:“可不是嘛!你大舅母做的傻事,还得我去善后,这不,我请了春云和志文来家里吃中饭,劝劝春云顺带探探志文的口气,所以啊,我和你爹不能在你家吃饭了!”

  春云生出心结,陆小乙也想帮帮她,但她能力有限,只能传授点测算排卵期的知识,虽然不孕的原因很复杂,但时机选对了,怀孕的几率总是很大的。

  陆小乙道:“娘,我和粮哥下午过来送山货,你让表姐多留一会儿,我也劝劝她。”

  “我把你俩的中饭一并做上,等粮子回来你们就过来。”

  “粮哥不知何时才回来呢,你不用了管我们了。”

  玉兰点头,对还在院后巡查的陆忠道:“好啦好啦,你也别看了,让粮子回来查漏补缺吧。”

  陆忠笑了笑,把牛车牵来,载着玉兰下山去了。

  目送陆忠和玉兰离开,陆小乙返回院中,见两只小母鸡在院子里刨食,陆小乙做出投食的动作,并配合动作发出发出咯咯咯的呼唤声,小母鸡速度跑来她脚边等待喂食,看来两只小母鸡已经被喂熟了,陆小乙很满意,不再栓绳,而是放心的把它们放到院外广阔的草丛中去。

  余粮今天收获不多,只带回两只野兔,陆小乙给他做了碗面条,面上卧两个煎得黄黄的鸡蛋,“呐,一只兔子奖励一个煎蛋。”

  余粮笑问:“***怎么算?”

  “***也一样。”

  “咱家两只母鸡能下过来?”

  “下不过来先欠着,等鸡群扩大了给你补上。”

  余粮点头。开心的吃起煎蛋面来,陆小乙主动去翻余粮的挎包,果然翻出几个红果子,还有一些木耳和蘑菇。

  木耳黑黑亮亮像小碗儿一样。蘑菇黄黄白白像小伞儿一样,陆小乙高兴坏了,把木耳和蘑菇分拣干净,然后分别摊在簸箕里晾晒。

  簸箕摆在暖暖的秋阳里,陆小乙想起撒菜种一事。赶紧去菜地里一口气撒完,又回灶房装了些草木灰撒在上面,一切就绪只等它们发芽了。

  余粮吃完饭,两人收拾干净准备下山,陆小乙见两只小母鸡还在草丛里寻食,把黑虎喊过来,吩咐它看护母鸡,傻狗也不知听懂否,除了汪汪叫就是摇尾巴。

  陆小乙猜想余粮大约会一些汪星语吧,提议道:“粮哥。傻狗听不懂我说的,你来跟他讲。”

  余粮无奈的笑笑,喊了声黑虎,又指了指两只小母鸡,傻狗欢喜极了,汪汪两声就朝母鸡猛扑过去,顿时一阵鸡飞狗跳。

  陆小乙气得跳脚,余粮也快速跑过去把黑虎挡开,两只小母鸡吓坏了,拍着翅膀乱飞。

  陆小乙赶紧把两只母鸡唤回院内。又拿了些碎米喂它们。

  “咯咯咯,吃点好的压压惊。”母鸡很快被安抚下来,陆小乙开始训斥黑虎,竟敢朝她唯二的有生命的嫁妆下手。狗胆儿也太肥了吧!

  余粮笑着说:“明天可以试着让它去抓兔子。”

  陆小乙威胁:“傻狗,明天不抓只兔子回来,我就把你炖了。”

  黑虎汪汪叫,陆小乙气鼓鼓的锁了院门,跟余粮下山去。

  傻狗还在后面跟着,陆小乙气不打一处来。转身吼它回去,黑虎摇摇尾巴讨好她,依然死皮赖脸的跟着。

  “粮哥,每天带这么蠢的狗去打猎,真是难为你了。”

  余粮耸耸肩,“还好吧,至少它从来没有掉进我设的陷阱里。”

  陆小乙哈哈笑,故意道:“它要真傻到那个境界,咱就把它放归山林吧。”

  余粮摇头,“不放。”

  对一只傻狗都能做到有始有终,陆小乙感叹自己真是找对人了,满意的哼着回娘家,一路走到陆家院外。

  小瑞和小凤在香樟树下玩耍,跟当年小乙小丁小庚一样,捡黄叶儿红叶儿对着太阳看。

  陆小乙喊了两声,两人看一眼熟的不能再熟的姐姐和姐夫,嗯了一声便不再搭理。

  陆小乙嘀咕着小坏蛋,大大咧咧的进门,见陆婆子抱着小玮在院里转悠,陆小乙嬉笑道:“祖母,抱金孙呢!”

  陆婆子横她一眼,不搭理她。

  余粮恭敬的喊祖母,陆婆子见余粮提着两只兔子,脸色和气不少,笑道:“哎哟哟,杨家小子过来提两斤肉,孙婿过来提两只兔子,都是懂事的好孩子。”

  余粮当场就给陆婆子一只,“孝敬祖母是应该的。”

  陆婆子不收,并不是她客气,而是另有打算,“交给你岳母就行,我没那空闲去收拾,等你岳母做好了,我吃顿现成的。”

  明明是卖钱的兔子,陆婆子却误会成余粮送的礼。余粮不好明说,陆小乙却不顾及,正要开口,余粮朝她摇头,陆小乙明白过来,笑着跟陆婆子道:“祖母,晚上我亲自下厨,给你烧一份香喷喷的兔子肉,咋样?”

  陆婆子笑得欢,“嗯,记得烧软和点,别放辣椒,小瑞小玮都不能吃辣,小庚这几天也上火了。”

  “好嘞,知道了。”

  陆小乙和余粮进了厅堂,见陆忠和杨志文在说着什么。

  陆忠笑道:“粮子来了,正好志文也在,过来坐着说说话。”

  不待陆忠交代,小乙便熟门熟路去灶房,人还未走到,就听见一阵女人们的欢笑声,陆小乙这个开心果加入进来,越发热闹了。(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
小乙种田记发布于10分六合,本站提供小乙种田记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小乙种田记全文阅读和小乙种田记txt全集下载。小乙种田记小说在手机网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m.nusafx.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温馨提示

本书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手机输入m.nusafx.com可阅读。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小乙种田记 第237章     陆忠也不客套,抓一把谷子摊在手心,拈几颗用牙齿嗑,听到铛铛的细微声响,又去尝试麦子,如此几次,把粮食检查完,才笑着说道:“王哥,你这粮食晒的干啊,而且收拾的很干净,卖粮店太亏。”  王大贵叹气:“亏也没办法啊,原本是留着自家吃的,谁料我娘得了急病,吴大夫治不了让我赶紧送去城里医馆,你也知道,城里的医馆可不是便宜地,诊金药钱比吴大夫贵太多。”  又道:“说实话,你家若不买,我只能忍痛便宜卖给粮店了。”  陆忠问:“听说李家三小子在村里帮他岳家收粮食?王哥莫不是准备卖他?”  王大贵点头,“只能卖给他了,这么多粮食运费也要花些钱,卖给... 2019-06-07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10分六合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