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10分六合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234章

作者:小等娃    更新时间:2019-05-24    状态:已完结
    都到家门口了,哪有不进去的道理。

  陆小乙大大咧咧的进院子,陆忠笑着摇头,招呼余粮进屋坐。

  小瑞正坐在门槛上啃一个刚出炉的烤饼,跟小庚小时候吃糖盒子一样,像个吃松子的小松鼠,见陆小乙过来,也不急着喊大姐,慢慢把嘴里的饼子嚼细咽下,才道出一句:“又回来了?”

  陆小乙嘴角抽搐,这个小坏蛋,她才嫁出去几天,他就把她当外人了。

  小瑞见大姐脸色不好,赶紧补充道:“想姐姐。”

  &n(猪)(猪)(岛)小说p;  陆小乙脸色阴转晴,跑过去抱着小瑞就亲,小瑞嫌弃的用半块烤饼挡住脸。

  强扭的瓜不甜,陆小乙放开他,哼了一声,跟着玉兰往灶房去了。

  这个时候,花大嫂、刘嫂子和王冬梅正在烤饼呢,小丁也在帮忙,陆婆子坐在一旁听她们拉家常。

  陆小乙这个烤饼主力一出现,惹来花大嫂和刘嫂子的打趣,都夸玉兰女儿嫁得好,随时都能见着。

  玉兰又拿喜鹊做类比,花大嫂想到喜鹊往后也能像小乙这样随时回来,笑得见牙不见眼。

  刘嫂子故意说:“行,你们都是聪明人,就我一个人是傻子,把女儿嫁那么远,活该我一年就见一两次。”

  玉兰和花大嫂正要打趣几句,陆婆子却接话道:“装啥呀?一个山头也算远?”

  刘嫂子早已习惯陆婆子的说话方式,笑道:“陆二婶呢。遇到有些大山大岭,一个能顶好几个!”

  陆婆子瘪瘪嘴,算是默认,转头问小乙,“今天咋回来了?余粮呢?”

  “一起来的,他跟爹在外面说话。”然后,陆小乙把找张铁牛帮忙卖山货的事说了。

  “打了几只兔子?”陆婆子问。

  “三只兔子一只***。”小乙如实答。

  陆婆子道:“野兔***没啥油水。”

  玉兰笑着说:“对于那些吃惯大鱼大肉的人来说,***野兔正合他们的胃口,而那些常年少吃肉的人,则爱吃油气重的肥肉。”

  花大嫂道:“飞禽莫如鸪。走兽莫如兔。***野兔拿到城里大饭馆去好卖的很。”为了增加说服力,花大嫂又补充道:“这都是罗老猎跟我家那口子说的,说他们进山打的猎物拿到城里不愁卖。”

  不愁卖就好,陆小乙安心了。玉兰的心却安不下来。对小乙道:“让铁牛帮着送货也好。省的余粮三天两头进城去,不过,你也要提醒余粮。打猎的时候提高警惕,别当那山林是安全的,冷不丁从深山里窜只猛兽过来,可不是闹着玩的!”

  陆小乙点头。

  花大嫂道:“要不我跟罗老猎说说,让余粮跟他学点经验,往后跟着他们进深山里去。”

  陆小乙不愿余粮往深山里去冒险,只觉守着一片安全的林子猎点兔子***就行了,加上她搞点副业的收入,日子不会太差,于是,笑着跟花大嫂道:“花婶,粮哥打猎是半路出家,不是那种从小就跟着长辈打猎的人,他猎些野兔***还行,遇到哪些大猛兽,经验不足容易误事。”

  花大嫂听懂了陆小乙的意思,笑道:“说的也是,像罗猛子从小就跟他爹进山打猎,还有上溪村其它猎人,都是世世代代的老猎户,平日里进山都结伴而行,见到大猎物也不会慌乱,都讲究一个配合。”

  玉兰说:“粮子习惯单打独斗,讲究配合肯定不行,算了算了,就这样吧,在近处林子猎点兔子***就好。”

  几人便不再多说这个话题。

  陆小乙道:“娘,丙榆的亲事筹备的咋样了?”

  “差不多了吧,你祖父、你爹和你小叔都在帮忙筹备。”

  陆婆子瘪嘴:“大房一屋书呆子,肩不能担担手不能提篮,从最开始的翻修院子、到甲薇出嫁、到办流水席,再到如今丙榆成亲,那样大事不是咱二房的人来帮忙筹备,说出去都好笑!”

  玉兰道:“娘,堂哥不是也在跟着学吗?”

  “别提他了,一屋人就数他最呆!”陆婆子抱怨道:“不知变通,以为啥事都跟书本上写的那样!书是死的,人是活的,这个道理都不懂,难怪多年都考不中秀才!”

  陆小乙听到一些不寻常的苗头,凑到小丁耳边,小声道:“祖母这是怎么了?”

