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10分六合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渣王作妃

渣王作妃
更新时间:2019-08-25
(这是一个扭曲成麻花的男人,和一个势必作出新高度的女人,互作不休的故事)***大元王朝湛王爷:论权势:他是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论做人:那,他是至高无上,无人能及!因为,他就是一变态。护你没原因,杀你没理由;喜怒无常,又扭曲无比。***容家九小姐:论样貌:美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论性情;纯的惊天地,善的泣鬼神!可惜,这些都是装  吕氏,其父本是吕家远房旁支。因为相隔已有三代,又因相距甚远。所以,来往并不多。  只是,吕氏本家人丁单薄,其父病弱,在她刚及笄时就没了。其母抛却她一人不知影踪,直至现在是死是活吕氏都不确定,不过也早已不在意。  只是可怜她一个刚及笄的孩子,父刚死,母无踪,瞬时失了所有...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古武机甲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浅浅的心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10分六合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分享到:

终:团圆更新时间:2019-08-25

  吕氏,其父本是吕家远房旁支。因为相隔已有三代,又因相距甚远。所以,来往并不多。  只是,吕氏本家人丁单薄,其父病弱,在她刚及笄时就没了。其母抛却她一人不知影踪,直至现在是死是活吕氏都不确定,不过也早已不在意。  只是可怜她一个刚及笄的孩子,父刚死,母无踪,瞬时失了所有依靠。  在她最为彷徨无措时,吕家人来了,好言劝说,把她接回了吕家本家。同时,也把她父亲积攒下来的家财一并的带回了吕家。  回到吕家,在她索要自己东西被推脱时,吕氏已然明白了什么。  可怜她是假,想侵吞她家财物才是真。心明,更凄凉。那时,吕氏连寻死的念头都生出了。也就她最无助的时候,吕浩站了出来,跟吕家长辈据理力争,说的吕家长辈面色铁青,怒火翻涌,最后结果……  吕浩被狠狠的打了一顿,而她守住了部分财物。  其后,一个俗套的故事,吕氏守孝三年,吕浩等了她三年。  这也是为何吕氏姓吕,还为吕家媳妇儿的一段过往。  小麻雀,本名吕佳,喻意,事事好,事事顺之意。  小麻雀是昵称,是期望,期望她如鸟儿一样,不骄,不纵,简单快乐。  两个名字,均是小麻雀已故的父亲吕浩所取,饱含了对女儿的喜爱和期许。  母慈爱,父仁和,小麻雀曾应是最幸福的。而吕氏亦然,嫁给吕浩为妻,是老天对她的眷顾。  然,那种无忧的幸福却并未维持太久。在小麻雀还在怀里抱着时,父亲意外身故。吕氏的天塌了,当时,若是没有小麻雀她一定会随着吕浩一同而去。  只是,为母则刚,心伤在心,人却变得愈发刚强。  是是非非,明欺暗夺,流言蛮语,不管日子多艰难,她都一一扛过来了,这次也一样,护孩子,她不遗余力,没什么做不到!  看着大步走来的吕家众人,吕氏缓步上前,自然挡在小麻雀身前。  看着挡在她身前的娘亲,小麻雀心口刺痛。无论何时,无论何事,哪怕她已长大,但凡有事,眼前总是有娘亲的背影。为她撑起天地,承担风雨!  “婶娘!”  看着拱手行礼,彬彬有礼,神色如常的侄儿(吕明),吕氏呵呵……一个伪君子。  “今儿奶奶和堂叔伯,堂婶娘和几个堂兄妹一起过来看看雀儿妹妹。婶娘不请我们进屋坐坐吗?”吕明之妻邓氏扶着吕老夫人,拿捏着嗓子道。  吕氏轻轻一笑,“雀儿有你们这样的长辈,真的是她莫大的福气。”  这话出,吕老夫人的面色率先僵了一下。  其他人却无甚感觉。这些年来他们跟吕氏的关系一直不睦,难听话说过不少,也听过不少。所以,这一句嘲弄完全不过耳。他们今天过来的真正目的那是为了东西,其他的不值得在意。  邓氏眼帘微动,随着扯了扯嘴角,看来吕氏已经猜到他们来做什么的了。  心里冷笑,猜到又如何?这么大的丑事被抓在手心里,驱逐她们母女理由足够了!这院中的东西,被分散那是板上钉钉的事,吕氏就受着吧!  看着这清幽的小院,邓氏眼神灼灼,这宅子她要定了。论亲疏,她相公可是吕浩的嫡亲侄儿,吕浩的东西,理当有他继承。所以,谁也不能有二话。只可惜了吕氏的那些嫁妆……  想...

