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10分六合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穿越事件簿

穿越事件簿
更新时间:2019-07-19
唔……低调如我,对穿越的要求不高:投身富贵乡,嫁个有钱郎,享受享受古代版小资情调,娱乐娱乐架空式别样生活……就好。可是……老天哥哥,你是在考验我这个时空BUG的受害者吗?为何身边总是事件多多?低调,低调,淡定,淡定。惹不起咱就躲,躲不起……只好舍命陪君子,玩儿个你爽我快活!...  这血红色的物质一旦沾身便无法抹去,岂不是同大盗脸上的那块鬼脸印记是一样的特性么?!记得大盗曾经告诉过我,他脸上的印记是朝廷专门请高人调制出的印泥弄上去的,难道我手上沾的这种物质便是制作印泥的原材?如此说来……如此说来,我距揭开大盗的身世岂不是又迈近了一步?!  心中一阵激动,根本顾不得再去担心自己手脚上的血色,重新...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女生小说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灵犀阁主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10分六合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分享到:

番外速写更新时间:2019-07-19

  这血红色的物质一旦沾身便无法抹去,岂不是同大盗脸上的那块鬼脸印记是一样的特性么?!记得大盗曾经告诉过我,他脸上的印记是朝廷专门请高人调制出的印泥弄上去的,难道我手上沾的这种物质便是制作印泥的原材?如此说来……如此说来,我距揭开大盗的身世岂不是又迈近了一步?!  心中一阵激动,根本顾不得再去担心自己手脚上的血色,重新蹲下身,微微哆嗦着将那只已经被染红了的手再一次探入石缝之中,小心翼翼地摸索了一阵,发现下面还有很大的空间,便心一横,将袖子撸至肩头,一气儿往石缝深处探去,实在够不着底,便跪在地上撅起屁股拼命地往下伸,越向下水温越高,至后来几乎已经无法忍耐,我用力咬着下唇,不令自己因烫而叫出声来,直到水没过肩头时指尖才终于触到了一处软软的所在,小心翼翼地摸了一摸,大约是块泥状物,于是费力地捞起一点握在手心中,才要将手往外慢慢拔出,便听得背后一声冷喝:“灵歌!你在做什么?!”  不由得一个激凌,惊慌地扭头看去,见是岳清音带了满脸的怒容,几步便跨至我的身边,两手一伸揪住我的衣领将我从地上薅了起来。乍一见我满是“血水”的整条胳膊,岳清音的两粒黑瞳几乎要瞪得飞出来,怒吼着道:“你这是怎么弄的?!”  一边吼着一边便想伸手去捉我这根胳膊,我连忙将胳膊背向身后,急道:“哥哥!先等等——听我说——胳膊没事!千万别碰我!”  岳清音胸口起伏着,似乎已经到了火山喷发的临界点,表情骇人地瞪着我继续吼道:“说!怎么回事!”  我用另一只手放下这根胳膊的袖子,再度背至身后,以免沾到他的皮肤上,连连解释着道:“这不是血,哥哥!我没事,胳膊一点事没有,这是水,是红色的水而已!”  岳清音见我这样子不像说谎,这才稍微按下了些怒火,却仍旧瞪着我吼道:“把胳膊伸出来我看!”  我只得用安抚的语气道:“好,好,哥哥你先放开我……我快喘不过气了……”  岳清音紧皱着眉头,松开揪着我衣领的大手,我背过身,先将手里的那泥状物悄悄塞进腰带里,然后小心翼翼地挽起袖子露出胳膊,转回身去抬起来给岳清音看,不看不知道,连我自己都被吓了一大跳,却见我这根“血淋淋”的胳膊竟早已被石缝中的高温水烫得皮开肉绽了。  岳清音的怒火再一次飙升,吼着道:“你把胳膊伸到石缝里做什么!”边吼边一把将我抱起,大步地回往奈何堡内。至偏厅将我放在毡毯上,就着火光仔细查看我这根胳膊,而后小心地将衣袖齐肩撕下,再由怀内掏出一只小小竹筒,拔去塞子,从里面拈出一根银芒闪闪的医用针来,在火上烤了一烤以做消毒,接着在我的肩头及胳膊上几处穴道扎了几针,不多时疼痛的感觉便渐渐消失,整个胳膊完全没了知觉,估摸着是将我的穴道暂时封住了以镇痛。  简单处理过后,岳清音复又瞪住我,咬牙道:“你在那石缝里找什么?!”  “找……找镯子,”我不敢看他暴怒的面孔,低头望住自己这根红烧过一般的肘子……胳膊,强作镇定地道:“方才不小心绊倒了,手上的镯子掉到了那石缝里,灵。。。