  “被堂叔气的。”小丁假借跟小乙去外面捞饼子,实则跟小乙细说缘由。

  原来是陆思今天早上过来找陆寿增,说最近购买的东西跟账目对不上,不是银钱少了,而是东西多了,询问陆寿增是不是私下里垫钱了,他要把银钱填补上。

  陆寿增解释说有些东西买的量大,便让店家赠送了一些,陆思就问店家为什么要送,是不是东西不好,抑或是重量不够。陆寿增当场就带陆思去称重核对,又耐心给陆思解释一些购货常识,说店家会通过赠送东西达到拉拢客人的目的,客***会因为多得东西而对店家产生好感,如此一来,客人下次还会来此店购货。

  陆思想了想,恍然大悟,感谢陆寿增赐教。原本是很正常的小常识,对他一个常年闭门苦读不问世事的书生来说,真是闻所未闻,难怪陆婆子要骂他是书呆子。

  陆小乙笑着说:“堂叔也挺可爱的,虽然饱读诗书,却是不懂生活常识的呆子。”

  小丁道:“是呢,不过堂叔虽呆,但心不坏,他生怕祖父自己垫钱,非要来问个清楚。”

  “嗯,若是让伯祖母和堂婶知道,肯定会把多出来的银钱昧到私窝子里。”

  陆小乙猜的没错,陆大婆子知道此事后背地里痛心疾首的说陆思是傻子。并试着传授他一些灵活的手腕。陆思媳妇更是大吹枕头风,想让夫君学着攒私窝子。还好陆思生活常识虽少,但三观是正的,万事皆以圣人教导为宗旨,不仅对陆大婆子失了望,还狠狠的训斥了自家媳妇,越发对她冷了心。

  到丙榆成亲这天,陆小乙和余粮收拾一新,提上贺礼下山来,如今她有自己的小家了。人情世故都要以小家为单位。积极的走动起来。先跟娘家人汇合,然后一同去大房。

  祁山是个爱热闹且懂人情世故的,不仅送上丰厚的贺礼,还友情提供骏马当新郎官的坐骑。

  陆小乙见丙榆穿着大红的喜袍。***色的秀才帽。挂红绸***花。脸上挂着淡淡的笑。陆小乙很少见丙榆开怀大笑,一直都是嘴角微翘淡淡的笑,如今骑在高头大马上。本是春风得意的大喜日子,依然还是那副淡笑模样。

  换作其他新郎官,若是这样淡笑,定会被村民挑刺,造谣成不乐意什么的。但丙榆不一样,他是有学识的秀才,秀才挂着淡笑,便是文雅的、符合秀才身份的笑容,村民们纷纷称赞丙榆好风度。

  陆小乙却猜不出风度翩翩的丙榆内心的真实想法,毕竟,丙榆肩头所负跟她不一样,她头上有爹娘撑着,爹娘头上有祖父母和外祖父母撑着,爹娘身边还有叔叔婶婶舅舅舅母撑着。而丙榆呢,只有个年事已高的陆老太苦苦撑着,目前看来,大房跟二房的关系熟络了,陆福增和陆思在慢慢着陆了,而陆大婆子和陆思媳妇继续当猪头队友,不扯后腿就谢天谢地了。

  两相比较,陆小乙比陆丙榆幸福太多,丙榆是大房的希望,陆老太把重任交给他来担,少年郎再苦再累也要咬牙挑起来的。

  陆小乙看着迎亲的队伍慢慢远去,长长叹出一口气,默默祝愿丙榆为自己迎回一个强力外援,互帮互助才不至于独自受这负累。

  陆老太今天很高兴,她的人生夙愿是丙榆帮她圆的,丙榆是她最看重的晚辈,所以,丙榆成亲,陆老太迸发出了前所未有的欢愉之情,不仅拄着拐杖亲自到新房视察一番,还特意跟来贺的亲朋一一致谢。

  陆小乙看着这棵恢复活力的老草根,心里又喜又悲,喜得是老太太身上透射的刚毅不屈,悲得是油尽灯枯的人生无奈。

  迎亲队伍一走,女眷们都聚到一起拉家常。

  陆婆子跟陆大婆子是冤家对头见面必吵,陆老太担心大喜日子生出晦气事,特意把陆大婆子支开,让她去隔壁陪村里的妇人说话,陆婆子则放在自己眼皮子底下,防止她搅局生事。

  如此甚好,两厢安宁。

  陆小乙挨着玉兰和小丁坐下,听陆老太眉飞色舞的讲着丙榆小时候的趣事,有一个面生的妇人听的津津有味,偶尔恰到好处的附和几句,惹的陆老太兴致更高了。

  陆小乙悄悄问玉兰,才知这位妇人是甲薇的婆母。

  陆小乙仔细打量此人,只见她圆脸盘白肉皮,说话的时候温言细语,不说话的时候也挂着淡淡的笑,不似那种软弱之人,但也看不出刻薄的面相,想来应该是个聪慧且有手腕的人吧。

  甲薇婆母来了,甲薇肯定也回来了,只是到现在陆小乙还没见着甲薇的面呢,也不知道成亲一年多,甲薇过得怎样?

