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10分六合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渣王作妃

渣王作妃
更新时间:2020-01-11
(这是一个扭曲成麻花的男人,和一个势必作出新高度的女人,互作不休的故事)***大元王朝湛王爷:论权势:他是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论做人:那,他是至高无上,无人能及!因为,他就是一变态。护你没原因,杀你没理由;喜怒无常,又扭曲无比。***容家九小姐:论样貌:美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论性情;纯的惊天地,善的泣鬼神!可惜,这些都是装  容倾摸摸发凉的后脑勺,看着湛王道,“你说,我父亲知道这一‘喜讯’会是什么心情呢?”  这个他们指的是谁?不容置疑,非云陌和云榛莫属!  “听的出就说明本王没白说。”湛王说完,轻哼一声,“看他们能折腾出什么花样儿。”  容倾听言,扬眉,“夫君这话听着不像是夸奖。”  湛...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古武机甲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浅浅的心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10分六合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分享到:

终:团圆更新时间:2020-01-11

  容倾摸摸发凉的后脑勺,看着湛王道,“你说,我父亲知道这一‘喜讯’会是什么心情呢?”  这个他们指的是谁?不容置疑,非云陌和云榛莫属!  “听的出就说明本王没白说。”湛王说完,轻哼一声,“看他们能折腾出什么花样儿。”  容倾听言,扬眉,“夫君这话听着不像是夸奖。”  湛王听了,悠悠淡淡道,“只能说,你们不愧是兄妹。”  “请……请旨赐婚?!”容倾呢喃着,看向湛王,皱眉,“你说,我哥堂堂一男子,不招皇家公主,怎么光招皇家儿郎呢?”  你还没反应过来呢,他人已不见了。  “皇婶,你且等着我,我这就去见父皇,请他下旨赐婚。”三皇子说完,走人!  容倾定定看着三皇子,刚刚她想错了。三皇子外在是没什么变化,可内里……弯了么?  “我要嫁给容逸柏,皇婶你准备聘礼吧!不需要太多,给银子就嫁,不给也成,反正我嫁妆丰厚!”  容倾直直看着三皇子,怀疑自己耳朵,“三皇子你刚才说……”  话出,一片寂静。  “皇婶,我也要嫁给容逸柏!”三皇子声音嘹亮。  容倾上下打量一眼,看着跟以前一样没什么变化。  “皇婶!”看到容倾,三皇子满脸欢。  “三皇子去小怜馆修行了一段日子,不知道现在怎么了?”容倾说着掀开车帘,还真是有些好奇。  听到这声音,湛王脸色直接耷拉下来。三皇子已快跟阴魂不散这词挂钩了。  呃!  “皇婶,皇婶!”  从酒楼回来,刚到府门口,一道声音随之传入耳中……  湛王府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张静柔这一手挑拨,用的太烂。  实实在在的挑拨,期盼着湛王对容倾凉心,期待他们夫妻不睦。只可惜……  所以,容倾若是应,那么她这为活命丢出的筹码,欲使的美人计,或许就有可能成功。反之,容倾若是不应。那么,如张静柔所言的那样,“为了独享湛王宠爱,王妃竟然可以置湛王生死于不顾……”  男人用腕力谋取天下,而女人用身体谋得荣华。  只要成了主子侧妃,只要魅惑的主子喜上她的身体。那么,她就有了活下去可能。这招数常见,不新鲜。不过,在很多时候却很有用。  张静柔在打什么算盘,一目了然。不过是仗着自己有几分姿色,意图为自己谋取一线生机罢了。  “嗯!”  “跟王妃说那些话,更多是出于算计。”  开口既是用主子生死胁迫王妃。可见是知晓些什么,但至多也就是知道点儿皮毛,深入的她碰触不到。  “也许知道点儿什么。”  “你说,张静柔是否真的知道些什么呢?”凛一看着凛五,说起正事,借此扫除脑海中那不该有的荡漾画面。  凛一听了,没说话。表情恢复往日的木然。丢了颜面是次要,关键是不想再次被主子送去小怜馆长见识。  凛五看此,忍住翻白眼的冲动道,“在外克制一些,没得丢了王府的颜面。”  凛一听言,反射性伸手摸摸自己脸。春心外泄了?  “别露出那思春的表情,看着怪恶心的。”  “嗯!”  “凛一!”  也不怪凛一多想。因为从湛王每每见到王妃就泛绿的双眼看,情况已然到了刻不容缓,完全不能等的程度。如此…...