更新时间:2019-08-25

   吕氏,其父本是吕家远房旁支。因为相隔已有三代,又因相距甚远。所以,来往并不多。  只是,吕氏本家人丁单薄,其父病弱,在她刚及笄时就没了。其母抛却她一人不知影踪,直至现在是死是活吕氏都不确定,不过也早已不在意。  只是可怜她一个刚及笄的孩子,父刚死,母无踪,瞬时失了所有依靠。  在她最为彷徨无措时,吕家人来了,好言劝说,把她接回了吕家本家。同时,也把她父亲积攒下来的家财一并的带回了吕家。  回到吕家,在她索要自己东西被推脱时,吕氏已然明白了什么。  可怜她是假,想侵吞她家财物才是真。心明,更凄凉。那时,吕氏连寻死的念头都生出了。也就她最无助的时候,吕浩站了出来,跟吕家长辈据理力争,说的吕家长辈面色铁青,怒火翻涌,最后结果……  吕浩被狠狠的打了一顿,而她守住了部分财物。  其后,一个俗套的故事,吕氏守孝三年,吕浩等了她三年。  这也是为何吕氏姓吕,还为吕家媳妇儿的一段过往。  小麻雀,本名吕佳,喻意,事事好,事事顺之意。  小麻雀是昵称,是期望,期望她如鸟儿一样,不骄,不纵,简单快乐。  两个名字,均是小麻雀已故的父亲吕浩所取,饱含了对女儿的喜爱和期许。  母慈爱,父仁和,小麻雀曾应是最幸福的。而吕氏亦然,嫁给吕浩为妻,是老天对她的眷顾。  然,那种无忧的幸福却并未维持太久。在小麻雀还在怀里抱着时,父亲意外身故。吕氏的天塌了,当时,若是没有小麻雀她一定会随着吕浩一同而去。  只是,为母则刚,心伤在心,人却变得愈发刚强。  是是非非,明欺暗夺,流言蛮语,不管日子多艰难,她都一一扛过来了,这次也一样,护孩子,她不遗余力,没什么做不到!  看着大步走来的吕家众人,吕氏缓步上前,自然挡在小麻雀身前。  看着挡在她身前的娘亲,小麻雀心口刺痛。无论何时,无论何事,哪怕她已长大,但凡有事,眼前总是有娘亲的背影。为她撑起天地,承担风雨!  “婶娘!”  看着拱手行礼,彬彬有礼,神色如常的侄儿(吕明),吕氏呵呵……一个伪君子。  “今儿奶奶和堂叔伯,堂婶娘和几个堂兄妹一起过来看看雀儿妹妹。婶娘不请我们进屋坐坐吗?”吕明之妻邓氏扶着吕老夫人,拿捏着嗓子道。  吕氏轻轻一笑,“雀儿有你们这样的长辈,真的是她莫大的福气。”  这话出,吕老夫人的面色率先僵了一下。  其他人却无甚感觉。这些年来他们跟吕氏的关系一直不睦,难听话说过不少,也听过不少。所以,这一句嘲弄完全不过耳。他们今天过来的真正目的那是为了东西,其他的不值得在意。  邓氏眼帘微动,随着扯了扯嘴角,看来吕氏已经猜到他们来做什么的了。  心里冷笑,猜到又如何?这么大的丑事被抓在手心里,驱逐她们母女理由足够了!这院中的东西,被分散那是板上钉钉的事,吕氏就受着吧!  看着这清幽的小院,邓氏眼神灼灼,这宅子她要定了。论亲疏,她相公可是吕浩的嫡亲侄儿,吕浩的东西,理当有他继承。所以,谁也不能有二话。只可惜了吕氏的那些嫁妆……  想。。。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