更新时间:2019-07-19

   这血红色的物质一旦沾身便无法抹去,岂不是同大盗脸上的那块鬼脸印记是一样的特性么?!记得大盗曾经告诉过我,他脸上的印记是朝廷专门请高人调制出的印泥弄上去的,难道我手上沾的这种物质便是制作印泥的原材?如此说来……如此说来,我距揭开大盗的身世岂不是又迈近了一步?!  心中一阵激动,根本顾不得再去担心自己手脚上的血色,重新蹲下身,微微哆嗦着将那只已经被染红了的手再一次探入石缝之中,小心翼翼地摸索了一阵,发现下面还有很大的空间,便心一横,将袖子撸至肩头,一气儿往石缝深处探去,实在够不着底,便跪在地上撅起屁股拼命地往下伸,越向下水温越高,至后来几乎已经无法忍耐,我用力咬着下唇,不令自己因烫而叫出声来,直到水没过肩头时指尖才终于触到了一处软软的所在,小心翼翼地摸了一摸,大约是块泥状物,于是费力地捞起一点握在手心中,才要将手往外慢慢拔出,便听得背后一声冷喝:“灵歌!你在做什么?!”  不由得一个激凌,惊慌地扭头看去,见是岳清音带了满脸的怒容,几步便跨至我的身边,两手一伸揪住我的衣领将我从地上薅了起来。乍一见我满是“血水”的整条胳膊,岳清音的两粒黑瞳几乎要瞪得飞出来,怒吼着道:“你这是怎么弄的?!”  一边吼着一边便想伸手去捉我这根胳膊,我连忙将胳膊背向身后,急道:“哥哥!先等等——听我说——胳膊没事!千万别碰我!”  岳清音胸口起伏着,似乎已经到了火山喷发的临界点,表情骇人地瞪着我继续吼道:“说!怎么回事!”  我用另一只手放下这根胳膊的袖子,再度背至身后,以免沾到他的皮肤上,连连解释着道:“这不是血,哥哥!我没事,胳膊一点事没有,这是水,是红色的水而已!”  岳清音见我这样子不像说谎,这才稍微按下了些怒火,却仍旧瞪着我吼道:“把胳膊伸出来我看!”  我只得用安抚的语气道:“好,好,哥哥你先放开我……我快喘不过气了……”  岳清音紧皱着眉头,松开揪着我衣领的大手,我背过身,先将手里的那泥状物悄悄塞进腰带里,然后小心翼翼地挽起袖子露出胳膊,转回身去抬起来给岳清音看,不看不知道,连我自己都被吓了一大跳,却见我这根“血淋淋”的胳膊竟早已被石缝中的高温水烫得皮开肉绽了。  岳清音的怒火再一次飙升,吼着道:“你把胳膊伸到石缝里做什么!”边吼边一把将我抱起,大步地回往奈何堡内。至偏厅将我放在毡毯上,就着火光仔细查看我这根胳膊,而后小心地将衣袖齐肩撕下,再由怀内掏出一只小小竹筒,拔去塞子,从里面拈出一根银芒闪闪的医用针来,在火上烤了一烤以做消毒,接着在我的肩头及胳膊上几处穴道扎了几针,不多时疼痛的感觉便渐渐消失,整个胳膊完全没了知觉,估摸着是将我的穴道暂时封住了以镇痛。  简单处理过后,岳清音复又瞪住我,咬牙道:“你在那石缝里找什么?!”  “找……找镯子,”我不敢看他暴怒的面孔,低头望住自己这根红烧过一般的肘子……胳膊,强作镇定地道:“方才不小心绊倒了,手上的镯子掉到了那石缝里,灵...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