更新时间:2020-01-11

   容倾摸摸发凉的后脑勺,看着湛王道,“你说,我父亲知道这一‘喜讯’会是什么心情呢?”  这个他们指的是谁?不容置疑,非云陌和云榛莫属!  “听的出就说明本王没白说。”湛王说完,轻哼一声,“看他们能折腾出什么花样儿。”  容倾听言,扬眉,“夫君这话听着不像是夸奖。”  湛王听了,悠悠淡淡道,“只能说,你们不愧是兄妹。”  “请……请旨赐婚?!”容倾呢喃着,看向湛王,皱眉,“你说,我哥堂堂一男子,不招皇家公主,怎么光招皇家儿郎呢?”  你还没反应过来呢,他人已不见了。  “皇婶,你且等着我,我这就去见父皇,请他下旨赐婚。”三皇子说完,走人!  容倾定定看着三皇子,刚刚她想错了。三皇子外在是没什么变化,可内里……弯了么?  “我要嫁给容逸柏,皇婶你准备聘礼吧!不需要太多,给银子就嫁,不给也成,反正我嫁妆丰厚!”  容倾直直看着三皇子,怀疑自己耳朵,“三皇子你刚才说……”  话出,一片寂静。  “皇婶,我也要嫁给容逸柏!”三皇子声音嘹亮。  容倾上下打量一眼,看着跟以前一样没什么变化。  “皇婶!”看到容倾,三皇子满脸欢。  “三皇子去小怜馆修行了一段日子,不知道现在怎么了?”容倾说着掀开车帘,还真是有些好奇。  听到这声音,湛王脸色直接耷拉下来。三皇子已快跟阴魂不散这词挂钩了。  呃!  “皇婶,皇婶!”  从酒楼回来,刚到府门口,一道声音随之传入耳中……  湛王府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张静柔这一手挑拨,用的太烂。  实实在在的挑拨,期盼着湛王对容倾凉心,期待他们夫妻不睦。只可惜……  所以,容倾若是应,那么她这为活命丢出的筹码,欲使的美人计,或许就有可能成功。反之,容倾若是不应。那么,如张静柔所言的那样,“为了独享湛王宠爱,王妃竟然可以置湛王生死于不顾……”  男人用腕力谋取天下,而女人用身体谋得荣华。  只要成了主子侧妃,只要魅惑的主子喜上她的身体。那么,她就有了活下去可能。这招数常见,不新鲜。不过,在很多时候却很有用。  张静柔在打什么算盘,一目了然。不过是仗着自己有几分姿色,意图为自己谋取一线生机罢了。  “嗯!”  “跟王妃说那些话,更多是出于算计。”  开口既是用主子生死胁迫王妃。可见是知晓些什么,但至多也就是知道点儿皮毛,深入的她碰触不到。  “也许知道点儿什么。”  “你说,张静柔是否真的知道些什么呢?”凛一看着凛五,说起正事,借此扫除脑海中那不该有的荡漾画面。  凛一听了,没说话。表情恢复往日的木然。丢了颜面是次要,关键是不想再次被主子送去小怜馆长见识。  凛五看此,忍住翻白眼的冲动道,“在外克制一些,没得丢了王府的颜面。”  凛一听言,反射性伸手摸摸自己脸。春心外泄了?  “别露出那思春的表情,看着怪恶心的。”  “嗯!”  “凛一!”  也不怪凛一多想。因为从湛王每每见到王妃就泛绿的双眼看,情况已然到了刻不容缓,完全不能等的程度。如此…...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