  正想着呢,陆思媳妇便带甲薇进屋来,甲薇眼睛微微发红,看样子刚哭过。

  陆老太立即不高兴了,狠狠的剜了陆思媳妇一眼,转而又笑着对甲薇道:“你婆母甚少过来,人生地不熟,你应该多陪着她才对。”

  甲薇给陆老太行礼,“曾祖母教训的是。”说完,规规矩矩的站在婆母身边。

  陆小乙打量一番,发现甲薇瘦了好多,以前高挑的眉眼如今也垂顺下来,婆母没喊她坐,她竟一直站着。

  陆思媳妇黑着脸,坐到黄家妇人身边,伸手拉甲薇过来坐下。

  甲薇不动弹,陆思媳妇狠狠的剜了黄家妇人一眼。

  黄家妇人笑道:“甲薇是个懂事的,三个儿媳里面我最疼的就是她了。”说着话,伸手把甲薇拉到身边坐下,又笑着跟陆老太道:“姨祖母,你放心,我一直把甲薇当亲生女儿看待。”

  陆思媳妇冷声道:“甲薇的弟弟可是秀才,将来还会考举人考进士当官老爷,甲薇嫁你们黄家那是低嫁,你不好好待她,还把她磋磨成竹竿儿一样瘦,这就是你说的当亲生女儿看待?”

  黄家妇人脸色一僵,很快换上挖苦的笑容,“亲家,你若把女儿教好,还需要我这个婆母来管教吗?”

  陆思媳妇气的咬牙,“少假惺惺装好人,不是你肚子里跳出来的,你怎么会心疼?”

  黄家妇人依然面带微笑,“我也是有女儿的,我怎么管教女儿就怎么管教甲薇,请问我这样还不算公允吗?你若是不乐意,我也可以按管教媳妇的方式来管她。”

  陆思媳妇气结,除了怒目而视,竟辩不出话来。

  陆婆子参言道:“思儿媳妇,不是我说你,你真不会管教孩子,瞧瞧我家玉兰把小乙和小丁管教的多好,又能干又聪慧,哪像你教出个大家小姐来,要不是娘帮你管教一年……”

  陆老太打断道:“好了,你听着就行!”

  陆婆子瘪瘪嘴,“说实话也不行。”

  陆老太吼道:“闭嘴!”

  陆婆子赌气,转身对着小乙小丁。

  陆老太嫌恶的瞥了陆婆子一眼,又对陆思媳妇冷声道:“思儿媳妇,这里没你啥事了,你去灶房里帮帮忙,看婚宴准备的怎样了。”

  陆思媳妇起身,气鼓鼓的走了出去。

  陆老太又笑着跟黄家妇人道:“甲薇这孩子我最清楚,虽有点娇脾气,但本性不坏。我也还是那句话,她既嫁入你黄家门就是你黄家人,往后你该管的管、该说的说,有劳你多费心了!”

  黄家妇人是个玲珑人,笑着对陆老太道:“姨祖母,咱两家都是实打实的亲戚,亲戚之间就讲究个真心相对,我也跟你说句实话吧,甲薇刚进门那阵儿是有些娇脾气,我这当婆母的便时常提点她几句,刚开始她是有些不适应,后来就慢慢适应了,如今在家不仅说话做事妥妥帖帖,妯娌之间也相处的很融洽。”

  陆老太满意的点头,“你是个聪明人,甲薇交给你,我放心。”

  甲薇淡笑道:“多亏婆母时常提点,不然我还在云雾里过活。”说完,甲薇朝陆小乙看来。

  陆小乙感知到她的眼光,两人目光相触,相视一笑,陆小乙感觉甲薇这话是在对她说,不仅有些心酸,这一年多来她的日子肯定不好过吧,不然也不会这么快领悟过来,甚至学会借感激婆母之机,表感激小乙之意。(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
小乙种田记发布于10分六合,本站提供小乙种田记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小乙种田记全文阅读和小乙种田记txt全集下载。小乙种田记小说在手机网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m.nusafx.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温馨提示

本书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手机输入m.nusafx.com可阅读。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小乙种田记 第234章     都到家门口了,哪有不进去的道理。  陆小乙大大咧咧的进院子,陆忠笑着摇头,招呼余粮进屋坐。  小瑞正坐在门槛上啃一个刚出炉的烤饼,跟小庚小时候吃糖盒子一样,像个吃松子的小松鼠,见陆小乙过来,也不急着喊大姐,慢慢把嘴里的饼子嚼细咽下,才道出一句:“又回来了?”  陆小乙嘴角抽搐,这个小坏蛋,她才嫁出去几天,他就把她当外人了。  小瑞见大姐脸色不好,赶紧补充道:“想姐姐。”  &n(猪)(猪)(岛)小说p;  陆小乙脸色阴转晴,跑过去抱着小瑞就亲,小瑞嫌弃的用半块烤饼挡住脸。  强扭的瓜不甜,陆小乙放开他,哼了一声,跟着玉兰往。。。 2019-05-24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10分六合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